那些戰無不勝的批判家

批判家

文:曈小曈

前言

  本文討論三個問題:

  1、公域私域的概念

  2、什麼是道德綁架

  3、小孩子才分好壞,成年人只看利弊?

  公共討論中,比如邊境牆、難民、加稅、福利、禁槍等話題,經常發現有一些戰無不勝的對話方式。討論還沒有開始,帽子先飛來了,常見的有:

  你是X粉,你不理性,你不客觀,你別偏激,你要包容,你要善良,你很冷血,你啥動機,巴拉巴拉……

  上面這些詞彙,X粉、不理性、不客觀、不包容、不善良、偏激、冷血、動機,都是企圖先從道德上否定、搞臭對方,常見的用詞,還有民粹、反智、反科學、歧視、納粹等。

  一旦遇到這樣的口吐芬芳,最好是終止討論。道理很簡單,一張嘴談包容、善良、動機、反歧視的,對方潛意識站在了道德高地(自以為義);一張嘴談理性、客觀、科學的,對方潛意識站在了真理的位置(自以為理)。

  試問天下除了神,有誰道德完美,有誰永遠正確?所以,這些代表聖人或代表真理的,都是戰無不勝的批判家。

  我們在幼年時,喜歡先問這是好人還是壞人,然後好人就追著壞人打鬧。當我們慢慢的成年,就會發現人性複雜,簡單區分好人壞人非常幼稚。於是,從簡單的個體思維發展出複雜的公共思維,慢慢理解公域和私域的差異。

公域和私域

  公域的問題,談的是公義。公義,是關於社會秩序的問題。社會秩序,是關於公共規則的問題。公共規則,是法治建設的問題。也就是說,在陌生人組成的社會中,大家都需要遵守某種底線。所有人都在法律之下,被法律所強制,這個叫做法治。突破法律的底線,這個叫做違法。

  法律有強制性,必然需要明確的客觀標尺。比如中國法律目前對強姦的定義。與14歲以下的幼女發生性關係屬於強姦,而男性被迫發生性行為不算強姦。以前經濟活動中有個莫名的罪名,叫做「投機倒把」,因為沒有可操作的標準,前些年被廢止。

  一句話,公域談公共規則。

  私域的問題,談的是私德。私德,是關於個體道德的問題,是關於個人成長的問題,是關於愛恨情緒的問題。違法的是罪人,完美的是聖人。在罪人和聖人之間,就是普通人的道德空間,我們稱為道德自律。

  有人喜歡高尚,有人喜歡低俗,都是私域的範疇。你在公共場合發出噪音超過多少分貝,那是違法。你在家裡聽交響樂聽歌劇,或是看成人動作片,都沒有問題。

  一句話,私域談個體偏好。

  正常社會,公域與私域有相對明確的界限,不會對個體道德有強制性要求。越是法治社會,人們越是重視規則,私域的空間就越大,人們的自由度越大。當公私不分,法治淪為空談,就會普遍發生

道德綁架

  對他人提出超出法律的強制要求,就成了道德綁架。

  生活中有很多常見例子。你願意喜歡誰這沒問題,但指責別人不喜歡你就是不公平,那是扯淡。你願意照顧流浪貓這沒問題,但指責別人不照顧就是沒有愛心,純屬胡鬧。你願意給有困難的人捐款這沒問題,但如果強制他人捐款,就是搶劫。你願意接納非法移民,可以自己把非法移民接到自己家好吃好喝,但要求別人也這麼做,叫耍流氓。

  公共秩序,對每個人的生活有著決定性影響。有句話特別形象,時代的一粒沙,落到每人頭上就是一座山。如果時代的一塊磚,那落下來會是什麼後果?JACK馬在這個時代呼風喚雨,但如果他早生二十年,人生奮鬥目標就成了求溫飽,連做萬元戶的概率都極小。所以,先談公義再談愛心,先談規則再談道德。當人被情緒控制,愛恨成為膚淺的衝動。沒有了公義的前提,愛將無處安放。

  但有太多人止步於童年,無法理解複雜的公域問題。有人看到戰爭的悲慘照片就呼喊和平,但忘記了野蠻力量只服從暴力。有人看到幼童悲劇就要求敞開大門,但不知道開門後同時進來的可能是毒蛇和豺狼。有人看到美國每年因為持槍導致的意外死亡四千多人(每年槍擊死亡三萬人中有一半是自殺,另外70%以上是黑社會火拚)就高喊禁槍,但看不到第二修正案阻止了多少傷害。

  古今中外,人世間的大災禍,都是以大愛的名義推動的。這裡面不乏各種當紅導師的功勞,從於大師到連導師到霧老師,都是圍繞著私域的問題打轉。無論他們怎樣繞來繞去,用三句話就可以大體概括,做人要善良、決策要自利、做人要努力。這方面的說法,其實看幾篇李宗吾和王陽明的文章就足夠了。

小結

  有句很流行的話,「小孩子才分好壞,成年人只看利弊」,誤導了很多人。某部電影的台詞,存在二個明顯謬誤的對立。一是把成年人和道德要求對立起來,二是把個體的道德水平差異(好壞)和利益判斷能力(利弊)對立起來。更好的表達是:

  小孩子分好壞,成年人更要分好壞。差異在於,小孩子說的好壞是膚淺的情緒的道德帽子,而成年人說的好壞是深度思考後的價值判斷,兩者是不同認知層次的道德判斷。另外,道德水平的差異和利益判斷的能力,是一致的。道德水平越高,利益判斷(註:這裡指公域)能力越強。真正的社會精英,不在於權位多高,不在於財富多少,而是那些具備優秀觀念的群體。

  我們反對道德高地(自以為義),反對真理代表(自以為理),不等於我們不要講道德,不等於我們不尋求真理。堅持規則優先,道德自然就發展了。堅持表達自由,道理自然就顯現了。

  批判容易建設難,公共問題的討論,是一種深度的思維能力。如果一個人成了戰無不勝的批判家,那思維能力將停滯於童年。承認人類理性的有限性,拋棄自我的道德優越感,是擺脫愚蠢的第一步。

  思維層次差距,對話毫無意義。

  遠離批判家們,生活會更美好。

來源:歷史之瞳

更多閱讀 🧜‍♀️🧜‍♂️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