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再也不會有第二個煉師娘

煉師娘

上海再也不會有第二個煉師娘

圖片

周煉霞,1908-2000,號稱「煉師娘」,她是風華絕代的美豔女子。

圖片

…………………………………….

她生在江西,9歲移居上海,14歲學畫,17歲寫詞,才情和姿色,震驚上海灘。

…………………………………….

圖片

…………………………………….

當時的諸多詩壇名家、畫界泰鬥,以及各方名師大家,都爭相追捧她,推崇她,她經常登上各大媒體的頭條。

…………………………………….

圖片

…………………………………….

與當時張愛玲、潘柳黛等齊名,一身驚世才華,被譽「金閨國士」。

…………………………………….

圖片

其貌:絕代尤物 七十猶傾城

周煉霞的美貌盡人皆知,與吳青霞、汪德祖、陸小曼為上海四大美女。周煉霞高貴優雅,吳青霞娟秀清麗,汪德祖眉清目秀,陸小曼蘊籍風流。著名掌故專家鄭逸梅說她「體態清便宛轉,如流風回雪」,「本身就是一幅仕女圖」。

圖片

上海名醫盧施福曾為她攝影一幀:年約二十一二歲,布景為一窗口薄紗,她隱身於紗後,微露半臉,就連一向刻薄的陳巨來也不由贊嘆其「美而豔」,可謂「絕代尤物,令人魂銷」。

圖片

陳巨來的「記螺川事」一文,還錄下了張大千與周煉霞的一段軼事。抗戰後,張大千借居李秋君府中,周煉霞時常過訪,大千必停筆對坐於沙發上,與談舊事。某日,張大千便問周煉霞曾於某年十四五歲時,身著淡綠短衫、粉紅裙,甚麼耳環,甚麼鞋襪,至某寺跪地求簽,得第幾簽,語甚麼甚麼,有否?她大奇雲有的,你怎麼知道?大千雲:你把求得簽交一小和尚換簽紙,這小和尚即我也。周煉霞聽聞大笑不已。

圖片

周煉霞天生麗質,也從不疏於修飾自己——燙發、修指甲,喜歡時裝與香水。喜歡時尚卻不流俗,她的裝扮不是為了取悅觀看者,更是為了自己的喜悅。她的繪畫功底也成為裝扮自己的一種手段,據傳她曾一襲旗袍、儀態萬方地出現在一個喜宴上,豔驚四座。那旗袍素緞上的豔麗花卉,是她手繪的,獨一無二。

圖片

她在《家庭的藝術》一文中說:「一個女人應有文藝的愛好,這既是消遣,又能陶冶性情,永葆年輕和美麗。」這或許是她駐顏有術的祕訣吧。網路上流傳最廣的是她四十歲時俯首的一幀小影,一襲旗袍簡潔合身,柳眉輕彎,朱唇含笑,美不可言。

圖片

其文:金閨國士 愧煞須眉

周煉霞17歲開始學詩,師從晚清四大詞人之一的朱古微,後又師從詩詞名家蔣梅笙。蔣門弟子眾多,如徐悲鴻、白蕉等,都是其中佼佼者,他們做詩填詞,相互唱和,風雅一時。蔣梅笙還把周煉霞等六位女弟子的詩詞輯為《嚶友集》,正式出版。

圖片

周煉霞才思敏捷,所見尋常事物都可入詩,可引經據典,也可自成佳句。由於周煉霞的一部分詩詞是配畫用的,所以題材廣泛,就連香煙、鹹鴨蛋、風帽、粉鏡,種種信手拈來的家常玩意兒,她都能入詩入詞,且玲瓏婉轉、自然天成。詞學大師唐圭璋後來偶讀其詞作,相見恨晚,一再讓友人將手頭所有周煉霞的詩詞抄寄予他。

圖片

一次,書畫裝裱大師劉定之做壽,繪像徵題。詩文大家冒鶴亭覺得難以下筆,裝裱只是匠人手藝,無典可用。正在躊躇,周煉霞說道:白描為之,何必拘泥於典故,即成七律一首:

瘦骨長髯入畫中,行人都道是劉翁。

銀毫並列排瓊雪,寶軸雙垂壓玉虹。

補得天衣無縫跡,裝成雲錦有神工。

只今藝苑留真譜,先策君家第一功。

合座無不擊節。

圖片

凡見過周煉霞和她的書畫詩詞的,無不驚嘆為「天人」。解放後,上海成立中國畫院,民國文人耆宿丹青妙手盡入彀中,一時人才濟濟,臥虎藏龍,狂人許效庳亦自感慨:「畫院數十人,論詩詞,螺川第一,真愧煞須眉。」同輩詞人公認周煉霞為當代最傑出的女詞人之一,將她比之為「今日之李易安」。

幾度聲低語軟,道是寒輕夜猶淺;

早些歸去早些眠,夢裡和君相見。

丁寧後約毋忘,星華灧灧生光;

但使兩心相照,無燈無月何妨。

圖片

這首《慶清平》一出,即被廣為傳誦,著名的香雪園茶座特地請她書寫後兩句為聯,貼於園內。但也正是這首詞在文革中給她帶來了巨大的災難。這首詞被指為「但求黑暗,不要光明」。周煉霞被毆打至傷,一只眼失明。僅餘一目的周煉霞不僅沒有輕生,反而請畫家來楚生為自己刻了一枚章「一目了然」。又請書畫家高絡園為篆」眇眇予懷「印,選用屈原《九歌·湘夫人》「目眇眇兮愁予」之句。這種氣度,的確可以「愧煞須眉」 了。

圖片

周煉霞生長於詩書人家,卻並未鎖在深閨,而是早早走出閨閣,賣畫為生,周旋於滬上名流文士之間。這樣的历練使得她有著一般女子所沒有的闊達胸襟,所作詩詞少有閨閣幽怨,文思敏捷反而常能力壓群雄,令滬上才子「一時低首盡稱臣」。滬上小報常刊登其緋聞逸事,呼之為「煉師娘」,報道難免有不實之詞,周煉霞亦不以為忤,一笑置之。

圖片

其畫:清麗雅正 蘊藉自得

周煉霞生於書香世家,家中多藏書畫名品。幼年時得父親親自傳授,很小便有了繪畫基礎。12歲時她隨全家移居上海,14歲拜吳興畫家鄭凝德為師學畫。經過幾年潛心學習,天資聰穎的周煉霞畫藝日見精進。

圖片

18歲便開始在海上鬻畫,擔任王星記、怡春堂、九華堂等著名箋扇莊的固定畫師。所畫扇子,一金一柄,且買一送一,藉此揚名。1926年10月2日《申報》便有《女畫家周煉霞贈畫》一文載其事。

圖片

周煉霞的畫以仕女花鳥為主,既有迎合當時市民趣味的海派繪畫特點,又不失傳統文人的筆墨意趣。各種花草靜物,設色明麗,豔而不俗,且工筆雅正;仕女圖,畫中女子眉眼神情生動明快,儀態舉止端莊嫻靜,畫也恰如其人。

圖片

周煉霞的一生中,最令人津津樂道的便是與吳湖帆的一段情史。吳湖帆是中國現代著名的畫家、收藏家,當時在上海畫壇與張大千平分秋色。經周煉霞的好友、詩文大家冒鶴亭的介紹,兩人相識,一見生情,後常有約會。在兩人親密接觸的那段時間,周煉霞的畫技大增,吳湖帆的詞卻沒怎麼長進,反而是他有許多詞作經過周的潤色,他的《佞宋詞痕》裡就一些是周代作的。冒鶴亭背地裡對人說,在填詞方面,吳作周的徒孫尚不夠格。

圖片

1953年 吳湖帆 周煉霞合作 荷花鴛鴦 立軸

在這幅二人合作的《荷花鴛鴦》圖軸中,吳湖帆用他從惲南田畫風轉化而來的吳裝荷花點染出一片清涼綠蔭,遮蔽著夏日的如火驕陽。而周煉霞則以其女性的柔情用宋人工筆精繪出一對五彩鴛鴦,在遮天的荷葉下相依相偎,怡然自得。抑或周氏把她和吳自比一對鴛侶,盡享著綠蔭下的清涼世界。吳湖帆用精楷長題自作詞一首,名為《五彩結同心》,更點明了吳周之間的一段情緣。

圖片

周煉霞與吳湖帆的關系,历來有多種傳言,詆毀者有之,嘲諷者有之,周煉霞都坦然對之。陳巨來在《安持人物瑣憶》曾述及吳周二人婚外之私情,頗有微詞,卻也不得不佩服周煉霞在文革期間被要求交代「罪行」,她死活只承認與吳湖帆一人有過關系,並不胡亂攀扯旁人。

圖片

1945年作 玉骨冰肌 立軸

2000年,周煉霞逝於美國,享年92歲。

在男權社會裡,一個女性想要在藝術獲得成功並得到認可,需要天賦,需要機遇,更需要非凡的勇氣與智慧。周煉霞長成於民國初年的上海,這個善造傳奇的地方,加上她獨有的天賦才華、絕代姿容與大膽灑脫的個性,終在民國的历史上留下了一抹豔色。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