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賈府的八卦

紅樓夢
文:少年怒馬  

第二回
賈夫人仙逝揚州城
冷子興演說榮國府

01

上回說到甄士隱看破紅塵,跟著跛腳道人出家去了。

這天晚上,他岳父封肅一家正要入睡,門外嚮起敲門聲。封肅開門,門口站著一群公差,這些人嚷嚷吵吵,快把你家甄爺請出來,我家太爺有請。封肅說,小人姓封,不姓甄,我女婿姓甄。公差說,我們也不知道甚麼真啊假的。既然你女婿不在,就麻煩你走一趟吧。

封肅從官府回來,帶來了好消息,原來新上任的本府太爺,就是賈雨村。那天坐在轎子裡路過封家門口,看到當年對他「行去幾回頭」的甄家丫鬟,以為甄士隱住在這裡。

封肅把甄家的遭遇一一告知,賈雨村「傷感嘆息」一番,當場承諾,孩子丟了,別怕,我派人幫你找。第二天一早,又派人送來兩封銀子、四匹錦緞。隨著這份大禮送來的,還有一封密信。
信上說,想要他們家那個丫鬟做二房。

我們也終於知道這丫鬟的名字了,叫嬌杏(僥幸)。

賈老爺這麼慷慨,封肅當然同意,一番運作,「乘夜只用一乘小轎,便把嬌杏送進去了。」

不是吹吹打打風風光光的迎娶,而是「乘夜」,用「小轎」。可不是賈雨村出不起錢,二房就是這個待遇,自古都是。

後面我們會看到,賈赦、賈蓉身邊突然就多了一個妾,一個續弦,悄無聲息的,也是這個意思。

蘇童在《妻妾成群》裡第一句話,「她(四太太頌蓮)是傍晚時分由四個鄉下轎夫抬進花園西側後門的。」
也是傍晚,也是一乘小轎,還只能後門進。

一般來說,小妾地位低,沒啥奔頭。但是嬌杏的運氣太好了。
書上說她「命運兩濟」,嫁給雨村一年,生了個兒子,又過半年,雨村正妻染病暴斃,就把嬌杏扶正,做了堂堂知府夫人。

正是:
偶因一著錯,便為人上人。
應了她的名字,「僥幸」。

從這裡到80回結束,嬌杏再沒出現過。她最後的結局不得而知。

不過不難猜測。賈雨村落馬之後,家產抄盡,嬌杏或被賣掉,或是一起收監,運氣好的話,會在清苦中一個人拉扯兒子。反正「人上人」的日子是到頭了。

人會僥幸一時,不會僥幸一世。

封肅的戲也殺青了。為了買嬌杏,賈雨村送給甄士隱妻子「兩封銀子」,給封肅「百金」。

金錢的資訊量最大。這裡有必要解釋一下。

上回說過,《金瓶梅》裡潘媽媽賣潘金蓮,賣了三十兩銀子。而賈雨村為嬌杏出的價碼,是「百金」+「兩封銀子」。

曹公太狡猾,虛虛實實,令人莫辯。 「百金」,「兩封」,都不是準確數量。但可以肯定,都遠遠超出三十兩,足夠買一排潘金蓮的。

說明在賈雨村心裡,對嬌杏是有感情的。並且我願意相信,此時的雨村對甄士隱一家,是存有一些感激的。他還沒忘記那五十兩的雪中送炭。

但另一方面必須知道,賈雨村從一個路費都拿不出的窮儒,到一擲千金不眨眼,只用了短短幾年時間。

《讓子彈飛》裡湯師爺怎麼說來著,「有錢有錢!上任就有錢!」古代官場,這不是潛規則,是明規則。

老話說,男人三大喜,升官,發財,死老婆。賈雨村全占了。

這該死的幸福。

02

雨村上任之後,露出梟雄本色。

書上寫他:
「雖才幹優長,未免有些貪酷之弊,且又恃才侮上,那些官員皆側目而視。不上一年,便被上司尋了一個空隙,作成一本,參他『生性狡猾,擅篡禮儀,且沽名清正之名而暗結虎狼之屬』……」

各位留心,這段話非常內涵,且是輕輕一筆,一不留心就劃過去了。我讀前兩遍的時候都沒在意,後來越琢磨越有意思。紅樓一大筆法,叫「不寫之寫」,全書到處都是,這段尤其明顯。

梳理一下,這段話列了賈雨村兩大罪狀:
一是可公開的罪名,性格狡猾,不守禮制,沽名釣譽給自己立清官人設,再加拉幫結派。

發現沒有,這些說是罪名,其實都不成立。就像我們不能到法院起訴一個人,說他狡猾沒禮貌,也不能說他天天立人設,卻到處結交狐朋狗友。

可這段話還有另一重罪名,是「貪酷」。
貪污,嚴刑峻法,不管擱哪個朝代都夠治罪。這才是實質。

諷刺的是,彈劾雨村的同僚,不說他「貪酷」,卻整些虛頭巴腦的作風問題。

為甚麼呢?
既要排除異己,又投鼠忌器。

搞掉你賈雨村,並不是因為你「貪酷」,而是你「恃才侮上」——沒有在上峰的領導下貪酷。

但又不能被「異己」拖下水,所以才找個可大可小、似有若無的理由。

我等小民要轉到腦子宕機才想明白,說賈雨村「暗結虎狼之屬」,拉幫結派,彈劾他的那些同僚,這本身也是拉幫結派。

唐朝的牛李黨爭,北宋的新舊黨爭,尤其明末政壇大亂鬥,「道德攻擊」是標準流程,也是玄而又玄的手段,屢試不爽。

說這些,並不是給賈雨村洗地,前有一擲千金買嬌杏,後有趁火打劫賈府,害石獃子家破人亡,「貪」和「酷」都沒冤枉他。

擱一般官員,落馬了,氣勢也會一落千丈。但賈雨村不同,罷官之後,「心中雖十分慚恨,卻面上全無一點怨色,仍是喜悅自若。」安頓好老婆孩子,「卻又自己擔風袖月,游覽天下勝跡」。

這不是普通貪官,是個深不可測、令人敬畏的梟雄。

03

我經常收到資訊,有說讀不進紅樓夢,是人物太多,記不住。有說節奏緩慢,只能用來催眠。

從現在開始,要攻克這兩道關了。可以告訴大家,並沒有想象中那麼難,否則還怎麼稱作小說。

首先,人物多不多?確實多,多到現在都沒搞清楚。

我看過各種版本,少的說是448人,最多的說是975人。因為統計的標準不一樣。沒名沒姓的人物,有的統計在內,有的不統計。
但並不是說小人物就不重要,比如給賈雨村獻上護官符的門子,日後也可能飛黃騰達。

這麼多人物怎麼記得住呢?別怕,不用刻意去記。紅樓夢是人物塑造的神作,每個人物,哪怕很小的角色,哪怕只有幾句臺詞,都個性鮮明,自帶光環,很容易記住的。比如焦大,比如多姑娘,比如倪二。

並且很多人名都有規律,比如帶輩分,第一代寧國公賈演、榮國公賈源,帶三點水;
第二代賈代化、賈代善,代字輩;
第三代賈敬、賈赦、賈政,反文旁;
第四代賈珍、賈璉、賈瑞、賈寶玉,名字都帶玉;
第五代賈蓉、賈菌、賈薔,草字頭;
四個姑娘是四個「春」,丫鬟名字是琴棋書畫等等。其他的人名,很多是諧音梗,名字、個性關聯。

總之都有規律,一記一串。

如果你是第一次讀,實在沒信心,還有個笨辦法。找一張紙,遇到一個人物,就寫下來,標清楚與上一個人物的關系。不等你寫下100個名字,你會發現已經不需要它了。這些鮮活的角色,會自己走進你的腦子裡。

說紅樓節奏緩慢的,是對紅樓最大的誤解,我寫到這裡,第二回還沒寫完,已經幾世幾劫了。甄士隱已經看破紅塵了,賈雨村已經從窮儒到中進士、到做官、又落馬了。
這哪裡慢了?

接下來,主要人物會一個個登場,一群群亮相,「你方唱罷我登場」,眼花繚亂,你只會嫌自己腦子不夠快。所以放心吧。慢慢讀,會很快。

故事繼續。
賈雨村無官一身輕,四處游山玩水,這天來到了揚州。

揚州新上任的巡鹽禦史叫林如海,是前科探花。古代科舉考試,第一名是狀元,第二名叫榜眼,第三名就叫探花,人中龍鳳。

據說從唐朝開始的傳統,探花這個稱號不僅要有才華,人還得帥,這樣才能配得上「探花」二字。至少得像小李飛刀李尋歡那樣,才敢叫探花。

關鍵是林家祖上也很輝煌,四代世襲列侯,到林如海這代,不能襲官了,卻考中探花。所以書中對林家的評價是,
「雖系鐘鼎之家,卻亦是書香之族。」

富貴富貴,光有錢,只能叫暴發戶,還得有文化,有修養,才能叫貴族。
林家富貴兩全。

可能有人要問,現在超市買包鹽才幾塊錢,一個管鹽務的官,怎麼會富呢?這是現代。

在古代,鹽是國家重要稅收來源,巡鹽禦史是一大肥差。

《金瓶梅》裡,西門慶發的最大最快一筆財,就是賄賂兩淮巡鹽禦史提前拿到鹽引(相當於官鹽銷售許可證),得以提前十天銷售,賺了白銀數萬兩。

明清兩朝鹽政制度大差不差,這位兩淮巡鹽禦史的治所也在揚州。揚州,遍地都是鹽商企業總部。

現實中,曹家的江寧織造府虧空五十四萬兩銀子,也是康熙下令,用兩淮鹽政的錢才補上窟窿的。乾隆時期,兩淮鹽政就暴過雷,抖落出一宗1100萬兩白銀的貪腐大案。巡鹽禦史,還不是普通的肥差。

林如海有沒有中飽私囊,書裡沒寫,但這是顯而易見的,區別無非是怎麼營私,是賺取最後一塊銅板,還是適可而止?

林如海如果像海瑞那樣,估計也得先給自己打副棺材,還不一定坐得穩。

林家財產先交代到這裡,後面涉及到一筆巨款,到時候再繼續。

林如海有門第,有才華,還有錢,妥妥的人生贏家,可他還缺一個最重要的東西——兒子。

他本來有個兒子,可惜三歲夭折了。如今林如海年已四十,只有一個女兒。
這就是五歲的林黛玉。

書香之族重視教育,林如海打算給黛玉找個家庭教師。巧了,賈雨村帶著簡历上門了。

有人對此意難平,黛玉的啓蒙老師,怎麼能是賈雨村這號人呢?

我倒覺得順理成章。不妨站在林如海的角度想想,還有哪個教師能比賈雨村優秀呢?賈府這麼大權勢,私塾先生也不過是賈代儒這個老朽。論形象,論才華,論風度,論見識,賈老師堪稱名師。

一年後,黛玉的媽媽因病去世。我們第一次知道了林家與賈府的關系,因為黛玉的母親,這位「賈氏夫人」,就是賈府的女兒。

本回目中,「賈夫人仙逝揚州城」,就是這個事。

黛玉本來就體弱多病,這一打擊,三天兩頭讀不了書,賈老師的工作很清閑。

這天閑來無事,賈雨村信步郊外,「鑒賞那邨野風光」,在密林深處看到一座破廟——智通寺。

從描述來看,這絕對是個危房。但廟門口的一副對聯,引起了雨村的註意:
身後有餘忘縮手,眼前無路想回頭。

這句有脂批:「先為寧、榮諸人當頭一喝。」

甚麼意思呢?這座廟起到警示作用,可以說是作者專門為賈雨村安排的。

人性本貪,但要適可而止,金錢,欲望,權力,到一定程度,要記得收手。不要等到無路可退了才想起回頭,晚了。

這是警示賈雨村的,也是警示世人的。脂硯齋看到,立刻就想到寧、榮兩府的諸位,寶玉是情癡,天下女兒都要喜歡我。
鳳姐迷戀權力、金錢,機關算盡。
賈瑞沉迷肉欲,能把自己擼死。
襲人一心要做姨娘。
賈敬一心想著得道成仙。
賈赦賈璉賈珍這些人,哪一個不是欲壑難填。

當下那些轟然倒塌的商業巨頭,落馬貪官,眾多原因,說到底往往是野心太大,啥錢都想賺,到處插手,忘記縮手。

聰明如賈雨村,一眼就看出這幅對聯的深意,走進廟裡,一探究竟。可廟裡只有一個又聾又髒的老和尚,對雨村愛答不理,他又出來了。他還沒有悟到。

其實這個老和尚,相當於《天龍八部》裡的掃地僧,真人不露相。

根據現有資料推測,多年後賈雨村戴上枷鎖鐐銬,再無翻身機會,應該會再次走進這座破廟,那時候他才會真正理解這幅對聯,也會對老和尚叫一聲大師。

出了廟門,有一家酒肆。雨村剛進去,裡面一人哈哈大笑,「奇遇,奇遇!」這是遇到老熟人了。這個人就是冷子興。

回目中的「冷子興演說榮國府」,正式開始。

「冷子興」這個人物,名字好,人物設定也好。在本回開頭有一首回前詩,後兩句是:
「欲知目下興衰兆,須問旁觀冷眼人」。

目前的興衰之兆,誰看的最清呢?
不是局內人,更不是八竿子打不著的人,而是游走在局內局外、且具備一雙冷眼的旁觀者。

冷子興是周瑞家的女婿,周瑞一家是「金陵王」家的陪房(家生奴僕),後隨王夫人來到賈府,了解賈、王兩家內幕。冷子興的身份,最適合冷眼旁觀。

《三國演義》開篇詞,「白發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氣質上是濃濃的滄桑感,單就意思來說,彼時彼刻,恰如此時此刻。

倆人一壺濁酒,笑談賈府多少事。

一落座,雨村就問,「近日都中可有新聞沒有?」冷子興說沒啥事,就你的本家出了一件小事。雨村說我都中沒親人啊。冷子興說,榮國府賈家不就是你本家嘛?雨村說哎別提了,我跟他們雖是同譜,那都是漢朝的事了,我可高攀不起。

冷子興說,別介,如今寧榮兩府不比以前了。雨村說,不對吧,那等家大業大的,怎麼會不行了呢。去年我去金陵,從賈府門口經過,寧、榮兩府連著,占了大半條街,裡面人雖不多,但亭臺樓閣啥的,還是金碧輝煌的,「哪裡像個衰敗之家?」。

冷子興說,虧你還是個讀書人,「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啊,你看著他們外表轟轟烈烈的,其實底子都空了。只知道講排場,撐場面,揮霍無度,其實沒啥錢。 「誰知這樣鐘鳴鼎食之家,翰墨詩書之族,如今的兒孫,竟一代不如一代了。」

怎麼個「一代不如一代」呢?
下面冷子興打開話匣,把寧、榮兩府的主要人物關系和性格特徵介紹了一遍,我就不贅述了,強烈建議各位細讀原文,同時按照上面的笨辦法,把人物關系一一羅列下來。讀完、列完,再看個幾回基本就記住了。

紅樓人物太多,關系複雜,如果按照情節走向,每出現一個人物就介紹一下他的關系,就會一直打斷情節,那樣寫太死板。
曹公聰明,先來兩個旁觀者聊八卦,就把問題解決了。

在八卦寶玉時,冷子興說到寶玉周歲時抓周,父親賈政擺了一堆東西,讓寶玉抓,看他將來的志向。

寶玉別的東西一概無視,「伸手只把些脂粉釵環抓來」。氣得賈政大怒,說他將來肯定是酒色之徒。

長到七八歲,似乎更印證了父親的預言,寶玉說出了那句大家熟悉的經典語錄:
「女兒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骨肉。我見了女兒,我便清爽;見了男人,便覺得濁臭逼人。」

各位,要想把這句話說明白,估計得寫篇論文了。寶玉此後的一言一行,都是在踐行這句話。

但我們不能死板理解,比如秦鐘、北靜王、蔣玉菡,這種多情帥哥型的男人,寶玉又不嫌人家濁臭了。

冷子興說到這裡,問賈雨村,「你道好笑不好笑」,顯然是不理解寶玉。神奇的是,賈雨村更理解寶玉,他接下來的一大篇話,可以看做是紅樓夢對人性的觀察。
曹公縱橫古今,正史野史,讀書萬卷,在历經世態炎涼,看透榮辱起落之後,得出對人性的理解。

這段話原文就不展開了,說下我粗淺的理解:

賈雨村是說,世上的人無非三種,一種有大仁大德大才,堯舜禹湯、孔孟程朱這種;

另一種是大姦大惡大壞蛋,桀紂王莽、安祿山秦檜等等。前者拯救天下,後者禍亂天下。

第三種,就是蕓蕓眾生,平平庸庸,壞不到哪去,也好不到哪去,早晨坐地鐵還給老人讓座,晚上回到家就拿起鍵盤亂罵人。

同時,天地之間有正邪兩股氣,大仁者,一身正氣。大惡者,身上沾染了邪氣。太平盛世就是正氣多,烽火亂世就是邪氣盛。

可是接著,賈雨村又說出了第四種人。
這種人生在「當今」太平盛世,政治清明,人民幸福,正氣爆表。但這些正氣游離於世界上每個角落,遇到深溝大壑中的邪氣,兩股氣就開始糾纏,融合,互博,成為一種新的混合氣體。

這種氣體要是附在人身上,便產生一種新人類,他們「聰俊靈秀之氣,在萬萬人之上;其乖僻邪謬不近人情之態,又在萬萬人之下。」所謂正邪兩賦型人格。

這聽起來似乎有點玄乎,其實也簡單。我的理解是,這種人身上正邪兩氣都很旺盛,且經常互搏,所以他們個性鮮明,自帶光芒,亦正亦邪,充滿魅力。你可以不喜歡他,但你永遠不會忽視他。

廣告營銷領域有個真理,一個品牌,寧可讓大家吐槽你,都不能讓大家忽視你。產品即人,人即產品,被忽視才是徹底的失敗。

賈雨村列舉了一串這類历史人物,都是複雜人格,比如唐明皇、宋徽宗,秦少游,唐伯虎。

其實文學作品裡也有這樣的人物,寶玉和鳳姐就是典型。再比如孫悟空,魯達,《霸王別姬》裡的程蝶衣,《新龍門客棧》裡的金鑲玉,《被解救的薑戈》中的牙醫。
《三體》裡的史強也有那麼點意思,我喜歡史強勝過幾位主角。但這種人物很難創作,一不小心就寫砸了。

說句題外話,可能近年來我身上也沾了一點邪氣,最討厭看好人電影,主角身上要是沒點邪氣,沒點陰暗面,還真看不下去。

04

賈雨村的人物論說完,冷子興說,那就是「成則王侯敗則賊」了?賈雨村說,正是此意。

這個俗語別多想,只是個比喻。正邪兩賦型人格,不管在石頭眼裡,空空道人眼裡,還是賈雨村眼裡,都是「異樣」的人。當然,在世人眼裡,曹公眼裡,都是一樣。

「其中只不過幾個異樣的女子」
——第一回

「這兩年遍游各省,也曾遇見過兩個異樣孩子。」
——第二回

這樣的人是不甘平庸的,才能很出眾,缺陷也明顯。要麼轟轟烈烈,要麼一敗塗地。更可能的是,兩種經历集於一身。唐明皇,宋徽宗,還有紅樓夢中人,都是這類「異樣」人。

賈雨村見到的異樣孩子是誰呢?
他繼續對冷子興八卦,說自己曾在金陵,到「金陵省體仁院總裁甄家」也做過家教,他家就有個異樣的孩子,名叫甄寶玉。

甄寶玉不愛讀書,經典語錄一:「必得兩個女兒伴著我讀書,我方認得字,心裡也明白,不然我自己心裡糊塗。」

經典語錄二:「這女兒兩個字極尊貴、極清淨……你們這濁口臭舌,萬不可唐突了這兩個字要緊,但凡要說時,必須先用清水香茶漱了口才可。」

在甄寶玉眼裡,女人是神,是信仰,是宇宙高質量生物。
巧了,賈寶玉也是這麼認為的。

兩個人都叫寶玉,一樣性格,一樣年紀,說一樣的話。二人都有個寵溺的祖母,也同樣有一群姐姐妹妹。後文裡,還會通過一個老嬤嬤之口爆出甄家權勢,皇帝六下江南,「獨他家接駕四次」。

這很容易讓讀者迷惑,敢情賈、王、史、薛還不是最有權勢的,還有個甄家。
可是江南甄家的戲份,在前80回太少了,簡直可以忽略。且從不正面描寫,影影綽綽,神龍見首不見尾,曹公是不是對甄家太吝嗇筆墨了?

所以有必要聊下甄與賈的關系。

在「獨他家接駕四次」下面,有一句脂批,是「點正題正文」。
甚麼意思呢?這才是作者真正想寫的東西,這才是全書的正題。

字數越少,資訊量越大。

我的理解是:(這個專題中我會多次用到「我的理解」,並非特指是我的獨家發現,而是指這僅是個人見解,是從閱讀中、從一代又一代紅學前輩的見解中,得出自己的理解。不代表準確答案,只供大家思考。)

紅樓夢一開篇,就出來兩個相對的人物,甄士隱和賈雨村。脂批明確指出,甄士隱是「真事隱去」,賈雨村是「假語存焉」。這是個明確的信號,凡寫到甄家故事,是真實的,而賈家故事是虛構的。前者是历史,後者是小說。

寫甄士隱,是大筆揮灑,是MV手法,只用一回,就寫完了他的一生:祖上輝煌,無意仕途,然後衰敗,無子,丟女兒,火災燒完家產,历經世態炎涼,最後頓悟出家。

甄士隱的一生,是賈府興衰起伏的縮影。甚至,甄士隱這個人物,可以看做賈寶玉的結局。

甄士隱寫在書中的故事,是賈寶玉的後半生;書中賈寶玉的故事,是甄士隱的前半生,如果算上80回後賈寶玉历經家族敗落,頓悟,出家,那賈寶玉就是甄士隱一生的擴展。
兩塊拼圖,合二為一。

再說江南甄家。
小說裡江南甄家資訊很少,與賈府交集的資訊更少。但每次交集,都是重大資訊。

比如甄家抄家,將財產轉移到賈府。兩家得是甚麼關系,賈府才會冒這麼大的風險?就算是故交老親也說不通,況且作者還沒說明,到底是甚麼故交,甚麼老親。

甄家這麼大的權勢——接駕四次——只寫一個敗家兒子甄寶玉,難道上一代男人之間就不聯絡?

答案只能是,甄家历史是真實的,賈家历史是假的。 「甄(真)」不能寫的,所以只能寫「賈(假)」。

但小說又各種隱喻,草蛇灰線,讓你知道甄與賈(真與假)的關系。再回過頭讀這句,「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有點欲蓋彌彰的味道,甚至可以說,曹公根本就不想「蓋」,只想「彰」。

這樣一來,甄家父輩祖輩一代,確實沒必要寫,寫了就重複,只寫甄寶玉這一個人物就行了。因為甄寶玉是個坐標。讀者如果將賈寶玉和甄寶玉對應起來,那甄、賈兩家也就自然對應了。

再看甄寶玉的描寫,上面通過賈雨村之口說了,跟賈寶玉是一糢一樣的,連長相都是一個糢子。在後文我們還會看到賈寶玉在夢中見到甄寶玉,那段腦洞特別大,盜夢空間一樣。實錘證明,兩個寶玉就是同一個人。此處不展開,後面再細聊。

從文字表面看,江南甄家和甄士隱不是一家,但我們完全可以看做是一家。

甄士隱對應賈寶玉的人生遭遇,甄寶玉對應賈寶玉的人物性格,而江南甄家,對應賈府這個大家族。甄、賈兩家,是通過兩個寶玉的等量換算得出來的。人物各司其職,是一組雙層隱喻。

另外提醒大家,紅樓夢裡的時間是被打亂的,有點平行宇宙的意思。

曹雪芹當然不懂天文學,所以他用的是鏡像理論。甄世隱和賈寶玉,甄寶玉和賈寶玉,黛玉和晴雯,寶釵和襲人,賈瑞的風月寶鑒……甚至賈雨村這個人物,也是賈府自家人的一個投射。

後文提到,賈府這樣的大家族,從外面殺一時半會殺不死,必須是自己人窩裡鬥,內部互殺才會死得快。
可惜原文缺失,我們找不到更多賈雨村的證據了。

不過大家先別急著撕書,時間紊亂只出現在前幾回,後面就正常了。畢竟寫小說還是要給大家看懂的。

本回最後。冷子興和賈雨村喝著酒,聊著賈府的八卦,幫我們梳理了複雜的人物關系。第一次讀紅樓的人,會有個初步印象。再次提醒大家,人物記不住的話,可以列個人物關系表,很有幫助。

只這一回文字,我們會看到賈雨村不簡單,長袖善舞,觸角龐雜。江南甄家,林家都與他有交集,他很快還會攀上賈家、薛家,還有金陵王家。甚至冷子興這種邊緣人,也是他的舊相識。

前面賈雨村罷官,他為啥不怕,擔風袖月,沒事人一樣?

因為他官雖丟了,人脈還在,資源還在,能力也在,信心沒有被摧毀,他知道他終究會東山再起。自古成大事者,都有此等心量。

盡管讀者們都罵他,恨他,唾棄他,但反過來看,壞人身上的優點,也是優點。

這不,倆人剛買過單,好事就來了。

「方欲走時,又聽得後面有人叫道:雨村兄,恭喜了!特來報個喜信兒。」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來源  少年怒馬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