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魷魚游戲》中的零和游戲,絕境下的真實人性博弈

文: 南洋富商

零和游戲,
殺死別人,才能保全自己

《魷魚游戲》,是一部很不錯的九集韓劇

故事是編的,展示的人性是真的。

你可以把這類電視劇視為一種「思想試驗」,其中很多問題,也適合作為生存狂的假想訓練:如果你到了那種境地,怎麼辦?會不會做出不同的抉擇?

一群被巨額債務、通緝令和各種無法逃避的困境逼迫的人,去參加一個玩游戲就有機會掙大錢改變命運的地方,附加條件是:淘汰者就得死。

游戲的獎金總和是由所有參與者的總數決定的,多一個人,就多一億韓元。而分獎金是由幸存者決定的。參與者越多,幸存者越少,分到的獎金就越高。

所以整體上這是一個零和游戲:你的喪失,就是別人的得到。幸存者越少,每人分到的獎金越高。

在這樣的環境裡,必然容易激發人性之惡。設法讓別人死,隨機殺死任何參賽者,都會減少競爭對手。所以某日夜裡,一群人開始結夥屠殺其他人。

在生存困境中,經常會遭遇這種零和游戲。如果資源有限,你殺了別人,騙了別人,就可以搶到好處。而失去資源的人會死。

比如在災荒年間,糧食稀缺的時候,就是這樣的零和游戲。殺死別人,就可以占有他的糧食。

历史上的客土械鬥、邨民械鬥、宗族械鬥,甚至臺灣原住民的出草獵頭,經常是為了搶奪有限的土地、水源、獵場這些生存資源。

在發生地震、水災之類的災害,或者戰亂圍城導致食物緊張、或荒野迷路、海船故障之類的困境,對生存資源的競爭就容易誘發這種搶奪。

逃離資源匱乏的地區,自己擁有別人不知道的資源,你才能避免與別人因為零和博弈而殘殺。所以生存狂經常有自己的祕密避難所,還會在諸多地方悄悄存放可以長期保存的食物和各種其他物資。

投靠強者,恃強淩弱

一旦出現這種這種殺了別人就可以讓自己獲利的「零和游戲」,你該怎麼辦?

在這種生存環境中,你不殺別人,別人也會殺你。

所以人們必須有自己的組織,以保護自己,殺了競爭者。

組織是如何建立起來的?有一個基本原則,就是投靠強大的組織。如果是有限人數組團,每個人都希望找最強大的合作夥伴,而弱者被排擠。在拔河游戲開始前的十人組隊,彈珠游戲開始前的二人配對,都遭遇這種情況。

如果沒有人數限制,哪個組織強大,就會吸引到更多的人加入。人性決定了大多數人都不會參加弱勢的一方,而會參加強勢一方。面臨生死存亡,大多數人的道德感不足要戰勝對死亡的恐懼,所以即便是惡棍流氓,只要足夠強大,就會吸引到更多隊友。

 

作為容易被視為弱者的女人,韓美女要巴結黑社會頭子,甚至性賄賂,還要一再表述自己有各種能力而不是弱者。

在历史上,生存艱難的亂世,首先出來的是盜賊和幾人一組的搶劫者。為了抵抗搶劫者,人們會自發組建民團。為了對付民團,搶劫者會擴大為大股的土匪。民團擴大到一定程度,也會成為搶劫者。最後更有凝聚力的團體收編各種武裝,剿滅其他武裝勢力,最終一統天下。這是历史上很多「農民起義」造成改朝換代的基本過程。

戰爭中,大家都會吹噓自己的強大。無論是自己的士兵,還是其他旁觀者,都會「趨炎附勢」,加入強大組織,而不是去幫助沒有前途的弱小組織。成功的組織,就是有能力讓大家認為「有前途」的組織。無論你採用的辦法是宗教、洗腦、詐騙,還是靠暴力殺外人建立起的強大形象,都有效。

一旦顯示弱小,就會被淘汰。所以薑曉腹部被玻璃刺傷,卻不漏聲色。一旦她傷發昏迷,就有人殺她。

 

所以,在亂世,你絕不可以顯示自己是沒有團隊、沒有力量的弱者。在《波斯尼亞戰爭生存報告》中,作者就強調這點。

團隊的信任度,
很難經得起考驗

在亂世,沒有自己的團隊,單打獨鬥很難生存。但是團隊之間,彼此信任又是一個問題。

在《魷魚游戲》中,有這樣的情節:一群半夜組團殺人的團隊,其中一人卻被背後的隊友殺了。

因為殺人一旦開始,多死任何一個人都會增加自己的的獎金收益。殺死隊友也是收益。

這時候,隊友同時也是自己的敵人。這時候如何保全自己?在這種博弈中,可能最強者會被稍弱者暗殺掉。因為稍弱者是最強者的競爭對手,只有殺了比自己強大的隊友,自己才能更安全。

這種頂層競爭,在历史上很普遍。比如李世民殺了一堆兄弟,還殺了一些孩子。漢武帝的孩子也殺了好幾個。安祿山、史思明,都是被自己立的太子殺了。楊堅傳說也是被太子楊廣所殺。

在底層,競爭不會這麼厲害。因為在上面有太多的強者。

家庭親情通常會成為強大的凝聚力。在《波西尼亞戰爭生存報告》中,作者提到他很幸運擁有一個17人的大家庭,這讓他們避免成為亂世的犧牲品。作者提到:不要輕易相信任何外人,因為在亂世,人和人都可能欺騙你,任何一個陌生人都可能因為覬覦你的物資而殺你。

在彈珠游戲中,這種競爭到了極點。原本大家都是找自己最信任的人或最強大的人合作,但是彈珠游戲卻把合作變成競爭:你以為最強大的隊友,成為自己最強大的敵人。你最信任、甚至夫妻,卻成為自己的決鬥對象,二者只能活一個。

面對這種殘酷生存問題,人性的各種陰暗又一次展露無遺。

逃離零和游戲思維,
走向合作雙贏思維

零和游戲,是敗壞人類道德和消解人生樂趣的有效手段。因為你的成功,就是別人的失敗,別人的收益,就是你的喪失。

零和游戲在現實中非常普及。比如競選美國總統,只能有一人當選。高考名校名額有限,你考上了,別人就考不上。體育比賽,你獲勝,就必然靠別人落敗。

戰爭和決鬥是最殘忍的,因為你的生存,是以殺死對方為手段。

如果資源極度匱乏,而資源競爭成為生存關鍵,人們的思維糢式就會走向零和游戲。

價值維度的單一化,會激發零和博弈糢式。在極限生存環境下,得之則生、弗得則死,這是沒法避免的。但是在太平盛世,人可以有無限選擇。逃避零和游戲,走向雙贏游戲,才是合理做法。

國際關系中,有些人會有零和游戲思維,比如認為美國和中國勢不兩立,美國應該抑制中國的崛起。但是以合作思維的人認為國與國之間是資源互補合作的關系,美國的發達不是其他國家的災難,因為其他國家因為美國的科技領跑而獲益。這正如在《魷魚游戲》中的玻璃天梯場景,發達國家是領跑者,他們冒險為落後國家試錯,而後來者因為領先者的試錯探路而獲益,只需要仿造他們原創的科技就可以。

真實的社會不是游戲,在現實生活中,人類是有選擇的,你有無數機會逃離零和博弈,而與人合作走向雙贏。

你也應該積累自己的物資,讓自己免於匱乏,而不需要在亂世參與殘酷的零和博弈。

 

來源 南洋富商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