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驚!西方社會正在大肆破壞社會發展的根基!

文: 古原 

一個社會發展,必定要依賴一些樸素的倫理。有人說,我這個自由市場派奉行社會達爾文主義,奉行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因而反對福利制度

其實我這個市場派,比這些反對者對社會倫理的堅守要強烈的多。

因為市場能正常發展,必定是建立在基本的社會倫理之上的,必定要堅守一些人類社會的倫理底線,否則不可能出現市場。

市場就是一個陌生人進行大規糢合作的地方,如果允許搶劫犯搶錢,那誰還做生意?不都去搶了嗎?如果說偷錢是合法的,那為什麼要努力賺錢呢?去偷不就行了嗎?

不偷不搶,偷搶違背社會倫理,這才是市場的基礎。

人們才能為了利益,採取合作和交易的手段來進行生存。

市場被消滅或減少,必定是某些市場所依賴的倫理被破壞,而西方社會正在破壞這些基礎的倫理。

我總結了幾個,叫作:偷搶不處罰、欠債不還錢、殺人不償命、養兒不防老

偷搶不處罰

先來看一組歐洲監獄的照片。

瑞典的一所監獄,各種生活用品應有盡有,還有電視和各種書籍,看得出來瑞典很註重精神需求。

你能想像這是荷蘭的一所普通監獄嗎?

最好的監獄在哪呢?在挪威。

以下這個監獄斥資14.4億人民幣,施工時間10年,佔地30萬平方米,坐擁450多畝樹林,有教堂、健身房、活動室、診所、圖書館、溫室……這並非高檔住宅小區,而是挪威的國家級監獄——哈爾登監獄。

每10至12個監室共享一個廚房和客廳,一天的工作後,犯人可以在這裡享用晚餐,好好放鬆一下。在哈爾登,窗戶上連柵欄都不設。典獄長阿累·何伊多對此表示:挪威的監獄系統裡,最重視人權與尊嚴,他們不認為這個系統有任何令人感到稀奇的地方。

這裡的圖書館裡擺滿了各種門類的讀物,看起來就像一個有格調的書吧,這樣犯人可以與外面的世界保持同步,不至於與世隔絕。

挪威的犯人失去了自由的權利,但沒有失去他們的公民待遇,如醫療保健。牙醫,醫生,護士,甚至圖書館員都在監獄裡提供服務,以免監獄中犯人受到的各項待遇低於平均水平。哈爾登擁有一間小型醫院以及最先進的牙醫診所。

他們說,這是人權。

這意味著什麼呢?

一個罪犯 ,侵犯了他人的人權,當他被投入監獄後,卻需要受害人和社會上所有其他納稅人一起來供養他,並且是以如此的條件供養他。

在最古老的倫理中,罪犯是需要用勞動來賠償受害人的損失的。一個人偷了別人的東西,不但需要將原值的產品賠償,還需要將賠償對方因丟失物品造成的損失。

以牙還牙,是兩顆牙換一顆牙。

罪犯侵犯他人權利的同時,自己就喪失權利了,所以應該被強制勞動,勞動所得用來賠償被侵犯者的損失。

可是,西方社會背棄了這一倫理,不惜提高稅收,讓納稅人用金錢來服務於罪犯的生活。這麼好的環境能叫作處罰嗎?

欠債不還錢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這是中國最為樸素的倫理觀了,這句話在說明一個古老的客觀倫理,欠錢是需要還的。

這句話提示的道理太過簡單,以至於不需要講什麼道理。

但是,西方國家普遍實施的個人破產製度就背棄了這一倫理。

什麼是個人破產?

在美國,個人在沒有能力償還債務時,也可以申請破產保護,這就是美國的個人破產製度。

個人破產保護的目的主要是給那些負債累累個人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一旦申請破產保護,債務人的大部分債務可以取消。債權人不得以任何方式向債務人向債務人追討被取消的債務。

2010年,美國的個人破產案達到了近160萬件。

有人說,公司可以破產,為何個人不能破產。

這是完全不了解公司這個組織的概念。有限責任公司在設立時就告訴你了,他只能承擔有限責任。

比如,我是一個投資人,我投資某家公司,如果這是一家無限責任的公司,意味著我不但有可能虧掉所有的錢,還有可能迎來天價的債務,讓我個人財產完全失去。那誰還敢投資?

於是有限責任公司被發明了,他約定,投資者只需要承擔投資款內的責任,其餘責任不承擔。

那麼這一約定,就是向全世界公示了,這家公司只能承擔有限責任,如果這家公司的股本金只有一百萬,你卻向他借款一個億,那他是破產了,是可以不用還的。

那你借一個億說明你有商業常識,不了解對方企業已經在公司名稱上就告訴你了,他只負有限責任。他與你所籤的所有契約都在告訴你,他無法負全部責任。

而個人破產,則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因為個人,不存在有限責任。

個人與他人簽訂的借款契約,都是以個人終身收入和全部資產作為保證的,即使全部資產歸零,他還擁有個人終身收入,還是應該償還。

如果拒不償還,可以進行刑罰,並採取強制勞動的方式 ,勞動所得用於賠償個人欠款。

欠債不能還,債主還不能追,這不是在維護市場,這是在破壞市場。最終讓所有人之間不敢進行借貸。

而只有商業銀行敢借錢給你,而商業銀行敢借,是因為他的虧損有央行托底,他不怕你欠錢,現代商業銀行已經是國家貨幣體系中的一員,而不是一個獨立經營的企業。

最終是所有人為這些人買單。

美國的次貸危機就是這麼回事,大量窮人借款買房,結果斷供,還不需要償還,最後全世界買單。

而有些人說,這是文明。批評中國那些電話催收欠款的人不文明,我欠點錢怎麼了,你怎麼可以這麼不禮貌?要向西方國家學習人家的文明。

文明個屁!如果你借錢給人家,人家就吃喝嫖賭用光了,然後宣布破產,你還能說出這是文明,我就佩服你。有這個肚量,不要藉錢,去撒錢多好,人家還念你個好。

殺人不償命

故意殺人、謀殺,是所有犯罪中最為殘忍,最為惡劣的犯罪。

但廢除死刑,在西方國家已成政治正確。

並且,這股風刮到了全世界。

最近,法國總統馬克龍在紀念法國廢除死刑40週年的演講中表示,法國將在2022年上半年擔任歐盟輪值主席國,法國到時將與其他成員國合作,推動一項聯合國決議,要求各國每年報告死刑判決和執行死刑的數量。

一場呼籲全球廢除死刑的運動似乎即將到來。

1950年通過了《歐洲人權公約》,根據該公約,「每個人的生命權應受法律保護」。

儘管一些國家花了很多年時間才批準該公約,但除白俄羅斯外,所有歐洲國家都慢慢廢除了死刑。

挪威殺人犯安德斯?貝林?布雷維克殺害了77人,只被判處21年徒刑,這是挪威的最高刑期。更糟糕的是,今年他實際上有資格獲得假釋,如果他獲得假釋批準,他可以在僅僅服刑10年後,在今明兩年內自由外出。

在匈牙利,一名婦女慘遭殺害後,不僅公眾,而且匈牙利政府也開始談論重新實行死刑。然而,歐盟聽到這種談話後,他們突然警告匈牙利,即使談論死刑也是不可接受的。他們要求匈牙利總理表態,匈牙利沒有恢復死刑的意圖,否則匈牙利將不得不面對與歐盟的激烈爭鋒。

今天,在美國31個州中,有20個州正式或非正式地暫停執行死刑。

現在全世界廢死的國家越來越多,據統計:共101個國家完全廢除死刑,即法律中沒有規定死刑。過去四十年間,有2個國家從完全廢死到恢復死刑——菲律賓(06年又完全廢死)和岡比亞。

而對普通罪行廢除死刑的國家:截至2013年,最多時有17個,最少時有7個。這七國分別是:巴西 、以色列、斐濟、薩爾瓦多、祕魯、智利和哈薩克斯坦。有趣的是,前六個國家雖然在法律中保留特殊情況下適用死刑,但已經有數十年乃至上百年並未執行死刑了;

篇幅所限,就不列舉廢死理論了,但這股風不僅在歐洲,還在東亞形成巨大的影響 了,日本雖然還有死刑,但執行非常少,韓國接近於廢除死刑了,臺灣地區也有很多死刑犯等了十幾年都沒有處決。

養兒不防老

要說對市場最大的破壞力,就是起源於歐洲的社會養老制度了。

社會養老制度背離的是自已的父母自己養的這一倫理,他向所有的年輕人收取養老金,然後由政府將這些養老金來分配給退休者。

看起來,好像就是自己的兒女在養自己的父母,但由於是統一收取,統一支付,支付規則由政府制定,其後果是,所有的父母都不知道這筆錢來自於哪家的兒女,所有的兒女也不知道自己上交的錢給了誰的父母。

這就完全打破了倫理了。

由此引發的無數人倫糾紛,不得不讓人感嘆,這TM是一個什麼世道。

當政府將退休年齡推遲時,所有老人都反對,因為他們認為發給他們的退休金不是自家兒女交的,當然不需要同情他人家的兒女,我就想早拿錢,早不工作,反正有人養我,反正養我的人不是我家兒女,我為什麼不反對延遲退休呢?

而在沒有社保,或社保極少的地區,老人們總是心疼兒女,盡可能工作到年齡很大,他不希望為兒女增加負擔。

這才是正常的倫理,而社會保險顛覆了這一倫理。

隨著老年人增多,這一矛盾會越來越突出,最後會演變成所謂代際矛盾,就是一代人對另一代人之間的仇恨。

年輕人會問,憑什麼社保越交越高,我買不起房,養不起娃,收入的近四成要上交給不是我父母的老年一代,憑什麼?

而老年人,則拼命支持獲得退休金的時間增長或不被減少,追求退休金金額的不斷增加,反正是別人的兒女在繳養老保險,我憑什麼心疼他們?
而回歸到正常家庭倫理,這一切爭論、矛盾都將不存在。

你看看,西方國家這數十年來,就是不斷的在背棄基本倫理,偷搶不處罰、欠債不用還,殺人不必死,養兒不防老。這些手段都在破壞市場的基礎,而他們美其名曰保護人權。

而市場的基礎被打破,換來的就是經濟的長期低迷。

東亞國家,也開始走上這條路了,警惕了,千萬不要學歐美。

 

來源 古三古四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