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墮落的燈塔

話說,候選人拜登從政47年,政績沒什麼,按照奧巴馬對他的評價:「千萬不要低估JOE搞砸事情的能力」。

拜登同志最出名的,是他的鹹豬手。到了一般人無法啟及的層次:不分場所,無所顧忌,老少咸宜。

舉二個著名的場合:

2015年2月美國國防部長卡特Ash Carter的就職典禮上,旁邊是卡特妻子斯蒂芬妮Stephanie Carter。

老爺子先是慈愛地看著斯蒂芬妮

老爺子目光注視卡特,上手搭肩

來個放大的表情

老爺子開始聞頭髮,女士表情尷尬

再來一個更嚴肅的場合。

2015年6月拜登大兒子的葬禮

老爺子聞小女孩的頭髮,注意左邊小男孩的眼神

老爺子熱心地安慰大兒媳哈莉

來個放大圖,請看哈莉腰部的拜登右手,還有後面女生的眼神

嗯,這可能是拜登家的傳統吧

上梁不正下梁歪。

大家不難理解,拜登的小兒子Hunter Biden,生活充斥了毒品和濫性。

因為吸可卡因毒品被開除出海軍預備役的Hunter,在哥哥去世5個月後,宣布和嫂子哈莉生活在一起。備註一下,Hunter在2015年10月開始和妻子凱瑟琳分居,離婚於2017年4月完成。

拜登說祝福小兒子和大嫂的美好情感,但過二年,叔嫂分手了。因為Hunter與妓女Alexi有了私生子,被控告索取撫養費。結果不用多說,庭外和解。

凡事皆有脈絡。

這樣的Hunter,何德何能,被聘為烏克蘭Burisma公司董事呢?到處收錢,從幾萬,幾百萬,和上千萬?

在他的電腦裡面會發現什麼?四萬封郵件,現在已經露出了冰山一角。  

千萬不要說什麼俄羅斯搞事,也不要說什麼小道消息,作為一名政客,還怕什麼小道消息嗎?何況,郵件的信息是可以追溯的。關鍵問題是,這些爛事情是否真實?

現在,當事方FBI已經確認電腦的存在。

朱利安尼作為當年治理紐約的老市長,真是有勇有謀,放風的節奏感很好,就像剝洋蔥一樣。現在爆出來的,不過就是引子,後面還會爆出十倍百倍的大事件。

讓人感慨萬千的,是美國的墮落。

媒體的墮落

拜登家族的實錘爛事,美國主流媒體居然沒啥反應。但對於完全編造的通俄門,這四年來的報道是鋪天蓋地,就算是穆勒翻箱倒櫃搞了二年多後查無此事,依然被主流媒體大作文章。可見,雙標的美國主流媒體,已經徹底淪為驢黨的工具,將被越來越多清醒的人拋棄。

當媒體忘記了初心,從信息提供方變成真理代言人,必然淪為Fake News。記得看到一個數據,包括CNN、紐時、華郵、華日、時代的總體訂閱量,已經大幅度萎縮。人們正在用腳投票。

那麼,請問那些相信主流媒體和民調的同志,既然拜登同志遙遙領先,又何必大肆作弊呢?而現在呼籲要求防止作弊的,恰恰是民調落後的共和黨支持者。

有人問為什麼主流媒體要搞那些假民調,有四個目的:

1、為了給自己圓謊。否則就是承認自己是Fake News,報道和事實完全相反。

2、為了給支持者打氣。看下稀稀拉拉的拜登(奧巴馬、哈里斯)集會現場,實在是不堪入目。

3、為大規模舞弊作掩護。如果作弊獲勝,那得以自圓其說。

4、為大規模動盪作準備。正常投票結果拜登肯定大敗。現在到了關鍵時刻,走法國路線,還是走英美路線,雙方都無路可退。

FBI的墮落


社會的墮落,必然是全方面的,包括執法群體。店主把這個電腦,沒敢交給警方,而是交給了當地的FBI。但結果大半年FBI毫無反應。這說明了什麼,司法、情報等強力部門已經被滲透,選擇性執法或者不敢執法。

現在FBI確認了Hunter的電腦存在,並同意國家情報總監的意見,這些郵件和俄羅斯毫無關係。那麼問題來了?

FBI是何時拿到電腦?

FBI首次檢查電腦記錄是什麼時候?

FBI是否發現了任何犯罪活動的證據?

FBI是否確認電腦中的記錄是誰生成的?

 ……

這並非FBI的人員不想,而是華府勢力盤根錯節,已呈黑社會的趨勢。

近年涉及驢黨高層的事情,當事人莫名消失的不少。2013年那個駐利比亞大使史蒂芬斯在班加西死的不明不白,隨著希拉里郵件門的爆出,大致判斷是被有意弄死的。2016年7月當年驢黨內部主管投票開發數據的總監Seth,在華盛頓的高檔街區被槍殺,警方和FBI很快定性為隨機搶劫。而Seth的手機、手錶和錢包都好好的,殺手多槍取命。

2016年8月專門調查研究克林頓夫婦的作家Victor Thorn在家中自殺,他上一本書是《CROWNING CLINTON: Why Hillary Shouldn』t Bein the White House》,大選白熱化,Victor正準備出一本新書,這樣的狀態能夠自殺?

2016年本來桑德斯贏得了民主黨內初選,但被踢出局,但桑德斯不服啊。代表桑德斯準備起訴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的主控律師肖恩·盧卡斯,8月初被發現在家中死亡,桑德斯於是閉嘴了。

這樣的例子,可以舉出很多,至今這些案子都毫無進展。這些人有個共同點,就是對希拉里掌權形成了威脅。

DeepState在華盛頓呼風喚雨,為所欲為。聯想到2016年司法部、FBI高層聯手給川普、福林將軍做局,一點都不意外了。

民眾的墮落

對比一下尼克松年代,因為竊聽導致了下台。而奧巴馬希拉里在大選前後的操作,完全可以定性為判國罪和正變。

在數十年政治正確運動之後,溫室裡的花朵已經無法認知真實的世界,美國社會道德和法治水平嚴重倒退,案子一直拖到現在。

拜登家庭集體腐敗案爆出,震驚世人。如果是幾十年前的美國社會,當事人早就主動退選了。現在倒好,拜登即不敢否認事件的真實性,也不退選。民主黨議員也是集體沉默,死豬不怕開水燙。

看到一個拜登和他孫女買冰淇淋的視頻,有位記者直接問:你兒子的電腦為什麼給FBI抄了?拜登不敢接話,扭頭就走。引得眾人都鬨笑起來,店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但就拜登這樣的實錘爛事,還有很多人支持他。這些人的做法,就是思維力不足導致的選擇性忽視,仇恨讓他們失去了最基本的判斷力。我看不見,我看不見,我看不見,但事實就在那裡。

現在投票正在進行,多地報導郵寄作弊事件,整理、清點過程都出現舞弊。更嚴重的,發現了29個州353個縣註冊人數超過100%,而深藍的加州和伊利諾依州更是拒絕提供出數據,顯示系統化的作弊正在進行。怪不得拜登成天躲在家裡,等著總統大位送上門來。

更大的風暴即將到來。

最後的問題

拜登是什麼樣的政客?

什麼樣的組織能推出這樣的候選人?

什麼樣的群體能支持這樣的候選人?

來源:歷史之瞳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