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塔的墮落:戰爭

阿富汗戰爭

文:曈小曈

        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

  這是一個最壞的時代;

  人們正踏上天堂之路,

  人們正走向地獄之門。

——查爾斯·狄更斯

        前言

  很多人對世界充滿了美好的想象,他們相信美好的人性,相信天堂的存在。於是美國成了他們的寄托,政客(民意代表)必然是正當的,媒體必然是客觀的,法院必然是公正的。但想象很美好,現實很骨感。

  從美國這個複雜樣本出發,有助於我們理解人類社會。對外事務是內政的投射,關於燈塔的墮落,先說下美國去年對外的尷尬事,就是

  在阿富汗的狼狽撤離

  2021年美國在阿富汗的撤軍狼狽之極,讓人聯想到越南戰爭的慘敗。這裡用的是慘敗這個詞,有人就問,怎麼慘敗了?不就是撤退的時候,形象差了一點嘛。確實,從軍事實力來說,美國絕對碾壓塔利班。無論進攻還是撤離,並不是困難的挑戰。

  關於阿富汗撤軍,有個網友的評價特別貼切,他這麼說:

  如果你有時感覺一事無成,那別忘了,有一個國家叫美國,換了四位總統,花了2萬億美元,死了2千多士兵,打了20年仗,成功地把阿富汗政權從塔利班換成了塔利班。

  有多狼狽,舉幾個例子:

  把能夠武裝一個中等國家的大量先進武器裝備直接送給對手,每個塔利班成員都能分配到十支槍一臺車。

  盟友英國的二十多名特種空勤團SAS士兵,身穿罩袍假扮成「虔誠的」阿富汗婦女一路慌亂跋涉上百英裡跑到喀布爾機場。

  美軍突然放棄了整個喀布爾,在擁堵的機場入口被恐怖分子炸死了13個士兵和一百多平民,創單日傷亡記錄。

  遭遇機場自殺襲擊後,美軍發誓報複,宣稱用無人機炸死了恐怖組織高管,結果是謊報戰績,實際上炸死了十個平民,包括七名兒童。

  軍事行動只是手段,根本目標是實現大國意圖與保持大國形象,這決定了能否受到他國的敬畏和尊重。上面這些神操作,哪有一個超級大國的體面?

  想想就在幾年前的伊拉克,同樣的美軍、同樣的裝備、同樣的無人機,美軍直接幹掉了強人巴格達迪和蘇萊曼尼,對方的報複卻是向空曠地區扔導彈,己方無一傷亡,反差為甚麼這麼大?用腳趾頭都能發現,指揮的團隊不同了。

  不同位置,權限不同,影嚮力不同。喜歡背書的制度論者總喜歡說,放一頭豬當美國總統都沒問題,這種自信不知道從哪裡來。如果總統職位無關緊要,各方何必拼命奪取?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一將無能,可是要累死三軍的。就象這次混亂的撤軍,最後美軍給自己找的亮點,是臨時組織了超級強度的空運安排。Shit,這種折騰並不是必須的。

  有人說現任總統拜登太蠢,有人說是現在美軍將領無能,這些說法都沒問題。但是,能夠把一起並不複雜的撤軍工作搞砸到了這樣的程度,能夠把這樣的一副好牌打到這麼爛,已經超出了世人的想象,能夠簡單用愚蠢二字來解釋嗎?在爭奪總統大位的時候,老拜、佩阿姨又是多麼的精明強悍。

  非要給一個簡明的解釋,就是無人負責。或者說,通過讓川普噤聲上臺的拜登政府,會對誰負責呢?你看看,這麼一個超級大國的撤軍行動,把納稅人不當回事,把士兵生命不當回事,把平民生命不當回事,把盟友安全不當回事,這都是甚麼信號?

  回顧一下阿富汗戰爭的起因

  911大事件

  2001年基地組織搞出來了911,劫民航襲擊紐約世貿大廈和華盛頓的五角大樓,襲擊白宮和國會大廈未遂,一下子把驕傲的美國人打懵了。

  美國地理位置優越,東西是寬廣大洋,南北也沒有強敵。上次美國損失的這麼慘,還是在八十年前的珍珠港,這次卻在美國本土,核心城市的核心地標建築物。

  有文章還在糾結911是不是本·拉登的基地組織搞的。確實,用飛機撞大樓這個腦洞實在是大,連收留本·拉登的塔利班頭領奧馬爾都有疑惑。但這樣的超級行動,有著清晰的發展脈絡。

  1996年拉登因為太激進被蘇丹驅逐,阿富汗聖戰組織收留了拉登,為了不得罪金主沙特,奧馬爾獲得了拉登保持安靜不出聲不惹事的承諾。但拉登並沒有遵守承諾,在阿富汗嚴厲批評沙特王室,當圖爾基王子上門問罪,奧馬爾用部族道德規範的理由庇護拉登,但看起來,拉登並不在意自己的承諾和塔利班的壓力,他的行為就象是一個站在主人家窗口向鄰居打槍的客人。
  很快,1998年8月7日的東非使館炸彈襲擊案,造成224人不幸遇難,超過4500人受傷,這是基地組織搞的第一個大動作。
  後面是2000年10月12日基地組織在也門亞丁發動對「科爾」號驅逐艦的自殺襲擊,上百公斤炸藥在左舷形成12×18米見方的大洞,正在艦上餐廳排隊打飯的水兵被炸得血肉橫飛,造成17人死亡,39人受傷。

  每次大動作,拉登都會發表聲明負責,因為這是他自認為的榮燿時刻。現在搞出來超越人類想象的911襲擊,拉登怎麼可能保持低調,那個提前錄好的負責聲明在2001年10月7日通過半島電視臺向全球播放:

  「美國最偉大的建築被摧毀了,我們為此感謝真主。那就是美國,從北至南,從東到西都充滿了恐懼,我們為此感謝真主。」

  「這些事件把整個世界劃成兩邊—-一邊是信仰者,一邊是異教徒。願真主使你們遠離他們。每一個穆斯林都必須趕快行動,使他的宗教取得勝利。信仰之風已經來臨。」

  拉登的名字瞬間傳播全球,他拋棄榮華富貴、歷盡艱辛搞出這樣影嚮歷史走向的大事件,成為無數聖戰者心中的蓋世英雄。誰要否定拉登在911的領導作用,估計能把他給氣死,保不準深更半夜來找你談心。

  911這個精心挑選的日子,對伊教信徒有特殊意義,因為這是基督世界與伊斯蘭世界命運的分水嶺。當伊斯蘭教在7世紀的沙漠地區興起,因其無以倫比的群體性、封閉性和擴張性,對周圍的文明形態始終保持巨大的壓力。

  在後面的一千年,伊斯蘭世界不斷對外擴張,直到1683年,奧斯曼土耳其帝國的伊斯蘭大軍兵臨維也納城下,當時維也納不僅是神聖羅馬帝國的都城,也被視為整個歐洲文明的中心,如果維也納被攻克,現在的歐洲就應該到處都是清真寺了。

  維也納的守軍一直在堅持,在9月11日那天,波蘭國王約翰三世率領援軍趕到,大敗伊斯蘭大軍。自此伊斯蘭帝國走向衰弱,而基督區域一騎絕塵,把整個古代世界遠遠拋在了後面。

  在很多伊教信徒看來,1683年9月11日維也納的慘敗是伊斯蘭世界命運的分水嶺,這天也成為他們心頭永遠的夢魘。拉登理解信徒們的複興訴求,早在1998年5月在阿富汗接受ABC記者約翰米勒採訪時他就說:

  「如果蘇聯人可以(在阿富汗)被聖戰者擊敗,美國人則就更容易被戰勝。……,美國軍隊不過是只『紙老虎』,在幾次挨打之後,……,將拖著他們的屍體和可恥的失敗逃跑。」

  表面上來看,蘇聯人在阿富汗被聖戰者擊敗,其實聖戰者的戰鬥力,在蘇軍面前是不夠看的。事實上,就算蘇撤軍後,其留下的代理組織依然堅持到1992年。蘇內部問題的激化才是撤軍的關鍵,但信徒們堅信是自己打敗了蘇軍。

  拉登選擇在911這個特殊日子襲擊美國,就是為了萬人矚目,就是要造成大規糢死亡,就是要挑起對手報複派美軍進入阿富汗這個泥潭。前面聖戰者在安拉的保佑下打跑了大英帝國、打敗了無神論帝國,現在當然也能打倒美利堅帝國,實現伊斯蘭的偉大複興。

  拉登的願望實現了嗎?在911事件20年後,美國從阿富汗狼狽撤退,而塔利班曾宣布將在9月11日舉行新政府就職典禮,都挺會選日子。

  問題比較複雜

  阿富汗戰爭的啓動

  當時無處可去的拉登藏身阿富汗。

  小布什要求塔利班馬上交出拉登,塔利班的頭領奧巴爾拒絕了。對奧馬爾來說,拉登並非不可交易,關鍵是交易的方式。如果奧馬爾直接交出拉登,會給自己和塔利班招來滅頂之災。

  在虔誠的信徒看來,世界分為二部分,一部分是伊斯蘭世界,另一部分是非伊斯蘭世界,這是需要去徵服的世界。在信徒的世界裡,可以被自己人統治壓迫,但不能被非信徒統治壓迫。信徒之間可以打得不可開交,但必須一致對外。

  奧馬爾提出了變通方案,要麼阿富汗成立伊斯蘭法庭審判拉登,要麼把拉登交給第三方。這樣的回覆當然不能讓小布什滿意,但某種意義上,小布什期待看到這樣的回覆,便於自己展示強硬的一面。

  於是,美國開始了對阿富汗的狂轟濫炸,並很快啓動陸地進攻。每次看到美國人把幾百萬美元一顆的巡航導彈,去轟炸世界上最貧窮的山溝溝,就覺得特別搞笑,這只是一種傲慢而徒勞的軍事展示,直接出兵阿富汗,更是愚蠢之極。  

  阿富汗這個貧瘠的中亞山地,完全沒有占領的價值,而塔利班只是拉登的收留者。憑著美國強大的經濟、外交、軍事、科技、農業實力,小布什完全可以採取經濟封鎖、外交施壓、定點清除等更加簡潔的方式,無需過多介入阿富汗內部事務,就可以達成消滅拉登的目標。甚至,直接發錢給塔利班,他們早晚會交出拉登和基地組織。

  但小布什不願意這麼做,打著新保守主義旗幟的共和黨RINO,號稱對內保守對外強硬,其實早就背離了光榮孤立的傳統。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為不得已。小布什作出最差的決策,打出了「反恐戰爭」的口號。

  就戰爭而言,要麼是不同組織的內戰,要麼是不同國家之間的外戰。比如南北戰爭、兩伊戰爭、海灣戰爭。在主流媒體的廣泛渲染下,美國人沉浸於恐慌情緒的,並沒有進行多少有深度的思考,普遍接受了小布什「反恐戰爭」的口號。

  但反恐戰爭的說法,存在明顯的問題。就象病毒是大自然的一部分,激進思想也是人類社會的一部分,共生共存,這是天道,天道不可違。有激進思想就有激進分子,有激進分子就會有恐怖活動,所以反恐是一項長期性的社會工作,需要在法治框架內進行,不能以運動或戰爭的形式解決。法律懲罰的是人的罪行,運動是對法治理念的破壞。

  基地組織以拉登為核心展開活動,本身是一批烏合之眾。以美國的綜合實力,本來只要對外精準打擊基地組織成員及其支持者,對內嚴控邊境防止激進分子滲透,嚴格執法處置內部激進分子,就可以實現以合適的代價,完成合理的報複,維持良好的秩序。而小布什開啓「反恐戰爭」的做法,相當於用大炮打蚊子,發導彈炸蟑螂。與其說這是一場戰爭,不如說小布什以「反恐」之名開啓了一場隱蔽的社會運動。而這場運動的目標,卻是美國人自己。

  這場莫名的阿富汗戰爭,從2001年小布什發動戰爭,到2011年打死拉登後奧巴馬拖延戰爭,到2019年川普談判結束戰爭,持續了20年,經歷4位總統,到2021年拜登混亂撤軍,裡面名堂不少。

  看看戰爭的受益者有誰?

  戰爭的受益者

  反恐戰爭的受益者,肯定不是美國和阿富汗的平民,也不是那些士兵。在前文《阿富汗:老拜的心思》中,已經列出了一些戰爭的受益方。比如軍工集團、軍隊高管集團,這次重點說一下華府官僚集團中的司法情報機構。

  根據基本的社會學原理,任何危機,都可能成為官僚集團權力擴張的動力。正如制定權利法案的立國先賢所說,一旦人民允許美國政府利用危機破壞法治,官僚集團將不斷擴大危機破壞法治。

  左手制造問題,右手假裝解決問題,是實現控制的常用套路。就象1929年的經濟大蕭條,明明是20世紀初美國政府不斷擴權導致,危機出現後,羅期福以拯救者的形象,卻制造出更大危機,要不是戰爭爆發,不知道他怎麼下臺。雖然沒有證據證明羅斯福推動了戰爭進程,但戰爭確實拯救了羅斯福,至今仍保持高大形象。所以,識別危機的源頭制造者,是理解危機解決危機的核心問題。

  從更大視角,看下阿富汗戰爭的脈絡。1979年,自信的勃氏奉行擴張政策,以「解放」之名出兵阿富汗,引發無神論勢力與伊斯蘭勢力的全面對抗。隨著美國在阿富汗的深度介入,戰爭局勢扭轉,歐美培養了一支更加激進的聖戰者隊伍,然後有了911,美軍出兵阿富汗。

  2001年的911襲擊,本來是全球化時代伊斯蘭激進組織對世界的挑戰,這個機會被美國的官僚集團充分利用起來,又是發導彈又是出兵。這樣的決策,卻是與拉登的訴求一致。

  到了2003年,小布什覺得阿富汗這個地方不夠場面,正好薩達姆又跳了出來,於是小布什又打著「反恐」、「反專制」的旗號,以「解放」之名出兵伊拉克。在隔代的軍事實力差距面前,號稱「世界第四、中東第一」的薩達姆完全不夠看,很快潰不成軍。

  正如約旦國王阿卜杜拉二世擔心的,在中東這個崇拜強人的地區,打倒薩達姆並不難,難的是後面秩序重建的問題。薩達姆一倒臺,各路妖魔鬼怪一齊出籠,遜尼派、什葉派、世俗派、阿拉伯人、庫爾德人,伊拉克開始了混戰時代。庫爾德人獨立呼聲越來越大,什葉派勢力在伊朗的支持下蓬勃發展,而美國主導的聯合政府卻把大批的複興黨成員排除在外,這些失業的軍事和情報人員,很快大量加入ISIS,上演了巴格達迪崛起的傳奇故事。

  ISIS再生猛,真實的戰鬥力肯定不如原來的薩達姆軍隊,更不要說美軍了。但為甚麼戰事一直久拖不決,甚至奧巴馬在任期近結束時說ISIS的存在將是一個持久問題。真正的問題出在華盛頓,華府的軍工集團、將軍集團養寇自重,綁架了聯邦政策。軍工集團靠賣軍火發大財,將軍集團需要快速升遷,如果戰爭快速結束,並不符合他們的利益。

  很多問題的解決,不在於難不難,而在於想不想。川普上臺後美軍很快就打垮ISIS消滅巴格達迪,這裡面並沒有甚麼奧祕,就是歷任總統中只有老川想真正解決問題。甚至,這位被主流媒體描述成「大嘴巴」「政治素人」的總統,四年未啓開新戰端,真正推動了中東和平進程,。

  在反恐的政治正確下,華府官僚集團不僅對外發動戰爭,更是對內搞起了隱蔽的戰爭。各種」「愛國者」法案以「反恐」的名義出臺,隨之而來的,是快速膨脹的政府機構。

  最誇張的就是國土安全部DHS,這個在911之前完全不存在的部門,現在已經有18萬名員工。還有一個本不存在的部門是運輸安全管理局TSA,現在有5.5萬名員工。這些部門除了化費了納稅人的巨額付出,除了增加對社會的各種管制,到底取得了甚麼業績?

  而NSA、CIA、FBI這些原來的強力部門,其權力也是極度膨脹。

  2005年12月16日《時代周刊》報導,未經大法官批準,時任美國總統布什以「國家安全」名義要求NSA對美國公民向國外通話進行監聽,引發廣泛批評。而布什的解釋是,美國人希望他能做「任何在我權力範圍內,在憲法和法律允許的條件下,保護他們和他們的自由」。小布什以反恐之名突破法律約束,自我授權為美國人的保護者。

  而隨著網路的興起,NSA對民眾的監視更加嚴密,「稜鏡門」事件洩密者斯諾登稱,美國NSA自2007年起開始全民監視計劃,一是監視、監聽民眾的電話記錄,二是監視民眾的網路活動。斯諾登這樣寫道:「世界已經在近期內知道了關於這個不負責任的安全機構的大量真相,甚至一些違法的監控項目。有時候,這些情報機構還試圖逃避監管」。

  作為美國政府最封閉的機構,NSA的活動是如此隱蔽,難以被民眾監督,已經成為所有人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給新時代的權利保護提出了挑戰。

  這麼多年,這些打著反恐名義的美國政府機構不斷膨脹、權力持續擴張,試問一下,抓住了多少恐怖分子?阻止了多少恐怖活動?或者他們自身,已經淪為華府官僚集團攫取權力、控制民眾的工具?

  那位反對「男女同廁」、為女兒維權的弗吉尼亞父親,那些反對「自定義性別」和「激進性教育」的家長們,卻被司法部稱為「國內恐怖分子」。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本來服務民眾的行政機構,成為控制民眾的急先鋒。

  記得從2016年起,FBI、CIA都積極參與了「通俄門」的調查,與其這麼說,不如說他們積極參與了「通俄門」的制造。關於這方面的話題,本號曾經專門寫過一篇,剖析了通俄門的奧妙。

  近日特別檢察官達勒姆提供了一個爆炸性的(但不出意料的)調查報告:希拉裡競選團隊對川普進行間諜活動,並捏造了通俄門。達勒姆是上任司法部長巴爾在卸任前任命,經過一年多的獨立調查,達勒姆提供了自己的正式報告。

  這個糾纏川普整個任期的通俄門,是由美國核心議員、司法部門、情報部門、主流媒體、網路巨頭共同合作的成果。華府集團如此無下限墮落,民眾如此易於操縱,實在超乎世人想象。從捏造的通俄門出發,可以追溯出來多少罪惡?

  這樣的管理團隊,怎麼能搞好撤軍?留下一個班利塔獨大的阿富汗,更是一地雞毛。

  拜登政府炒作歐洲的俄方威脅,擴大北約,作出保護烏的樣子,不過是為了掩蓋施政的全面失敗,轉移民眾對通俄門報告的關註,相信這場鬧劇很快就會變混戰。近年來這樣的煙霧彈越來越多,從「通俄門」、「稅表門」到「1月6日國會門」,人們稱之為假旗行動,需要動腦識別。

  從阿富汗撤軍一片混亂,那拜登們在忙甚麼呢?他們全力以赴忙的,是性別LGBT運動、種族BLM運動、社會Antifa運動、輕罪化零元購運動、印鈔大撒幣運動、強制打針運動,只要折騰幾年,從克林頓希拉裡奧巴馬到拜登佩洛西AOC,哪個大佬不是撈得盆滿缽滿。真可畏:廟堂之上,朽木為官,殿陛之間,禽獸食祿。

  其實,燈塔的墮落早就全方位了。冰凍三盡,非一日之寒。

來源:世界之瞳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