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雨村的墮落

周星馳

文:少年怒馬

01

紅樓夢結尾,賈雨村落馬。判詞精神拿捏的死死的,「因嫌紗帽小,致使鎖枷槓」。

粗略一看,似乎是講一個忘恩負義的貪官,如何得到報應的故事。

若是如此,紅樓便稱不上偉大。

事實上,賈雨村背後隱藏的信息,遠比我們看到的更驚駭。

故事開篇第一回,賈雨村就已出場。這個落魄的窮書生,在甄士隱的資助下進京趕考,高中進士,短短幾年,就成為「本府新升的太爺。」

而後,因為他「恃才侮上」,得罪上官,又「未免有貪酷之弊」,「便被上司尋了一個空隙」,參他一本,狼狽罷官。

賈雨村第一次領教官場險惡,只得去做了家庭教師。

但命運待他不薄。聘請他的人,是巡鹽御史林如海,教的學生是林黛玉。林如海是探花出身,愛好風雅,對「相貌魁偉,言談不俗」的賈雨村很是欣賞。

一封書信,送到舅哥賈政手裡。賈政時任工部員外郎,官不大,但朝中有人好辦事,一番操作,幫賈雨村「輕輕謀了一個復職候缺」。

「輕輕」兩個字多傳神。對一個京官來說,在金陵地方上安排一個人,沒什麼難度。

於是,雨村「不上兩個月…….便擇日到任去了」。

這一回的題目,叫「金陵城起復賈雨村」。坦白講,我初次讀到這裡,由衷為賈雨村高興,一個出口成章的才子,遇到好人,迎來人生第二春,多勵志呀。

可是緊接著,賈雨村就變了味。

到了應天府,「一下馬就有一件人命官司」。那是個大家熟悉的故事,賈雨村在恩人和烏紗帽之間作出了選擇,包庇薛蟠,進身四大家族社交圈,從此平步青雲。

可奇怪的是,在此後的書裡,賈雨村一直浮光掠影,僅有的幾回都是一筆帶過,好像消失了一樣。

這樣一個傳奇貪官,不是應該大書特書嗎,為啥不寫了?

答案或許很簡單,貪官有什麼好寫的,遍地都是。曹公要寫的,哪是一個貪官的故事,而是滋生貪官的土壤。

02

在薛蟠人命案裡,賈雨村已經吸取了之前的教訓。跟上司硬抗,跟同僚不和,沒什麼好下場。要想往上爬,必須尋找庇護,拉幫結派。

甄士隱、英蓮是犧牲品,犧牲品的心情不用考慮,他們的價值,就是犧牲。

於是,門子一個眼神,他就心領神會,當門子拿出護官符,官場的奧祕豁然洞開,一榮俱榮是官場哲學,雨村瞬間徹悟。

一個進化的貪官誕生了。此後他的仕途,無不是把這種哲學用到極致。

第十六回,賈璉陪林黛玉料理完林如海的喪事,即將到家,有一段看似平淡的描寫,諸位細看:

「且喜賈璉與林黛玉回來,先遣人來報信,明日就可到家,寶玉聽了,方略有些喜意。細問原由,方知是賈雨村亦進京陛見,皆由王子騰累上保本,此來候補京缺……故同路作伴而來」

這幾句話的信息量太大了:

林如海死在揚州,賈璉陪著黛玉,把父親的靈柩從揚州送到蘇州老家安葬,然後再從蘇州回京,而賈雨村在金陵,他怎麼會和賈璉黛玉同路呢?

真相只有一個,賈雨村知道林如海去世,很可能參加了喪禮,你可以說他是報林家引薦之恩,但更多的,恐怕是要跟賈府搞好關係。

這張護官符還沒過有效期。

事實證明也是如此。

雨村此次進京,是王子騰已經把他調回京城,從地方官升遷到京官。「皆由王子騰累上保本」這句話,曹公惜字如金,卻依然能看出賈雨村和四大家族的關係進展。

「皆由」,是全靠;「累上」,是數次上奏章;「保本」,是舉薦並擔保。

賈政的內兄,薛蟠的舅舅——王子騰先生多麼給力。新貴要拓展老資源,老牌貴族也要籠絡新勢力,共建腐敗生態,攜手大發橫財。

此時的賈雨村,已然是官場老手。搞定老一代,再搞下一代,於是每次拜訪賈府,定要見見寶玉。

到了四十八回,連賈赦這個毫無交集的人,賈雨村也不忽視。赦老爺,聽說您想要石呆子的古扇,早說嘛。什麼?他不賣?嗨,多大個事兒,讓他家破人亡就是了。

在書裡,這個事是通過平兒說出來的,嘮家常一樣,可我們如同親見,此時的賈雨村已經完全黑化,長袖善舞,殺人於無形。

如果說亂判葫蘆案時,他還存有一絲愧疚,抄家石呆子時,他的廉恥早被寧榮街的塵埃掩埋了。

丟掉節操,官運亨通。

到七十二回,我們只能眼睜睜看著他「補授大司馬,協理軍機,參贊朝政」,唯有一聲嘆息,無話可說。

03

罵貪官容易,對壞人喊打喊殺也容易,問題是,這通常不解決問題。

一隻蒼蠅背後,是一塊腐肉,一隻老虎背後,是一個山頭。腐肉不去,山頭不平,還有新的蒼蠅老虎。

滋生貪官的土壤才值得警惕。

我無意給賈雨村叫屈,但我們不妨做個假設,如果給賈雨村一次做好官的機會,會發生什麼?

——應天府衙,賈雨村不改初心,立志做一位父母官,為生民立命,為天下開太平。

原告陳述完畢,雨村大喝一聲,豈有此理!殺了人還想逃!來人啊,把薛家刁奴捆了來,發下海捕文書,把那薛蟠給我捉於堂下。

門子把他拉到密室,剛一說完,雨村就賞他二十大板,趕出小吏隊伍。

那張神神祕祕的護官符,雨村也一把撕掉,看著牆上「廉潔奉公」四個大字,頓時豪氣干雲。

然後呢?

然後,通過林黛玉的眼睛,我們看到這樣一幕:

「卻說黛玉同姊妹們至王夫人處,見王夫人與兄嫂處的來使計議家務,又說姨母家遭人命官司等語。」

「姨表兄薛蟠倚財仗勢打死人命……如今母舅王子騰得了信息,故遣人來告訴這邊,意欲喚取進京之意」

可以斷定,賈雨村的海捕文書還沒發完,傳喚他的文書就已送達。

薛蟠會進京,躲進賈府,鑽進王宅,海捕文書連門都進不去。

上訴有用嗎?他的案底也不乾淨,那是往槍口上撞。再說,督察院都不用王子騰出面的,鳳姐一句話,指哪打哪。

雨村最好的下場是社死,官場會流傳著他的笑話,看啊,人家賈王兩家那麼抬舉你,你卻要整人家孩子,做你的窮書生去吧。這輩子,休想再踏入仕途一步。

慘的下場,是死無葬身之地。你交友廣泛,又知道薛蟠命案祕密,王家有一百種方法弄死你。

一個勢單力薄的地方官,要對抗四大家族,連胡謅人都不會信這種假語村言。

三兩個貪官不可怕,十里街(勢利)仁清巷(人情)才可怕,腐爛的官場生態才可怕。

04

紅樓夢的時代,已經爛到骨髓。賈雨村所謂的「貪酷」,早浸染到每一個階層。

看大門的小廝公然索賄,門難進,臉難看;

丫頭們仗勢欺人,婆子們欺下媚上,雁過拔毛;

王熙鳳挪用公款,徇私枉法,豪橫得不得了,可宮裡的老太監來勒索,「張口一千兩」,鳳姐還不是乖乖奉上。

賴大兒子,奴才出身做了縣令,家裡馬上亭台樓閣,還有個低配版大觀園。

連廚房、採辦、雜役,每個人都在安插親信,斂財弄權,芥豆之微的權力,都會想辦法變現。

這還是某個人的問題嗎?

是生態敗壞,是土壤腐爛。

正常的種子進來,要麼枯死,要麼結出惡果。要想往上爬,必須適應環境。賈雨村第一次落馬,是水土不服,第二次「起復」,稍微調整心態,立刻就「人間萬姓仰頭看」了。

他一邊「貪酷」一邊高升,看似是壞人在使壞,但我們不要忘了,是誰讓這個壞人高升呢?

一個是林如海,一個是賈政,紅樓夢裡難得的兩個好人。

有種絕望,叫脊背發涼。

魯迅說紅樓,是「悲涼之霧,遍被華林」,清白女兒們紛紛凋零,大觀園主賈寶玉卻無能為力。

其實,悲涼的何止大觀園,還有大觀園外,那個讓清白無處可藏的世界。

1764年,曹雪芹逝世,死前生活困頓,「舉家食粥酒常賒」,令人懷疑是否真有康乾盛世。

35年後,元宵節第三天,一個叫和珅的《紅樓夢》粉絲在獄中自盡,家中抄出白銀八億兩。據說他還亂改紅樓夢。

有那麼一二刻,小弟也恍惚起來,「好防元宵佳節後,便是煙消火滅時」,和大人啊,還是沒好好讀紅樓。

 

更多閱讀 🧜‍♀️🧜‍♂️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