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圈還是離不開煤老板

文: 魔鬼斯基

挺體面的圈子,可惜是瘸的。

上世紀90年代初,唐國強在雲南拍《三國演義》中的「七擒孟獲」片段。

他每天淩晨4:30起牀,晚上12點回到2.5元一晚上的招待所休息。

那家招待所的蚊帳,一抖都是灰。

平均10多天拍一集,拍了4年之後,1994年10月23日,斯基這一代人能在14寸黑白電視機上看《三國演義》了。

首播時,按照46.7%收視率的算法,大概有5億觀眾坐在電視機前等著看。

厲害了,畢竟當年哪怕在城裡,每100戶也就86戶能看上電視。

據說這部劇投了1.7億元,放到現在,這個數字也算大手筆了。

不過,唐國強只領到了225元/集的片酬。

這部劇拍了84集,拍了4年,唐國強的全部片酬加起來還不到2萬塊錢。

錢花哪去了?

4000萬元在涿州搭建了兩個當時最大的攝影棚,3000萬元在涿州搞了「漢城牆」、「街道」、「銅雀臺」,2000萬元在無錫建了「唐城」和「漢城」。

還要花錢搞定40多萬群演、3萬多套服裝、7萬多件道具。

錢花完了,境界也出來了。

當年日本人來買《三國演義》,制片人任大惠咬咬牙報了單集1萬多美金的價格,對方竟然沒還價。

更氣人的是,當時日方為了引進《三國演義》,光一集的翻譯費就要1萬多美金。

差不多同一時期,受夠了一天一塊錢片酬的李連傑在香港成立了正東電影公司。

這家公司先後拍攝了《方世玉》、《方世玉續集》、《太極張三豐》、《新少林五祖》,均票房大賣,撈金近一億。

那時候,瘸的那條腿是演員片酬。

2003年,楊受成捐了1000萬元給北大,並在北京成立了英皇的子公司。

楊受成等人北上,是一個時代的開始,也是一個時代的結束。

當年,香港電影的從業人員從巔峰期的2萬人減少到不足5000人,產量從1993年的242部下降到只有幾十部。

電影院都被美國大片占領,香港電影連貼張海報都要看美國片商的臉色。

也是在這一年,CEPA簽訂,電影被寫進CEPA。

甭管CEPA究竟是個啥,但從那個時候起,香港電影不再受引進片配額限制。

只要劇情和內地有關,通過審批後就能和內地電影一樣在全國院線上映。

同時,合拍片的港方主創人員數量不再受限,但要保證主要演員裡,來自內地的占到三分之一。

被楊受成稱呼為「honey」的大鼻子成龍也在那時候北上。

資金北上,演員北上,技術北上。

當時北上資金被描述成惡龍,憑借先發優勢把控住了內娛,不讓內地演員當主演。

事實上,邵氏兄弟大姐大樂易玲就說過,港劇的傳統是不會貿然採用新人。

像馬國明這些人在她手上十幾年,大家才叫得上他們的名字。

不過這不妨礙,本土資金在後來的劇本中成了「屠龍少年」。

當然,「屠龍少年」只是活在劇本裡。

這時候,瘸的那條腿是本土資金。

2008年,陳老師的電腦壞了,他清空了照片拿去修,但被人惡意恢複了。

被恢複的硬碟,是那個被打開的潘多拉魔盒,香港影視圈遭到重挫。

很多港星因此息影,青黃不接的局面開始出現。

這一年,國家明令禁止要關閉的16類煤礦也到了最後期限。

山西煤老板們揣著大量現金不知道何去何從。

有一個小縣城的領導帶著他們那裡的企業家,找到山西籍導演賈樟柯,在他的辦公室辦了一場小型座談會。

來的這些企業家當中,實力最差的手上有3個億。

煤老板帶了一個好頭,本土資金在此後幾年裡,迅速流入內地影視圈。

原本做奢侈品代理的綦建虹也帶著資金來了,跟他合作的就是大鼻子。

大鼻子的富豪朋友圈很厲害,大家都是知道的。

除了賭王,還有楊老板、趙老板、許老板等,綦建虹在他面前估計不算甚麼。

綦建虹跟他認識,是因為珠寶大王謝瑞麟。

如果放在以前,說綦建虹可能大家都有點陌生,但吳簽事件後,他和他的燿萊集團都被扒得差不多了。

綦建虹碰見吳簽的時候,對方正好因為管不住下半身翻了第一次車。

吳簽是綦美合極力推薦給燿萊集團簽約的,綦美合是綦建虹的女兒。

燿萊集團當時正混得風生水起,燿萊文化的資產在前一年剛剛被註入一家上市公司資產。

這是另外一個故事了,但跟所謂的本土資金有關。

本土資金玩起上市公司來,那叫一個溜,一個毫不手軟。

這家上市公司原本叫松遼汽車,從2013年12月到2014年8月,松遼汽車就領先大盤上漲長達8個月。

2014年6月17日停牌前的5月30日,該股莫名漲停。之後到停牌前10個交易日,其成交2.7億,換手率達16.7%。

2016年,松遼汽車更名為文投控股,燿萊文化被註入其中。

2018年1月18日之後,股價放量加速下跌,壓低出貨,急於抄底的散戶紛紛接盤。

絕對是一出「養、吊、殺」的戲碼。

2016年6月,吳簽簽約燿萊時,文投控股的股價還有18塊多,現在就剩3塊錢不到了。

當時的綦建虹當然不怕扶持一個有污點的吳簽,吳簽也果然在他手上起死回生。

此後,吳簽的片酬一路飆漲,後來漲到了傳說中的1.2億。

按理說,這時候資金也補上了,片酬也補上了,技術更不用說了。

但,這腿更瘸了。

綦建虹願意簽吳簽,也不是完全看自己女兒面子。

就像《一步之遙》裡面的劉大帥說的:

做大事,不要顧慮女人。

當時吳簽是「歸國四子」之一,自帶流量,加上名人捧捧場,洗白白是分分鐘的事。

要不是綦建虹這會自己都撐不住了,再洗一個吳簽也不是多大的事。

吳簽這批人,開啓了一個流量明星時代。

這個時代把南韓的練習生制度拿來了,把南韓的飯圈文化拿來了,也順便把整個內娛的產業鏈拉長了。

啥意思?

就是一手操縱明星,一手操縱粉絲。

在這種操作糢式下,明星不需要演技,不需要會唱會跳,只要粉絲買賬就行了。

但合著粉絲買不買賬,流量高不高,數據又全在資本手上。

以前資本雖然惡,但他操縱不了演技,操縱不了流量,更操縱不了粉絲。

演員是科班出身,收視率是第三方收集,粉絲更是看得見,操控不了。

早幾年,編劇汪海林就曾喊話煤老板,希望他們回來。

因為煤老板投資影視幾乎不幹預內容創作,唯一要求是安排女演員。

現在倒好,他娘的全掌握在資本手裡,好壞全由他們說了算。低成本控制整條產業鏈,「殺雞取卵」式快速收割,還誰都壓制不了。

這個玩法是從哪路資本開始的,大概就是從互聯網開始的,也只有手握流量的互聯網,才玩得轉。

從目前來看,不說內娛有沒從南韓造星工業裡學到精髓,但糟粕肯定是學到了。

我們除了批判吳簽,其實得感謝吳簽。沒有他,估計沒人會註意一條新的惡龍正在長成。

所以啊,哪來的屠龍少年,也沒有甚麼屠龍少年變惡龍。

從來都只有惡龍,區別只是「上位」和「沒上位」,「惡」與「更惡」。

 

來源  老斯基財經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