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劇的盡頭是狗血?

文:方歌

B站影視區UP主又一次上熱搜了。

11月15日上午十點,UP主老邪說電影分別在微博和B站,發表了同樣一則視頻,視頻標題單刀直入,點出他心中「演員、演技、劇本全面拉垮!」的國產劇現狀。

不到三個小時,該視頻和#國產劇水平倒退了嗎#的話題 ,登上微博熱搜榜第二。該條微博下,多數網友跟著老邪發聲,吐槽國產劇質量在斷崖式下跌,一條說自己「患了國產劇ptsd」的評論,更是被點贊上了熱門。

國產劇的流量確實有些低迷。據雲合數據,2021年Q3季度全網劇集有效播放量僅805億,同比2020年Q3季度下滑14%。與此同時,大花的扛劇效應也在消失,職場劇《理想之城》雖然有孫儷挑大梁,但有效播放量只有10.90億,比同期播出的《掃黑風暴》少了15億。

雖有匪我思存的《佳期如夢之海上繁花》和墨寶非寶的《一生一世美人骨》等IP作為後盾,《海上繁花》、《周生如故》和《一生一世》,卻都沒能突破有效播放量20億的大關。在豆瓣評分中,近兩萬人為《海上繁花》評出了3.8的低分。

截至2021年11月16日,2021年有超過60部劇,豆瓣評分低於5分,有10部劇評分高於8分。改編自大熱IP《鬼吹燈》的《雲南蟲穀》,評分只有6.3,貓眼顯示的累計播放量也沒有超過20億。而同樣由潘粵明主演同系列電視劇《龍嶺迷窟》,在去年的播放量卻超過了27億。

三分之一的劇集口碑不及格,IP和演員撐不起播放量,2021年,國產劇迎來了沒有爆劇的困局。

然而劉濤主演的中年瑪麗蘇劇《星辰大海》,在開播第一天,就以破1%的收視拿下當日收冠,重新整理了湖南衞視金鷹劇場8個月的最高紀錄。

在Q4季度,《斛珠夫人》《當家主母》《一見傾心》等劇集也憑借著各自的狗血程度登上熱搜,帶來一絲劇集市場的回暖。狗血才是國產劇的「盡頭」。

狗血劇集撐起Q4收視一片天?

11月14日,開播5天的《斛珠夫人》熱度超過了《當家主母》,登上雲合霸屏榜第二位,僅次於主旋律題材《突圍》。

當然,這兩部劇不僅在排行榜上打得火熱,也為影視區UP們帶來了吐槽的素材。

《當家主母》剛一開始,便呈現出一種緊張的氛圍。蔣勤勤飾演的任家大奶奶沈翠喜坐在馬車裡,神情有些凝重。車夫一鞭抽下,催促著馬快速前進。鏡頭一轉,沈翠喜推開房門,眼前卻是老公和第三者在你儂我儂。

忍無可忍的沈翠喜將楊蓉飾演的第三者曾寶琴,一掌摑到了地上。《當家主母》一開場,就用「抓小三」這樣狗血又沖突的戲碼博得觀眾的眼球。

面對沈翠喜的問責,曾寶琴先是跪地求饒,而後深情坦白自己的愛意,被沈翠喜駁斥後,拿起剪刀佯裝自盡,用「茶言茶語」的行為帶動觀眾的情緒。

忍無可忍的UP主,直接給《當家主母》打上了「披著大女主皮的狗血劇」標簽。

作為其競爭對手的《斛珠夫人》,也因為老套的劇情,被UP們提上了吐槽的日程。女主幼時慘遭滅門,僥幸被男主所救,女扮男裝成為其弟子。而後只是因為遠遠地看見了師傅裸露的上半身,便萌生出了愛意,上演一段「師徒戀」。據網友計算,僅前六集,楊幂飾演的女主方海市就叫了132聲師父。

男二女二感情線的狗血程度,比師徒戀更甚。身為鄰國公主的緹蘭(陳小紜飾演),不遠千裡和身為皇帝的男二帝旭(徐開騁飾演)聯姻,而她恰巧和男二死去的心上人長相一糢一樣,戴著一糢一樣的項鏈,做了一糢一樣的糕點,這些巧合完美地構成了UP主邨口小芳v口中的替身文學。

UP主開心嘴炮告訴娛刺兒(ID:yucier),他其實不太清楚具體甚麼樣的劇情算狗血。在語音途中,他去百度了一下狗血的定義。「如果是指被不斷翻拍糢仿、爛熟於心的惡俗劇情的話,我覺得可太多了。」

近期劇集中,他最不能理解的,要數《嘉南傳》。他無法接受劇中毫無邏輯的劇情,「女主角總是會從高處掉下來,然後男主就會接住她。」他不是第一次看到類似的橋段,鞠婧禕的每部劇中都有這個劇情,「我真的不是第一次吐槽她了。」開心嘴炮嘆了口氣,幹笑了兩聲。

盡管B站滿是吐槽,但抖音上,有近七萬人點贊了《斛珠夫人》煉情版預告。因為身體原因,男主在接受女主心意的第二日,便將她送入皇宮當妃子,上演權臣與妃子的戲碼。

狗血的劇情還在繼續,女主洞房的第二日,男主又被皇帝宣進宮,當面目睹女主沐浴的場景。剪不斷理還亂的劇情虐到了部分觀眾,他們紛紛為這些狗血劇情狂歡,刷著表情包和擬聲詞,表現自己或難過或激動的心情。

不止如此,還有另外兩部劇,在雲合霸屏榜的前十位灑著狗血。《星辰大海》裡狗血來得很快,女主簡愛出場便撞見母親出軌,父親盛怒之下和母親同歸於盡,短短的一集之內,簡愛父母雙亡,開始了寄人籬下的「灰姑娘」生活。

簡愛長大後,命運更加曲折,先是被姑姑賣到了農邨給人當媳婦,然而新郎卻在洞房夜發羊癲瘋不幸身亡;連夜逃到廣州後,簡愛頂替室友進入公司,以將咖啡潑在男主方恆之身上為契機,開始一場溫柔總裁和職場小白的戀情。

陳星旭和張婧儀主演的《一見傾心》裡,少帥譚玹霖(陳星旭飾)與上海第一千金沐婉卿(張婧儀飾)意外結識,相處之中兩人從歡喜冤家到情投意合,譚玹霖、沐婉卿和她的青梅竹馬徐光燿(林彥俊飾),上演了一場天降大戰竹馬的三角戀。

有人歡喜有人罵,狗血劇的回歸,不僅收割了熱度,也帶來了一場審美對立的腥風血雨。11月15日,《斛珠夫人》《嘉南傳》《當家主母》分別位列雲合霸屏榜的二三四位,該榜單的前五中,有三部都是狗血劇。

狗血惹人愛

據雲合11月14日數據,被網友調侃成,仙俠版狗血、古裝版狗血和中年版狗血的《斛珠夫人》《當家主母》《星辰大海》分別位於全輿情榜單前三。狗血劇占據了劇集市場Q4季度的主流。

狗血劇有一段在收視上稱霸的時期。2009年,翻拍自《流星花園》的《一起來看流星雨》在湖南衞視播出後,盡管闊少爺只能帶女生去美特斯邦威買衣服,但也創造了平均2.45的收視。《又見一簾幽夢》這部妹妹愛上姐夫的瓊瑤劇,收視率也破2。

2011年,湖南衞視播出《回家的誘惑》,這場向小三和前夫複仇,改姓整容霸氣回歸的戲碼,平均收視高達3.53,目前只有《人民的名義》打破了這個紀錄。在各大視頻網站上,洪世賢的表情包依舊頻頻出現,也還有一群UP主在搬品如的衣櫃。

但穿越元素和《宮》系列,讓觀眾看到了更新鮮的內容,狗血的刺激感被新元素的崛起打敗。而成長起來的觀眾,對演員的外貌要求逐漸嚴格,僅僅狗血的劇情,不再具有競爭力。

而甜寵劇自2018年起,進入了爆炸式增長期。據藝恩數據,2018至2021年6月,共有246部甜寵劇上線,今年上半年已有50部甜寵劇播出,下半年《你是我的榮燿》《千古玦塵》等多部S級甜寵仍在湧入市場。

紮堆的同時,比起去年,今年的甜寵爆款好像並不多見。

2020年,《傳聞中的陳芊芊》和《琉璃》雖然都沒有流量挑大梁,但先後借「女強男弱」的設定走紅,前者在騰訊視頻播放量超過26億,後者在芒果TV攬獲累計近60億播放。2021年年初,《司籐》再次借著這股女A男O的東風,在愛優騰三家平臺同時上線,而光騰訊視頻就有17.24億的播放量。甜寵劇因為「女強男弱」新形式,點燃了觀眾的熱情。

而今年下半年,楊洋和迪麗熱巴挑大梁,顧漫IP護航,甜寵巨頭《你是我的榮燿》在騰訊視頻有40.5億的播放量,但這樣不俗的表現,還是沒能達到去年甜寵的巔峰。

甜寵紮堆,流量入局,可是能接替「女強男弱」的新式甜寵標簽,並沒有出現。編劇全日對告訴娛刺兒(ID:yucier),其實甜寵劇的糢式化,有著不可忽略的現實因素。甜寵市場已經處於飽和的狀態,在大基數中出圈的劇集會被仔細分析,發現裡面的套路可循。「比如說學霸男主,古靈精外的女主,或者說女主男主暗戀多年等等的設定,大家會感覺很常見,但是也很受歡迎。」

同時,很多甜寵劇的體量和制作成本比較小,在創作上就沒有很多時間去打磨這個劇本。這樣的話,很多主創團隊會採用比較直接的方式給到觀眾,「就是所謂的工業糖精。」全日解釋道,「其實這種現象韓劇經常出現,比如第八集一定有吻戲,這就是一個套路。」

行業慢慢地發現出規律之後,劇本的創作時間成本就會被縮減,這對片方來說是高性價比的選擇,但不可避免的,甜寵劇也因此正在被糢式化。

甜寵陷入同質化的困局,狗血卻在劇集頻繁出現。《千古玦塵》《周生如故》《國子監》多部古偶上演師生戀,《我的巴比倫戀人》描繪巴比倫王子與社恐女性的穿越瑪麗蘇……中毒療傷,抓小三修羅場,這些戲劇性極強的劇情,比糢版化的工業糖精更淺顯,更有情緒,也更可以戳到觀眾的爽點,引起網友直呼,多來點這種狗血的「晉江文學」。

在編劇全日看來,狗血是一個相對概念。「有時候我打開電視劇,一兩集就看不下去了,但是彈幕上刷了好多,『你好土我好喜歡』。」師徒戀對於她而言是狗血天雷,但對於其他的受眾卻不一定。觀眾對晉江文學的熱愛,就是很好的體現。

據藝恩數據,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晉江文學城是甜寵劇IP提供的第一平臺,期間共有22部甜寵改編自晉江文學城的作品。全日也經常要面臨改編晉江IP的工作,她對此有些分裂。她一邊感嘆IP的熱度,一邊又在疑惑「為甚麼這麼狗血的劇情,還有這麼多人愛看?」

可是當她看完綜藝《導演請指教》,她突然明白了,「這綜藝雖然狗血,但是真好看呀!」

國產劇,以退為進

比起倒退,狗血劇的出現更像是在經历一個輪回。

談起狗血,開心嘴炮最先想起的是瓊瑤劇。大約是在他中學的時候,《情深深雨蒙蒙》等瓊瑤劇開始風靡,「那個時候沒甚麼劇,出一部新的劇就覺得新鮮。」在他看來,瓊瑤劇的風靡離不開市場的需求,甚至到現在,很多人都還對那時的狗血劇有著童年濾鏡。

全日也曾經历過十分欣賞瓊瑤劇的時期,現在她走出來了。談起《一簾幽夢》裡楚濂那句「你失去的是腿,她失去的可是愛情啊」,只剩無語。

「可是現在如果出了一部類似《一簾幽夢》的劇,其實還是會有很多人看。這也是制作方做劇的原因。」全日解釋道。晉江文學熱度還是很高,狗血的受眾持續存在,這對制作方來說就是市場,「他們第一考慮的肯定是觀眾會不會喜歡。」

全日告訴娛刺兒(ID:yucier),為了使人物矛盾更明顯,引發話題討論,制作方保證一定的沖突劇情,也許它會有點狗血。還有更特殊的情況,制作方可能也不會要求觀眾喜歡這部劇,只是為了打開話題度,「有越來越多的人來點擊就夠了。」

但劇集市場已經飽和,無論是觀眾對劇集質量持續追求,是平臺利用大數據對觀眾定制推薦,還是片方為了迎合觀眾的口味作品趨同,都使得觀眾的觀劇屬性和劇集市場的作品,越來越同質化。據德塔文統計,2020年全平臺共有356部劇集上線,其中都市、古裝和懸疑題材數量位列前三。

狗血劇的再度興起,讓觀眾得到了全新的情緒滿足,就像是回到了那個看甚麼都新鮮的年代。但觀眾喜歡磕糖的屬性,卻並沒有消失。談起cp,開心嘴炮的語氣變得輕快起來,「你們可算是問對人了!」

上半年,他做過《禦賜小仵作》的系列視頻,對蕭瑾瑜和楚楚這對王爺和仵作的cp磕到飛起,雖然現在這整個系列因為版權原因被下架了,但他談起這對cp還是有些激動。

他很喜歡一段男女主擁抱的劇情。女主和男主分飾死者和兇手,還原一段兇殺現場。飾演死者的女主即將摔倒,男主還原兇手的動作,為了不讓屍體倒地發出嚮聲,直接沖上前抱住了女主。

「他們抱了一下就分開了,太好嗑了!」開心嘴炮對這段劇情的邏輯性十分滿意,「雖然編劇是有意要撒糖,但是所有的劇情合情合理。」他對甜寵並不是避而不及,只是無法接受那些見面沒幾面就像認識了很久的假情侶,「戀愛也要水到渠成,有時候我還沒反應過來,男女主就愛得很深了。」

像開心嘴炮這樣註重邏輯性的觀眾,並不在少數。「觀眾的觀影習慣一定是在進步的。」全日對此很篤定。

從2011年至2021年,觀眾對口碑的要求,漸漸超過了對題材的要求,促進劇集市場的爆款題材變得多元。以《宮》為起點,穿越題材開始盛行;到《楚喬傳》出世,大女主劇成為熱門題材;2019年起,以《都挺好》為代表,家庭元素走紅;而2020到2021年,懸疑、年代題材好劇頻出,《沉默的真相》《山海情》等圈層劇集都在豆瓣獲得超30萬人九分以上的評價,順利實現破圈。

爆款題材正在被觀眾日趨成熟的口碑,推著更新擴展。

熟悉網路的觀眾,能夠更好地表達自己的意見,發洩自己的情緒。劇集不好看,可以在微博微信發表意見,可以去豆瓣打低分發短評,去微博B站發視頻吐槽。真實的觀眾意見在網路上得以顯現,這使得老邪在吐槽國產劇市場現狀中說的「現在的國產劇,就是不拍給觀眾看」,才顯得有理有據。

所以即便獲得了熱度,但狗血不能成為降低劇集質量的「幫手」,觀眾也不允許他們這樣做。「這部劇不咋好看,但也沒劇可看了。」豆瓣《斛珠夫人》下,一段短評這樣寫道。

事前靠路透出圈的《一見傾心》,全是男女主拿錯箱子等老套劇情,《嘉南傳》裡在五集之內,男女主剛見面沒多久直接公主抱,《君九齡》裡金瀚飾演的國公世子,被吐槽和原著完全無關,而各平臺11月上線劇集,豆瓣評分均未超過6分。

劇本趨同,發糖生硬,演技不過關,觀眾對狗血重燃熱愛,正是出於沒劇可看的困境。

可持續發展狗血,並不是解決這種困境的方法,劇集市場沒辦法靠以毒攻毒長久生存。國產劇在經历一個輪回後,仍要給觀眾提供足夠新鮮的作品。

(應受訪者要求,全日為匿名。)

來源   娛刺兒(ID:yuci-er)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