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 」 作者,結局竟如同自己名字!

前言:李劫夫是中國著名作曲家,他創作了大量的毛澤東詩詞歌曲和毛澤東語錄歌曲,最為著名的就是曾風行一時的《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

文革期間,他和妻子被關入「 學習班 」 審查,「 學習班 」 一辦五年多,直到「 四人幫 」 被打倒,還沒有「 散班 」 的信息。

1976年12月17日,李劫夫因心髒病發作,死於「 學習班 」 中。

李劫夫是誰?

由於年代,也許,你已不知道他是誰。

但,你應該聽過《我們走在大路上》這首歌,或許還知道《革命人永遠是年輕》那支歌;並且,幾乎可以肯定,你在戴紅領巾的那陣,必然唱過「 牛兒還在山坡吃草,放牛的卻不知道哪兒去了…… 」 而,這首被傳唱了大半個世紀、並至今不衰的哀婉動人的《歌唱二小放牛郎》,其作曲者,就是劫夫——李劫夫。

至於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中國,大批膾炙人口流唱甚廣的歌曲,如《我們走在大路上》、《革命人永遠是年輕》、《一代一代往下傳》、《蝶戀花》 、《沁園春·雪》、《哈瓦拉的孩子》等,也都是李劫夫的傑作。

劫夫是一個非常勤奮的音樂創作家。從他在抗日根據地開始創作歌曲時起,一生中,他一個人竟寫就兩千多首歌;其中,有相當部分,被人傳唱不衰。

文革 」 中,劫夫的創作,更是進入一個特別的時代:因那個時代的需要,他為毛澤東公開發表的所有詩詞,都譜了曲,讓毛澤東的詩詞,成了可歌可唱的流行作品;他還為那些散不成詞、律不成韻的《毛澤東語錄》,寫下了大量的所謂「 語錄歌 」 ,並被廣為傳唱。

然而,自1972年初起,在其後長達十年的時間裡,中國的天空,不論是廣播電台中,還是電視裡,卻突然再也聽不到劫夫所作的那些歌曲了。

什麼原故?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出來說明。

流傳的只有小道消息:與林彪的事有關。

紅色音樂家

李劫夫本名李雲龍,吉林省農安縣人,讀了幾年縣立師範。繪畫與音樂,原本都不過是他的熱愛,卻並非科班所造。 1935年因參加過抗日活動被迫逃亡到青島時,開始了以繪畫與音樂為手段的謀生生涯,「 劫夫 」 一名,則自此起。

1937年5月,24歲之際,他到了延安,參加了八路軍西北戰地文藝服務團。

1938年9月,加入中共。同年,由丁玲主編的《戰地歌聲》一書,由武漢生活書店出版,書中收錄了29首歌,其中13首,為劫夫所作。

到「 文革 」 前,劫夫擔任了瀋陽音樂學院院長。

1966年3月,河北邢台大地震,劫夫奉命前往參加救災活動。其時,遇到了周恩來總理。週總理對劫夫說:「 劫夫,我最佩服你的’大路上’(《我們走在大路上》),你的四段詞我都會唱。 」 說罷,週總理還真唱了幾句。

受此鼓舞,劫夫在災區創作了後來風行一時的《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

無疑,共產黨員李劫夫的音樂創作,非常政治化,而且可以說,基本就是為政治服務。

如何看待劫夫寫的那些歌,自然可以仁者智者,各持己見。

但是,劫夫的確是誠心誠意地以藝術的規律去為政治服務,以音樂的美感來傳導時代的旋律,而並不是生硬地將政治塞進歌曲。所以,他創作的歌曲,甚至連那些《語錄歌》,都能讓人傳唱,流行多年。

這是一個已經時間長期打磨了的事實。

劫夫一生中,擔任的最後一個官職,是瀋陽音樂學院革命委員會主任(1968年8月)。

他的蓋棺政治結論,遼寧省委在1979年11月對他下達的決定,則是:「 犯有嚴重政治錯誤。 」 而他最後擬創作的一首歌、並親筆寫下了的歌題,竟是《緊跟林主席向前進》!

上述這三件事,從劫夫一生的經歷中看,其實都不是他要追求的東西。對當官,他的確歷來無甚麼興趣;對政治,他也從來沒有過真正的認識;他想做的,只是專心於音樂創作。頂多,只想用音樂,來為黨的事業服務。

然而,鬼使神差,陰差陽錯,劫夫卻偏偏被那政治黑洞給吸了進去,且英華之年,便斷了他的創作,也斷了他的生命。

打倒「 四人幫 」 後兩個月的一天,即1976年12月17日,李劫夫因心髒病發作,猝逝於「 學習班 」 中,終年63歲。

李劫夫在指導學生
李劫夫在指導學生

得到「 中央文革 」 力保

李劫夫的「 政治錯誤 」 ,帽子很大,其罪名是「 投靠林彪反革命集團 」 。

一個音樂人,一個作曲家,怎麼會陷到那個嚇人的反革命集團中去呢?

用一句政治術語說,是「 事出有因 」 ,但絕對「 查無實據 」 。

「 文革 」 一開始,劫夫其實就很害怕。因為,他是個音樂天才,在音樂方面,能無師自通,但對其他方面,則常顯幼稚。尤其是,他的確不懂政治,不知道政治遊戲中的潛規則,而從延安時期起,偏偏又看到過很多個人政治的悲劇。因此,對政治運動,他常常害怕,害怕會整到自己頭上來。

1957年反右派運動時,李劫夫就已名列省文化局右派「 候選 」 的黑名單中。他害怕得精神有些失常,對家人,對老朋友說:「 我完蛋了,就等著抓我的右派了! 」 幸虧,當時的省委宣傳部長是劫夫在抗日戰爭時的老上級,非常了解他,而負責抓右派的省委書記,平日也清楚劫夫的詩化性格,故不僅不抓他的右派,反而來勸他放心,不要著急。

不過,1959年進行黨內「 反右傾 」 ,作為瀋陽音樂學院院長的劫夫,卻沒能逃脫。因為,他那業務第一、政治第二的作風,幾乎眾所周知。因此,瀋陽市委給他定了一個「 犯有右傾機會主義錯誤 」 的結論,不過,還算幸運,沒戴正式的右傾帽子,只需作檢討。

「 文革 」 開始後,像成千上萬的領導幹部一樣,劫夫自然逃脫不了被音樂學院的紅衛兵批鬥、抄家的厄運。對此,劫夫只好逆來順受,等著挨批鬥,等著被抄家。

事情到此,劫夫與絕大多數其他領導幹部一樣,若熬過了此關,以後「 文革 」 的日子,無非就是檢討檢討所謂「 走資派 」 之類的錯誤,然後,便能隨「 眾神歸位 」 ,可重新回到音樂學院院長之類的地位。

然而,此時卻發生了一件「 好事 」 。

瀋陽音樂學院的紅衛兵,分為兩派:一派為「 紅色造反團(紅造團) 」 ,是要打倒李劫夫的;另一派叫「 井岡山 」 ,卻是想保劫夫的。

「 紅造團 」 是激進造反派,勢力不小,而「 井岡山 」 雖是擁軍派(擁護軍區),但估計力量鬥不過「 紅造團 」 。於是,他們為了不讓「 紅造團 」 劫走李劫夫院長,1967年1月15日,便派專人將劫夫送到北京,藏了起來,同時,向「 中央文革 」 與周恩來總理送信反映。

結果,1月31日,「 中央文革 」 的戚本禹真的派他的秘書劉漢,來李劫夫的住處了解情況,並將李劫夫轉移安排住到了北京航空學院。因當時,北航已由「 北航紅旗 」 造反派紅衛兵掌了權,沒有「 中央文革 」 的話,誰也不可能從北航將劫夫弄走的。

2月9日下午,戚本禹出面接見了劫夫與瀋陽音樂學院各派紅衛兵代表,並公開表示,「 中央文革 」 江青、康生與他戚本禹,都是同意「 保 」 劫夫的,因為,他們認為,劫夫所作的歌曲《我們走在大路上》等,他們都熟悉,也都認為是符合革命文藝路線的。

這一來,劫夫總算脫了難,安然無恙回瀋陽了。

當然,這次保劫夫,雖是戚本禹出的面,打了「 中央文革 」 的旗號,但實際是當時的中央高層都知道的事,而並非只「 中央文革 」 的人同意。中共「 九大 」 後進入了中央政治局的瀋陽軍區司令員陳錫聯,對此事作過證:「 這件事中央是清楚的。 」 所以,當戚本禹不久後倒台時,劫夫並沒有因這一接見而受到整肅。

不過,因受到中央要人的保護,李劫夫便對去北京有了好感。因此,當他於3月8日回瀋陽後,僅過一個多月,在瀋陽發生了武鬥,又據軍區情報,知道有一派造反派仍想抓他去批鬥之時,他便以要為《人民日報》寫紀念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發表25週年的文章為由,在瀋陽軍區安排下,於4月份,又到了北京,住到了《人民日報》招待所。

以後一年多中,京沈間,來來往往,劫夫大多數時間留在了北京。

在京期間,一是受到「 中央文革 」 領導人的重視,劫夫零星非正式地參與了「 中央文革 」 文藝組的一些活動,而重點則是為一段段的《毛主席語錄》,作歌譜曲,同時寫下了那首當時全國億萬人都會唱、至今在每個卡拉OK歌廳也都會有的《祝福毛主席萬壽無疆》。這樣,原本是從外省逃亡來京的李劫夫,反而在北京過起了充實而有滋有味的日子,甚至,還被邀出席了當年中央舉行的「 八一 」 宴會。

與黃永勝的往來

在北京的第二件事,便是加強了他與黃永勝一家的往來。

這是導致李劫夫陷入萬劫不復的人生黑洞的開端。

李劫夫1943年在八路軍晉察冀軍區第三軍分區時,任三分區下屬的文藝機構「 衝鋒劇社 」 的副社長,當時,三分區司令員是黃永勝。因此,從那時起,李劫夫與黃永勝便有了一種部屬關係。

1962年,李劫夫去廣州開會,遇到了時任廣州軍區司令員的黃永勝。當黃永勝的夫人項輝芳得知劫夫是瀋陽音樂學院的院長時,便讓劫夫將黃永勝的三兒子黃春躍,招到瀋陽音樂學院去學音樂。結果,12歲的黃春躍到「 沈音 」 後,劫夫讓他住到了自己家中,以從生活上能照顧這個小孩子。後來,項輝芳還讓黃春躍做了李劫夫的干兒子。

黃春躍在劫夫家中住了一年時間,就搬到學校宿捨去了。只是星期日,則或是到劫夫家,或是讓瀋陽軍區司令員陳錫聯派人接去他家度週末。

「 文革 」 開始後,黃春躍離開了學校,當兵去了廣州部隊海上文化工作隊。

有了這層關係,劫夫1967年在北京期間,便同當時也常住北京的黃永勝一家,有了較多的往來。劫夫的夫人張洛與黃永勝夫人項輝芳的往來,則更是越來越密切,二人甚至以姐妹相稱。

1968年3月後,黃永勝正式調往北京,任總參謀長。

由於兩家的這層關係,特別是張洛與項輝芳的親密往來,使劫夫不僅得知了高層很多人對江青的不滿,更扯出了一件為林立衡(林豆豆)找對象、接著又受到林彪接見的事情,使劫夫在後人眼中的「 林彪集團要犯 」 色彩,愈加濃重。 「 做媒 」 之事是項輝芳惹來的。

為林豆豆做媒,受到林彪「 接見 」

1968年初的一天,項輝芳告知張洛,葉群委託她幫林豆豆找一個非干部子弟做對象;可她項輝芳周圍哪來合條件的工農子弟?因此,問張洛能否在文藝界找找,因張在瀋陽文聯工作。張洛還真在文聯給找了一個小伙子,經帶給項輝芳與葉群先後「 目測 」 合格後,葉群便讓項、張帶給林彪看。可是,怎麼讓林彪看呀?葉群便安排了一個由林彪接見革命音樂家李劫夫的政治活動,讓那小伙子冒充劫夫的隨行人員,一道參加接見。

這是劫夫惟一的一次受到林彪接見。

接見中,葉群將劫夫介紹給林彪,為劫夫吹了一頓,說他是八路軍出來的音樂家,成就如何如何,煞有介事。而林彪自然也例行說了幾句鼓勵的話,表揚了寫語錄歌的方式。接見後,林彪還送了劫夫及其家人幾樣小禮物:兩本《毛主席語錄》,兩套毛澤東像章,一些治心髒病的藥等。

雖說事由「 做媒 」 起,但當時受到「 林副統帥 」 接見,畢竟是大事。回家後,夫婦兩人連忙給林彪寫了一封感謝信,表示要「 永遠忠於毛主席,永遠忠於林副主席 」 等等。

這封信,日後便以向林彪表忠心的「 效忠信 」 名目,成為劫夫的一樁罪行。

「 緊跟林主席向前進 」

除此以外,劫夫還有兩個「 投靠林彪集團 」 的問題。

其一,是1970年的一天,張洛在林彪的另一位愛將李作鵬家裡,偶然看到了林彪寫的那首《重上井岡山》,當時是寫在條幅上的。張洛便將它抄下,回瀋陽時,帶給了劫夫。

為毛澤東詩詞譜曲譜上癮了的作曲家,情不自禁地主動為林彪的這首《重上井岡山》譜了曲。後來,6月底劫夫因病去北京301醫院治病時,黃永勝與吳法憲、葉群便特地又接見了他一回,並請吃了一餐飯。其間,劫夫便向黃、吳、葉展示了他為林彪詩詞所譜之曲,並當場演唱了一番。黃、吳、葉聽後,都很滿意,說曲子「 很雄壯 」 。也不知是客套,還是真心。反正這事,劫夫的罪已鑄成。

其二,1971年9月下旬的一天,劫夫從偷聽到的外蒙古電台所播的信息中得知,中國有一架飛機飛到外蒙古時墜毀了,但飛機上有許多文件,是中國內部出了事,毛澤東病危了。而到「 十·一 」 國慶那天,劫夫又看到北京沒有像往年那樣舉行慶祝,便愈來愈猜想高層出了事,但見報上報導了周恩來總理依然如舊,他便胡猜可能是毛澤東病重,已由林彪戰勝了江青文人集團而接了班。

於是,他便又來了創作歌曲的癮,想提前操作一首慶祝林彪接班的歌,因而,在一張紙上寫出了《緊跟林主席向前進》的歌曲題目,其他歌詞尚未想好而正在思考時,他的夫人張洛進來看見了,問他寫什麼,劫夫就告訴她:主席病危,林彪就要接班了,現在寫一首歌,一旦正式接了班就拿出去。

張洛卻說:你現在寫這個乾什麼?趕快別寫了。

劫夫一聽,也就停止了寫作,並將那寫了歌題的紙給燒了。

按理說,這兩口子之間的事兒,無影無踪,怎麼日後卻能被弄成了罪證呢?

李劫夫一家
李劫夫一家

所謂「 學習班 」

據張洛後來回憶說:她被關進「 學習班 」 後,1972年春節左右的一天晚上,吃過飯後,她突然覺得腦袋裡轟的一下,隨後,她便感到自己的頭蓋骨變得像木頭一樣了。她便問「 學習班 」 的人,是不是給她吃了什麼藥?反正,自那以後,她就控制不住了,什麼都講。後來,出「 班 」 時,她收拾東西時發現,抽屜裡有她寫的莫名其妙的東西,如交待她與基辛格的關係等等。

張洛懷疑的事,應該是不會發生的。無疑,是她自己產生了幻境。

凡經歷過「 文革 」 中那種所謂「 學習班 」 的人,都能明白「 學習班 」 的厲害,「 學習班 」 雖然不是正式監獄,但其精神摧殘力度,卻大大強過正式監獄。

為什麼?

你想想,不讓你好好睡覺,一批又一批的專案人員對你搞「 車輪戰 」 ,連番來上陣對付你;還有精神戰,拿你親人的前途,威脅恐嚇你,沒日沒夜。不怕你是個多麼堅強的人,也能將你的神經折磨成病態。在那種情況下,除非是曾受過特別訓練的人,是沒有一個人能將心中的秘密長期守住的,都會一一吐出來的——只要辦「 班 」 的專案人員認為需要。

因此,劫夫兩口子之間的一些話,也能被掏出來,並不奇怪。

只是,劫夫兩口子當時不知道,在劫夫的所有問題中,這為可能上台的林彪所寫的《緊跟林主席向前進》歌一事(儘管只有一個題目),也許是導致他們長期受審、並永無政治上翻身之日的關鍵。

因為,當1971年10月20日,上面決定將劫夫作為林彪集團的人而進行隔離審查時,也許僅僅還只是因他與黃永勝等有往來。而這種有各種工作與生活上原因的往來,只要查清了,問題也就還有消除或減輕之日。因為,畢竟劫夫並沒有參與林彪集團的什麼政事,而與黃永勝等有一般工作與生活往來的人,也不是僅他劫夫一人。但是,將劫夫審查後,卻發現,在1971年9月與10月間,劫夫竟寫出了準備迎接林彪上台的《緊跟林主席向前進》一歌題目,這,卻是全國全軍獨一無二!

你劫夫說你沒有投靠林彪的意圖,可是人家亮出這歌的題目,你還能說清楚?誰還能為你劫夫說話辯解?

當然,如果真正按實事求是的原則看,從全面的邏輯上講,分析一下劫夫作為音樂家作曲家的歷史與性格,也就會知道,即便他寫了這個什麼《緊跟林主席向前進》的歌,也不應將他視為林彪集團的人。一則,以當時他的地位,他的能量,入那集團,顯然還不夠格,並且,也的確沒有他劫夫參與了林彪集團活動的證據;其二,他原本就是個喜歡為黨的事業、為黨的領袖寫歌的文化人,並非只為林彪而寫。況且,當時,林彪還是進了黨章的名正言順的領袖接班人,在情況不明之時,為他寫了歌,也不是什麼投靠。

若真正按實事求是的精神辦,劫夫的這些問題,都不應算什麼的。

然而,在當時的情況下,是不可能有另類處理的。

歌曲解禁,結論照舊

劫夫兩口子是1971年10月20日,從錦州押到瀋陽,正式被解放軍戰士予以分別逮走的,爾後,被關進了地處瀋陽的「 學習班 」 ,進行審查。

專案「 學習班 」 一辦五年多,直到「 四人幫 」 都被打倒的1976年12月了,還沒有「 散班 」 的信息。

終於,老天來喚他了。 1976年12月17日,中午12時多一點,因心髒病發作,李劫夫不幸猝逝於「 學習班 」 中。

1979年,遼寧省委的「 紀委 」 於11月20日作出決定:「 李劫夫積極投靠林彪反革命陰謀集團,問題性質是嚴重的,但考慮其全部歷史與全部工作,定為嚴重政治錯誤,並因其已死,對其處分不再提起。 」 這是官方對李劫夫問題的最後正式結論。

不過對這結論,不服者眾,認為有「 文革左風 」 餘味。

1981年7月,在「 第四屆長春音樂會 」 上,中國音樂家協會主席呂驥路見不平,公開說話了。他說:「 劫夫同志寫的那些好歌可以唱,今後應該繼續唱。他生前的後期有過錯誤,但他寫了不少好歌,有的可以說是我們音樂創作中的珍品。 」 7月24日,《遼寧日報》在頭版顯著位置上刊登了呂驥的這番話。

從此,被封禁了十年的劫夫的歌,又可以唱了。 《我們走在大路上》等歌曲,又開始響徹於歌廳,進入到錄音歌帶、歌碟之中,重新走進了千家萬戶的老百姓家裡。

1997年慶祝香港回歸的音樂大會上,數万名群眾一道又齊聲高歌《我們走在大路上》。

1999年國慶節,天安門廣場進行的盛大閱兵式上,展示1960年代成果的方隊經過廣場時,伴隨著前進步伐的,便是雄壯高昂的《我們走在大路上》樂曲。

後記:1994年3月,當瀋陽音樂學院的院長樓需要遷移時,劫夫的親屬提出:為一直沒有落土的劫夫的骨灰,建一個墓。然而,學院經請示後,省委意見卻是:可以將劫夫骨灰放到迴龍崗革命公墓,但不修墓,不建碑,不舉行骨灰安放儀式。

  來源      不滅老燈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