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看著自己的身體變成石頭

怪病
       生病,真的是一件很讓人頭疼的事情,無論是生理還是心理。

  每次生病的時候總是忍不住感嘆人類的渺小和脆弱,比如換季的時候晝夜溫差大,就連出去散個步回來都很有可能會得感冒。

  不過,除了感冒發燒這種平常的疾病,還有一些奇奇怪怪的疾病,得這些疾病的人可能全世界都只有幾個人。

  但是這樣的特殊性並沒有給他們帶來什麼幸運,相反的,他們的一生可能都在為這些病症困擾。

  

  1.科塔爾綜合症

  1882年,法國精神病專家朱爾斯·科塔爾發現了一種新型的奇怪綜合症,這種綜合症會使得患者覺得自己的身體發生了變化,比如壞死或者缺失,但實際上這名患者的身體沒有任何問題。

  簡單的說,就是一個人覺得自己已經死了,但其實他還活著。

  是不是有點難以理解?那我們舉個例子來說。

  海莉·史密斯(haley smith)在十幾歲時被診斷患上了科塔爾綜合症,當時她的父母剛剛離婚,對於一個處於青春期的女孩來說,她非常茫然。

  有一天海莉在學校裡上英語課時,突然就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她覺得自己死了,肢體都無法動彈。

  於是她去了校醫院看病,結果顯示她的身體沒有任何問題。

  放學回家後,海莉立刻讓自己睡覺,這種方法似乎可行,那種覺得自己死了的感覺沒有了。

  可是幾天之後,這種令人不安的感覺再一次襲來。

  當時她正在逛街,突然就覺得全身麻木,於是她丟下了手上拿著的衣服,跑出了商店,那一刻海莉覺得自己就快要瘋了。

  和上一次不同的是,這次這種死亡的感覺一直沒有消失。

  

  當時海莉並不知道自己是得了科塔爾綜合症,因為病症的影響她開始輟學,白天睡覺晚上卻很清醒。

  她會幻想在墓地裡野餐,會花很多時間看恐怖片,因為看到喪屍會讓她覺得非常放鬆,「就像和家人在一起一樣」。

  隨著時間的流逝,海莉決定開始新的生活,她決定吃任何想吃的東西,因為她覺得自己已經死了,體重是無法增加的,她也不再和那些覺得她不正常的朋友聊天。

  但不是所有的朋友都覺得她不正常,有一個朋友在聽了她的遭遇之後,只是點了點頭,這讓她有信心把自己的情況告訴自己的父親。

  父親帶她去醫院做了檢查,最終得出,海莉得了科塔爾綜合症。

  在明確得知了自己的病情之後,海莉反而變得樂觀起來,她在網上查看了其他和她有相似病症患者的故事,這讓她意識到想在墓地度過時光這種奇怪的念頭,並不只是自己一個人有。

  她積極參與治療,看一些溫暖的電影,比如迪士尼的動畫片,電影裡的情節會讓她感到非常美好。

  神奇的是,海莉也在逐漸好轉,她希望能和一直陪伴自己的男朋友結婚,並且可以在迪士尼找一份工作。

  「成為屍體是非常奇怪的經歷,但我很高興自己可以活下來。」

  

  2.石人綜合症

  石人綜合症更官方一些的名字叫做:進化型肌肉骨化症。這種疾病會讓肌肉變骨頭,人體變成石雕,不過這種疾病不影響人的智力和認知能力。

  簡要的說,患有石人綜合症的患者,就是在慢慢的等自己的身體變成一塊石頭。

  23歲的卡爾·亨羅泰(Carli Henrotay)就患有這種罕見的疾病,當她被診斷出患有石人綜合症時,才五歲半。

  當時她從高腳凳上摔下來,受了很嚴重的傷,而且越來越嚴重。

  當醫生給她做檢查時,發現她的大腳趾比其他腳趾短,再結合她受傷後的反應,醫生診斷出她是得了進化型肌肉骨化症。

  因為關節的硬化,卡爾的生活受到了嚴重的限制,她的背部是一整塊骨頭,她無法將手臂舉過頭頂也無法彎腰,所以她不得不坐著輪椅四處活動。

  卡爾的下頜只能張開幾毫米,這使得她很難進食,也很難開口說話。

  她的身體好像被漸漸的鎖住了,她無法掙脫。

  

  除此之外,這種病症還會讓她的身體非常疼痛,卡爾說:「我永遠無法回答從1到10級,我的痛苦在幾級這種問題,因為我每天都生活在疼痛中。

  不過我很幸運,我有很強的止痛能力。」

  儘管卡爾的病症讓她不得不依賴他人的照顧,但是她仍然努力使自己獨立一些,她做了手術去除了後牙,這樣她就可以自己將食物叉進嘴裡。

  卡爾非常樂觀也非常積極,雖然病症對她的身體造成痛苦,但是她並沒有放棄自己對美好生活的希望和嚮往。

  她說過這樣一句話:

  「我希望人們可以理解,即使你可以看到我的殘疾,但殘疾並不是我的全部。你要看到的不僅僅是輪椅,還需要看到我整個人。然後再來判斷我是否有殘障。」

  醫學統計數字顯示,進行性肌肉骨化症每200萬人中才會出現一例,世界上共有600例。而有史以來,全世界患上這種疾病的患者也不過2500人。

  

  3.超憶症

  顧名思義,超憶症和失憶症是兩種相反的症狀,得了超憶症的人因為無法選擇記憶的分支,所以他們沒有遺忘的能力。

  吉爾·普萊斯(Jill Price)就患有這種罕見的超憶症,她可以記住自己生活的每一天,包括任何細節。

  比如問她「1980年8月29日,你在做什麼?」

  她很快就可以回答:「那是一個週五,我和一對雙胞胎朋友以及他們的家人一起去了棕櫚泉。」

  「你第一次聽到Rick Springfield的歌Jessie’s Girl又是在什麼時候?」

  「1981年3月7日,當時我母親一邊開車一邊在朝我大喊大叫。」

  無論是快樂的痛苦的,又或者是讓人悲傷的,每一件事每一個細節都深深的烙印在吉爾的腦海里,她無法忘記,也無法擺脫。

  說到超憶症,很多人都會羨慕,擁有很好的記憶力怎麼看都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但實際上並不是這樣。

  超憶症患者的大腦就像是一個垃圾桶,無論什麼消息都會永久的停留在裡面,這些記憶有時候甚至會影響到他們的生活。

  就拿吉爾來說,每當她看到電視上或者任何其他地方有某個日期出現,她就會自動回憶起那天,回憶起自己在哪裡在做些什麼。

  記憶對於她來說是不可控的,而這種不可控讓她感到非常疲憊。

  在全世界的範圍內,患有超憶症的人不超過三位數。

  

  人類真的是一個集脆弱和堅強為一身的物種,患有罕見病的很多患者即使知道自己很難有治癒的可能,卻仍舊在非常樂觀的面對自己,面對生活。

  病症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源自於內心的絕望和腐朽。

  資料來源:

  https://www.dailymail.co.uk/health/article-2911387/Teenager-spent-three-years-life-thinking-DEAD-Walking-Corpse-Syndrome.html

  https://www.theguardian.com/science/2017/feb/08/total-recall-the-people-who-never-forget

  來源:好奇心實驗室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