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的福氣來自敵人

文: 西奈山峰  

世界上有些地方,讓人想起來就腦瓜疼,比如豬蹄思想照燿下的潮險,比如綠化已成必然的歐洲,比如白左橫行無忌的英美,比如……不過這些地方好歹還沒發生真正的戰爭,而強敵環伺的以色列,則像一葉扁舟,放眼望去,周圍全是恨不得生吞活剝它的宿敵。

以色列要資源沒資源,要水源缺水源,要戰略縱深更是沒有,國內唯一不缺的就是沙漠,國外唯一不缺的就是仇敵。 70年大戰5次,小戰不計其數,前幾天還出動F35猛幹加沙武裝。

在這麼惡劣的環境中,以色列竟然70年不倒,並且越戰越強,科技、教育、農業、軍事,不僅稱霸中東,即便放到世界上也是嚮當當的角色,勝過歐洲多數同等規糢的國家。

一般以為,以色列的成績是由於猶太人的智慧和團結,如果它不是在宿敵環繞的環境,而是把它放到一個歐洲,或者如最初設想的那樣放到滿洲國,以色列會有更優秀的表現。

其實這是一個美麗的誤解,如今的以色列表現優異的真正的、最大的原因,恰恰是因為周邊全是要滅了它的敵人。

先了解一下以色列的历史:

聖經記載,以色列現在居住的地方叫迦南,是神應許給以色列先祖亞伯拉罕的土地,當時相當於中國大禹的時代。後來因為饑荒,亞伯拉罕舉家遷居埃及400年,由摩西帶領出了埃及,又由約書亞率領回到了迦南地,又幾經周折,建立了古以色列(猶太)政權。

後來羅馬帝國徵服了此地,大部分猶太人流落歐洲,直到2000年後猶太複國主義興起,世界各地猶太人紛紛歸祖尋根,經聯合國同意,在現在這片多半是沙漠的土地上重建了以色列國。

但是,在這之前的2000年裡,居住在這裡的人們已經信仰了伊斯蘭教,並建立了許多伊斯蘭國家,不承認以色列的「自古以來」的主張,所以從1948年以色列宣布建國那天開始,雙方就開始了敵對。

所謂「以色列」,本來是亞伯拉罕的孫子的名字,他原來叫雅各,後來被神賜名為以色列,而「猶太」是以色列人十二個支派之一,後來成為了以色列種族的統稱。

那麼,為甚麼說如今以色列的優秀是拜周邊敵人所賜呢?

熟悉聖經的人都知道,以色列人或稱猶太人是很頑固的,雖然神多次對他們耳提面命發怒火,他們就是屢教不改,直到今天。

眾所周知,猶太人在歐美是不受待見的,以至於被納粹大屠殺、被蘇聯大迫害。常人都會想,經過這種磨難,祖地又在複國,全世界的猶太人都會馬上回歸故土才對。嘿嘿,猶太人偏偏不一樣。都以為以色列是猶太人的天下,其實,只是近兩年以色列國的猶太人數量才超過了在美國的猶太人數量,以前一直都是在美國的猶太人數居多。

事實上,許多猶太人不僅不回歸祖地,至今也不承認以色列,甚至還是最堅定的反以色列的群體。這些年,在英國或美國街頭示威游行的猶太人,尤其是猶太拉比這類宗教領袖,幾乎是一邊倒在譴責以色列。他們聲討以色列對巴勒斯坦領土的占領,呼籲本國猶太人抵制以色列公司,即使在以色列境內,這樣的猶太人也很多。

為甚麼會這樣?因為這些猶太人認為現在的以色列不符合正統的猶太教信仰。甚麼是正統的猶太教信仰?最重要的問題之一,就是要等待「彌撒亞」救世主的降臨,猶太人受的一切災難都是神安排的,都要逆來順受,不能主動去反抗,只有猶太教經典裡預言的這位彌撒亞救世主來臨時,以色列國才會被自然複興,否則就是離經叛道。

這也是當年幾百萬猶太人被納粹迫害屠殺而乖如綿羊的一個重要原因。

當今的猶太人大體分為三種,第一種是上面這樣的怪力亂神的原教旨猶太人;第二種是馬派猶太人,列寧說過「每一個千錘百煉的布爾什維克,都有猶太血統」,在蘇共第一屆中央委員會中,季諾維也夫、加米涅夫、布哈林、加裡寧、捷爾任斯基、托洛茨基、卡岡諾維奇等猶太人占到了委員人數的2/ 3;第三種才是當今以色列國的這些精英,他們奉行的,是與歐美文明嫁接修正過的政治文化。

在當今的以色列國,這三種猶太人都是存在的,既有整天在大街上反以色列挺阿拉伯的原教旨,也有內塔尼亞胡這樣的猶太修正主義者,還有以共、以左這樣的極左派。甚至近年來以共的總淑妓已經由穆斯林蟬聯執掌。

也就是說,歐洲的那些白左病在以色列一樣不少,如果這個國家不是在中東地區,而是在歐洲,那麼很可能也面臨被綠化、白化的危險。

回到主題,以色列之所以處在文明沖突的一線至今還很堅挺,最大的原因恰恰是它的周邊全是敵人,每天面對生死存亡,絕大多數人還是不敢輕易像那些怪力亂神的原教旨一樣放棄抵抗,去指望甚麼天外飛仙彌撒亞的;以共等左派的共產、福利訴求,也要放到生死存亡的天平上考量,而不能像歐洲福利民粹那樣橫行無忌。

這個規律不僅適合以色列,其實也適合美國,從历史來看,美國似乎也只有真正面臨重大安全問題時,才能壓住國內紅白左們的喧囂,發揮出應有的戰鬥力。

 

來源       洛克雜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