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圍剿」的美股散戶,宛如被封號的川普

川普

文:海邊的西塞羅

什麼言論自由與財產自由,在只知逐利的資本眼裡都是Nothing。

1

很巧,明天,就是美國歷史上第一次總統遇刺案發生的紀念日了。

1835年1月30日,美國第7任總統安德魯·傑克遜去參加了一位國會議員的葬禮。

當時的美國總統沒有配任何警衛人員,甚至沒有任何防刺殺的安保措施,美國的立國先賢們有點天真,他們想像不到有誰會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刺殺由多數人民選出的總統。

但暴行就這樣發生了。

葬禮現場上一個來自英國的油漆匠昂首闊步走到總統面前只有不到三步遠的地方。

他突然從容的拿出一把手槍,並扣動了扳機。

但,幸運的是,子彈炸膛了,沒能射出。

當時的手槍還是十分簡陋的單髮式。

於是這位「油漆匠」,又非常從容的從口袋裡拿出了第二把手槍。

再次開槍,結果又是啞彈,依然沒能射出。

正當所有人都在震驚與期待中等著凶手拿出第三把槍時,軍人出身傑克遜總統已經反應了過來,勇悍異常的「老胡楊木」傑克遜揮舞著自己的手杖,衝上去和凶手扭打在一起。

直到此時,周圍的人才衝上去,幫總統一起「制服」了凶手。

在接下來的審訊當中,這名給自己的刺殺計劃精心準備了至少三把手槍的凶手,被認定為有「精神病」於是逃脫了法律的嚴懲。

自此以後每當刺殺總統失敗,刺客罹患「精神病」成為了美國的一項慣例,比如百餘年后里根遇刺,也是這個似曾相識的劇情。

天知道美國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瘋子。

也只有天知道,為什麼只有美國瘋子們排著隊去刺殺自己的總統。

但人們知道的是,安德魯傑克遜,是美國歷史上第一位正式的代表美國民眾向企圖控制這個國家的金融資本家們宣戰的人。他將自己的敵人蔑稱為「東部貴族」,試圖建立獨立的美國財政體系,徹底擺脫這些人對國家和人民的經濟控制,而他死後墓誌銘上只有一句話:「我幹掉了銀行。」

最近這一個月裡,我閒來無事就會拿出安德魯·傑克遜的生平看上一段。然後說服自己:

美國的那幫資本巨鱷們,不是從今年起突然變得不講武德的。其實他們祖上一直就很不要臉,為了獲益不惜踐踏人間的一切法律與道德。

只不過,過去美國的法律可以給這些人足夠的操弄空間,但如今這世道變化太快,他們已經不顧吃相了。 

2

是的,2021年,也許註定將是人類見證奇蹟的年份。你看,這還不到一個月,我們就看到美國在啪啪的打自己立國理念的臉:

月初,推特、臉書等硅谷巨頭,用封禁他們在任總統帳號的方式,宣告了美式「言論自由」的淪落。

而到了月末,華爾街券商們,又用「暫停」散戶股票交易權的方式,宣告了美式「財產自由」也行將就木。

我們先來說說後面這事兒究竟是怎樣的:

眾所周知,美國2011年曾經鬧出過一次「占領華爾街」的運動。這場運動的起因,是在2008年的時候,美國華爾街的一些機構聯手做空房利美和房地美,以引爆次貸危機為代價,再次大發了一筆國難財。

此次事件之後,美國老百姓的意見變得非常大:他娘的,錢都被你們這幫華爾街之狼賺走了,給我們除了失業和經濟危機啥也沒留下。

於是美國老百姓上街抗議,說「我們才是99%。」

當然,這事兒的結局大家也都知道,時任總統的奧巴馬說了幾句無關痛癢的話,什麼「這反應了美國民眾對金融資本的不滿」之類的。

但真正實用的措施,奧巴馬一樣都沒搞——事實上,奧巴馬的整個第二任期,除了那個醫改法案,主要就是在搞「男女同廁」這類討好特殊群體的勞什子。

華爾街資本是民主黨的親密戰友,奧巴馬作為一屆政客,是打死不敢對這幫金主爸爸開刀的。

從某種意義上說,2016年的大選,民主黨之所以遭遇慘敗,而川普能夠勝利,跟奧巴馬對華爾街的不作為是關係甚深的。

但四年以後,號稱要「把權利還給人民」的川普也被幹掉了。於是,就像擁槍的紅脖子想衝進國會去自己討說法一樣。玩股票的美國散戶們,也開始了一場自力更生的「維權運動」。

遊戲驛站(GameStop)是一家美國電子遊戲零售商,是美國很多人的青春記憶。在互聯網的衝擊下,這家公司業務並不好,2019年虧損了近8億美元。不久前,這家公司管理層試圖改變傳統銷售模式,擁抱互聯網。於是股價逐漸上升,到去年最後一天,該公司股價是18.84美元。

但問題是,這家公司值這個價格嗎?華爾街覺得它不值。

不值,就有做空謀取暴利的空間,華爾街一貫就是這麼玩的,於是各大做空機構紛紛押注「遊戲驛站」股價會暴跌。於是該股票被拋售的比率,一度達到了匪夷所思的140%。

華爾街的金融資本們猶如禿鷲,要咬死這家他們看來奄奄一息的企業,並在它的屍體上狂歡。這是他們的慣常操作。

但這一次,就像2016年的希拉里忽視了互聯網上對她不滿的情緒一樣,華爾街的金融資本也忽略了一件事:在美國互聯網上聚集起來的美國散戶們的情緒。 

3

今年年初,在Reddit平台的「華爾街賭場」論壇裡,年輕散戶們開始討論機構的這次「陽謀」,最開始只是有人哀嘆自己的「童年回憶」即將淪為機構又一個祭品。說著說著,突然有人突發奇想,說我們要要不然買這家公司的股票,跟做空機構「扛」一下吧。

這種念頭對個人來講本來是「螳臂當車」,但在社交媒體的互動作用下,散戶們發現有此想法的同道中人不在少數,當億萬個「螳臂」擋在一起,那「車」未必停不下來。

於是一場史無前例的「散戶起義」就開始了。

在眾人合力之下,遊戲驛站股價近期不斷暴漲。

1月13日,暴漲57.39%;1月14日,暴漲27.10%;1月22日,暴漲51.08%;1月25日,暴漲18.12%;1月26日,暴漲92.71%;1月27日,暴漲134.84%……

據統計,華爾街的做空機構們在短短半個月時間內,已經在這場角力中賠了910億美元。美國的這批年輕散戶們,在這場博弈中辦到了一件他們的父輩當年上街示威時想幹而幹不成的事情:報復華爾街

而猶如戳穿了皇帝新裝的孩子,這些起義的散戶在認識到自己力量的強大之後,近期已經開始嘗試狙擊其他的被機構做空的股票。

這樣下去,美國的既有金融秩序會被這批小散戶們攪成什麼樣子?誰也不知道。華爾街金融大鱷們的盛宴,也許將不僅僅被打斷一下而已,而是永久結束了。

斷人財路,如殺人父母。就像他們的前輩們拼了老命也要幹掉傑克遜總統,大鱷們要不惜一切手段的幹掉這些散戶。

美國當地時間1月28日一早,當美股散戶們打開手機時,他們會發現最常用的那款Robinhood(羅賓俠)股票交易APP好像出問題了,「遊戲驛站」股票被禁止買入,只能賣出。

不僅僅是羅賓俠,包括嘉信理財、德美利證等大型券商公司,都以為了「降低公司和客戶的風險」為由,禁止投資者對GameStop、AMC娛樂等飆升股票做融資交易。

非但如此,券商們還「好心」的追到了股民們用於溝通、抱團的社交平台Discord上。封禁了散戶們用於統一行動的聊天室,Discord官方表示,封禁的理由是,裡面的人「發表仇恨言論、美化暴力,和傳播虛假信息」。

看到這個表述時,我都笑噴了,因為這跟前些天推特宣布永久封禁川普所用的理由幾乎如出一轍。

4

是的,如果對比此次美國散戶被圍剿和川普下台之前的推特被封,你會發現兩者有太多的相似之處:

1、兩場行動的原動力,都是利用了美國「99%的人民」對極少數資本家的憤怒和建制派政客的失望。

川普曾經許諾,他要把政治權利還給美國人民,恢復美國建國時的「政治初衷」。而美股小散們則是通過自身行動,試圖重新奪回股市,恢復股票交易的「初衷」。

2、兩場行動的組織成型都高度依賴互聯網絡。

2012年,川普剛剛宣布他要競選美國總統時,連他的支持者可能都會覺得這是個笑話,但由於互聯網上民眾廣泛互動的存在,川普的支持者們發現持有與自己類似政治觀點的人絕非少數,他們彼此抱團、互相鼓勁,最終完成了一次看似不可能的「選舉革命」。這個故事,又在2020年在一個金融APP上重演了一遍,造成了讓所有人驚掉下巴的「股市革命」。

3、面對民眾的行動,建制派首先選擇的都是動用媒體進行污衊,但最終都失敗了。

川普遭遇的美國媒體集體圍剿無需贅言。而這次美國投資散戶們的被圍剿也是類似的,以彭博社、CNBC為首的美國主流媒體幾乎眾口一詞的聲稱他們的舉動是「瘋狂」「不理智」,「為了虛無的東西,試圖讓機構投資者破產」。

但散戶沒有人聽他們的。

4、當媒體的攻擊和抹黑無效之後,幕後資本大佬給出的解決方案,都是公然挑戰美國憲法,圖窮見匕的「網絡謀殺」。

川普的推特因為「表仇恨言論、美化暴力,和傳播虛假信息」為理由被封了,這還好理解。但一群炒股票的散戶,也被安上同樣的罪名,在互聯網上被整齊劃一的禁聲,這個意思就很明顯了——有的人就是不高興你動了他的奶酪。不管找什麼理由封你沒商量。

那麼這些封禁者是誰呢?

領導此次「散戶革命」的「帶頭大哥」馬斯·帕裡哈皮蒂亞(Chamath Palihapitiya、)日前在做客CNBC時,為了駁斥華爾街對散戶在社交媒體上抱團的批評,有一段自白非常的犀利。

帕裡哈皮蒂亞反問:散戶為什麼不能抱團?基金靠著10億美元的本金,就能得到券商100億美元的槓桿,華爾街靠著祕密,靠著相互之間勾肩搭背,就壟斷了投資市場。而相比之下,散戶們在論壇的討論非常透明,「這些都是華爾街應該學習的東西!」

帕裡哈皮蒂亞現在已經被美國有些媒體蔑稱為「金融川普」。這倒是真的,因為他像川普當年一樣,很隨便的就戳穿了美國建制派們小心保護的那套「皇帝的新裝」。 

5

從傑克遜總統遇刺,到川普被推特禁言,再到美國散戶被拔網線,我們看到了什麼?

我們其實在見證一場已經延續了兩百年的惡鬥。與美國這個國度共生的金融資本為這場博弈的一方,而他們一直試圖控制的國家和人民為另一方。

在過去兩百年中,唯一能與金融資本扳一扳手腕的,只有美國總統。所以資本有什麼「不講武德」的招數一般都對著總統使勁,美國總統在這段時間內的遇刺率,超過了諾曼底登陸中士兵的陣亡率。

經過兩百年的博弈,資本幾乎成功了,以至於美國民眾即便偶然跳出他們的掌控之外,推出一任哪怕號稱要「讓美國重新偉大」的總統,也會被其圍剿、掐滅。

但讓金融資本始料未及的是,信息時代的新邏輯,給了美國民眾直接挑戰他們的機會。

在互聯網時代,美國民眾依靠網絡集體抱團,相約「同日舉事」成為了可能。

這時候金融資本發現:它需要幹掉的不僅僅是那幾個「不聽話」的總統了,想要讓自己的盛宴不被終結,它必須清除所有「攪局者」——哪怕對方只是一介草民。

於是,在剝奪總統個人的言論自由之後,它又公然剝奪了美國民眾對自身財產的處置權。所用的方式都如出一轍——利用資本對網絡媒體的操控。

所以,從川普的推特被禁,到美股散戶的交易帳號受限,我將美國這短短一個月內發生的裂變視作這場延續兩百年激戰的最終白熱化——當一個被公推出來,要「把權力還給人民」的總統失敗之後。美國民眾不得不自己站出來,用財產權而非政治權、有股權而非投票權,去跟資本進行作戰。

但遺憾的是,與他們的總統一樣,他們也遭遇了慘敗。

這一次,資本將他們過去施加給那些不聽話的總統的惡意,直接施加給了民眾,並毫不顧忌這樣做將引起怎樣的公憤。

2021年1月,美國遭遇了劇變,站在民眾之前的那個人倒下了,蒙在美國社會矛盾上最後那一層溫情脈脈的面紗也被撕碎了。

資本與民眾,1%與99%,終於在最後的協調破滅後劍拔弩張。

戰鼓已經擂響,決鬥即將上演。

等待這個國家,將是什麼樣的裂變呢?

這場戰鬥,也許將預兆著……至少整個西方未來的走向。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