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禁言的馬薇薇:當年為何支持吳亦凡?

吳亦凡

文: 叉少 

前幾天,馬薇薇用小號發布道歉視頻,為五年前「吳亦凡睡粉絲是福利」的言論道歉。

她說:「如果我不能為都美竹們做出補償,至少我可以做到不再惡心大家。」

這不是馬薇薇第一次道歉了。 2017年,《奇葩說》第三季播出時,馬薇薇在微博上指責節目組為選手薑思達買熱搜,痛罵節目組偏心。

沒過多久,市場部為薑思達證明清白。最終,這場鬧劇以馬薇薇刪除博文,並向薑思達道歉告終。

同年,馬薇薇接受易立競採訪。

馬薇薇說:「每次我看到鸚鵡史航在微博上罵人,我就羨慕死了。」

易立競問她:「現在你在微博上不能隨便罵人,讓你覺得是個痛?」

馬薇薇迅速回答:「當然。」

1981年,馬薇薇出生於貴州省的一個小鄉邨,被爺爺奶奶帶大,是個漫山遍野亂跑的孩子。

七歲時,父母把她接來廣東念書。教室裡,城市小孩小聲講著粵語,打量著新來的學生。聽到馬薇薇用貴州話介紹自己時,小孩們像發現新大陸一樣笑得咯咯嚮。

馬薇薇很黑,戴著幾百度的近視眼鏡。她聳了聳瘦弱的肩膀,雙手拽著hellokitty的粉色雙肩帶,低頭看媽媽給自己新買的小白鞋。

上體育課時,馬薇薇擠不上滑滑梯,只能趁同學們放學回家後,偷偷跑到操場玩,有時候爬上去不敢下來,在上面糾結了很久,才順著梯子慢慢爬下來。

後來,班上的男同學們發明了一個「新玩法」。他們把馬薇薇的書包掛進男廁所裡。馬薇薇在男廁所外面哭得越大聲,他們笑得越放肆。

馬薇薇哀求他們把書還給她。他們對馬薇薇啐了口唾沫,罵了句「鄉下仔」,然後把她的書一本一本從男廁所裡扔出來。趁著馬薇薇邊哭邊蹲在地上撿書時,他們從男廁所裡溜出來,把馬薇薇的書包丟掉。

書包像癟了的氣球一樣,安靜地躺在垃圾桶裡。馬薇薇把書包拎回家,邊洗邊哭。

這樣的惡作劇,幾乎每隔幾天就會上演一次。

小學特別流行跳皮筋,同學們都不帶馬薇薇玩。他們實在找不到小夥伴,才會讓馬薇薇加入,當皮筋柱子。

馬薇薇每次站得腳都酸了,心想:「我好累,好想跳一次。」

到了初中,馬薇薇的粵語水平還是半桶水,但她的普通話熟練多了。

身邊的同學一換,馬薇薇發現,原來自己也可以像城裡孩子一樣,正常交朋友。

老師喜歡點學生朗讀作文。馬薇薇不愛寫作文,經常偷懶。有一次點到她,馬薇薇站起來,對著自己的白紙,即興朗讀了一篇作文,得到老師的稱贊。

這時馬薇薇才發現,原來自己沒有那麼糟糕。

十八歲那年,馬薇薇考上了中山大學法學院。馬薇薇169厘米的身高,在南方姑娘裡顯得格外高挑,吸引了很多追求者。

有一回,一個男生跑到馬薇薇宿舍樓下,彈著吉他告白,嚎了一宿。

舍友說:「又有傻叉了吧,不是狗屎不惹蒼蠅啊!」

馬薇薇一聽急了,從上鋪跳下來,抄起地上盛滿開水的暖壺,跑到陽臺,直接往樓下砸。

得虧沒砸到人,但這件事後,馬薇薇的追求者明顯少了一些。

大三那年,馬薇薇加入校辯論隊,理由是:「進校隊可以住空調房,洗熱水澡,考試還加分,傻子才不報。」

讀研時,校辯論隊教練一直跟她說「你很有天賦」。之後馬薇薇報名參加了全國大專辯論賽,經過三輪考核面試,進入賽隊。

她很快被提拔為團隊主力,率領團隊一路過關斬將,為中大贏得了「全辯」冠軍。

一年後,馬薇薇再次出徵,率領中大殺進了國際大專辯論賽,對戰黃執中率領的臺灣世新大學。

黃執中與馬薇薇的初見,並不愉快。黃執中覺得馬薇薇笑得很假,討厭得要命。馬薇薇也不喜歡黃執中,她嘲諷道:「被他的中分頭雷翻。」

辯論場上馬薇薇笑眯眯地看著對手,嗓音很甜美。在溫柔陷阱下,冷不丁地抓住對方要害,持續攻擊。 「溫柔一刀」的名號由此誕生。

幾個回合下來,馬薇薇戰勝了「寶島辯魂」黃執中,一戰成名。

研究生畢業後,馬薇薇在廣州一家培訓機構當英語老師,專門教四六級寫作。

沒過多久,馬薇薇辭掉工作,做生意。這期間,她受邀參加國內國際各種辯論賽,擔任評委,偶爾還會參加表演賽。

後來,馬薇薇的父親查出了胃癌晚期。為照顧父親,馬薇薇放下工作,在家待了一個月。

這時,她發現結婚六年的丈夫出軌了。

丈夫苦苦哀求她原諒,家公也在反複給她做思想工作,馬薇薇差點動搖了離婚的決心。直到一個相熟的長輩勸她:「女人嘛,一輩子忍啊忍啊就過去了,我替你們算過,你離開他,會活得很辛苦。」

長輩篤定的語氣反而讓她下了決心:「你們如果看死我不敢離婚,我就偏要離婚,我要你們看看,這個婚,我離不離得,這個死,我送不送得。」

馬薇薇打了半年的離婚官司,才回歸單身。

2014年,她報名參加《奇葩說》,「溫柔一刀」重出江湖。

馬薇薇在《奇葩說》裡觀點尖銳、金句頻出,輕易贏得了評委和觀眾的喜愛。許多觀點現在看來,也極具沖擊力。

「如果要以拼事業的方式拼到男人,你要幹兩份工作,領的是一只雞的錢,提供的是雙拼的服務。」
「你沒有愛了,你需要陪伴了,那你養條狗啊!」
「女人是男人身上的一根肋骨,你跟你的器官講隱私?」

馬薇薇被稱為「刷票機」,就算是10比90的比分,她也能反敗為勝。

好友邱晨評價她:「賽場上勝負經常有,可面對她總有一種即使贏了也像輸掉的感覺。比賽的時候,我們會一邊聽對手怎麼說,一邊想如何反駁,馬薇薇能講到連對手都忘了要幹嘛,她是應激性選手,對手越強她越興奮。」

毫無懸念,馬薇薇拿下《奇葩說》第一季的bbking。

那年江蘇廣電表演賽,在南審報告廳舉辦。全國各地的粉絲都跑來南京觀戰,甚至還有南韓的粉絲,就為了看馬薇薇一眼。

現場粉絲超過一千人,南審不得不抽調南京市公安局和安全局的警察過來,維持現場秩序。

因為放票順序問題,粉絲和保安起了沖突。有個女粉絲哭著毆打保安,大喊:「我要進去看馬薇薇!」

2015年,《奇葩說》第二季拍攝期間,馬薇薇趕著錄制,高跟鞋太高,她不小心在化妝間摔跤了。眾人還沒來得及反應,周玄毅立馬把她抱了起來,開車送她去醫院。

馬薇薇心想:「老周,好強壯啊。」

兩人是十年好友,但馬薇薇感覺這次肢體接觸有些特別。住院期間,周玄毅每天錄完節目,就跑來醫院照顧她,幫她敷藥,陪她做複健。周玄毅的細心讓馬薇薇心動,她覺得不能再忍了。

「老周,我好像對你有點想法。」

周玄毅說:「我也是。」後來他在節目上提起這段感情:「很多搞哲學的都不太相信愛情,現在我才信了。我最欣賞馬薇薇的一點是,她能欣賞我不被大家欣賞的特點。」

馬薇薇卻對這段關系有些猶豫。兩人都是《奇葩說》的選手,有很多共同好友,如果分手了,會很尷尬。

周玄毅說:「咱倆先偷偷在一起半年,如果合適,咱們跟朋友公開。如果處的不好,那就當咱們隨便約了個炮,大家還是好兄弟,也不告訴別人。」

馬薇薇用力拍了拍老周的肩膀:「好主意欸!」

馬薇薇沒忍住和朋友分享她的快樂。不到一星期,整個公司都知道他倆好上了。

2015年8月,馬薇薇在馬來西亞的星辯上,公開了他們的戀情。現場一片祝福,兩人相擁而笑。

不久後,周玄毅前妻徐琪上線發文,直指周玄毅出軌,但沒有指明小三是誰。馬薇薇陷入了「小三風波」。

她一時不知如何回應,在輿論的壓力下,抑鬱癥和焦慮癥雙雙爆發。她夜夜失眠,頭髮一把一把地掉,一度突發驚恐癥,喘不上氣來,進了急診。

周玄毅又急又怕,為了照顧馬薇薇,他甚至取消出國計劃,無限期延遲副高轉正職稱評定。

馬薇薇想罵徐琪,忍耐了半年,感覺忍不下去了。 2016年春節,她在微博寫:「本人已徹底放棄偶像包袱,在未來一年將隨機回噴以便舒爽心情。」

周玄毅說:「馬薇薇有偶像包袱,我有家醜不可外揚的負擔,對方就是吃準了這一點,才會無所不用其極地構陷污衊。」

為了幫馬薇薇扭轉輿論風向,周玄毅補充道:「前妻拼命用小號散播謠言,甚至連跟我微博互動過的、很多並不熟知的朋友也受到了騷擾。」

馬薇薇乘勝追擊,向徐琪宣戰:「不如一撕兩歡,衣服脫掉,隱私盡顯,讓大家都開心一下,我現在就來寫給徐琪小姐的公開信,咱們就當面撕,別玩陰的。」

「真正的事實是,你和周玄毅是因感情破裂才離婚,這是你們離婚協議書上寫的明明白白的,你只是氣不過我跟周玄毅秀恩愛,才蓄意報複的。」

徐琪沒有回應,她清空了所有的微博。

馬薇薇一看更高興了:「大家大可去看看,是誰一秒刪光所有微博?是誰心虛?真那麼理直氣壯,刪甚麼微博?」

粉絲認為徐琪心虛了。他們組織起來圍攻徐琪,痛罵徐琪誣陷馬薇薇,問候徐琪全家人,還揣測徐琪婚後出軌或約炮招致懷孕。

甚至還有粉絲跑到徐琪單位鬧事,指著徐琪鼻子罵她不要臉,怎麼還不去死。

同年,小g娜曝光吳亦凡欺騙感情,腳踏無數條船。

馬薇薇看到後發文調侃:「還有甚麼比明星睡粉更好的粉絲福利麼?」

「覺得明星睡粉是黑點的,快點取關我吧。」

6月21日,《黑白星球》發布會上,作為這檔新綜藝的主持人,馬薇薇說:「吳亦凡就是活菩薩,睡粉這件事相當於大領導到小餐館吃飯,絕對的親民之舉。」

馬薇薇的言論讓網友更加篤定,小g娜是想紅想瘋了:「千萬人想睡吳亦凡,你小g娜算老幾?」她被網友們罵成了蕩婦。

一年後,薑思達和肖驍進入《奇葩說》決賽,肖驍獲勝。薑思達的粉絲不服氣,去肖驍微博下,問他慚愧不慚愧。

薑思達怕進一步擴大負面影嚮,發長文回應,表示肖驍實力更強,晉級是應該的,人就是要輸得起。

馬薇薇在評論區留言:「市場部的負責人是薑思達師妹,他的熱搜都是買的。「

「薑思達在奇葩說現場講話的時間是肖驍和顏如晶加起來兩倍那麼多,老子坐得尿都急了。」

黃執中和邱晨,點贊了馬薇薇的評論。肖驍的粉絲更生氣了,紛紛跑到薑思達微博罵他「輸不起」、「有後臺」,還人身攻擊他的性取向。

薑思達沒有反駁,他在粉絲群裡安慰大家,讓粉絲們「保持安靜」。

後來經過現場觀眾的發聲和市場部的調查,證明了薑思達的清白。

粉絲發現馬薇薇騙人後,開始調轉槍口罵她。迫於壓力,馬薇薇刪除了罵薑思達的微博。

「我給思達道歉,但也接受他的不原諒。這聽起來很冰冷,但實際上的意思就是:當傷害太大的時候,我沒有權力逼著別人原諒我。「

薑思達風波後,馬薇薇接受易立競採訪時。

易立競問她:「現在你在微博上不能隨便罵人,讓你覺得是個痛?」馬薇薇回答:「當然。」

之後,她很少在網路上罵人,而是成了被罵的對象。

2018年,黃執中在第五季《奇葩說》上,說:「馬薇薇害怕去人多的地方,因為她只要一想象到,人群中可能有一兩個在網路上罵過她的人,她就會感到很痛苦。」

馬薇薇說:「我覺得每個人都在對我笑,我害怕知道他們在想甚麼。」

因為長期服用抗抑鬱藥物,馬薇薇胖了二十多斤。她在節目上抱著黃執中哭,連平日裡最擅長的開槓環節,都無法進行。

節目播出後,觀眾繼續罵她:「你怎麼也出來賣慘,罪有應得。」

這次吳亦凡風波後,她被罵得更慘了。

她出來道歉:「我曾經也是一個一無所有的離婚女性,是女性幫助了我,我不敢忘恩負義。唯獨能恨的,只有我自己,女性予我以愛,我報之以無視,我該靠甚麼來接受一個愚蠢而狂妄的自己。」

從貴州農邨到廣東念小學時,同學們都嫌棄馬薇薇。

只有一個人願意陪她玩。馬薇薇很珍惜這個朋友。

她們倆放學一起回家,朋友教她如何與人交往,讓馬薇薇不要老是受人欺負。

有時馬薇薇不開竅,朋友生氣起來,會甩她一個耳光,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馬薇薇委屈極了,張開嘴想反擊。

但她怕失去這唯一的朋友,半張的嘴合了起來,甚麼也沒說。

部分資料來源

[1].《一朵「奇葩」馬薇薇》,新快報
[2].《馬薇薇為『黑白星球』下跪自嘲綜藝咖不如電影咖》,中國日報
[3].《辯手馬薇薇:我天生善辯,我寡言悲觀》,鳳凰網
[4].《立場》,易立競採訪馬薇薇
[5].《鏘鏘三人行》,辯論的樂趣
[6].《黑白星球》,2016年6月29日
[7].《最強辯手》,謝夢遙
[8].《馬薇薇,闖蕩娛樂圈的金牌辯手》,環球人物 趙曉蘭
[9].《馬薇薇,終於不在堅強了》,東七門
[10].《2015:我眼中辯論圈的往事與變化》,夏惟桐

来源  往事叉燒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