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版電視劇《紅樓夢》的五大硬傷

87央視版《紅樓夢》受諸多條件的限制,這部電視劇留下了許多遺憾,不大經得起推敲,稍作盤點,比如以下五處硬傷永成遺憾,尤其是賈寶玉林黛玉的愛情被太過簡單地處理了,甚至是被扭曲了的愛情。

寫出來和大家共同探討一下吧。

87版電視劇《紅樓夢》的五大硬傷

   太虛幻境被砍

《紅樓夢》是一部結構嚴謹而又構思奇絕的作品,它有好幾條主線,關於小說的主旨,曹雪芹想要表達的視角,包括對小說主要人物的定位以及命運走向,第五回太虛幻境的部分是最重要的綱領性的章節。

賈寶玉要進太虛幻境,首先看見一副對聯: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這是曹雪芹在告訴讀者,不要被表面文字所惑,應該從「 真假 」和「 」有無「 的認知角度去理解,就是提醒讀者應該怎麼看這部書。然後上有四個大字:太虛幻境。就是不過一場虛幻而已。

走入太虛幻境,迎面是宮門,橫書四字:孽海情天。 《紅樓夢》一開篇作者說這是一部大旨談情的書,這個情是有區別的,有孽情、有皮膚濫淫之情、有正常的人倫之情,還有曹雪芹獨創的意淫之情。這些不同的「 情 」,之所以會發生在不同人身上,和這個人的本性有很大的關係。而這些情會左右一個人、一個家族甚至關乎社會的盛衰與演變。故事裡各色幾百人物、事理、人情,無人不是在各式之情中沉浮,這也是我們開啟這部書所首先要明白的基本框架。

87版電視劇《紅樓夢》的五大硬傷

第五回這個通過賈寶玉視角看到的太虛幻境之旅,是全書的總綱,何等的重要,可惜,電視劇一個鏡頭也沒有,基本上當這一回不存在,當然,這一回是夢境,是仙境之遊,可能在八十年代前期有技術上的障礙,總之,將此完全砍去,太可惜了。

    去掉神話故事的《紅》沒了思想根基

小說開篇,曹雪芹寫了兩個神話故事,一個是女媧煉石補天,多出一塊,棄置於青埂峰。這塊石頭於是憤憤不平,嘆息自己有才卻受到了不公平待遇。因後來遇到茫茫大士和渺渺真人,將其幻化成美玉下界,這就是賈寶玉誕生時口含的那塊美玉了。

另一個神話故事是神瑛侍者以甘露灌溉將要枯死的絳珠草,使其得以延展歲月,後又幻化成女體,對神瑛侍者一直懷有報恩之情,神瑛要下界歷練,這絳珠仙也要跟隨下界,要將一世眼淚償還甘露之惠。這就是賈寶玉和林黛玉愛情的前因了。

既然是將人物神仙化了,尤其是將緣由已經講明了,實際上就劃清了故事走向的路線圖,這個下凡的故事最終仍然是歸結為虛無,作者將佛家和道家思想雜糅到一起,講出一個熱鬧卻實際上歸於虛無的故事,他最終的落腳點是寶玉出家和白茫茫大地真乾淨,這是曹雪芹在現實中找不到出路的真實寫照,也透出他將佛家作為心靈歸宿的消極思想。

87版電視劇《紅樓夢》的五大硬傷

總之,這兩則神話故事將《紅樓夢》的基調定下來了。 87央視版電視劇《紅樓夢》將這兩個故事去掉,呈現給讀者的就是以賈府為首的四大家族的家長里短,其思想性、藝術性和哲理性大打折扣。如果不讀原著,觀眾很容易有「 《紅樓夢》也不過如此 」的感覺。

   林黛玉和薛寶釵的形象顛倒了

林黛玉身上最顯著的一個表性特徵就是「 紅 」,她是一株絳珠草,「 絳 」就是大紅,她吃人參養榮丸,人參開花結實就可以叫做「 絳珠 」。 「 紅樓夢 」的核心詞也是「 紅 」,曹雪芹在正文裡僅有的兩次描寫林黛玉所穿的衣裳,一次是大紅羽紗,一次是大紅羽緞,都是大紅的。

紅,是《紅樓夢》非常重要的一個詞,也是一個像徵,曹雪芹最愛的人物,都給予了他們最多的大紅色。包括很多人物的名字、用具、衣裝、首飾還有脂粉。還有,賈寶玉別號「 怡紅公子 」,居所先叫「 絳芸軒 」,再叫「 怡紅院 」。都落實在了一個「 紅 」字上。所以,《紅樓夢》最重要的人物賈寶玉和林黛玉用色必須是大紅。而87版電視劇《紅樓夢》將林黛玉完全定位在了清、雅、淡這樣的表層理解上了。儘管已經深入人心,但這個定位不對,和原著差之千里。

87版電視劇《紅樓夢》的五大硬傷

相反,原著定位「 淡極 」「 雪洞 」「 半舊 」「 樸拙 」的薛寶釵,常常著裝華麗高貴,兩個女主角的人設完全給搞反了。這樣的失誤會有一個結果,就是嚴重誤導觀眾,尤其是沒有讀過原著的觀眾。相信,如果來一個盛裝的林黛玉,許多的觀眾會從內心不認可,這就是影像作品對人們先入為主洗腦的巨大作用力。

   探春遠嫁的不合理安排

《紅樓夢》原著戛然於八十回,探春遠嫁在八十回後,這個部分當年的創作班子是從前八十回曹雪芹留下的人物命運線索,結合脂硯齋的批語,盡力地想要還原小說主要人物的真實命運結局。探春的這個部分是非常成功的。但裡面也有一個非常大的矛盾。

電視劇給出探春遠嫁的原因,就是南安王爺因吃了敗仗被俘,朝廷一心要求和,滿朝文武沒有章法,最後做出一個決定:和親。皇家的公主不想萬里之遙去異域,那就挑個軟柿子,找一個倒霉大臣家的女兒好了。於是就有了南安太妃來到榮國府認三姑娘探春為女兒的橋段。三姑娘成了郡主公主,賈府又出了一位王妃,這榮耀的背後,是骨肉分離的人倫之殤。

87版電視劇《紅樓夢》的五大硬傷

南安太妃如此的積極,有一個基本的訴求,就是趕緊去和親,好把王爺換回來。這樣一來,時間就不寬裕了。很多事也就要精減了,而電視劇有藩王迎娶的人馬出現,這是不對的,因為沒有這個時間,而且,也不符合傳統和歷史,和親本質上是一種求和,歷史上不存在迎娶和親公主這回事,以求和為目的和親,都是送親,沒有千里迢迢來迎的。

    扭曲了的寶黛愛情

87版電視劇《紅樓夢》最令人痛心,或者說最大的失誤,是對寶黛愛情的理解偏差,從而扭曲了寶黛愛情。

《紅樓夢》本質上是昇華了的藝術,儘管它是以生活為基礎的。寶玉和黛玉是神仙而不是凡人,寶黛愛情尤其不能等同於俗世裡的小兒女態的瑣碎。畢竟《紅樓夢》是大旨談情的,而寶黛愛情處於這個「 情 」的最高峰,而林黛玉的人設也是「 目下無塵 」的,庸俗化是林黛玉形象的大敵。

87版電視劇《紅樓夢》的五大硬傷

超拔,沒有慾望成分,可以酸但沒有嫉妒,可以流淚但不能有囉嗦壓抑之感,讀小說,林黛玉是一個高高在上的仙女,看電視劇,林黛玉成了被嚴重灌水的戀愛腦。難怪很多男性一說林黛玉唯恐避之不及,男人都怕麻煩,可電視劇裡的林黛玉還真是將這個麻煩演繹成了極致。不得不說,就87版電視劇來說,和薛寶釵相處的輕鬆的,和林黛玉就比較累了。曹雪芹是男性,他偏愛女性,但不可能將他心目的最好的女性寫成一個製造麻煩者。

為什麼一說林黛玉,弱、小性兒、愛哭、賠小心就成了撕不下的標籤,這個特質,別說是男性,女性也不會喜歡。電視劇顯然地放大了這些,打個比方,在幾乎所有的文學著作裡,令人愛憐的女子都是弱的,因為作品幾乎都是文弱書生創作的,他要彰顯他的大丈夫氣,必然要創作一個更加體弱的女子被他呵護,書生怎麼可能去愛虎妞呢?一個行動如弱柳扶風的女子不僅吸引男子,也給人無限遐想的空間。這是傳統幾百上千年對於女性的文化要求。

《紅樓夢》不易理解,林黛玉更難理解,她原本就是曲高和寡的。但願有朝一日《紅樓夢》再搬熒屏時,創作班子能理解得更深透一些,製作方能給予創作者更寬容的創作空間。

來源   屏山品紅樓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