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範曾喊過嫂子的妻子,去世了之後…

範曾和楠莉

文:不滅老燈 

11月9日夜,範曾的妻子楠莉去世。範曾寫了一篇訃告:

有網友看後評論:這樣的訃告真是頭一次見,範曾看上去是讚美妻子不求名利、熱心慈善,其實說的全是說自己:我的畫這麼值錢,我還是毫不吝惜地捐出去這麼多。

總之,範曾每次出現在公眾視野中,真的都要重新整理一次大家的三觀。可以說,他雖然眾多榮譽環繞其身,但是外界對他的評價卻褒貶不一。

李敖評價他「人品極差,跟我比起來差遠了。」但是楊振寧卻誇讚他:「今天在座的範曾,他是沒有問題,是當代真正的大師,是當代的書法家,是當代的畫家,而且從我外行的看法來說,他啃不只是當代的,也啃是幾百年來,沒有一個像他這樣的。」

為何這兩個人對範曾的評價如此的兩極化?範曾的身上到底有些怎麼樣的故事?

今天,我們就來說說範曾的故事。要知道,他這位剛去世的妻子,可曾經是範曾恩人的妻子……

範曾和楠莉

範曾生於江蘇南通,家中世代書香,耳濡目染之中,從小他就對書畫產生了濃烈的興趣。

1962年,範曾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中國畫系,分配到了中國歷史博物館工作,隨沈從文編繪中國歷代服飾資料,並臨摹優秀繪畫作品多件。

範曾前半生,可謂是一帆風順,步步平坦。

就在他師從沈從文積累沉澱經驗的時候,動盪不安的時期到來。而沈從文不幸被捲入其中,作為徒弟的範曾也難以倖免。

但是相較於吃了不少苦頭的沈從文來說,範曾聰明地躲進了頤和園,隱匿了數月。

動盪年代,人人自保,這是無可厚非的事情。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範曾卻做了一件為人不齒的事情。那就是親手寫了師傅沈從文的「大字報」,字字珠璣,令沈從文震驚不已。

本身討伐沈從文的大字報不在少數,但是他從未想過,自己親手帶出來的徒弟,竟然能做出如此欺師滅祖的行為來。

以至於沈從文後來回憶還帶著濃烈的憤恨:「揭發我最多的就是範曾……他竟一下子寫了幾百來條。」

身為人徒,能夠理解在師傅深陷囫圇的時候明哲保身,但是卻不能原諒,範曾的落井下石。
尤其是想像著沈從文在看到愛徒批判自己的那些大字報之後,內心是如何崩潰和灰心。

直到今天還能夠從他的另一段文字當中可見一斑:「我十分感謝,因為他教育了我……什麼是損人利己。」

這件事情成為了範曾為人詬病的原因之一,但是這件事情同時也成為了他的一塊心病。

在晚年,範曾在文章《憂思難忘,說沈老》一篇當中,坦然地承認了自己的錯誤,並且表達了自己的慚愧和內疚。

雖然當時實屬無奈,但是每每想起依然愧對沈老。

斯人已逝,「事出無奈」的辯解被更多的人認為是範曾的推脫之詞。

如果說在那個特殊的年代,範曾的確有被逼迫的嫌疑,但是有關於他的風流情史,卻成為了他證據確鑿的道德污點。

在他的一生當中,有三段婚姻。

他的第一任妻子,是在南開大學讀書時的校友。兩個人度過了清純的初戀時光,步入婚姻之後,卻發現生活的柴米油鹽,逐漸地消磨了彼此的熱情。

再加上他們兩個都是比較好強的人,最終選擇了和平分手。

他的第二任妻子,是在中央美院的同學邊寶華。

邊寶華是範曾的眾多追求者之一,但是範曾卻對其沒有什麼感情。

範曾和首任妻子離婚以後,事業沒有什麼起色。這個時候,邊寶華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陪在他的身邊,默默地鼓勵他。

走出低穀期的範曾終於被邊寶華所感動,於是兩個人邁入了婚姻的殿堂。

但是婚後他們兩個人的生活卻過得很艱難,連生計都無法維持。

無奈之下,範曾只好求助於自己的好友須遵德幫忙,熱情好客的須遵德經常叫範曾去家裡做客,還經常在生活上幫助範曾一家。

可是沒想到,範曾竟然對須遵德的妻子張桂雲一見鍾情了,並且不顧須遵德對他的恩情,暗中對張桂雲展開了熱烈的追求。

此時的範曾,早就已經忘記了自己還是有妻女的人,而陷入了自己眼中「一見鍾情」的愛戀。

而且就在此期間,範曾多次住院,須遵德和張桂雲夫妻兩個人經常探望。

就是在此期間,張桂雲和範曾違背道德倫理,私會在一起。

範曾與張桂雲

也許是知道這段感情見不得光,也許是因為彼此都有家庭和孩子。

兩個人就這樣,保持著這種不正當的關係,長達十年之久。

範曾經常趁著須遵德不在的時候與張桂雲私會,甚至還跟須遵德的三個孩子保持著良好的關係。

直到偶然之間被須遵德撞破,這段地下情才得以見天日,氣憤之下的須遵德立刻提出了離婚,而範曾也迫不及待地跟邊寶華提出了離婚。

他們共同撫養的女兒,在得知此事的時候,氣憤難耐地跑來跟自己的父親對峙,但是卻被迫不及待想要奔赴愛情的範曾訓斥,甚至在一怒之下,揚言要跟自己的女兒斷絕親子關係。

範曾與張桂雲

而在離婚以後,範曾如願以償地娶了張桂雲為妻子,甚至還「大度」地將須遵德的三個孩子改了姓氏,變成了自己的孩子。

範曾全然地忘記了是邊寶華和須遵德,幫助自己度過了人生的低穀期,世俗的眼光都沒能讓他放棄這段畸形的愛戀。

甚至在他們的婚後,兩個人還出現在媒體的面前,全然忘記了彼此婚內出軌的事實。

如果範曾全然不在意世俗的眼光,娶了張桂雲也就罷了。或許還會有阿諛奉承的人稱讚他追求自己的愛情,可是事實卻並非如此。

他不顧恩情奪走恩人的妻子,甚至還跟自己的女兒斷絕了關係。

做下了這一系列的事情以後,還試圖想要掩蓋昔日的事實,將張桂雲的名字改成了「楠莉」。

範曾與楠莉(張桂雲)

1990年,範曾帶著張桂雲前往法國,並給她改名為「楠莉」,同年11月發布聲明公開說道:「我既愛江山,也愛美人,我願與相愛20年的楠莉,共赴天涯」。

一方面將自己婚內出軌的實情想要隱藏,另一方面又大肆地宣揚自己的「真愛」。

範曾的戀愛觀與現在主流所認同的著實相悖,只能說他與張桂雲,能夠走到至今,或許是真的就如同他口中所說的那樣是真愛吧。

作為一名藝術家,範曾在人品層次上面存在很大的爭議,但是關於他的畫作,也存在著巨大的分歧。

1978年,他的作品《魯迅小說插圖集》出版,範曾調中央工藝美術學院任講師、副教授,後來又調入中央工藝美術學院任教。

1986年,範曾獲得了「中日藝術交流特別貢獻金獎」,其作品《靈運歌嘯圖》等藏於日本岡山範曾美術館,《八仙圖》等藏於中國美術館,《秋聲賦》等藏於美國伯明翰博物館。

他被日本譽為「中國近代中國十大畫家」之一,為中國的書畫文化傳播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範曾並不像尋常的畫家一樣,作品千錘百煉,有人稱他的作品如同流水線上的產品,層出不窮。

僅僅是2007年,他拍賣的作品就多達十幾幅畫。憑藉著這種高產量,2020年6月4日,範曾以2019年度公開拍賣市場作品總成交額一億五千八百萬人民幣名列《2020胡潤中國藝術榜》第5位。

除了作畫家以外,範曾還是一名學者,他在社會公益事業領域積極地開展自己的慈善活動。

但是面對這些榮譽,自由主義大師李敖卻評價:範曾人品有問題,當屬可信。他的畫,乍看不錯,但看多了,千篇一律。他的字,做作討厭,帳房的毛筆字而已。

而著名收藏家郭慶祥,在自己的作品《藝術家還是要憑作品說話》一文,批評範曾「自我吹噓」和「過度包裝」,要旨也是範曾雖博得「名滿天下」,卻虛而不實。

即便是針對範曾評價貶褒參半,但是終究是外界的聲音。評價他純粹是單純的好人或者壞人都太過於絕對。

太過片面的評價對一個具有多樣性的人來說並不科學,但是作為一個出鏡率極高的藝術家來說,針對範曾在感情上所存在的問題,的確是經不起仔細的推敲。

立德樹人,不管是在什麼領域,做著什麼樣的工作,人品是考量一個人精神和品德的基礎。

如果沒有一個好的口碑的話,即使取得再輝煌的成就,背後也會有許多的人貶低或者質疑。

範曾和楠莉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