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節是自由市場體系壓倒性的勝利

感恩節

文:Richard M. Ebeling  

每逢一年的這個時候,無論這將逝的年頭,經濟是起是落,今天,我們都要與家人和朋友團聚,一起享受感恩節的大餐。

這個節日,是對早期清教徒祖先的紀念。他們從歐洲出發,跨越未知的海洋,在馬薩諸塞州普利茅斯迎來嶄新的開始。

然而,很少有人領悟到,感恩節也是對自由企業在北美誕生的慶祝。

感恩節

這群英國清教徒,他們之所以在1620年離開英國,乘坐「 五月花號」穿越大西洋,不僅是為了逃避他們在家鄉所受到的宗教迫害。他們也希望拋棄他們眼中舊世界的墜落物慾和貪婪腐敗。

在新世界,他們想要建立一個新耶路撒冷,不僅要在宗教上是虔誠的,而且要建立在社群共享和社會利他主義的全新基礎上。

他們的目標是柏拉圖共和國式的公有製集體社會。在這個世界裡,人人共同勞動、分享一切,既不知道什麼叫私有財產,也不知道什麼叫自私自利。

他們努力的結果,記錄在殖民地領導人威廉·布拉德福德的日記上。殖民地的人民集體開闢和耕作土地。但他們既沒有得到原本期望的豐富收穫,也沒能創造出一種人人分享、歡快愉悅的友愛精神。

在殖民地,那些比較懶惰的成員,總是遲遲才到田間耕作,他們付出的勞動,悠閒而輕鬆。他們知道,自己和家人將獲得平均的份額,他們沒有理由更加勤奮努力地工作。殖民地中更加勤勞的成員憤憤不平,抱怨自身的努力成果被重新分配給了那些消極裝病的人。不久,他們也遲到早退,在地裡不再乾勁十足。

正如布拉德福德總督用他的老式英語解釋的那樣:

幹得動活的年輕男子,抱怨他們花時間和氣力,為其他男人的妻兒勞作,卻幾乎沒有回報。強壯或四肢健全的人,沒有分得更多衣食,這被認為不公,那麼他也會變得像弱者一樣,能幹的活達不到別人的四分之一。年長位尊者,認為與年輕位卑者一塊勞動、同衣同食,是對他們的不恭不敬。婦人受到使喚,要為別人服務,給他們烹食、洗衣,她們認為這是一種不為其丈夫所容忍的奴役。

挫折和不滿在人口中蔓延,作物欠收,而來自集體收成的配給份額,並不足以避免飢餓和死亡。因此,兩年的公有化實踐,讓普利茅斯殖民地的人民只有極少數能夠倖存下來。

人們意識到,如果下一季也像以往那樣,將意味著整個社群的滅絕,殖民地的長者們,決定採用一些完全不同的嘗試:引入私有財產權,每個家庭都可以保留他們自己勞動成果的權利。

正如布拉德福德總督所說:

這樣,每個家庭都分配到了一塊土地,依據他們的人口比例(…)這取得了極大的成功。因為這使所有的雙手都勤快起來,因此種出來的穀物,比起總督或他人所能藉助的任何一種方式都要多,還給他省掉了很多麻煩,給人帶來更大的心滿意足。婦女現在自願下地,帶著孩子與她們一起播種,而在這之前,她們被視為軟弱無力;如果對她們加以強制,會被認為是巨大的暴政和壓迫。

普利茅斯殖民地體驗到了食物的充裕。

私有財產權,意味著勞動和獎勵之間,現在有了密切的聯繫。勤勞成為每一天新的秩序,因為每個家庭的男男女女,都有各自獨立的私人農場。

當收穫期來臨,許多家庭生產的東西,不僅能夠滿足自己的需要,而且還會有盈餘,可以用來與鄰居自由交換、互惠互利。

布拉德福德稱:

這時,收穫的時節來臨,現在,上帝賜予他們豐收,而非饑饉,時過境遷,許多人內心喜悅,祈福上帝。他們的耕耘成果就在眼前,所有人,不管怎樣,都能很好地迎來新的一年。一些特別能幹、更加勤奮的人,還有剩餘售予他人,從這天始,任何普遍的短缺或飢荒,再也沒有光顧他們。

艱苦的體驗,給普利茅斯殖民者的教訓是,從古希臘時代以來,憑藉集體主義而非個人主義許諾天堂的思想當中包含著謬誤。正如布拉德福德總督所說:

在這個共同歷程和條件下,經過陳年累月的體驗,在虔信和清醒的人們當中,可以很好悔悟出柏拉圖和其他古代人的虛榮和自負——消除私人財產權,迎來公有財產製,會使他們幸福和繁榮;好像他們比神更聰慧。 (就目前來說,)就像這個社群,結果滋生了混亂不堪和忿懣不平,工作本該使他們獲得利益和舒適,卻受到了拖延妨礙。

公有社會不合人類本性和人類繁榮的這個認識,會使人絕望或成為罪感的原由嗎?在布萊德福德總督的眼裡,情況可不是這樣。這不過是接受了這一現實:利他主義和集體主義與人性並不相符,人類如果夢想繁榮,那麼他們的製度就應該反映人性。布拉德福德州長說:

不可否認人不完美,這本身不是詛咒。我的答案是,所有人都有瑕疵,上帝在其智慧當中,看到了適合他們的另一條道路。

「 分攤財富」以及政府計劃和管制人們生活的願望,與柏拉圖共和國的烏托邦幻想一樣古老。清教徒祖先們經過嘗試,很快意識到,作為一種讓人們共同生活在一個社會當中的方式,它是破產的和失敗的。

相反,他們接受了人本來應該的樣子:勤奮工作、努力生產和銳意創新,並且,從努力當中產出的有用財貨,足以使人們能夠開展互惠互利的貿易。只要給人自由,允許他們在自利心的指引下改善自己及家人的境況,就能實現這一切。

在新世界的曠野中,普利茅斯清教徒從公有集體經濟的虛無夢想,發展出自由市場體繫心智健全的現實主義。在經濟前景不確定的當今時代,值得回顧美國最初關於自由的實驗和經驗。

這是第一個感恩節給我們上的一課。每年的這個時候,當我們與家人、朋友一起團聚在餐桌上時,讓我們記得,我們​​真正慶祝的,是自由人和自由企業在美洲新世界的誕生。

換言之,感恩節的真正含義,是各式各樣公有經濟和集體主義的失敗,是市場經濟和私產製度的壓倒性勝利。

來源      私產公號    翻譯:禪心雲起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