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任正非讓我們多活三百年

華為

文:王亞軍 

在徐直軍坦言沒有鴻蒙系統之後,任正非也停下了吹牛逼騙傻逼的本職工作,一本正經地承認,想要達到美國科技水平還需要三百年。

任*格瓦拉的意思是:照這麼幹下去,超越是不可能超越了,這輩子都不可能超越的,就連下輩子以及下下輩子都沒機會了!

由此可見,現在看到這篇文章的朋友們,肯定是沒有機會見到那一天了,不過我覺得中興華為等等,扛著「 民族企業」大旗的詐騙團伙的故事,特別適合寫成劇本,就叫《厲害了,我的牛逼! 》。

順嘴撒個慌,就能引得連帶魚能不能養殖的基本常識認知能力都沒有的「 媒體」跟著起哄,華為騙到手的數十個政府採購合同最低的一份標價也要過億,

哄得一國愚昧傻缺高潮迭起,順便把各種科研扶持資金拿到手軟,你說華為、中興以及那一大波在「 科研」圈子裡混飯吃的同行們,牛逼不牛逼?

華為

說集中力量辦大事的人,腦子還活在農耕時代的,開山填海挖渠鋪路乃至耕種開荒,時至今日依舊都可以靠原始的力量來做到,但科技這東西是工業革命以後的,除了腳踏實地從基礎教育開始一步一個腳印之外,甚至沒有任何捷徑。

砸下多少錢喊來多少人,都沒一丁點卵用。嚷嚷著砸下五百億研究芯片,就等於想餵鴨子吃鹽巴收穫鹹鴨蛋,把研製芯片等同於在蔬菜大棚裡澆灌農家肥了。

芯片製造到底有多難,中國芯片製造技術與inter,高通,AMD差距到底有多大? (綜合專業資料匯總)。芯片的主要原材料是二氧化矽,原材料只是普通的沙子,把沙子篩选和熔煉製成極高純度的矽碇,目前國際量產所需的純度是99.99999……%,小數點後面12個9。中國目前的實驗室階段的水平能提煉的純度最多也才5-6個9。切割成的晶圓需要薄到5nm(納米),中國實驗室階段最多切割到12nm成品率還極低。進入光刻階段,還要運用蝕刻、離子注入、電鍍、拋光……… 等等一系列五千多道工序,將數以億計的晶體管篆刻在只有指甲蓋大小的矽晶片上。這些技術中國目前根本沒有,實驗室裡使用的光刻機還都是多年前的隔代淘汰的產品。

隔代的意思是,人家現在開的是汽車,隔著馬車那一代就是腳丫子。

就這還不包括複雜的邏輯設計以及程序設計所需的涵蓋十幾個學科的基礎理論知識,以及各種設計與驅動系統的輔助軟件,才能將極其複雜的電路結構在晶圓上「 鋪設」出來。

靠砸錢,靠人多都不管用,靠做夢吹牛就更不管用了。所以任正非這次說的是實話也是人話,別說三年五年,三百年也不行,別說三百億五百億了,就是聚集起十億人砸下五百萬億五千萬億,也絕無可能培養出來一個諾貝爾獎獲得者。

因為貧瘠的沙漠裡只適合長仙人掌,即使強行插秧移植來的也不過是些「 無根之木」,也只不過是裝典出來個虛假繁榮。所以那部《厲害了,啥啥啥》才會讓稍微有點科學常識的人覺得無比尷尬。

前不久我寫那篇《是包子早晚露餡》開篇的段子:蘇聯開會商討如何修建百層大廈以及建成後邀請誰來參加剪彩儀式。但鑑於目前沒有工程師也沒有建築材料,於是大會決定直接商討第二個議題:竣工後請誰來剪彩。

在不能提煉高純度矽,不能製造光刻機,不會設計驅動程序的情況下,中國領導科研工作的富豪們先研究的是:製造出來的芯片不賣給哪些國家

越高級的科技越艱深的科研越是倚重最基礎的科學常識和知識,特別需要的是邏輯思維能力。設計理念就是一整套邏輯,搭建架構需要一整套邏輯,而超強縝密的邏輯思維能力則必須普遍培養重點關注,這時候才是真正體現出「 人口大國」優勢的時候。

這就是為什麼民國初年短暫幾十年的開放的學術氛圍,就湧現出許多名鎮全球的大師的原因。比如物理學大師葉企孫、束星北,衣原體之父湯非凡,哲學大師馮友蘭,邏輯大師金岳霖以及被譽為大師中的大師的陳寅恪……..等等等等,姑且不談他們本身的學術成就科研成果,連他們的學生都是在各個領域裡響噹噹的人物!

葉企孫老師遭受迫害出來的時候,已身患重病,小便失禁雙腿腫脹難以站立,整個身子弓成九十度。在當時的中關村一帶,有不少人都看過他乞討要飯,只有遇到學生模樣的人,才會伸手說:「 你有錢給我幾個」。當他的海外友人任之恭、趙元任,以及他的學生林家翹、戴振鐸、楊振寧等人歸國後向北大提出要看望葉企孫時,均遭拒絕:「 他是國家的罪人,人民的敵人!」

束星北慘死在打掃廁所的工作崗位上,陳寅恪在高音喇叭的批判與痛罵聲中撒手人寰,湯非凡被打成「 巴白旗」典型後自殺身亡,馮友蘭晚年大力批判哲學思想,金岳霖痛斥邏輯思維…….

時至今日,本應該普及的邏輯學教育依舊不被允許,邏輯思維能力在這個民族實在堪稱稀缺,在如今依舊是無論什麼學科甚麼系統的學習,首先要保證的不是專業不是學術甚至不是論文答辯和課題選擇,而是馬哲毛概不要掛科!

前幾天那篇寫華為的文章被集中舉報的同時,我還收到了一份名譽侵權投訴,某芯片研發公司覺得我不該嘲諷他們「 高舉某某思想用某某理論研發芯片」。我覺得那根本不是我在嘲諷,而是他們自己在全世界面前表演「 自嘲」,若非如此,便又是一個舉著「 鴻蒙、5G、巴鐵」的詐騙團伙而已。

共同唱響的旋律還是《少林足球》電影裡那首特別諷刺的歌:

 「 中國科研好嘢,真滴好!中國科研棒啊,真滴棒!我用砸錢造芯片,他靠人多搞科研。」。電影裡,當「 大家」一擁而上喊著口號「 踢球」的時候,教練吳孟達有句台詞:「 足球,不是這麼踢的」。

科研不是這麼搞滴」,科學家也不是如今的教育模式以及社會保障體系能夠培養出來的,科學家需要的基礎是:獨立人格,獨立精神。自由言論,自由思想。

咱們從科技聊到科研,從國外聊到國內,又從概念聊到實際,從現在聊到歷史。有人覺得跑題了,其實一點都沒有。我講述的僅僅是「 先有牆才有磚還是有磚才有牆?」這樣一個基礎的、低級的常識、認知、邏輯。

常識認知水平和邏輯思維能力低於這個水平就是智力殘障患者,只適合聊溫飽,不適合聊「 芯片」。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