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格爾為甚麼能「血洗」流行音樂圈?

騰格爾為甚麼能「血洗」流行音樂圈?

說起騰格爾,我們總是難以忘記,他眯起眼睛,一唱歌就春風迷醉的純粹歌者風範。如此鮮明的表演風格,總是被人們糢仿和調侃。


作為真實力歌手,早年間很多影視劇,都會請騰格爾來唱主題曲。《康熙王朝》的《大男人》,《神探狄仁傑》的《唱歌一曲》,這位蒙古族大爺的歌,總是大氣曠遠,又有著男子漢的熱血如火。

而騰格爾的成名曲《天堂》《蒙古人》這些歌,可以是大型晚會的壓軸大歌,也可以是風味飯店裡鎮店攬客的思鄉曲


憑借著廣闊的音域,他的歌喉強大到讓人幻滅,有輕盈的優雅的唱法,還有粗獷狂野的唱法,但偏偏這種唱法總是同時出現在一首歌裡。

騰格爾一個人,可以扮演草原上歌者所有的種類。有人形容,從未見過有人唱歌像脈沖,時強時弱的音浪,它輕拍著你,襲擊著你,撩撥著你,最後,能滅了你。


去蒙古國參加歌唱比賽,拿了別人家冠軍,第二名是蒙古國國寶歌手吉日嘎啦賽罕。草原上的人也不是沒見過大場面,但真是沒見過騰格爾這號歌手。

騰格爾還是建國以來內地到臺灣舉行個人演唱會的第一人。臺灣報紙當時喜悅地形容:寶島刮起了東北旋風。

那時候,如同我們對臺灣歌手鄧麗君,費翔,有很多的好奇,臺灣歌手也十分想目睹大陸歌手的風採。尤其是騰格爾這樣,個人風格很極致的歌手。


騰格爾和馬英九合影

「我的創作,我的聲音,包括我的光輝形象,在臺灣是比較難找到的。」

玩綜藝甚麼的也不在話下,在臺灣,騰格爾和前妻哈斯高娃一起參加一檔綜藝節目,騰格爾夫妻還用蒙漢和唱了一首民歌《敖包相會》,聲音高亢洪亮,深深吸引著現場和電視機前的觀眾。但除了歌聲外,更加吸引人的是那騰格爾那時候的顏值妥妥不輸,人稱翻版陳道明。

在音樂方面,騰格爾也時常發表自己真實的看法,有一次,音樂人們開了一次研討會,北方漢子性格直爽,騰格爾對李宗盛說,你們臺灣的歌怎麼盡是些我愛你啊,我愛你啊的。

當時,李宗盛有點不高興了,騰格爾說,反正就那樣吧,不高興也無所謂。

風靡兩岸三地,橫掃海外甚麼的,與流行音樂教父對談,騰格爾早年間的音樂造詣,已經到了很高的境界。

然而,正當人們認為他會作為一位人民藝術家,步入典型的老幹部人生時…..一首貌似大張偉花兒樂隊style又唱又跳的洗腦歌《桃花源》橫空發布之後,人們發現騰格爾叛逆了。

第一句歌詞就是:陶淵明寫了桃花源。但與其說是向魏晉文豪say hello,不如說是在陶淵明的墳頭蹦迪。


“拍MV我是特別認真地在演,但很奇怪,我是很認真的,我沒有要逗你玩,但出來的效果就……我是特認真在演,呵呵,但這怎麼說呢……可能我身上有一些喜劇的天分,其實我自己覺得沒有很好笑。”

你們自己品品,好不好笑

人們認為這是一首被低估的歌,比廣義流行的華語音樂都強的多。當《天堂》被山寨被調侃了無數次之後,騰格爾向低迷的華語樂壇揮出的一個大拳頭,你毀我一首歌,我血洗你整個樂壇。

「陶淵明的桃花源已經很寂寞了,好山好水好寂寞,我就想,為甚麼不是一個美女如雲的地方呢?」

仿佛一種降維打擊,明明可以完美演繹高山流水嫻雅風範,但偏偏要給你造作,將你的聽覺和內心撕扯,猛回頭一個大寫的問號,一代老藝術家現在這麼唱歌的嗎?

在前輩身上看到自己身影的大張偉形容騰格爾:在中國玩的那些叛逆有時候不是真正的叛逆,騰格爾這才叫做真正的叛逆。這講的就是一個老哥去會所的故事,但是這不能播,於是就借了桃花源的故事。

改編蔡依林《日不落》

而當一代天驕之子的包袱蕩然無存,放飛自我,再也沒人能擋得住這匹草原蒼狼。

在流行歌創編道路上一奔子遠去,騰格爾按捺不住蔡依林《日不落》的誘惑,於是果斷的就下手了。來自騰格爾大爺的日不落的想念,那種震撼,聽一句得消化三五天。


你們自己體會

從此後,騰格爾大爺盯上了90後愛聽的歌兒,你忽然明白,一個牛逼的歌手可以將如此甜膩柔軟的旋律,也變成鬼畜般的洗腦神曲。

騰格爾還唱起了張韶涵的《隱形的翅膀》,讓遠在對面的本尊,要把膝蓋揭下來。活生生把一雙毛絨絨的小翅膀唱成鋼筋混凝土大鵬展翅,還蜜汁帶感!

真·寶藏歌手·社會你騰哥不僅一首歌一個風格,還能把所有人都帶成他的風格,無論和誰同臺,最終都會變成他的主場!

他的氣場,總是碾壓舞美,一開口就好嗨哦,感覺人生到達了高潮,使人渾身通電爽炸天!

湖南衞視春晚上,騰格爾還和張碧晨同臺獻唱了《桃花金曲串燒》。一開始張碧晨唱《涼涼》還是飄逸唯美的仙女畫風。等到騰格爾唱起《桃花源》,整個場面就失控了。一邊是灑脫快活的騰哥,一邊是使勁憋笑的碧晨,見過拍戲笑場的,沒見過唱歌也能笑場…..

發唱片封面用自己的證件照,一寸免冠還免發,還有藍藍的天空做背景。字體設計連盜版商都不敢這麼簡單……


當然,他最終也沒能拒絕老藝術家在網游世界開花,帶上殺馬特假發,演唱網游歌曲……

騰格爾也開始為游戲站臺,帶上假發拍宣發照了

據說騰格爾上學的時候就是一個逗比,非常的狂野,在宿舍經常一驚一乍的。年少時代,也屬於會在馬背上被父母拿馬鞭子抽的頑皮少年。


沒錢時,為了吃肉,跑到血站賣血,也要吃到心頭愛的下酒菜。有錢後,他自認,「我過上揮金如土的生活」。瀟灑坦蕩如斯,毫不掩飾自己蒙古漢子的本真。

「其實這些年,除了出神曲,演喜劇。今天又扮演葫蘆娃,其實這都是我的嘗試。就是希望朋友們不要停留在我只會唱內蒙古歌。因為唱了這麼多年之後,我覺得人生換一種活法,也是很有意義的。」

記得「杜甫很忙」火的時候,人民日報有篇文章《杜公有靈當莞爾》,杜甫他老人家在天有靈,看到這些惡搞課本的塗鴉,也不過是莞爾一笑罷了。當人們在忙著解構別人的時候,騰格爾大爺主動對自己下手了,選擇把自己玩起來……你以為他唱歌有點用力,其實他玩的毫不費力。


《歌手2018》曾經問騰格爾,最喜歡年輕人怎麼形容他,他說最喜歡:你大爺就是你大爺。

來源:男人裝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