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農:從技術機密之爭看中美關係惡化

中美關系

自從兩年前中美關系開始明顯惡化,在冷戰、中美友好等話題方面,中共都是倒打一耙,把中美關係的惡化歸咎於川普的過錯,但只有一個話題,中共從來不提,那就是中美技術機密之爭。因為這是中美關係裡中共最不願觸碰的話題,用中共官媒的說法,那就是,「全民皆盜」。恰恰是這個問題彰顯出如今中美關係演進的錯綜複雜、混亂如麻之狀。

一、中美並非貿易戰,盜竊技術機密才是核心問題

到現在為止,拜登當局和美國的大部分中國問題專家,不管是批評中共的,還是變相為中共幫腔的,都不願意正面回顧中美關係惡化的全景圖。如果分析這幅全景圖,就會發現,中美關係惡化的起源不是拜登當局講的價值觀之爭,而是美國對中共盜竊技術機密行動的防衛戰。

中共長期大規模盜竊美國的技術機密和知識產權,這樣的侵害當然不是拜登講的什麼大國「競爭」,而是中共蓄意對美國的嚴重侵害。在奧巴馬時代這種現象就已經非常明顯,給美國造成的損失也越來越大,但奧巴馬卻始終無所作為;這又反過來成為一種對中國大規模盜竊技術機密活動的變相鼓勵,以致於中國把這種活動納入了經濟「崛起」和世界「稱雄」的戰略規劃之中(比如千人計劃)。

川普總統2018年3月22日簽署一項備忘錄,指責「中國偷竊美國知識產權和商業祕密」,並根據1974年貿易法第301條款,對從中國進口的商品徵收關稅,迫使中國改變其「不公平貿易行為」。隨後,川普總統把中美經貿爭端擺上了雙方的談判桌面,彼此交涉的主題是貿易赤字和知識產權。

這樣的談判本來是國家間解決經濟爭端的正常方法,白宮在經貿談判中考慮的核心問題並非單純的貿易逆差,而是想用貿易問題作槓桿,逼中共停止侵犯美國的知識產權,關稅只是配合談判的手段。當時川普政府仍然沿用前幾任美國總統定下的中美關係框架,希望通過經貿談判來解決中共侵犯知識產權和貿易逆差兩大問題,繼續維持雙方經濟技術領域的正常合作關係。因此,川普總統在美中談判中並沒追訴中共偷盜技術機密的國家行為,也未就偷盜損失提出賠償要求,只是要求中國從立法、司法、行政監督等層面採取切實措施,中止侵犯知識產權的活動。

二、文談無果,中共武力威脅,點燃中美冷戰

2018年中美經貿談判開始時,中共表示,貿易和知識產權這兩方面都可以談;其實,在這兩方面中共都不願讓步,北京一直在談判桌上與川普當局虛與委蛇,軟磨硬泡。在冗長的談判過程裡,中共一開始矢口否認有過盜竊技術機密和侵犯知識產權的行為;然後,在諸多案件的事實面前,中共承認了存在侵犯知識產權的問題;但在談判的最後一刻還是全盤推翻。顯然,中國寧可承擔美國的高關稅,也不願切實終止侵犯知識產權的活動;同時,中共一直把中美經貿談判儘量局限在貿易領域,希望用貿易上的讓步來轉移美國對中共盜竊技術機密的關注。

對中共來說,中美經貿會談只能是一場「貿易戰」,如果談判超越了貿易和投資問題,就觸碰了中國的「紅線」。這表明,北京的「紅線」就是不許觸碰技術間諜問題。而對川普當局來說,對知識產權不能陽奉陰違,要違法必究。雙方的談判因此無法取得進展。

2019年年初中共發現,在談判桌上難以得手,於是便玩出了共產黨政權的老伎倆—武力威脅。當時中美經貿前景不明朗,一些外企開始撤離,而中國的經濟形勢也每況愈下,中共擔心失去主動權,便陸續採取了三項軍事上的對美威脅行動。這三項行動我講過多次,即2019年1月中共海軍艦隊到中途島演習,宣稱「劍指珍珠港」;3月中共宣布占領南海的大部分國際水域,建立威脅美國的中共核潛艇「深海堡壘」;6月宣布完成北斗衛星的核導彈導航部署,可對美國全國可實施精準核轟炸。中共把這些軍事威脅行動作為解決中美經貿衝突的助攻手段,想用核威脅來對美國施加壓力,迫使川普政府讓步。

不管中共當局的算盤是怎麼打的,不考慮它是否預料到中美冷戰爆發這種結果,也不用分析中共是否低估了川普當局捍衛美國國家安全的決心,中共的軍事威脅無疑把中美關係推進了惡化的深淵,點燃了中美冷戰,當然也就改變了中美經貿談判的走向。事已至此,中美雙邊關係再也不可能迴轉,更不可能退回到兩國合作發展的舊軌道上去了。

三、官媒自稱:「全民皆盜」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以後,以美國為代表的發達國家已逐漸轉變為知識產權支撐型經濟結構。在這種情況下,保衛本國的知識產權不被偷盜,既是維持就業和企業利潤的基本前提,也是守護知識產權財富的唯一途徑。而中國「奪取」他人技術機密和知識產權的企圖,不僅僅是硬搶外國企業的知識產權收益(即利潤),而且也奪走了發達國家的知識產權財富。於是就有了中美之間以盜竊技術機密為主題的經貿談判。

中國盜竊技術機密和知識產權的活動大體上可分為兩部分:大量銷售假貨和直接盜竊技術機密。如果說,前一種是明目張胆地盜用美國公司品牌、用假冒偽劣產品侵占美國公司的市場,那麼,後者就是技術間諜活動;前者通過頻繁出口假貨,搶走正牌產品生產公司的利潤,後者屬於永久性地掠走美國公司的知識產權財富;如果涉案者被查,前者屬於民事訴訟範圍,後者則涉及刑事犯罪;前者對美國公司的侵害持續不斷,但每次侵害的數額相對有限,而後者是一次性地造成美國公司的巨額損失,讓被盜的美國公司多年的研發投資血本無歸,且可能長期面臨中國仿造品的擠壓而破產。

據美國知識產權被盜問題委員會(Commission on the Theft of American Intellectual Property)發表的一份報告稱,中國仿冒、盜版以及盜竊商業機密等與侵犯知識產權相關的行動,每年給美國經濟造成的損失在2,250億美元至6,000億美元之間;其中,僅盜竊商業機密一項就令美國經濟損失1,800億到5,400億美元。

美國聯邦調查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曾表示:「中國開創了一種有廣泛社會參與的方法去盜取創新,它採用了任何可能的手段,從各類企業、大學和組織盜竊創新成果(「China has pioneered a societal approach to stealing innovation in any way it can from a wide array of businesses, universities and organizations」);中國通過情報機構,通過國有企業,通過所謂的私營公司,通過學生和研究人員以及代表中國在海外工作的各類主體收集情報。」他提到,美國聯邦調查局在全國設有56個辦事處,這些辦事處調查經濟間諜案件時幾乎都指向中國。

有趣的是,中共外宣官媒《多維新聞網》2019年4月26日用《FBI局長:中國全民皆盜,是美國情報領域最大威脅》作為標題,報道了聯邦調查局長的上述談話。該局長的英文原話中使用的是「societal approach」,並沒有貶義,卻被中共官媒誇張地譯成了「全民皆盜」。官媒的意圖究竟是挑起海外華人對美國的憤怒,還是為盜竊得逞而自鳴得意,就不得而知了。

四、剽竊立國?

當中共展示軍力時,它不斷吹噓海軍艦隊如何壯大。中共的科技研發能力真能支撐共軍的擴張和經濟的崛起嗎?

判斷當前國際上主要國家的經濟發展是否具有科技基礎,可以看一個指標,那就是,企業自有知識產權的價值及其收益在企業資產和利潤中占多大比例,比例越大,科技實力越雄厚。

據《日本經濟新聞》報導,10年前全球企業的淨利潤中,美國約占25%,而現在這個比例已大幅度上升到39%。其原因是,美國已經形成了由知識產權等「無形資產」創造利潤的產業結構。通過調查美國企業持有的資產可以看出,代表技術實力的專利及代表品牌影響力的商標權等無形資產已達到4.4萬億美元,超過了工廠及店鋪等有形資產;美國企業無形資產占企業總資產的比例已達到26%,是10年前的2倍以上,而日本的這個比例還只有6.4%。《日本經濟新聞》沒說中國的這個比例是多少;很可能,最多不過是日本的幾分之一而已。

那麼,中共靠什麼立國,靠什麼擴軍備戰?回到本文的主題,答案很清楚,靠剽竊立國;而且,盜竊美國這主要科技大國的知識產權,比搶錢還有賺頭。因為,直接從美國盜竊技術機密,不但省去了自己的研發投資,而且將美國的技術機密據為己有;然後再用美國偷來的技術製造仿冒產品,在全球市場上大撈一把;更關鍵的是,美國的技術機密是長期研發投資積累起來的財富,偷走你的,變成我的,不但削弱了美國的技術財富總量,而且擴大了中共的技術財富。很多人不相信中共什麼都偷,也許,專門分析一下中美諜戰,就能說明其中真相。

中國的企業就不能走自主研發的道路嗎?技術的自主研發談何容易,問題不在於政府是否提出這個口號,而在於中國的企業是否存在技術研發的原創動力。知識產權收益的唯一可靠保障是維護原創動力的制度;而原創動力的產生,需要創新的敏感度和技術可用性方面的直覺、風險承受力以及創新成果的安全性,其中最關鍵的是創新成果的安全性。如果沒有保障創新成果安全性的制度,任何創新都可能被其他企業隨意剽竊,哪個企業還願意投入大量研發投資,「為他人做嫁衣」?而中國缺的就是保障創新成果安全性的制度,中國企業界的常見做法便是剽竊獲利。所以,剽竊為生,不僅是中共在中美蜜月期間的一貫作為,也是中國企業在國內的一貫作為。

最近拜登在謀求與習近平見面,為此,中共盜竊技術機密這個問題,和中共軍事上威脅美國這個問題一樣,都被壓下來了,為的是給中美層峰會談鋪路。雖然中共在美國的技術間諜不像以前那麼活躍了,但他們並沒停止活動,美國的技術機密還是不斷地被輸往中共手中。而長期以來的這種技術盜竊活動也在美國產生了相關「食物鏈」,甚至形成了與這個「食物鏈」有關的既得利益集團,他們經常以學術自由、國際科研合作為名,批評聯邦調查局的調查行動和法院的判案。

中美在技術盜竊問題上的尖銳對立和中共軍事威脅美國的舉動,本來是中美關係當中最核心的問題,現在卻被拜登當局邊緣化成小事一樁了。美國那些所謂的「主流媒體」,一談到中美關係,便熱衷於談一些「人權」、「價值觀」之類的隔靴搔癢的空話,同時卻躲躲閃閃地小心避開中共的技術盜竊和軍事威脅這兩大核心問題,假裝什麼也不知道。這種局面顯然不正常,為什麼美國有那麼多媒體和學者如此小心地避踩中共設定的不許觸碰技術間諜問題的「紅線」呢?這無疑值得美國民眾關心並警惕。

大紀元首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