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年從業者說說教培怎麼走到今天的

教培

十二年從業者,以我個人的角度來說說教培怎麼走到今天的吧,以及這次為甚麼一定要往死整頓,現在的現狀,還有後面的小預測。

個人眼中教培簡史(作死歷程):

09 年,我還是大學生,從十月份開始接家教,第一節課是小學生輔導作業,主要是數學英語,兩個小時 50 塊,給中介 70。我大約是從這個小姑娘開始真正進入到教培行業的。從 09 年到現在,我做過托管老師,做過家教,做過大牌連鎖機構教師,帶過一對一、班課,偶爾有機會也會去學校臨時代課,做代課老師,俗稱合同工。

· 09 年到 13 年左右:

這個階段的培訓班主要還是小區附近為主,偶爾也有做的比較大的,但都是托管的屬性比較強,有點像升級版的小飯桌,輔助學生完成作業,也會有提前學,但是從內容到難度還是依托學校進度和官方的教育大綱的。也有奧數班,藝術班之類的,但並沒有像現在這麼功利。學科教育和素質教育沒有太大分層,家長也不是焦慮的不行不行的,非報班搶跑不可,一般就是找個地方看孩子寫作業輔導功課,總比在家打游戲看電視好,就這個心態。

有一兩年的寒暑假,我曾到某個市內認可度比較高的培訓學校兼職,從發傳單招生,到做小班主任輔導功課。那時候的機構主要還是在寒暑假複習鞏固,稍加預習,報名的主要是假期沒地方去的娃娃。我記得那個老板算是我的師兄,師範大學畢業一直做培訓學校,家長中口碑很高,他帶我們去每個學校發傳單,背地圖,了解每個學校的風格和特徵,甚至有自己的班車(租了大巴,按線路接送學生)。沒有焦慮營銷,一個班 15 人左右,價格忘記了,但是不算貴。

對了,所謂的家長口碑高,老師不錯是一方面,更多的認可在於服務,一日三餐吃的比較合理,班主任對學生和家長很了解(我們帶班之前就要求必須把孩子名字,父母電話,家庭住址背下來的),有班車方便接送,孩子有任何問題都得找我們。

· 13 年到 16 年左右

家長焦慮現象、全民輔導班現象開始露出苗頭,我個人認為有幾個因素是起了很大作用的:

首先,某些小升初、甚至幼升小掐尖現象越來越明顯,名校之流尤其對各種獎項情有獨鐘。這就刮起了一陣小學生考證風,奧數要拿獎杯、舞蹈武術要拿獎牌、英語要 KETPET……10 年之前也有學奧數,也有學藝術,但家長最多是想讓孩子更好地理解書本知識,或者簡單培養一個愛好,而不是一定要競賽考級拿獎,目的明確為了升學保駕護航。

其次,公立學校減負減到家長沒有安全感,從三點半放學,不得不送托管班,到發現必須在外面補課,學校教的越來越簡單,不夠應付考試,再到最後,所有家長和學生甚至某些老師都認為必須在外面補一下,不然跟不上。那幾年很多學生家長轉述某些老師直接說 「你們在外面都學會了,我就不講了」「這個地方你們去補一下課」……

第三,那幾年的學生家長以 60,70 後為主體,很多是借了房地產和股市、經濟發展的東風,有錢的比較多,或者說比現在的準家長(85 後,90 後一身債不敢生娃的)有錢的多。比如我曾經的一個學生,家裡拆遷分了四五套房,每個月租金就夠他在外面隨便砸錢補課。

這個時期的機構,尤其是大機構,快速彫琢了一套既有形式又有內容的方法,比如進門考,比如小班分層次教學,比如獨立於官方之外的一套自己的教材和教學大綱,這個方面,以英語和奧數為主要典型。

而大型機構對任課教師的剝削還是很嚴重的,越是大型機構,課時費到教師手裡的越少,再加上雜七雜八的事情,和續班率的要求,很多磨練出來的只想教書不想管雜事兒的教師也脫離了大品牌機構,逐漸向中小型機構下沉。

這個階段也是補課機構比較風生水起的時候,有些大機構的銷售看著眼紅,自己挖了生源租間寫字樓辦公室買點桌椅就單幹,給家長的報價低點,給教師的課費高點,最起碼不至於起步就賠錢。也是這幾年,好多親戚朋友勸我也自己辦一個,成本小,易拷貝,自己也教的不錯,好在我知道自己幾斤幾兩,從來沒動過單幹的想法。

· 16 年到 18 年左右

資本聞著味兒就闖過來了,各個大牌子連鎖機構不停地擴張加盟,搶占市場,也是這個時候開始,銷售們的話術逐漸 「販賣焦慮」 化。畢竟真正有需求的家長和孩子就那麼多,大大小小的機構如雨後春筍一樣鑽出來,每家銷售的文案都逐漸換成了 「你來我培養你,你不來我培養你的競爭對手」、「就怕學霸放暑假」、「寒暑假是彎道超車的最佳時期」、「教育是最有價值的投資」…… 宣傳話術越來越微商化。最恨人的是暗示不給孩子報課等同於不是好家長,綁架家長的錢包。

也是這段時間,各種名目繁多的概念被營銷出來,比如 「北美真人外教」、「加拿大原版教材」…… 大家本質都在做學科,這些所謂的賣點,其實並…… 沒甚麼用。

這段時間還有一個很特殊的現象,全民補課變成社會問題,然而焦慮營銷甚至熱門電視劇的加持下,家長們更瘋狂,學生們更焦慮。

那幾年,我親眼見到一條街上補課班一家連著一家,學校附近一排一排的 「補課一條街」;也親眼見到某一個商鋪三年內換了五個牌子,都是教育機構,但最終也沒存活下來;也見過在教師課時費 150/h 的時候,資本拓客敢做 1999/20 小時,四人團報還免一人學費,對,賠本到教師成本都覆蓋不了,更別說房租水電教務宣傳成本。

除了賠本拓客,健身房美容院囤課開卡那套也被有樣學樣,整個市場開始混亂。其實之前十多年小機構和周邊學生學校都屬於一種供需緊平衡的狀態,忽然冒出來這麼多機構,「焦慮營銷」 越來越厲害。

當然,焦慮的不僅是家長,還有很多原本不販賣焦慮踏踏實實做補課班的中型機構,看著周圍左一家右一家的開門,右一家左一家的關閉,很多中小型機構也開始受到影嚮,我認識的兩家機構原本一直是一個月一交學費,有一家甚至是課後交學費,也是在那段時間為了保持 「用戶忠誠度」,最終變成了買大課包囤課式。

線下校外培訓已經白熱化。

· 18 年到 21 年

其實從 18 年消防檢查,嚴格要求培訓機構教師必須有教師證開始,就已經露出了要治理的苗頭,當時有的小機構因為拿不起重新租房裝修過消防的錢,把孩子和剩餘課費一起轉給任課老師(老師酌情把剩餘課時上完,孩子轉成私人家教繼續輔導),機構關門大吉,現在看來反而倒是是因禍得福了。

但更多的中型機構還是想留下來,於是重新擴大面積,重新租房子、做裝修,過消防檢查,申請 「辦學許可」(補課班大多只有營業執照,工商許可),遞材料,等審批。這一輪折騰下來,少說要百來萬。

20 年疫情黑天鵝,所有線下補習班直接停工,線上教育異軍突起,一時間從猿輔導、掌門 1 對 1、VIPKID,學霸君…… 一輪一輪不斷投資,不斷燒錢,不斷投放廣告,很多嗅覺敏感的同行就已經察覺到早晚要出問題了,這是第一個信號。

第二個信號,是學霸君事件和優勝事件,學霸君的教育貸極其惡劣,優勝 20 年的老品牌說完就完,業內影嚮很大,其實不止這兩家,還有好多機構因為盲目擴張,加上疫情的原因斷了資金鏈,直接倒閉,家長沒錢退、學生沒課上、老師沒工資。

後來正式複工複課,所有行業都恢複正常,但仍然不讓線下補習班開門,就難說只是防控的原因了,這是第三個信號。

為甚麼要一下子往死裡整頓

為甚麼要整頓,我在另一個回答裡寫過,當然是以一個從業人員的角度去回答的,我今天就只說說為甚麼一下子按這麼死,往死裡整頓吧。

很多人都知道那個著名的 「劇場效應」:

「一個劇場裡,大家本來都坐著看劇,最開始有幾個人站了起來,最終大家都不得不站起來看。最後的結果就是大家都比原來做出了更多的努力,但是並沒有改變結果。」

這次從最高層面下達的指示,給我的感覺就是國家想官方出面強迫大家都一起坐下來,好好看劇。

想法很好,我也很支持。

但是刀子真正落在自己身上,才知道疼,真的疼。

眼見著從 「雙減」 出臺開始網上編的段子一點點變成現實,我真的不可能始終淡定。

最直接的就是對自己的價值產生了疑惑,十二年來我對得起每個孩子。從無販賣焦慮,從不拖課時,孩子學得不錯完全不需要補課那種我甚至會 「勸退」,或者告訴家長這段不必要補習,等到比較難的章節再來找我。

就拿今年舉例子,最讓我驕傲的不是高考 90 + 的幾個娃娃,也不是中考滿分的幾個娃娃,而是有個性格自卑內向畢業都費勁的孩子,我陪她熬夜爆痘 20 多天,認可她,鼓勵她,陪伴她,支持她,從 30 + 的成績追到差 6 分滿分。整個孩子自信而快樂,從覺得自己完全廢柴,到想好好努力考高中的案例。

忽然間從大家尊敬羨慕的自由教師變成東躲西藏的打擊對象,落差真的有點大。

但我真的是支持整頓的。

最近腦子裡總是在重複 「何時眼前突兀見此屋,吾廬獨破受凍死亦足」

這個 「屋」 就是我理想的 「各行各業都可以體面養家

教培現狀:

「雙減」 官宣之前,很多中小機構還是很指望能辦下來辦學許可的,政策官宣之後,小機構紛紛放飛自我,沒辦法,從 18 年到現在,還想堅持下來的中小機構從重新裝修過消防到疫情不開課,三年賠兩百萬都算最少的。官宣之後,大家意識到躺平會死無全屍,紛紛開始花式偷偷上課,進小區的,放哨的,前後門的,啥花樣都有,但是大家都明白是垂死掙紮,命不久矣,橫也是死,豎也是死,但最起碼課耗多一點,不得不退費關門那天壓力也小一點。

與此同時,家長們的反應也很有趣,首先就是更多的家長希望能私下聯繫老師到家裡上課,其次,很多家長不希望補課班全體消失,尤其是抱著托管心態的家長。更有的家長會主動變成消息來源,比如偶遇檢查小分隊會主動通風報信。另外就是,往年家長可能更願意在一個機構同時學幾科,少折騰孩子,而今年明顯有更多的家長是東家學一科,西家學一科,就怕哪家忽然就幹不下去了。

這些家長主要以現在的初高三為主吧,畢竟陪跑了十多年,忽然不讓上課沒了拐棍兒,家長和孩子心裡都沒底,而且大考在即,誰也不敢輕易開玩笑,去做 「第一個坐下看劇的人」。

教師們也是驚弓之鳥,同行之間交流時候真假消息滿天飛,大部分在職在編教師不敢出來了,但有一部分仍然在繼續,不過也紛紛表示不敢和機構合作了。其實在職教師很多都不敢帶自己校的學生,帶的往往都是外校生。圈子裡好多消息傳的有鼻子有眼的,說前幾天某個在職老師在外帶素質班(非學科),遇到檢查直接推門進去問孩子在學啥,孩子實話實說是在學某某,檢查隊沒問老師直接走了,老師驚出一身冷汗。說某個教師被家長小組拼課請到家裡,估計是被沒拼上的同學舉報,還好跑的快。再加上沸沸揚揚的雙胞胎課後舉報老師事件,在校教師現在收斂了不少。

至於非在校教師,現在也是心態很不好,不僅怕被查,也怕討薪討不到的情況。昨天還有個同行說,這個暑假不敢在同一個機構獃著了,寧可多跑幾個機構分散風險,但是整個暑假兩個月壓了三萬多課時費,沒證偷著上的怕隨時跑路,有證的現在也推脫資金被監管不及時發課費。

盲猜預測:

補課班可能會回到二十年前那種狀態,有補課的,但很少,不至於全民焦慮,大多也是鄰裡鄰居互幫互助,連看娃帶輔導作業,賺一個茶水錢,主要是對學校的補充,主要是替家長分擔家庭輔導的壓力。

而目前的補課班甚至學生甚至某些在校老師,幾乎都認定不在外面補就啥都學不到,新課都在課外學,這才是問題所在。

個人盲猜校外培訓不會完全急剎車,當然大連鎖大機構尾大不掉,肯定不要想了,小機構自由教師這種,會慢慢萎縮。隨著從業者的陸續離場,和沒有新的從業者進入,隨著家長們對公立校恢複信心和職業教育有序發展,當所有人都發現真的是 「各行各業都可以體面養家」,我們的未來就有希望了,當然,這個行業也就會慢慢萎縮了。

期待未來:

我在很多文章裡都反複提到了,「各行各業都體面養家」 才是家長們荒誕雞娃的最終解藥。

每個孩子都值得尊重,每個夢想都值得被守護。我理想的未來是不管孩子和我說甚麼理想,醫生也好,教師也好,實驗員也好,售票員也好,出租車司機也好,餐飲店老板也好,服務生也好,會計師也好,工程師也好,美甲師也好,快遞員也好…… 我都有信心支持他的理想,可以很有安全感地支持他向自己的目標進軍,而不是 「孩子你這個理想不現實,買不了房成不了家養不了自己」。

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不是每個人都要去做 「人上人」。當服務生的李華,開挖掘機的王明,做教授的張三,做醫生的李四,電子廠的王五,送快遞的趙六,每個人都能按時上下班,都能規律吃飯休息陪娃陪家人,都能買的起不算過度擁擠的房,都能體體面面獲得尊重。

他們的一胎二胎三胎,才能真正擺脫 「內卷」 的束縛,問一問自己的夢想。

這個夢想可以是一路本碩博到科學家,可以是開一爿小店香飄十裡,也可以是開出租車自由自在。

每個職業都值得尊重,每個行業都沒有高低,也都養的起家。

願各行各業都能夠體面養家!

來源:知乎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