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餐廳「黑話」大全

茶餐廳「黑話」大全

不是所有人都入得茶餐廳

只聽得鄰桌揚聲點單:「沙爹牛面轉出前一丁,方包走油飛邊,火腿炒雙蛋,反蛋,茶走!」

哇,這是黑社會接頭嗎?初見如此場面,難免會緊張得心跳加速,血壓升高。如果你也是一枚新手,那麼不要怕,請收好這份茶餐廳用(zhuang)餐(bi)指南和最後的黑話詞典,關鍵時刻,依此落單!

第一步 排隊

香港人氣最旺的茶餐廳對所有人一視同仁。才不管你是一秒幾百萬上下的金融大佬還是格子間的小白領,在飯點都得排排站等位子,店家一概不接受預約,也不能拿號。

排隊的時候絕對不能發獃放空,因為店內隨時空出的位置數目不定,所以有時能夠「插個隊」先吃上。如果你前頭是三五成群的小團體,而你是兩個人,那麼就要在服務生叫出「兩位」時及時舉手示意,然後你就能一路享受著豔羨的目光,抬頭挺胸穿過排隊人群順利進店。

就算得了一席之地,也並不能高枕無憂,因為隨時要做好「搭臺」,也就是拼桌的準備。這時候的夥計幾乎個個都是最佳的空間設計師,他們根據高矮胖瘦和人數作出最合理的安排,平時能坐四人的「卡位」可以塞進五個瘦子。別指望能舒舒坦坦地吃完這一頓,踡著手腳是常態,能有餐桌一角擱個餐盤也算幸運。

第二步  讀菜單

待服務生把你安插到位,最大的考驗,便是讀菜單了。

早餐


茶餐廳的菜單因時而變,所以千萬不要沒有眼力見兒地在不對的時間點不對的餐。最常見的早餐就是三明治、面包、雞蛋、意粉之類。吐司(Toast)被音譯為「多士」,浸泡了蛋液、牛奶煎炸而成的法式吐司叫「西多士」,又簡稱為「西多」。醬料不同,叫法也不盡相同。果醬吐司謂之「占多」,加了煉奶黃油的則是「奶油多」,而有黃油和果醬的則是「油占多」。


早餐裡比較豐盛的是「三文治」,其實就是三明治(Sandwich)的一種音譯。因為餡料豐富,所以三文治的名稱也十足百變。雞蛋三明治叫「蛋治」,午餐肉雞蛋餡的是「餐蛋治」,把午餐肉換成火腿自然就是「腿蛋治」。如果想挑戰茶餐廳高階點餐法,可以用「隱藏選項」來碾壓一切。想要將外層面包烤到暖熱香脆,可以說「烘底」;「飛」和「走」都代表著「不要」的意思,所以「飛邊」就是把面包幹硬的外皮去掉,而「走油」則是不加黃油。


和「飛邊走油」類似,另一個俠氣十足的暗號是「飛沙走奶」,多用於咖啡,也就是不加糖不加奶的黑咖,港人也稱之為「齋啡」。奶茶也可以要求不加糖的「走甜」,但更高級的吃法是要一杯「茶走」,就是以煉奶代替砂糖和淡奶,口味更醇厚,還不像砂糖那樣會使喉嚨起痰。後來在此基礎上還衍生出了「啡走」、「鴦走」。

此外,檸檬家族也占了茶餐廳飲料單的半壁江山。「檸樂」是檸檬可樂,「檸茶」是檸檬紅茶,「檸七」自然配的是七喜,「檸水」當然就是簡簡單單的檸檬水。好立克譯作「呵瀝」,而阿華田則簡稱「華田」,也可以參照上面「茶走」的方式叫一杯「華田走」。「鴛鴦」是奶茶加咖啡,「黑白鴛鴦」則是用好立克拼阿華田,一般給不能喝咖啡的小朋友享用。


雞蛋當然也是早餐菜單上的常客。「太陽蛋」、「炒蛋」是通用術語,但「反蛋」大概很少聽見,其實就是「反」過來兩面煎的荷包蛋。不願意吃生蛋黃的,則可要求「熟春」。另有一種「奄列」,其實就是西式蛋卷 Omelette 的音譯,將雞蛋和面粉攤成餅,卷上滿滿的芝士和火腿,便是餐桌上金光四射的主角。

舊時,茶餐廳裡還流行吃「滾水蛋」,即是將生雞蛋打入一杯開水裡,再用砂糖攪拌;如果是用煉乳攪拌,就叫做「奶水蛋」。夥計向廚房下單時,會大叫:「一個和尚跳海呀!」但因為擔心生雞蛋的病菌,後來點的人也漸少了,此一奇景不複得見。

午餐

茶餐廳裡最經典的主食,無疑是「碟頭飯」,其實就是一碟白飯加肉菜,再襯兩根綠油油的時蔬。叉燒、豉油雞、燒鴨、燒肉等燒味是最常見的主角,而燒鵝無疑是其中的貴族,身價也要高出不少。此外,各種小菜如咖喱牛腩,梅菜扣肉,豉汁排骨等等,都可以拼成碟頭飯,在工作間隙解決一餐最是便捷。


不過,叫碟頭飯也是有隱藏選項的。港人一向節儉,若是食量小的,會主動要求「扣底」,即減少米飯分量。若是菜和飯都要減少,就是「雙扣」。不過,減量不減價。另外,想要加點醬油或味汁拌白飯的,可以叫「加色」。把白飯換成奢侈一點的蛋炒飯,謂之「炒底」,自然是要加錢的。

「加色」同樣可以應用於粉面類的主食,即往湯裡多加一勺鹵汁。另外,湯粉、湯面中時常會加蔥花,若有忌口,簡單叮囑一句「走青」即可。主食中的米粉、面線也可以加三四元換成出前一丁泡麵,稱為「轉出前一丁」,也有人簡稱「食丁」。


為了應付忙碌的上班族,也避免罹患選擇恐懼癥的顧客影嚮效率,茶餐廳在午市往往提供現成套餐選擇。主食配飲料,省錢又便利。飲料也可以換成「例水」,也就是例湯。

晚餐 & 常餐

像《花樣年華》這樣端坐在茶餐廳裡吃牛排,往往只在晚餐時分可以實現

和其它餐廳不同,晚餐往往是茶餐廳裡最閑適的時光。上班族總算可以歇口氣,不必狼吞虎咽,而鄰裡街坊懶怠煮飯的,也偶爾會來茶餐廳解決晚飯。午市常見的粥粉面飯一般照常供應,去掉主食再加個量,就可以華麗升級。各類燒味可以變為燒味拼盤,咖喱牛腩換個盛具便可以搖身變為咖喱牛腩煲,原本配飯的蔬菜,多燙幾根就自成一道「白灼時蔬」。如此點幾個小菜,再來一碗熱騰騰的「細蓉」(雲吞面),倒也是不失體面的一頓晚餐。

但真正的老饕,無論早中晚,進得門來,最常點的就是「常餐」。顧名思義,常餐從早到晚,常年供應,雖然各家餐廳偶有出入,但總不出那幾樣最能慰藉人心的Comfort Food。一是「牛油方包」(即白面包塗黃油),或是煎得噴香的多士;二是火腿煎蛋,或是兩個金燦燦的太陽蛋;三是熱騰騰的湯面或湯粉,配一點午餐肉、叉燒之類,雖是脂肪、澱粉和蛋白質的卡路裡盛宴,但疲憊的夜裡來上一份,著實暖心暖胃。

第三步 點單

以上種種讀菜單的教學,可不是讓你在茶餐廳裡實踐,而是應該在進門之前就做好功課的。

茶餐廳的常客,一般對該店的招牌菜式已了然於心,落座後略掃一眼菜單,便可招來服務生,氣定神閑地報出要求。在茶餐廳點單可不能說「點菜」,別人會誤以為你要點蔬菜。正確做法是向夥計舉手示意,說一聲「唔該,落單」,對方便可心領神會。幹脆利落地報上選項後,以一句「係咁多」(就這麼多)作結,再聽夥計迅速確認一遍菜名,點單這一關才算順利通過。

第四步  結賬

在高峰期的茶餐廳,翻臺率就是生命。因此,當你吃飽喝足時,夥計來利落收拾碗盤,就是委婉的逐客令了。

此時千萬要抑制住招手叫服務生買單的沖動,茶餐廳可沒有侍者拿著POS機送到桌邊為你刷卡的服務。服務生在下單後,一般會將單子放在桌上。「醫飽肚」(吃飽)以後,自己乖乖拿著賬單去收銀臺結賬便是。街頭巷尾的茶餐廳大多只收現金,且不收千元大鈔,也不收零碎的一角兩角。

若是人少還好,要是人多時,看到心情不太好的收銀老伯,最好先將錢包準備妥當,付款時一氣呵成,決不拖泥帶水,拿好找零,立刻飄然離去,不要回頭,讓老板對你留下「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的好印象:「恩,後生仔孺子可教,歡迎常來。」

茶餐廳黑話詞典

多士|吐司

西多士|浸泡過蛋液,牛奶煎炸而成的法式吐司

佔多|果醬吐司

奶油多|煉奶黃油吐司

油占多|黃油果醬吐司

蛋治|雞蛋三明治

餐蛋治|午餐肉雞蛋餡三明治

腿蛋治/隊Q住|火腿雞蛋餡三明治

咸牛治|咸牛肉三明治

烘底|將麵包外層烤脆

飛邊|去掉麵包皮

走油|不要黃油飛

沙走奶|咖啡不加精不加奶

飛沙走石|不加糖不加冰

爆雪|加冰

走甜|奶茶不加糖

茶走|以煉乳代替砂糖

阿瀝|好立克,一種麥芽製成的熱飲

肥妹|朱古力

華田/敗家仔|阿華田

鴛鴦|奶茶加咖啡

黑白駕露|好立克加阿華田

生春|太陽蛋

反蛋|兩面煎荷包蛋

熟春|熟蛋

奄列|西式蛋捲,裹若芝士和火腿的雞蛋餅

和尚跳海/滾水蛋|把生雞蛋打入開水,用砂糖攪拌服用

奶水蛋|把生雞蛋打入開水,用煉乳攪拌服用

碟頭飯|白飯加肉菜,再配時蔬

扣底|減少米飯量

雙扣|飯和菜的分量都減少

加色|米飯多加點醬汁或麵條多加點滷汁

走色|不要豉油或肉汁

打爛|炒飯

炒底|白飯換成蛋炒飯

走青|不加蔥花

食丁|把米粉,麵線換成出前一丁方便麵

例水/滾水|例湯

細蓉|鮮蝦雲吞面

牛油方包|白麵包塗黃油

靚仔|白飯

靚女|白粥

至此終於明了為甚麼TVB的劇總愛把人帶去茶餐廳。這裡儼然濃縮了一個日日匆忙的香港,也藏著那句「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開心」沒有說透的後半句:

食飯呢,最緊要的就是知道自己要甚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