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伯虎點秋香》:八個老婆了,還去點秋香?

唐伯虎點秋香

周星馳《唐伯虎點秋香》,我初看的國語版本,說唐伯虎有 「八個表妹」。

後來方知,原初版本是 「八個老婆」。

類似的改編,所在多有。

電影裡唐伯虎八個老婆,設定都不是省油的燈。吃酒放賭,一哭二鬧三上吊,拿唐寅詩集墊麻將桌腳。

其中最會撒嬌的一個,是藍潔瑛演的 —— 在蘇州欺負周星馳不算,回頭還要變成春三十娘,去大漠欺負周星馳…… 嗯串戲了。

640

話說,為甚麼要讓唐伯虎八個老婆,都變成賭鬼?

一來自是為故事情節服務:

八個老婆都是賭鬼,才逼得唐伯虎不安於家,要出門去點秋香 —— 如果八個老婆個個賢良淑德溫情脈脈,唐伯虎點的哪門子秋香?

二是巨大反差,制造的無厘頭效果。

周星馳的喜劇,妙就在各色顛覆解構。

《九品芝麻官》白面包青天懲惡揚善,要靠妓院學的罵人功夫。

《逃學威龍》一開場大家荷槍實彈,周星星要抹潤唇膏。

《食神》最堂皇的飲食集團,抵不過撒尿牛丸和街邊的叉燒飯。

《功夫》裡賣苦力的譚腿,賣衣服的鐵線拳,炸油條的五郎八卦棍,包租公包租婆是楊過小龍女。

《大內密探零零發》裡,更是把陸小鳳、西門吹雪、花滿樓糟踐得不成樣子:

《唐伯虎點秋香》,唐伯虎第一個鏡頭,便是凝神定志執筆墨 —— 去烤雞翅膀。

就是要顛覆了,才有喜劇效果。

在周星馳之前,唐伯虎與秋香,更多是典型才子佳人風流故事。

周星馳《唐伯虎點秋香》前,電影電視,已經有過 15 個版本的《唐伯虎點秋香》。周星馳 14 歲那年,鄭少秋就點過秋香:

把才子佳人傳奇顛覆了,才有喜劇效果。

既然一向傳說唐伯虎風流絕豔,八美同堂,那就安排他被老婆們折騰吧!—— 喜劇效果出來了。

三便是,唐伯虎這個人物的塑造。

周星馳的電影,或是平民逆襲,如《喜劇之王》,如《九品芝麻官》;或是困境掙出,如《逃學威龍》、《蘇乞兒》和《食神》。

唐伯虎卻不同:武功卓絕,才華蓋代,風流倜儻,名聞天下。甚麼都有了,本來已經沒啥機會搞人物成長。

於是電影裡設定:

唐伯虎因為八個老婆都是賭棍,在家被八個老婆折騰得夠嗆,出門還要保著風流瀟灑的體面,被另外三大才子贊美享盡齊人之福,終於唐伯虎有苦說不出,長笑當哭……

即,唐伯虎其實是習慣了裝腔作勢,用瀟灑來掩蓋苦悶了。

他賣身入華府,得掩蓋自己唐伯虎的身份,就像蘇乞兒失去了武功,食神被打入了市井;他得追求的是秋香的愛,其實也是找自己

這裡另有一個妙處:

历來許多才子傳說,都把唐伯虎說得順風順水。馮夢龍《唐解元一笑姻緣》,就安排他看中了無錫華學士家的秋香,於是帶秋香私奔。

历史上,唐伯虎並不是一帆風順。他當日考中解元,本來前途光明,然而會試時,被卷進亂七八糟的案子裡,被誣告作弊,從此功名斷了。

於是唐伯虎開始成為 「風流才子」,不求仕途了。

他不是一開始就想當風流才子,是失望之後,才絕意仕途的。

後來唐伯虎一度當了寧王的幕賓,發現寧王要反,於是裝瘋賣傻,得以脫身,跑回了蘇州,也算明哲保身。

即:历史上唐伯虎故作風流,內心別有波瀾。

小說裡的唐伯虎瀟灑不羈,愛情路一帆風順。後來許多戲曲作品皆如此,還給他虛構了八個老婆。

周星馳電影裡的唐伯虎,卻是表面瀟灑不羈,但內心苦悶不被人理解。

他看中秋香,也是尋找自我的历程。

電影裡,秋香曾經吟唐伯虎的詩:

「桃花塢裡桃花庵,桃花庵裡桃花仙。

桃花仙人種桃樹,又摘桃花換酒錢。」

周星馳接口:

「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見五陵豪傑墓,無花無酒鋤做田!」

還自誇自贊一句:「果然是好詩!」

這當然是個搞笑劇情:

以他當時蓬頭垢面滿面血的姿態,吟這詩已經大不妥當;何況還自吹自擂?

但可以理解:

當時他已經切換進了華安的身份;從他人角度看自己,的確感覺不同。

大概,唐伯虎也在尋找唐伯虎自己的身份。

這部電影裡,唐伯虎一直跟秋香插科打諢。

只有一瞬間,幾乎認了真。秋香問他是否認得唐伯虎,他輕笑一聲:

「就是我!」

秋香當然不認,唐伯虎輕嘆一聲,說了段話:

「人稱詩畫雙絕風流不羈的唐伯虎誰不認識,只是他不認識我而已。」

這話有兩重意思。

一是繼續假裝華安,推脫不認得唐伯虎,二也是他的真心話:

畢竟世人所知的唐伯虎,並不是真的唐伯虎。

接下來,秋香說了全電影可能最重要的臺詞:

「我覺得你說得不對。風流不羈,只是他的外表,只有讀過他的詩,才會理解他。」

那一瞬間,唐伯虎凝註秋香。

全片他都嘻嘻哈哈,這算是他最嚴肅的時刻

此前他愛秋香,還可以說是為了表象與皮囊;但這一刻,這一刻,唐伯虎真正獲得了理解與救贖。這一刻他凝目看秋香,褪下了嘻嘻哈哈的偽裝:

他是真正的唐伯虎了。

周星馳也算是在電影裡,為唐伯虎找了個懂他的真正知己。

所以咯:

設定八個老婆是賭鬼,既有喜劇效果,又讓唐伯虎去點秋香順理成章,順便還體現了唐伯虎外表故作不羈內心渴望知己的矛盾。他曾經因為不受理解,只能長笑當哭。

全片他對秋香的追求,也可以看做是他孤獨內心,努力尋找理解。

當然,電影周折到最後,發現秋香是又一個賭鬼,哎呀倒地 —— 喜劇效果就出來了。

兜兜轉轉,終究世事無圓滿。

(註意這兩個鏡頭構圖的類似處……)

但說起來:比起戲曲小說裡肆意人生的唐伯虎,周星馳這個外表不羈內心苦悶尋求理解還跟寧王對掐了一陣的唐伯虎,已經算有深度和層次了。

尤其那句 「風流不羈,只是他的外表,只有讀過他的詩,才會理解他」,真是為唐伯虎翻案了。

最後一個細節:

眾所周知,《唐伯虎點秋香》裡最有喜劇效果的段落,是唐伯虎搞節奏打擊樂那段,老影迷都能背出來:

稟夫人,小人本住在蘇州的城邊,家中有屋又有田,生活樂無邊。

誰知那唐伯虎,他蠻橫不留情,勾結官府目無天,占我大屋奪我田。

我爺爺跟他來翻臉,慘被他一棍來打扁……

這段是憑空出來的嗎?也不是。

之前四大才子聊天時,唐伯虎就說了自己在家研究打擊樂。

更早一點,他曾經看著八個賭鬼老婆,無可奈何,念過這麼段節奏臺詞:

「我是 心又痛,心又悲!

八個老婆如豺狼惡虎

人家當我享盡齊人福

其實空虛寂寞誰人知

誰人知!」

後來他那套酸楚的 「稟夫人,小人本住在蘇州的城邊,家中有屋又有田」—— 最初的情感與節奏,就在這裡了。

畢竟沒甚麼苦悶是憑空而來的。再外表風流的人,都不免有這份燈火在後的孤寂。

來源:張佳瑋寫字的地方 微信號:zhangjiawei_1983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