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還有甚麼好說的?牛郎和織女:一個塔利班一個007

七夕牛郎織女

文: 胡錦成  

每到七夕,人們最容易想到的一首詩就是唐代杜牧的《秋夕》:

銀燭秋光冷畫屏
輕羅小扇撲流螢
天階夜色涼如水
坐看牽牛織女星

七月流火。七月七的時候,立秋已過,處暑將來。倘若是在北方,早晚已經有了幾分涼意,便是江南,夜深人靜時,如水的月華也會帶給人一份清涼。此時,你若是一個輕羅小扇的女子,走出閨閣,舉頭天際,看那銀河兩岸的牛女雙星於鵲橋相會,人間所有的幽怨即便不會全部消弭,也至少會減淡了三分。

倘若你此時恰好人在秦淮河畔,無須屏息,也許就會聽到裊裊的吳音傳來,江南妙齡的女子用夜鶯一樣的歌喉在唱著「乞巧」的歌:

銀河未開巧棚開,
秣陵女兒乞巧來。
月照盆水看針影,
一片祥瑞水底排。

金針好似龍須擺,
水花好似鳳頭抬,
絨絲翻作巧雲起,
撲得巧雲笑紅了腮。
姐姐耶,妹妹喲,
心靈手巧女裙釵,
姐姐耶,妹妹喲,
描龍繡鳳是高才。
……

秣陵便是秦時南京的稱呼。 「秣陵之民善織」始於東吳,到了南朝,已處處皆有織機聲。傳說巧織雲錦的技術,便是織女下凡傳授的。因此每到農歷七月七日,南京就有了少女們白天時「卜巧」、入夜時舉起銀針對著銀河引線穿七孔針的「乞巧」之俗。

這時,一邊穿針引線一邊唱《乞巧歌》就成了一種風俗和文化。

如果此時的你能尋著歌聲而來,你就會看到漿聲燈影中的秦淮河畔,於星羅的商肆之間,會有一座臨時搭建起來的竹木編制的「乞巧棚」,棚內設有牛郎織女坐像,有七名少女正在穿針引線中唱著那首歌。

這樣的風俗一代一代地傳了下來,沒有人能說得清具體始於甚麼年代,因為從中國傳到日本的七夕風俗與我們的完全不同。

從唐代開始,日本人就開始過中國的七夕節了,在一千多年前日本奈良和平安時期的《萬葉集》和《古今和歌集》中即已有不少歌詠牛郎織女的詩句,而且衍成每年定例的節日。平安時期每到七夕那一天,人們要沐浴七次、用餐七次,並向天上星鬥供奉七種食物(桃、梨、瓜、茄子、大豆、幹鯛、幹鮑),還要在楸葉上紮七根金銀線針。由此可見,日本人做事的認真態度。

因此當時日本的七夕好像就已經比中國的七夕乞巧還要繁複得多了。

在室町時代,日本人要在楮葉上寫上七首和歌,玩七種游戲(下棋、扔繡球、射箭、聞香、玩花骨牌、賽和歌以及拼合貝殼)。

在江戶時期,則供奉七個硯臺,以祈求孩子們學業好。再將瓜切成七片,放在七個盤子裡,點上七個燈籠。江戶末期還有在竹葉上掛詩箋表達心願的風俗,這樣的風俗一直延續到現在。

日本人的七夕節雖然過的正兒八經,但卻漸漸地走了板,過著過著就把一個勞動人民追求提高勞動技能的節日過成了讀書節和許願節。

其實,又豈止是日本人,就是中國人自己,又有幾個於七夕這一天去找個葡萄架,躲在那裡偷偷學手藝呢?

現在的女孩子,恐怕自己衣服的扣子掉了都不會綴上吧,更不要說是繡花了。有人說自己會十字繡,呸,還好意思說。那十字繡在人家畫好的格子上碼線條,就像是我們當年在學校裡學制圖,有些手懶的同學借人家已經畫好的圖紙紮眼連線一樣,你說你那也叫制圖或繡花,連張飛都不信。

現如今的人們大多是都已經忘記了,七夕節本是一個對充滿了血與淚的日子的控訴,因為在七夕節裡織女和牛郎,一個是007,一個是塔利班。

首先成為007的不是牛郎而是織女。

南北朝時代任昉在他的《述異記》中有這樣一段記述:「大河之東,有美女麗人,乃天帝之子,機杼女工,年年勞役,織成雲霧絹縑之衣,辛苦殊無歡悅,容貌不暇整理,天帝憐其獨處,嫁與河西牽牛為妻,自此即廢織紝之功,貪歡不歸。帝怒,責歸河東,一年一度相會。」

大河便是天河,也就是銀河。有比天河還大的河麼?顯然沒有。任老師說天河之東有一紡織女工,乃天老爺的第N女,雖貴為紅二代加官二代再加富二代,卻年年勞役,織成了無數的漂亮衣裳,沒有休息和娛樂的時間。整天頭不梳臉不洗,他的老爸可憐她成了大齡剩女,就把她嫁與河西牽牛為妻,結果織女從此荒廢了紡織技術,貪歡不歸。於是「帝怒,責歸河東,一年一度相會。」

這就是七夕的由來,可憐的織女。

從這個故事中我們看到甚麼?對了,天老爺不搞特殊化,便是對自己的女兒,也如同對改開初期來廣東的打工妹一樣,沒有任何優惠政策,別人007,她也007,一周到頭無休息日也無休息時。

關於007,百度百科上說:

007工作制是一種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的延長法定工作時間的工作制度,指的是一種比996更狠的彈性工作制。從0點到0點,一周7天不休息。俗稱24小時。

2021年3月,針對「加班文化」,有媒體表示,現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明確規定,勞動者每日的工作時間不能超過8小時,平均每周的工作時間不能超過44小時。不管是996,還是007,都是違法行為。

盡管現如今連網路都不是法外之地了,但天上的事我們的法律目前還是管不到,不然,牛郎和織女怎麼會一年才相逢一次呢?

可天帝再不盡人情,也不會只許人家小夫妻一年只見一次面吧?何況還有兩個永遠也長不大的要用筐來裝的孩子呢?

那答案只能有一個,織女並不想見牛郎,如果不是因為牛郎控制了孩子的撫養權與探視權,織女永遠都不會去見他。

因為牛郎就是塔利班。

牛郎並不是天帝給織女選的夫婿牽牛星,而是人間的一個無賴。看《牛郎織女》這部電影的人都會知道:那個流氓無產者牛郎趁仙女們到凡間洗澡,偷走了織女的仙衣,扣下來為性奴,罪比吳簽。如果不是天帝解救還會生完二胎生三胎,生完三胎生四胎。

織女上了天之後,牛郎不惜取下唯一肯陪伴他的老牛的角為航天器,追到天上,他先幹掉了忠於職守從未離開工作崗位更不曾下過凡的牽牛星,然後散布謊言讓人們相信牽牛星又叫牛郎星,再然後天天糾纏織女令她無法安心工作,迫使王母取出銀簪,劃出銀河。

銀河雖然是劃出來了,但還是架不住牛郎天天上門來鬧,不得已天帝才許他一年見織女一次。

可這本來是天上的一年卻被牛郎篡改成了地上的一年,地上一天也就成了天上的一的1/365天,也就是天上的4分鐘。

每天只能看自己的兩個孩子4分鐘,幾千年過去了,就算天上只有幾千天,如果絲毫沒有看到孩子們的成長變化,作為一個母親,是不是一種折磨?

一個男人,一不從事農業生產,二不從事工業制造,三不從事商品經營,四不從事科學研究,五不從事發明創造,而是先囚禁婦女,再是把兒童變成侏儒和肉票,還暗殺了天神,並以道德綁架來脅迫公眾對他這段非法婚姻的認可,這與塔利班還有甚麼區別呢?

七夕的美好傳說,可以就此休矣!

徹底貫徹」勞動法「,保障婦女的兒童的基本權益勢在必行且刻不容緩。

來源  花月滿樓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