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億資產都玩垮,譚魚頭成於賭性敗也賭性

譚魚頭

       5月2日, 譚魚頭旗下49個商標專有權遭拍賣,成交價1510萬元。 至此, 譚魚頭 正式結束了自己的時代。 這個百億餐飲帝國的轟然倒塌, 不僅震驚了餐飲界,也震驚了譚長安自己。

  20年前,你可以不知道海底撈,但譚魚頭的名號卻家喻戶曉。 2007年,譚長安帶著僅10歲的譚魚頭登上了胡潤餐飲富豪榜,以20億的身家位列第三,公司資產近百億。 此時譚魚頭基本已經完成中國大陸布局,開了近90家分店,準備向海外發展。 而彼時的海底撈卻只剛剛開了13家分店。 風水輪流轉,如今的海底撈成了火鍋一哥,但譚長安卻說: 「我窘迫的時候,包包裡連一塊錢都沒有了。 」

  曾經有多輝煌現在就有多落寞, 去年8月中旬,譚魚頭關閉了在大本營成都的最後一家店鋪。譚長安本人也先後10餘次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 在拍賣頁面顯示,共8人報名瘋競拍,最終以1510萬元的高價成交。

  

  此前譚長安表示 「我們會把商標拿回來,繼續做譚魚頭高端品牌。 」 但據 最近一次採訪, 譚長安告訴記者, 他並不打算要(這些商標),也拿不出100萬元來。

  在他看來,譚魚頭商標的附加價值,除了20年來積累的名氣,更多在於味道。「消費者吃的是情懷,吃的是記憶中的味道。配方還在我手裡。沒有譚長安,拿到譚魚頭的商標也等於零。拍下商標,沒有味道和我的管理,還是假的。只要我譚長安在,就是真的。」

  

  白手起家全靠賭,10年干到100億

  譚長安從小就不是一個安分守己的人,他的血液裡永遠流淌著一股賭勁兒。 所以1980年,不到17歲的譚長安應徵入伍到雲南前線,從軍18年,有8年都在打仗。

  1991年,譚長安被調往西藏軍區駐川辦事處招持所。這段工作經歷,間接培養了譚長安的酒店管理能力。

  在譚長安臨近轉業那年,為了解決弟弟退伍後的生計問題,他拿出積蓄為他的弟弟開了一家麵館。 弟弟的麵館生意火爆,譚長安看在眼裡、饞在心裡,一顆開店的種子在心底萌芽。

  在一次宴請朋友吃成都魚火鍋的時候,他覺得沒吃飽,就把魚頭吃了。

  譚長安靈光乍現,成都隨處可見魚火鍋,為什麼從沒見過魚頭火鍋呢?

  譚長安是行動派,有想法就干。1997年,譚長安用5000元轉業安家費和6萬元借款,在成都百花潭附近的小巷子裡開起第一家譚魚頭火鍋。

  

  可惜剛開業的譚魚頭和成都遍地都是的魚火鍋相比並不出彩。

  而且1994年,新聞爆出網紅火鍋店黑幕,「獨家老油」竟是地溝油!

  

  食客人心惶惶,看著火鍋店就繞道走,大量火鍋店賠錢的賠錢,關張的關張,火鍋市場一度十分低迷。

  譚長安卻不是坐以待斃的性格。湯底不乾淨,咱就換! 於是,在成都這個火鍋之城,譚魚頭另闢蹊徑,推出一次性清油火鍋底,並將廚房改造成透明玻璃,堅持每個魚頭現場宰殺,每個鍋底單鍋現炒,徹底打消食客顧慮。 亂世出英雄,譚魚頭的爆火速度比想像中還快,第一個一百萬賺得格外輕鬆。

  譚長安意識到,光成都市場還不夠大,他決定再「賭」一把,去北京! 事實證明,譚長安這次賭對了,譚魚頭甚至在北京扎了根,最快時擴張速度是8天開一家店,僅在北京就開起了11家店。 穩住北京後,譚魚頭又開枝散葉,依次占領北京周邊城市、向南延申、再到西北、最終回到成都。

  迂迴的包抄開店戰術非常成功,不到3年時間,譚魚頭在全國58個大中城市開設了89家連鎖店,譚長安也一手締造出60多個百萬富翁。

  

  為了管理好眾多連鎖店,譚長安還自創出「四個統一」和「五分鐘流程」。 意思就是每家店要求統一菜品、統一服務、統一配送、統一時間,而且從點單到上菜,一切要在5分鐘之內搞定。

  

  圖片來源:中廣網

  產品+服務的雙向創新,讓譚魚頭賺得盆滿缽滿,地位絲毫不亞於今日的海底撈。 為此,IBM還專門對譚魚頭作了專訪,並與譚魚頭聯手打造信息化管理系統。

  一個餐飲店能得到跨行認證,譚魚頭的地位可見一斑。 2000年底,譚魚頭的年營業額突破3億。 而海底撈卻才剛剛開了第二家分店。 並且因為業績虧損,張勇經常被說野心太大、不聽取意見、獨斷專行等等,和譚魚頭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中國大陸市場差不多了,譚魚頭還不想剎車,緊接著又繼續向外擴張。 台灣、香港、新加坡,譚魚頭越走越遠,越開越多。 總之哪裡有華人,譚長安就要把店開到哪。 譚魚頭成了第一個走出國門的中國火鍋店。

  

  圖片來源:中廣網

  2007年,譚魚頭年產值達8億元,總資產近100億。

  三次豪賭,輸光百億帝國

  手握100億的譚長安並不滿足——譚魚頭只要一天不上市,他心裡就怎麼也不甘心。 按他的說法,去香港開公司、開分店的目的就是上市。 譚長安在香港的公司,是按上市的規則來做的;會計事務所,是普華永道。任何標準,譚魚頭都是按照上市規範去做。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2009年,譚長安等到了第一個機會。

  當時,一家叫做福記食品的公司向香港高等法院提出清盤申請。買下來,譚魚頭就能借殼上市。

  想法很好,只可惜譚長安有個豬隊友,再還沒中標時,就已經開始對媒體的高談闊論,吸引了真功夫、俏江南等一眾內地餐飲大佬的注意力。 最終譚魚頭鎩羽而歸,輸給了以6.58億港元投標、又有國資背景的安徽創投。

  一次不行,就再來一次。

  2011年,譚長安打算以2億港元將維奧集團收入囊中,可惜最後又被中國鈾業發展公司以9.84億多港元搶走。 兩次求而不得,反而讓譚長安心中如被萬千螞蟻啃食,一路順風順水的他哪裡吃過敗仗? 讓他放棄上市,不可能! 譚長安心一橫,買不到殼,就自己IPO!

  2012—2013年,譚長安和香港的一個風投做IPO,雙方簽了對賭協議,風投一次性投入2000萬美金,而譚魚頭則需在3年之內達到盈利目標,在香港A牌上市。 對賭的風險極高,如果沒有完成目標,譚魚頭將面臨天價賠償。 但頭腦熱到發脹的譚長安,哪裡看得到風險? 甚至一條後路都沒給自己留。

  風投只投資了500萬美金時,譚長安就已經緊鑼密鼓的開始籌備,光4000平米以上的店就有四個,僅僅一個北京亞運村旗艦店就投資上億,其它三個店投資規模均在五千萬以上。

  

  但急性子的譚長安卻沒吃到好果子。 風投剩餘的1500萬美金遲遲不到帳,幾個大店經營上出現問題,譚魚頭沒錢了! 譚長安突然驚醒,自己這是被資本坑了!

  倒楣的人喝涼水都塞牙,自己的事還沒擦乾淨屁股,弟弟又鬧出么蛾子了。 2013年,一家小貸公司將譚魚頭投資公司和譚長安告上法庭,要求償還1500萬本金和220餘萬元利息。 這筆錢是譚長安的弟弟借的,但是譚長安做了擔保,弟弟還不上,哥哥就直接被追債。

  信譽受損,譚長安連銀行貸款都費勁。

  譚長安說,在杭州銀行還有5000萬元的額度可以貸款。但算上高額的貸款利息,他很難達成對賭協議中的利潤要求,也將面臨高額的對賭賠款。

  這時候的譚長安心在滴血,短短四年時間,譚魚頭面目全非,眼睜睜看著公司資金出現問題,卻束手無策。 再加上海底撈趁此 時機通過網絡傳播和 群體效應,將服務優點無限放大,在火鍋界一夜爆火, 直接擊敗僅剩殘血的譚魚頭。

  2015年,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通過新聞發布會公布,譚魚頭食品(成都)有限公司、成都譚魚頭投資股份有限公司分別欠債2億多元人民幣。

  最後只能靠變賣資產度日。 2020年8月,譚魚頭關閉了在大本營成都的最後一家店,重新歸零。

  

  三次上市計劃泡湯,譚長安家底卻被敗個精光。

  譚長安在創業時的賭性,不過是他日常生活的真實寫照,平時他就是個好賭之人。 有人說,譚長安在澳門的時間,比在公司呆的還長。 這不是空穴來風。 根據南方週末的報道,譚長安還曾出現在現已關閉的澳門追債網站「美好世界」上, 被追討2000萬元賭資。

  面對賭這個話題,譚長安並不迴避,甚至誇耀自己的戰功,「並不是像傳的那樣,賭得身家全無,實際上我是贏的。」 贏了的譚長安就喜歡在賭場撒錢,你10萬,他20萬,出手極為闊綽,所以大家一聽說他贏錢,都擠破頭圍在他身邊。

  而且譚長安對自己的員工更大方,他們從頭到腳都是名牌,一年光買衣服都要花幾百萬。 只可惜樹倒猢猻散,譚長安落敗後,這些酒肉朋友就把他當作瘟疫一般,沒人幫他一把。

  大方的人設讓他被反將一軍:「你這麼大一個老闆,還能沒錢?」

  賭贏時不顧一切,賭輸了才能看透人心。 譚長安把在賭場上的賭癮帶到公司的那一刻,就註定了譚魚頭未來的失敗。

  對賭輸給資本,張蘭痛失股權

  對賭能快速籌集資金,但風險與利益並存,如果對自己實力沒有清醒認識,隨時會被反噬。 例如 大S婆婆張蘭與鼎暉投資的對賭,迫使張蘭淨身出局,俏江南最終全線崩盤。

  餐飲圈有兩個知名的女強人,一位鄉村基的李紅,另一位是曾叱咤風雲的俏江南張蘭,後者要比前者更早進入餐飲圈,這女人的經歷可謂是傳奇。

  1958年出生的張蘭,算是改革開放後第一批「海歸」,由其創立的高端餐飲品牌俏江南,一度成為中國餐飲圈的頂流。 不過,後來發生的一系列事件堪稱一部大戲,故事的結尾是張蘭被迫出局,退出餐飲圈。

  張蘭擁有旗人的血統,父親曾是天津老美華鞋店的老闆,在那個缺吃少穿的年代,張蘭的生活過得還算不錯,吃穿有模有樣。 小時候,張蘭的夢想是當個外科醫生,但並未實現。 1987年北京商學院企業管理專業畢業,張蘭做著按部就班的工作,成家生子,過著安逸的生活。 但張蘭不甘於平常,她有著賺錢富有的渴望,為此她毅然決然辭職,留下8歲的兒子,千里去到加拿大留學打工。

  當時張蘭還給自己定了個小目標,賺夠2萬美金就回國。

  為了賺錢,她比男人還拼,當過洗頭妹,端過盤子洗過碗,還和男人一起當卸裝工人,扛上百斤的豬肉,最艱難的時候,她一天要打六份工。 當時國內一個月能賺400元已經算得上中等水平,但在加拿大打工,張蘭一天就能賺400元,2年她便完成了定下的目標。

  

  當時,她已經能拿加拿大的綠卡,還參加了「華人選美大賽」獲得冠軍,有望踏入娛樂圈,但她選擇放棄回國創業。

  1991年,張蘭帶著2萬美金踏上回北京的路程。剛回國,張蘭瞧上了「民以食為天」的餐飲行業,大學學習的專業與國外打工經歷幫助她更快地入行。同年,她便在北京開了第一家川菜館「阿蘭餐廳」。

  1995年,張蘭在亞運村開了家「魚翅海鮮大酒樓」;1997年底,這家大酒樓日營業50萬,年營業額有2億人民幣。 當時張蘭做了一個在外人看來極為瘋狂的決定,六千多萬將海鮮大酒樓賣出。 因為彼時的張蘭,正在編織一個更大的餐飲品牌夢。 2000年,張蘭在北京國貿租金最貴的寫字樓裡創建一個具有中國特色的國際、高端的川菜品牌–俏江南,定位商務用餐,看似與商務不搭的川菜,卻取勝在逼格裝修與服務上。

  當時俏江南裝修別具一格,就連服務員都會背詞牌、講英語。 為了進一步提升俏江南的逼格,2006年張蘭耗資3億元成立首家蘭會所,光是請設計師就花了1200多萬。 據悉,這家會所裡一個水晶杯近萬元,一把椅子約20萬元,一盞水晶燈就500萬元。

  從此,俏江南正式與高端畫上了等號。 2007年,俏江南銷售額高達10億; 2008年成為奧運會唯一指定中餐廳; 2009年,張蘭榮登胡潤餐飲富豪榜第三名,估值25億; 2013年,俏江南在全國開出80家直營店。

  2008年,風光無限的俏江南因大肆擴張帶來巨大的現金流壓力。 恰好在這個節點,張蘭在聚會上認識了鼎暉資本的王功權,兩人一見如故。 聚會完的當晚,兩個人就融資進行商談。 2008年12月,俏江南正式牽手鼎暉投資和中金公司,品牌估值20億,鼎暉出資2億元換取俏江南10%的股份。 據媒體報道,當時資本給出20億的估值,是俏江南2009年淨利的15倍。

  拿到融資前,張蘭與鼎暉資本簽訂了對賭協議,俏江南需在2012年前完成上市,否則俏江南必須按每年20%回報率收回股份。 就連張蘭自己都沒料到,俏江南2011年A股和港股市場的上市計劃全都失敗。 這意味著,張蘭必須拿出4億元來回購鼎暉資本所持的股本。 但是張蘭一時半會拿不出來這麼多巨款,為此,鼎暉啟動了「領售權條款」。

  據媒體報道,條款中要求,除了鼎暉轉讓所持10.53%的股份,張蘭也要跟隨出售72.17%的股份。而多達82.7%的股份被觸受,又將觸發公司清算條款。 在清算條款後,張蘭與鼎暉出售得來的現金,償還完鼎暉的4億元,剩下的才屬於張蘭。

  從此之後,俏江南變得不那麼俏了。

  2012年,國家抑制三公消費,反腐倡廉的背景下,公款吃喝被遏止。 2013年餐飲企業月倒閉率高達15%,高端餐飲受挫更為嚴重。這對以商務宴請為主要業務的俏江南來說,無疑是卡住了喉嚨。 俏江南迫切轉型為大眾餐飲,往後新的開門店面積都會控制在800平米左右,裝修風格從富麗堂皇變為時尚實用。 張蘭一邊忙著企業轉型,一邊處理股權紛爭。

  2014年,鼎暉資本找到下家歐洲最大私募股權基金CVC,買走俏江南82.7%的股份,鼎暉資本拿著4億元匆匆離開。 CVC機構與俏江南的這場交易定價3億美元,並簽下股權分配的協議。 據悉,CVC機構將持有俏江南82.7%的股權,剩餘的股權張蘭占13.8%,俏江南員工占3.5%。

  但實際上,CVC機構只掏了6000萬美元。 其他的,CVC通過募集基金籌來1億美元,再找到六家外資銀行貸款1.4億美元,來支付這場交易。 CVC機構最初是希望通過俏江南盈利的現金流來償還這筆帳,但是沒想到遭遇反腐倡廉的重創,導致機構沒在俏江南賺到錢便撒手跑了。

  2015年6月,銀行委託接管人保華公司正式接管俏江南; 2016年2月,俏江南集團官方聲明,張蘭不再擔任董事會成員,且不再處理或參與俏江南任何事務。 此刻,張蘭被擠出局,俏江南再也不俏了。

  張蘭輸給了資本,同時也輸給了時代。 在回顧俏江南的衰敗時說: 「我最大的錯誤,就是引進鼎暉投資。 」

  太子奶5年大賺30億,李途純對賭入獄

  如今提起中國乳品業的兩大巨頭伊利和蒙牛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但在很多人的記憶裡,曾紅極一時的「太子奶」的品牌知名度也絲毫不輸於今天的蒙牛和伊利。

  2007年,太子奶占有整個乳酸菌飲料行業80%的市場,在全國的經銷商也超過了7000家,營收也超過了30億,成為了輝煌! 但俗話說:「成業風雲,敗也風雲。」也是在這一年太子奶集團被毀於一紙「對賭協議」,最終不僅太子奶集團陷入危機,就連其創始人李途純也因這一紙協議落下的把柄被害入獄。2012年李途純在被羈押了15個月後走出了看守所,成為了民營企業家中第一個被無罪釋放的案例。

  1960年李途純出生於湖南臨湘的一個普通農家,據李途純自述自己來自李世民的後裔家庭,而到自己這一輩是第46代。

  後來李途純考上了株洲師範學院,畢業後被分配到了株洲市一家不錯的國有飲食服務公司上班。第一年李途純被安排到了飲食公司底下的一家餃子館掛職。和李途純一起到餃子館掛職的新員工有10多個,但只有李途純一個認真在後廚和老師傅學習包餃子,其餘人都是裝裝樣子,而這一切都被總部的人力看在了眼裡。

  隨後幾年李途純先後被提拔,1985年李途純更是被任命為株洲市杉木塘區飲食店的經理。憑藉自己出人的管理能力,最終他把這家嚴重虧損的飲食店用了兩個月時間就扭虧為盈了。

  李途純是一個上進心很強的人。後來,為了提升自己李途純還赴湖南財經學院進行深造,並利用業餘時間研究學術。但李途純發現,即便自己取得了更高的學位,知識儲備遠超以前,但自己的收入卻依舊在原地打轉。也是因此,這件事讓自尊心很強的李途純久久不能釋懷。

  1990年,李途純毅然的辭去了自己的工作,並連夜收拾行李,帶著300塊錢和一麻袋書踏上了去深圳的火車!雖然到了深圳後李途純便被一位也是做糧油生意的老闆相中,得到了一份工作,但工資依舊不如李途純的願,每月也就1000多塊錢。因此,沒多久後,李途純再一次的辭掉了這份工作,輾轉於各種工作之間。

  

  俗話說:「功夫不負有心人」,1993年李途純終於等來了一個機會。這一年剛好是毛主席誕辰100周年的日子。抓住這個機會,李途純想盡了各種辦法東平西湊到了10萬塊錢,製作了一批紀念毛主席的掛曆拿到湖南韶山售賣,最終因此就賺了一兩百萬。

  而一夜成為百萬富翁的李途純內心自然也開始膨脹,開始四處擴張自己的生意開酒店、錄像廳、書店…總之什麼都干,但卻什麼都沒有干精。也因此李途純不僅把賺的錢虧進去了,還欠了一屁股的外債!

  1996年,為了繼續求生,李途純不得不再一次踏上了南下的火車。在火車站,李途純順手買了一瓶叫「活力寶」的乳酸菌飲料,讓他意外的是這個飲料的口感很好,於是發現了商機。

  他挖來手握「活力寶」配方的技術總監,借來了一些錢,回到湖南株洲開了一家公司來生產這種乳酸菌飲料,並取名為「日出牌」太子奶。沒多久後,「太子奶」就在株洲一炮而紅!後來,李途純又把市場擴張到了長沙,短短的一年後就拿得到了3000萬的銷售額!

  為了擴大全國市場,1997年,李途純找關係,用20萬買了一張「標王」大會的入場券,最終把價格叫到了8888萬後成功拿下了「標王」! 當主持人宣布「太子奶」拿下「標王」稱號時,就連陪同李途純參加競標的幾位高管腿都在直打哆嗦,站都站不起來,畢竟8888萬已經超過了「太子奶」的總產值。

  但不得不說李途純最後賭成功了!廣告在央視播放後很多經銷商都慕名而來,據說當時「太子奶」的工廠門口排滿了大卡車。一輛大卡車要等10幾天才能拿到貨!2001年-2007年期間「太子奶」的營銷額一下從5000萬衝到了20億,市場占有率也飆升至將近80%,成為了無可厚非的乳酸菌飲料行業老大!

  李途純的「野心」可以說是一把雙刃劍,雖然幫他成功拿下「標王」,點燃「太子奶」,但是也能讓他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太子奶」火了以後李途純再一次的開始了多元化投資的道路。2005年開始李途純將自己的手觸及到了超市、旅遊、房地產等其他行業裡,最終上演了和第一次創業時相同的悲劇,不僅投資都失敗了,還讓「太子奶」的資金鍊陷入了危機之中。

  這也是為什麼2007年的時候李途純要通過「對賭協議」的方法引入英聯、摩根士丹高盛等投行7300萬美元投資等最關鍵性因素。根據此份「對賭協議」如果李途純不能再三年之內將「太子奶」的銷售業績提升50%的話,那麼李途純將失去自己所持有的61.6%的股權!

  即便簽下了如此犀利的「對賭協議」,李途純依舊沒有任何的危機感,依舊我行我素。在公司十周年的慶典上,李途純邀請了很多政商界的名流,光放煙花就花費了200萬人民幣!到了2007年年中的時候,「太子奶」的資金鍊幾乎就要斷裂了,而李途純此時唯一做的就是繼續找錢。後面通過美國花旗銀行、新加坡新展銀行等六家國際財團,李途純又拉來了5億低息聯合信貸後,才又緩解了此次危機。但沒多久後,「太子奶」又一次陷入了資不抵債的尷尬的境遇。

  而此時的李途純想出了「太子奶」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上市!

  2008年3月「太子奶」啟動了上市的計劃。但俗話說「屋逢偏漏連夜雨」,就在這時美國雷曼兄弟破產,金融危機爆發,給「太子奶」貸款的花旗銀行陷入了虧損危機,要求提前催貸。

  為了防止其他幾家銀行都找上門來,李途純把花旗銀行告上了法庭,稱對方「惡意收貸」,但即便如此,沒多久後,英聯、摩根士丹利、高盛都找到了李途純簽了一份「不可撤銷協議」稱如果李途純不能在一個月內找到接盤投資者,那麼「對賭協議」就會被啟動,李途純也會因此被踢出局。

  然而事情就這樣爆發了,所以「太子奶」也被這三大投行租賃給了政府。2009年1月,株洲市政府出資1億成立了高科奶業,開始託管「太子奶」,李途純也因此被踢出局!

  最後,李途純把「太子奶「破產的原因歸結為大過年花旗銀行抽貸和投行的壓迫。但外界看來,真正使得「太子奶」倒下的還是李途純的管理不當,他過分的擴張和多元化的投資都是致使「太子奶」陷入資金危機的最主要原因。

  還有人稱,李途純後期特別奢侈,即便「太子奶」效益不好,但他生活上極度奢侈,曾建了一座富麗堂皇的「私人宮殿」,但對於這些李途純都是極度否認的。

  實際上,如今說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李途純確實把自己手上的一副好牌打得稀巴爛。

  賭性中保持理性,企業才能長久生存

  創始人應該有賭性,這是成功的重要條件,但是賭性中還需要存在理性,這是企業能夠長久生存的關鍵法寶。 在譚魚頭每況愈下的時候,當初對譚魚頭望塵莫及的海底撈卻成功逆襲成了餐飲巨頭。 海底撈能夠大器晚成,創始人張勇的不驕不躁就占了很大因素。

  

  1994年,海底撈開的第一家店裡最開始只有4張桌子,幫客人拎包、帶孩子、擦鞋,他樣樣親歷親為,一心全部撲在事業上。 海底撈經營5年後,才在西安開第二家分店; 而第三家分店,海底撈又等了3年。

  海底撈不著急賺錢嗎?肯定不是。

  但海底撈是開好一家再開下一家,先求穩再求速,這也奠定了海底撈每一家店的根基是穩的。 把底子做厚實了,不必激進,上市是水到渠成的事。

  2018年上市的海底撈,在餐飲界可以算是高齡公司,但好飯不怕晚,所以海底撈從來不靠「賭」來越級發展。

  

  一個失敗的餐飲企業大多是因為管理不到位,衛生不合格等。 譚魚頭偏不一樣,火鍋味道優、員工福利待遇好、食品安全沒問題,按理說完全不具備倒閉的三要素,甚至可以有更高的成就。

  但創始人的賭性卻毀掉這個龐大帝國,讓所有人都十分惋惜。

  在賭面前,沒有100%的勝率,一步一個腳印走,才能確保100%的成功率。 中國經濟高速增長的40多年裡,社會環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創造很多市場機會,也讓無數企業分崩瓦解。

  不少餐飲企業經歷著從神話到噩夢的輪迴,一些曾轟動餐飲圈的品牌跌落神壇的現象也此起彼伏。 這些餐飲品牌大都出生在一個充滿暴利的年代,輕易可以攫取到巨額利潤,能從身無分文成為造富奇蹟,登頂巔峰。 但隨著時代理性的回歸,他們都沒有順應時代變化,最終只擁有一段煙花般的瞬間璀璨又歸於寂寞的命運。

  很多人已經忘記了他們過去激盪歲月,甚至是遺忘了他們的失敗。但是,失敗是後來者的養料,通過研究他們失敗的案例,或許能讓後來者少遭遇幾個「經營陷阱」,少付出幾筆高昂的學費。

  企業能做大做強實屬不易,過去他們成功也並無道理,筆者對他們仍報以尊敬的態度,但由盛轉衰,值得深思,引以為鑑。

  如今的餐飲人面臨早已不是初生競爭市場,現在要時刻保持敬畏之心,每一步都走得踏踏實實,同時要順應市場變化、消費需求、做好產品品質,才能在激勵的競爭中存活。

  2020年疫情後,譚長安回到成都。他坦言是受到朋友、前譚魚頭高層的邀請,準備以職業經理人的身分重出江湖。

  

  譚長安創立新品牌譚滋魚火鍋

  復出的譚長安開始在抖音上做起「網紅」,分享起他的創業經驗和故事,另一頭,開始籌劃新品牌譚滋魚火鍋,目前已在成都二環西路一段開出第一家門店。

  2020年12月17日的一條抖音短視頻裡,譚長安透露:最近籌劃在成都萬豪酒店裡開設譚滋魚的第一家分店,將會綜合過去譚魚頭的優勢和資源,裝修會向輕奢風格靠攏。

  短視頻中文案這樣寫道:做所有人都能消費得起的餐飲品牌,做有口碑的餐飲品牌。視頻中還釋放出一個重要信號,譚滋魚未來會考慮開放加盟,但現在仍在找尋標準。

  再看短視頻下的評論,餐飲人評論最多的是:譚總加油。

  

  25年過去,譚長安早已從創業初期意氣風發的青年,變成如今油膩的中年大叔,眼神早已失去當初光芒。

  重出江湖但老兵遲暮,譚長安還有機會登頂巔峰麼?

來源: 米克思生活

更多閱讀 🦩

Translate 》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