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特雷斯與譚德塞別無二異

文:沉雁

疫災引發的第三次世界大戰正在向縱深挺進。

截止當前,全球確診患者累積死亡數,境內+境外=3346+94292=97638。

以世界總人口76億計算,每百萬人口全球死亡率為12.8,明顯高於我們的2.39,是我們的5.35倍。

以相同的統計口徑,五大洲每百萬死亡率分別為,歐洲90.7,北美31.2,南美4.18,亞洲1.62,非洲0.53。再提醒一下,以上是以當前(2020年4月11日)公佈數據為基礎,我重複計算了三遍。

以上數據讓我不寒而栗,這病毒神了,簡直是對文明板塊的瘋狂摧毀。

俄羅斯總統普京,美國總統川普、法國總統馬克龍,德國總理默克爾,英國首相鮑里斯,在前不久分別直接或間接表示,要徹查疫情元兇。

2020年4月7日,美國總統川普正式在白宮宣布,對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展開調查。這一信號非常明朗,追查疫情源頭的工作吹響了世界集合號。

2020年4月8日,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驚慌失措出來做和事老說:“繼續支持世界衛生組織工作,先團結起來共同抗疫,待到疫情結束後再對病毒源頭展開調查”。

這番講話,古特雷斯明顯就是第二個譚德塞。一邊抗疫一邊調查怎麼不可以?為什麼要等到疫情結束才調查?世衛組織不屬於世界,其實,聯合國早也淪陷。

在古特雷斯發表“事後調查”講話的同一天,上海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紅教授在上海市政府新聞發布會上說:“這次疫情什麼時候能結束,沒有人可以回答”。意思是,疫情看不到盡頭。所謂“等到疫情結束再調查”就是不調查。

張文宏的結論不是他一個人的結論,他自己說,他每天晚上都要與世界頂級疫情專家開會討論。因此,疫情沒有盡頭是世界級結論。那麼,對文明板塊的的瘋狂摧毀+疫情看不到盡頭=? ? ?

在境內疫情爆發的二月初,我們都以為瑞德西韋能治新冠,然而,當一個又一個醫師和院長不幸倒下時,才發現真的沒有任何特效藥。我們以為歐美充足而又高精的醫療資源足以抵擋新冠時,結果大跌眼鏡,他們比初始爆發地傷亡更加慘烈。

每死一個人就多一份憤怒,這些憤怒最終都將指向各國政府,那各國政府又將指向誰?

現在美國最新檢測技術已經縮短到了15秒,但這似乎與如何阻止疫情漫延並沒有多少關係。阻止疫情繼續漫延的法寶只有兩個:一是疫苗,二是控制住人。

在疫苗問世之前,控制住人就是遏制疫情的不二法寶。但這對於文明板塊來說有難以想像的困難,既不能對不戴口罩者扇耳光,又不能對家裡打麻將者掛牌子遊街,更不能封村堵路六親不認。所以,這病毒簡直就是給文明板塊的人量身定做。

如果不知道零號病人、病毒的自然宿主和中間宿主,就提取不到能對抗病毒或與病毒和平共處的相關血清,疫苗的研發就像愛迪生找那根能發光的鎢絲一樣大海撈針,別說一年半載出不來,至今SARS和艾滋病的疫苗研發依然舉步維艱。如果病毒是人工合成,就是典型的生物武器攻擊,其合成機理和數據是絕密中的絕密,那更要找到病毒源頭,將元兇繩之以法才是遏制疫情的唯一出路。

我想,我都能想到的,世界級專家更能想到,最終川普也能想到,尤其那個有驚無險的約翰遜鮑里斯一定會想到。

不少自媒體用珍珠港和911對比美國死亡人數,認為僅憑死亡人數美國就必然會發動一場戰爭,消滅誰誰誰。這種想法純屬自欺欺人。

發動戰爭尤其文明國家發動戰爭必須滿足兩個條件:一是要找知道敵人是誰,二是敵人造成的危害有多大。但現在的問題是,只知道危害之慘烈遠勝珍珠港和911,卻不知道敵人是誰。或者說,都心知肚明敵人是誰,但卻沒有鎖定為敵的實錘,這戰爭怎麼發動?

而要找到鎖定為敵的實錘,有且只有立馬著手調查病毒源頭和元兇,搞清楚病毒是源自自然還是源自人工,搞清楚病毒擴散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敵人是誰就一目了然。如果病毒源自自然,即便是有意擴散,也最多追究賠償責任。但如果病毒源自人工且有意擴散,那無人機很快就會鎖定目標。

立馬調查源頭,不是明天而是今天,不是將來而是現在,這是文明板塊遏制疫情風暴的當務之急。千萬不能被古特雷斯“疫情結束再調查”忽悠,古特雷斯的“支持世衛,團結抗疫”講話與我們最熟悉的調子驚人相似。所以,古特雷斯與譚德塞別無二異。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