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美國明州之亂

韓國

文:釋老毛

不知為何,很多人跑到後台留言,逼我表態,說你為啥不寫美國騷亂,這是選擇性失明,是雙重標準,是不愛國…………

莫名其妙,似乎不表態,不站隊,不支持黑人兄弟的正義行動,就政治不正確

實在沒啥可說的,我很佩服有些自媒體,浮想聯翩,縱橫九萬里,上下五千年,從黑人運動看到了帝國主義的垂而不死,川普的黔驢技窮,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我沒關注,是因為對我來說沒有任何信息價值。我說過,一個人最重要的能力是抓住事物本質的能力,《靠譜的成功學》。

美國週末突發的明州之亂,蔓延22州140城,聲勢浩大,氣焰熏天,重要嗎?一點不重要,很快就會平息,幾年後就會被遺忘,到時候依然會發生新的種族衝突,不發生才意外。這場偶發騷亂,對經濟、對政治、對國際格局的長期影響,幾乎為零,我為什麼要浪費時間研判?

對投資而言,它的重要性甚至還比不上同期發生的老川十幾分鐘講話。歐美股市深V反彈,週一A股暴走,看的是川普的臉色,而不是黑人的鬥爭。

為什麼川普講完話全球股市就應聲而漲,而多地爆發打砸搶卻無動於衷?因為川普週末的發言實際上是低於市場預期的報復力度的,雖然人狠話不多,但他沒有採取實質性行動,而是為以後採取制裁預留了空間。沒有取消獨立關稅區,是宣布著手準備,因為我們這邊也只是剛出了一個決議框架,還沒有實質性的具體法案出台,未來的惡鬥升級是互動式的,互相看對方的舉措而動,我方具體立法出台估計得八月之後,也就是真正的纏鬥和黑天鵝在下半年。

這就是本質。

為什麼我說黑人的抗暴運動沒啥實質影響?明州之亂不是安史之亂,更不會成為美帝中衰的分水嶺。因為種族歧視和濫用暴力,是美國社會的老問題,二百年來一直伴隨共生,這本身就是一個多元化開放型移民大國必須付出的成本。你吸收全球移民,補充元氣,多元化,有活力,是收益;你必須忍受多元族群之間的尖銳衝突,乃至矛盾激化的間歇性破壞,這是代價。

瓜沒有兩頭甜,有利即有弊,有捨才有得。

所以我對中國引入黑黑綠綠外來人口,一直是存疑的,中國有沒有美國那種民族大熔爐式的吸納和熔合能力?《當年若讀徙戎論,今生不做兩腳羊》

作為民族大熔爐的代價,這種事在美國見怪不怪,每隔幾年就爆發一次,就像社會流感,不久前就發生過類似的事件,例如2008年占領華爾街運動,最大規模一起是1992年洛杉磯暴動,也稱為羅德尼金暴動,是發生在洛杉磯的一系列搶劫、縱火和內亂事件。起因都一模一樣,四名白人警察對一名叫羅德尼金的黑人青年過度執法,結果在法院被陪審團宣告無罪,引發全城黑人暴動。我當年看新聞印象最深刻的不是黑人的暴力反抗,而是韓國僑民的英勇剛猛。大家都知道,加州是多元化的移民大州,亞裔人口最密集,洛杉磯黑人搶劫華人店鋪,華人忍氣吞聲,拱手供奉,予取予求,對施暴的黑人連屁都不敢放;韓國僑民的反應非常美國化,每家買一桿槍,迅速武裝起來,自發組織民兵糾察隊,保衛家園,捍衛權益,暴徒膽敢來犯,一槍一個正當防衛。


此役之後,韓國人形象一新,成為義勇市民,贏得了美國社會的尊重。韓國經濟在90年代能浴火重生,四小龍中一枝獨秀,三星帝國雄霸全球,莫非與大韓民族體內燃燒的血性息息相關?

所謂黑人運動的本質也就一目了然啦。

其實,很多人都判斷錯了。從歷史的視角看,隨著平權運動和社會福利提升,黑人暴力抗爭的烈度是遞減的,這次與1992年洛杉磯暴動比已經弱了幾級,1992年的騷亂與美國60年代的民權運動相比,那更是小巫見大巫。

美國60年代也是紅色的、革命的、抗爭的年代,中國的小將鬧革命,帶飛全球左翼,美國的窮人也沒閒著,民權運動、女權運動、反戰運動、嬉皮士青年運動,風起雲湧,巨浪滔天,黑人、學生、婦女、工人,革命群眾大聯合,反戰爭反歧視反壓迫,馬丁路德金牧師振臂高呼「I have a dream」,用主席的話講,那真是「四海翻騰雲水怒,五洲震盪風雷激」。

如果以當時人的眼光看,美國社會藥丸,遲早藥丸,社會內戰,搖搖欲墜,帝國主義已經是秋後的螞蚱最後掙扎了;而同期的冷戰陣營另一側,蘇聯那是穩得一逼,穩如泰山,井井有條,人民群眾每天喜氣洋洋,享受著真理的幸福時光。

然而誰也沒想到,歷史短短二十年就揭盅答案:一方轟然倒地,土崩瓦解,四分五裂,一個建政七十年的政權被人民幾小時就徹底拋棄;另一方在亂亂鬨鬨、吵吵鬧鬧中走向巔峰,經濟、政治、軍事、科技、文化、硬實力、軟實力,無不登峰造極,罕有其匹。

這才是本質。

華語輿論場基本上都是垃圾信息,除了誤導,還是誤導,誘導你從一個坑到另一個坑,所以我從不浪費時間在沒有價值的事物上。我說垃圾信息,不特指任何一方,實際上辯論雙方都是一丘之貉,面對同一事件,中國社會是高度撕裂和對立的,雙方都在斷章取義,只有立場,哪有真相和公正?

一方的觀點是冷嘲熱諷,唯恐天下不亂:

另一方讓你看到的是警察與民眾和解,小清新跪求愛與慈悲:

也許,真相在兩者之間。你不能在一個地方支持警方,到了另一個地方又支持示威群眾,那樣的「有立場,無真相」是荒唐和令人可笑的。

拒絕雙標,拒絕站隊,實事求是,依同一標準公允評判,不難得出幾點共識:

第一,警察濫用暴力、過度執法是錯誤的。

這是一個世界性的難題。有權就任性,不僅僅在美帝,在中國大陸,在港澳台,都存在過度執法的問題。在嘲笑美帝白人警察濫權的同時,也要反觀自身,自知者明,曾經的夏XX案、雷X案、東北一槍爆頭案,更不要忘記在神州大地上頻發的暴力拆遷、血腥維權,班班可考,不可選擇性失明。

我們為什麼努力建設「法治國家」,就是為了對症下藥,「法治國家」這個詞是與「警察國家」對應的。20世紀,德意志帝國剛統一,公權膨脹,當時德國在國際社會上被譏為「警察國家」,為了甩掉污名,「法治國家」才被政府鄭重提出來。警察權是公權力與民眾接觸的第一線。依法治國,首先是依法行政,依法行政首先是依法治警。

第二,民眾維權是正當的、公義的。

雖然雙方都在甩鍋,互道「最亮麗的風景線」,但公民維權是行使合法權利,伸張正義,為權利而鬥爭,就是為公義而鬥爭。我們環顧周圍任何一個國家,一個沒有任何維權的社會,不是美好社會,而是一個殭屍社會。不滿足才能進步,截至目前人類文明的每一步改進,不是青天大老爺的恩賜,都是人民群眾維權鬥爭一點一滴日積月累起來的,包括美國,也包括中國。

公義永不沉默,不平則鳴,確實是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第三,維權轉化為暴力行動是犯罪。

依法維權,應當予以理解和尊重,但一個人的權利是以他人的權利為邊界,維權一旦轉化為暴力行動,打砸搶,那不是革命,那不是正義,那是犯罪。維護社會秩序是任何國家的正常職能,這一點,古今中外皆然。

第四,案件公正審判,事件獨立調查,善後才體現一個社會的治理能力。

關鍵是如何善後?白人警察過度執法,既不能包庇警員,認為寒了國家機器的心就沒有執法積極性,也不能借人頭一用,找替罪羊平息眾怒。這就需要司法獨立,審判程序不能受民意干擾,該怎麼判,就怎麼判。明州之亂的亂源,白人警察被起訴三級謀殺罪,不是蓄意謀殺,而且據說屍檢已出結果,黑人死因不是窒息而死,主要原因是心臟病和體內藥物濫用。我們必須尊重陪審團在查驗所有證據和卷宗後作出的判斷。

至於案件引發的社會騷動,現代文明國家之通例,均是平亂後設立第三方組成的獨立調查委員會,由他們判斷警方是否構成過度執法,該認錯認錯,該賠償賠償,公布真相,給公眾一個交代。第三方獨調會由律師、醫生、記者、教授、科學家等社會賢達組成,不能讓警方自己查自己,那結論永遠是文明執法,清白得像處女。這個道理很簡單,中國的貪官你讓他自查自糾,他永遠是好公僕,中紀委一查,就查出7個億贓款。

真正有點價值的是最後一條,這是美帝能在混亂中成長的強國之祕,對中國治理的完善不無可借鑑之處。辯證法告訴我們,矛盾無處不在,無時不在,任何社會都存在矛盾。亂並不可怕,如何善後,才體現一個社會治理能力的高低。一味的捂住矛盾、壓制矛盾,只能獲得暫時的維穩,積累的負能量一旦爆發反而可能導致猝死;正視矛盾,釋放矛盾,運用公正的制度安排化解矛盾,才是長治久安之道。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