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一卦:塔利班的「金盆洗手」會不會成功

塔利班的

文:海邊的西塞羅

「(阿富汗將)不會有毒品生產,不會有毒品走私……阿富汗將不再是一個種植鴉片的國家。」在17日進城後舉行首場記者會上,阿富汗塔利班新聞發言人紮比胡拉·穆賈希德做出了這樣聲明,宣布該組織將在阿富汗禁毒。

在這場發布會上,這位發言人做出的承諾還有很多,包括但不限於「在伊斯蘭教法」下保障婦女權益、建立包容性政府、不對曾與聯軍合作的阿富汗人進行報複、甚至言論自由和與其他國家和平相處……

有朋友剛剛轉了我這些資訊,問,小西,你看,人家是不是真的要改好了?

簡單說說我的看法:

必須承認,這個聲明做的很漂亮,如果塔利班能將這些承諾全部兌現,新成立的這個「阿伊酋」(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的開化程度……也許可以達到沙特的那個水平。
畢竟沙特也要求女性和媒體按「伊斯蘭教法」來……
別笑,這就已經很不容易了。要知道,20年前美國人打進來以前,塔利班治下的阿富汗,嚴格的說,那不是一個國家,而是一座關押所有阿富汗人的宗教監獄——
在當年的塔利班治下,你不能看電視、聽音樂,甚至不能放風箏,男人胡須長度有規定,不按時祈禱則會被直接扔出窗外(不管你家住多高)。
女人的著裝受到嚴格限制,不能獨自出門,不能參與工作,不能接受教育。宗教警察會開車巡邏,對一切違反違反禁令者施以鞭刑起步的嚴苛懲罰。
總之就是這不許那不許,唯有一樣按說嚴重違反教法的行為是獲準的:種罌粟、販毒。
早在1994年塔利班還在山溝裡打游擊時,阿富汗的罌粟產量就超過了金三角,1999年時阿富汗的罌粟產量占了全球罌粟產量的百分之七十五,而各類毒品的產量更是高得驚人,僅鴉片一項就達4500噸,成為了世界上最大的「毒源」。
自1996年進城以後,塔利班政府一直對罌粟種植一直持默許態度。但到了2000年,塔利班一號人物、本拉登的「共軛岳父」奧馬爾覺得這行當實在太有礙國際觀瞻,突然宣布從良,宣誓要在阿富汗禁毒。
自創名詞解釋:共軛岳父——彼此娶了對方女兒的……哥倆?
但奧馬爾話音未落,911事件就發生了,隨後美國人上門「送民主」,塔利班兵敗如山倒,弄得現如今誰也查不清,奧馬爾當年到底是不是想玩真的。
不過,有一種說法認為,2001年的時候塔利班之所以會敗的那麼脆生,山姆大叔「船堅炮利」固然是一方面原因,奧馬爾這個冒然「從良」的決定也居功至偉。
在蘇聯侵阿以前,阿富汗經濟本來是有自主造血能力的。但1979年以後,由於蘇聯人的那一通禍禍,毒品產業成了阿富汗上上下下所仰賴的財源——塔利班中央政府靠從其中抽頭維持財政收入,各地方軍閥靠這買賣供養自家軍隊,連阿富汗山區裡的窮苦農民也把種罌粟當成了維持生計的「飯碗」。老百姓有個頭疼腦熱的,別的國家都去醫院,阿富汗人都是抽袋大煙對付過去。
鴉片在阿富汗,是老百姓居家旅行的「必備良藥」,軍閥維系統治的執政之基。
奧馬爾貿然下令禁毒,一下子斷了所有人的命根子,搞得大家都不高興。
在最上層,毒品這一「支柱產業」的垮塌,導致塔利班政府不得不更深度的跟背後有金主爸爸撐腰的基地組織相勾結,結果驕橫的基地組織捅出了「911」這個大簍子,惹得美國上門踢館。
而在中層,塔利班失去了絕大部分願意與它合作的軍閥的支持,美阿戰爭開打之後,CIA只要上門收買,把美元往桌上一拍,軍閥頭子們就立刻都成了帶路黨。
到了底層,大量靠種罌粟維持生計的農民覺得塔利班斷了他們的財路,塔利班甚至失去了它的「江東父老」的鼎力相助,反塔利班聯軍打到哪裡,老百姓都「簞食壺漿」——場面和最近是一樣的。
結果頗為諷刺,宣誓禁毒的塔利班反而「得道者寡助」,被迅速趕回了窮山溝裡打游擊。
於是,失敗之後的塔利班痛定思痛,認識到了種罌粟在他們那旮旯是「民心所向」。迅速找回了他們之前以毒為本、以毒養戰的路子。不僅廢除了剛剛頒布的禁毒令,在自己的地盤上種植罌粟,還重點出兵搶奪其他軍閥控制下的罌粟種植地和鴉片走私貿易路線。
效果是立竿見影的,塔利班在賺取大量錢財後反過來攻擊美軍和美國扶植的阿富汗政府,這就是為甚麼之後二十年中塔利班越打越強的原因所在。
反觀當時進了城的老美,卻陷入了空前尷尬之中。
美國人不是沒有認識到毒品是塔利班的力量之源,也想來個釜底抽薪。但2007年的時候他們就算過一筆賬,結果發現,想在阿富汗徹底根除毒品,至少要投入200億美元以上推廣正常的農業和工業建設,可能還要一定量的補貼,說服當地農民和軍閥們放棄掙快錢。
這筆錢與美國在阿的軍費相比雖然是「毛毛雨」,但摳門的美國國會是很難通過這樣一筆專項款,專門在阿富汗「學雷鋒」的——歸根結底,美國人打阿富汗,也就是為了抓本拉登,阿富汗老百姓死活,美國納稅人其實不咋關心。
於是這事兒就這麼一直拖著,一直拖到了如今,塔利班靠著以毒養戰重新翻了天。
是的,這片土地游戲邏輯就是這麼奇葩——禁毒是塔利班當年的敗理,販毒是塔利班今天的勝因。
所以你問,塔利班此次上臺之後,真的能把毒品禁了嗎?
回答是,真的很難。
路徑依賴也是一口毒癮,它比真毒品更不好戒。
稍加分析就不難看出,今天的塔利班政權想要禁毒,面臨的是比當年奧馬爾更困難的局面。
一個常常被忽略的事實是。由於罌粟種植的泛濫,阿富汗的人口在這些年兵荒馬亂中不降反增,從2000年的約2000萬暴漲到4000萬。
阿富汗這些年百業蕭條,更多的人口,意味著該國一定有更高比例的人群是依靠種毒、販毒的利潤為生的。
如果塔利班的執行嚴厲的禁毒措施,很可能重蹈當年的覆轍,得罪老百姓,那樣的話,其執政根基就失去了。
其次,正如我之前幾篇文章提到的,如果說美國扶持的阿富汗政府是「軍閥共和國」,那麼塔利班就是「恐怖主義連鎖店」,兩個「速成政權」對阿富汗這片土地的控制力其實半斤對八兩。誰能上臺執政主要看哪個能獲得更多各地部族酋長或軍閥的支持。
所以塔利班那個新國名起的不錯,這確實是「酋長國」——酋長說了算的國家。
連龍椅都要大家一塊坐
這些軍閥們都把制毒販毒當作搖錢樹,現在一聽說塔利班這邊禁毒了,難保有些人不會立馬倒戈,加到反塔利班陣營那邊去。
這種事情可能已經在發生了,根據最新消息,反塔利班的武裝目前也在集結。他們已從塔利班手中奪回了喀布爾北部的帕爾旺省首府恰裡卡爾。阿富汗原第一副總統薩利赫在推特上宣布繼任阿富汗總統。
在內戰還沒結束的情況下,塔利班這麼早全部「全面禁毒」,不僅說的太早,而且也很難辦到。
那麼,問題來了,塔利班為甚麼這麼急於搞這麼一出「從良公告」呢?
最大可能性也許是,塔利班也在賭博:賭它做出這麼多的承諾,能不能換得國際社會的認可和報償。
如果居然獲得了認可,美國願意不發動嚴厲制裁,中俄等國願意伸手拉一把,那麼塔利班就賺到了,外來資金投資和援助可以進來,本國正常經濟的造血功能可以慢慢恢複,以後的事情走一步看一步再說,至於禁毒、尊重婦女這些許諾能不能實現——反正塔利班的中央政府目前對全局的控制力也十分有限,幹不成,說句「手下人不聽令」或「都是對家在搗鬼」也就交代過去了。
如果(也是更可能的)沒有獲得認可,美國制裁依舊,各國投資援助不到位,那塔利班到時再反悔,也都還來得及,反正現在的許諾中都留了活口——人家說的是「按伊斯蘭教法」尊重婦女、保障輿論自由。
所以塔利班現在做這種承諾,其實算是「無本生意」,趁現在局勢未穩說出來,反而比將來真控制了全局,不好甩鍋的時候再說效果好。
但有一說一,這些承諾真的能實現嗎?真的很難。
看香港黑幫片多了的朋友,應該都很眼熟這種固定橋段:黑老大的「金盆洗手」大會,從來都是手下馬仔發難反水的高發時刻。
誰不想從良?問題是能不能。
自己已經功成名就、吃飽喝足的黑老大,也許真的想著「棄惡從善」,畢竟對他來說,此時洗白上岸是完成利益最大化的最好選擇。
可問題是,在一個組織裡,上下層的利益往往是不統一的,你已經吃飽喝足了,手下的馬仔可能還餓著,能來快錢的黑道活計你說不幹就不幹,一定會更激進的人跳出來問句「憑甚麼」?
而且組織越松散,當初對某一個路徑的依賴越深,這個頭就越不好調。
最後的結果一般是兩種:
一是老大見勢不妙,趕緊「幡然悔悟」,改口說:大家這是何必,各位放心,那些場面話都是應付條子的,大哥我是不會斷了各位兄弟財路的,生意繼續做,大家安了安了。
另一種就是火並發生,一番槍戰下來,老大壯烈身亡,大家公推一個更激進更「黑道原教旨主義」的家夥。新大哥坐穩交椅趕緊發安民告示:生意繼續做,大家安了安了。
總之人死不死並不要緊,只要環境不變,「生意」一定是永存的。
對於一個深度被不正當行業的松散組織來說,這樣的戲碼,從來都是常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