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欺騙家」——眾多名人富商被愚弄後還不得不說:他是個天才

「天才欺騙家」——眾多名人富商被愚弄後還不得不說:他是個天才

魯迪·庫尼亞萬Rudy Kurniawan,這是一個葡萄酒界無人不知的名字——

因為他一個人,愚弄了許許多多美國的商界名人、好萊塢導演和知名葡萄酒專家。而且對方還會在被愚弄了之後不禁贊嘆道:Rudy Kurniawan是個天才。

魯迪·庫尼亞萬 Rudy Kurniawan

故事從這裡說起…

那個得體的亞洲年輕人

在2000年初開始,一些投資人從股票市場轉向了葡萄酒市場,專門去拍賣行購買那些年份好的、品牌好的葡萄酒,因為好的陳年葡萄酒是非常稀有的,而且這是人們真實會消耗的東西,所以喝一瓶少一瓶,這也讓這種「液體藝術」更稀有,更具有魅力。

然而其實這些葡萄酒的價格一直都不高不低,大家都是不慍不火地買賣著這些珍稀的葡萄酒,然而在2003年,一位來自印尼的年輕葡萄酒收藏家魯迪·庫尼亞萬Rudy Kurniawan憑一己之力把珍稀葡萄酒的價格推到了空前的高度。


所有接觸過Rudy的人,無論是葡萄酒專家、好萊塢導演、商界名人,都對他印象深刻,而且是好的印象。

他們表示:

「他知識的廣博程度讓人驚嘆,總是眾人的焦點。」

「他有著非同尋常的品酒能力,不論是從加州到法國任何種類的葡萄酒,Rudy都能馬上出神入化地正確說出所有酒。」

「他對所有人都非常熱情,他總是風度翩翩,彬彬有禮,和藹可親。」


Rudy從2003年開始買賣大量的稀有勃艮第葡萄酒,他以買斷所有拍賣行裡的稀有勃艮第為目的進行著採購。當市面上再也沒有這種葡萄酒了,他便可以高價賣出。

這就是我們說的壟斷。

同時,他開始舉辦品酒會,與其他收藏家一起購買稀有葡萄酒。


直到2006年,小愛仍能查到他闊手購買著葡萄酒的新聞。

「印度尼西亞裔庫Kurniawan,在佳士得比佛利山莊拍賣行買了一箱24瓶1947年的白馬酒莊(Chateau Cheval Blanc),一箱著名的聖埃美隆(St. Emilion)頂級酒,一共75,000美元。然後,他花了幾乎同樣的價錢買了第二箱同樣的酒。

一周後,他又在比佛利山莊半島酒店的Zachys拍賣會上大肆消費。然後是在紐約的蘇富比拍賣行和Acker Merrall&Condit拍賣會。在過去的幾年中,Kurniawan每月花費大約100萬美元,競標該國幾乎所有舊酒和稀有葡萄酒。」

當年相關報道

拍賣行內部人士稱,Rudy對陳年葡萄酒的高口味改變了市場。自從他開始購買以來,稀有葡萄酒的價格飛漲。當他在2004年加大收購力度時,其他十幾個超富裕的買家湧現出來,與他競爭最好的酒瓶。而且舊酒市場需求激增。

神祕的Rudy

那麼到底這個Rudy是甚麼來頭?

沒有人知道。

盡管有許多人與他走得很近,然而他卻從不透露自己的家庭身份或財富來源。

而Rudy營造出來的角色是:一個坐享信托基金的富二代,被家族派到美國照顧媽媽,並且由經營著家族業務的哥哥提供零用錢。

從左到右:Rudy哥哥-媽媽-Rudy

憑著他出色的社交手腕,巧妙的距離感和神祕感,無限的親和力,讓他無論出現在哪裡,都是全場焦點,讓所有閱人無數的大人物們也對他投向毫無條件的信任。

說起他的詐騙案,許多人到現在仍然不敢相信。

Rudy買了這麼多極品的葡萄酒要幹甚麼?

要賣出去啊。

在2006年的兩次拍賣中,他賣出了價值3500萬美元的葡萄酒。

在Acker, Merrall & Condit的委托拍賣中,第一筆淨賺1060萬美元(按2019年美元計算折合1,340萬美元),第二次淨賺2470萬美元(按2019年美元計算折合3130萬美元)。

而Acker, Merrall & Condit本來只是一家小小的葡萄酒商店,後來也只是在眾多拍賣行中排名最後,直到2006年Rudy委托他們拍賣自己的酒之後,他們頓時躍升為世上最大的拍賣行。

Acker, Merrall & Condit

都是假的?

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市場出現了不同的聲音。

Rudy賣出了1945年至1971年的Domaine Ponsot彭壽酒莊的Clos St Denis葡萄酒。酒莊負責人勞倫·彭壽Laurent Ponsot看到覺得很震驚,因為他的家人從1982年才開始釀制這款葡萄酒。

於是他自己本人開始著手進行調查。

Laurent Ponsot

大約在同一時間,美國億萬富翁比爾·科赫Bill Koch在他的收藏中也發現了假瓶子,並僱用了私人偵探調查。身份驗證專家發現,這些破紀錄的拍賣中出現了越來越多的貨物身份存疑。

Bill Koch表示,他花了4百萬買入了超過4百瓶葡萄酒,都被證實是偽造的。

來自Bill Koch酒窖的Rudy假酒

關於Rudy的假酒,分別都有以下的錯誤:


所有人針對Rudy進行了調查,發現他的一切都是假的

非常戲劇性地,Ponsot出現在了2008年4月在紐約的一次拍賣會上,在拍賣如火如荼地進行期間,Ponsot在場地最後排站了起來,全場人看著他,場內陷入一片寂靜,不少人認出了這個傳奇人物——Ponsot酒莊的現任負責人Laurent Ponsot。他大聲地說:「收回我的酒!」

Laurent Ponsot

Ponsot質問了拍賣負責人,得到了Rudy Kurniawan這個名字,於是他聯繫上了Rudy並詢問他偽造酒的來源,Rudy閃爍其詞,嫻熟地把所有問題都避開了。

Ponsot一直追問Rudy,在一個半月後Rudy終於給了他賣家的名字:來自雅加達的商人帕克·亨德拉Pak Mendra。Ponsot再次飛去了紐約面對面質問Rudy,要怎麼聯繫Pak?

Rudy猶豫再三,終於拿出了他的行動電話,寫下了2個電話號碼,Ponsot滿意離去。

當Ponsot撥打這兩個號碼時,一個是傳真機號碼,一個根本打不通。後來查到的是一個號碼是屬於印尼規糢最大的航空公司獅子航空的客服號碼,第二個號碼是來自雅加達的一條街道JL. Gajah Mada,然而問遍了整條街的街坊,都沒有人聽過Rudy Kurniawan或者他父親。

JL. Gajah Mada

之後Ponsot還去了新加坡和中國的香港、臺北,因為印尼富商都喜歡去這三個地方玩,所以他決定要去問問有沒有人認識商人帕克·亨德拉Pak Mendra。

然而他得到的答案是:Pak在印尼語裡是「先生」,Mendra則是印尼裡最廣為使用的一個姓氏,所以Pak Hendra基本上就是「李先生」的感覺。


Bill Koch僱傭的私人偵探組織了一個強大的調查隊伍,查到了Rudy Kurniawan於1998年左右以學生簽證到達美國,後來學生簽證過期了,在2003年,被命令驅逐出境,但是他選擇了非法居留。

Bill Koch

根據他提交的簽證申請文件裡,記錄了他哥哥的公司名稱和地址,而當私人偵探們到了該地址,發現是一家五金店。

記錄裡的五金店

除此之外,FBI也在調查Rudy Kurniawan。

Rudy對物質財富的追求無窮無盡,他的賬號流水中有著無數的大額的進出,除了美酒,他還擁有許多豪車,甚至一些當代藝術品。


然而經過FBI調查,Rudy從來沒有收到過任何所謂的「信托基金」裡的錢。反而查到了他長期欠著某些人的錢,一直玩著拆東牆補西牆的游戲。所有金錢往來都與葡萄酒交易和他從拍賣行客人手中取得的貨款和預付款有關。

當Rudy第一次被質詢時,他有所防備,但仍然保持友善,圓潤地滴水不漏地回答每一個問題,從頭到尾沒有說過任何明確和具體的話,所以到頭來甚麼都沒問出來。


然而從此之後,Rudy仿佛從人間消失了一樣,而負責拍賣他酒的拍賣行也從此不再賣他的收藏。然而他賣出去的假酒卻在坊間不斷流傳著。

盡管2008年Ponsot大鬧拍賣會後,大家都知道Rudy的酒有問題,也不敢碰他的酒。然而在2009年,佳士得(一家擁有250年歷史的英國藝術品及奢侈品拍賣行)突然多次讓Rudy用自己的名義售賣葡萄酒。甚至在2012年,美國著名的光譜葡萄酒拍賣行也在拍賣名錄上收錄了不少有著Rudy假酒特色的葡萄酒,被發現了以後光譜拍賣行不得不從撤出幾批葡萄酒,價值約785,000美元,當時有指控稱這些葡萄酒是由Rudy通過第三方委托拍賣的。

Rudy被捕和他驚人的背景

在經過多年調查掌握了多項證據之後,FBI在2013年4月8日突然出現在Rudy門前,並在多次敲門無人應門後破門而入。FBI探員們被眼前的景象震驚了。

從客廳到廚房堆滿了空的葡萄酒瓶;

水槽裡泡著幾個葡萄酒瓶,標簽被浸掉;

有幾個瓶子在水槽旁,準備被貼上標簽;

廚房就像是一個加工廠;

有木塞起子和打塞器(把木塞塞到瓶子裡的器具);


桌子上還有許多打印的標簽,上面有著一些標註:改變釀造年份、改變瓶子容量、移除編號等等;

一些瓶子還沒有貼上標簽,然而上面有手寫的註釋,仿佛是配方;

多不勝數的標簽;

有一個印刷糢板;

到處都是舊木箱;

這裡有制假酒所需的所有一切。


房子裡的恆溫器設定在約17度,他們只在自己的兩間房間裡裝上暖氣。

經過調查,他一直都有在大量地購買數千美元的蠟、具備仿古效果的紙張、從餐廳收集了許多空瓶子。

紅蠟

而專家們分析出來最有可能的是,Rudy先嘗一次那些陳年葡萄酒,然後尋找有相似特點的葡萄酒,最後再進行瘋狂的葡萄酒拼貼。

最諷刺的是,在那些一個個的昂貴的葡萄酒聚會中,Rudy常常是那個教別人怎麼識別假酒和如何避免買到假酒的人。

他說:「因為我買過太多假葡萄酒了,多到我都變成專家了。」

Rudy的假酒

Rudy甚至被稱作藝術家,因為他特有的品酒能力和拷貝酒的能力,做出這麼多能把專業品酒師也愚弄過去的假酒,這基本上是很難再找到第二個人能再做到的了。

那Rudy那神祕的家庭背景呢?

這更是最誇張的一點。

Rudy家一箱箱的空酒瓶

明顯地,許多這些制假用品都是從印尼購買的,而且也有他和家人的轉賬記錄,所以Rudy的家人肯定有參與其中,否則他自己一個人和母親也根本不可能做出這麼大量的假酒來。

Rudy的合法登記用名是Rudy Kurniawan,但是他的曾用名Lenywati Tan則是他母親的名字,而Rudy Kurniawan和他哥哥的名字Dar Saputra其實是兩位印尼著名的羽毛球選手的名字。

Rudy哥哥 Dar Saputra

而Rudy在身份證上的名字是ZHEN WANG HUANG。

Rudy母親的兩個兄弟Hendra Rahardja和Eddie Tansil則是印尼的兩個傳奇人物——與雅加達史上最大型的銀行結案有關。

其中Eddie偷取一間銀行的所有款項後從監獄逃出(至今仍在某處生活得很好),他盜取了5億6千5百萬存款。

Eddie Tansil

而Hendra更誇張,他曾擁有一間銀行,叫聖淘沙希望銀行(BANK HARAPAN SANTOSA),他直接把數以億計的存款據為己有,直接拿著這些錢逃亡了。

Hendra Rahardja

而Hendra聲稱擁有的其中一個資產,就在——JL. Gajah Mada——這條讓偵探們查到產生夢魘的街道。

JL. Gajah Mada

而至今,在Eddie和Hendra所偷取的7億8千萬美元中,找回的只有少於十分之一。

沒有人知道Rudy是否有從這兩個叔叔手中得到任何的資助或幫助,只是這個「巧合」確實讓人無法不浮想聯翩。

Rudy的審判於2013年12月9日開始,並於2013年12月18日結束,當時陪審團認定他有罪。法官判處他10年徒刑。

Rudy目前關押在得克薩斯州的佩科斯。他最早的釋放日期是2021年1月9日。由於他自2003年以來一直在美國非法居住,他將在釋放後被驅逐返回印度尼西亞。

結語

然而時至今日,沒有人有一個確切的數字能指出到底坊間有多少Rudy的假酒,或許有許多人知道自己買了卻恥於提出。

像我們第一段所說的,一些美國最大企業的總裁、一些指導過無數片場的好萊塢大導演、一些在葡萄酒屆享有盛名的專家,都被這一個年輕人愚弄了。

Rudy的假酒

我們可以說是因為Rudy有著那天然的創造故事和塑造第二人格的才華,也有著許多人難以媲美的品酒和拷貝酒的能力;然而我們也可以說是因為這個失控的社會,許多過快地追逐著名利金錢的欲望,都讓許多這樣的「天才欺騙家」有機可乘。

在得克薩斯州的一個垃圾填埋場碾碎和填埋超過500瓶Rudy Kurniawan的偽造葡萄酒。

來源:愛麗森小姐的收集癖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