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鴻章挨一槍,大清少賠一億兩」之說,完全不成立

李鴻章
文:言九林

李鴻章在馬關挨一槍,中國少賠一億兩銀子,這是真的嗎?

此說不知始於何時,但常見於各種通俗文史著作

比如,《晚清軍政啟示錄》裡說:

「或許是看到李鴻章受了槍傷,伊藤博文最後做了一億兩白銀的讓步——李鴻章苦笑,這一槍挨得值。一個沒要了他性命的槍傷,價值一億兩,他覺得自己所受的皮肉之苦都值了。」①

《復盤甲午:重走近代中日對抗十五局》裡也說:

「為了抵消李鴻章遇刺的影響,日方又決定將賠款金額減去一億兩,誠可謂19世紀外交史上最昂貴的一槍。」②

《流放紫禁城》一書也說:

「四月十七日,日本在談判桌上做出了一點讓步,《中日馬關條約》簽字,較原日方條件有所減輕,賠款減少了一億兩,割地少了一處。時議對此的評價是:『口舌所不能爭者,藉一槍子而得之。』意思是說:日本在條約上的讓步,完全是因為李鴻章挨了一槍。」③

它的廣泛傳播,則顯然始於電視劇《走向共和》的演繹(見下圖)

不過,這種說法並不成立。

圖:《走向共和》劇情截圖

梁啟超當年為李鴻章做傳,其中雖然也有「口舌所不能爭者,藉一槍子之傷而得之」這樣的話,但梁書寫得明白,日本政府因李鴻章遇刺而做出的讓步,並非減少賠款,而是停戰

「日皇及舉國臣民同深震悼,遂允將中國前提出之停戰節略畫押。」④

扼要來說,李鴻章遇刺前後的博弈情境,是這樣的:

(1)李鴻章遇刺之前,日本國內輿論(包括軍隊內部)的主戰氣氛極為濃厚,「何時輕騎入燕京」是當時一種普遍的日本民意。行刺李鴻章的小山豐太郎,是一名26歲的無業游民,他的行刺動機正是不希望中日兩國停戰,他在法庭上宣稱,「日軍放棄占領北京意味著日本的恥辱,目前同中國簽訂合約為時尚早」,他希望通過刺殺李鴻章,讓和談直接流產。日本政府在談判中,也始終拒絕清廷的停戰提議,並積極調動軍隊攻占澎湖,且欲直接奪取台灣,繼而在談判桌上取得更大的利益。⑤

圖:刺客小山豐太

(2)李鴻章遇刺後,首相伊藤博文與外相陸奧宗光最擔心的問題,是李鴻章很可能因此中斷談判直接回國。陸奧宗光曾私下說,「實在是麻煩。首先,無論如何,現在李鴻章要是回國就很難辦了」。事發當晚,陸奧宗光拜訪伊藤博文商議如何善後,二人的決定是:

「如果僅在禮遇上或社交的情誼上作表示,不另採取具有現實意義之措施,恐終不能使對方衷心感到滿意。故此時由我無條件允許他所一再懇請之休戰,較為得計。」⑥

圖:伊藤博文

(3)日本政府為什麼擔憂李鴻章回國?陸奧宗光在《蹇蹇錄》裡說得很明白:

倘若李鴻章以傷痛為藉口中斷雙方的談判而中途回國,對日本國民的行為痛加貶斥,並巧妙地招引歐美各國再度居中調停的話,要博得兩三個歐洲強國的同情亦非難事。在這樣的時刻,一旦招致歐洲強國的干涉,我國對中國的要求恐怕也不得不要做大幅度的讓步。也有人認為,從邏輯上來說,這次的刺殺事件完全只是一個暴徒的個人行為,與我國政府和國民可謂沒有絲毫的瓜葛,只要對暴徒個人嚴加懲罰的話,其他人就沒有任何責任。但是對於眼下正在交戰的兩國,尤其是在戰勝國的我國,如何對待敵國的使臣,對其給予相當的保護和尊重,本身就是國際公法上的一個慣例,這樣的事件一旦撬動了整個社會的感情,就很難用邏輯上的理論來加以解決了。且不說李鴻章的地位、名望,就其以古稀的高齡第一次出使異域,即遭到了如此的凶難,真是情何以堪!其將博得全世界的同情是顯而易見的。此時若有某個強國欲乘機加以干涉,李的負傷就是最佳的藉口了。」⑦

(4)伊藤與陸奧議定對策之後,即致電內閣閣員與大本營重臣進行商議。但除陸軍大臣山縣有朋之外,大多數人對停戰仍持反對意見。伊藤博文不得不離開馬關前往廣島與文武重臣面商舌戰,並在給天皇的奏疏裡說:

「由於此次凶變,帝國不得不立於甚為困難之境地。反之,清國卻因此而得到最好的口實,清使或將立即歸國。而當其向各國哀訴時,各國將向彼表示同情,且難保不轉而以其聯合之壓力抑制我方。果真如此,則帝國之威嚴必將大為喪失。因此,今日善後之策,惟有與清使繼續商談,以預先避免各國之聯合干涉。」⑨

 

(5)在慰問李鴻章時,陸奧宗光曾安撫道:「中堂身受重傷,幸未致命,中堂不幸,大清舉國之大幸。此後和款必易商辦」,「請寬心養傷,中日戰事將從此止」。但最後,日本政府因「李鴻章挨槍」而做出的停戰讓步,卻是嚴重縮水的——第一,台灣被排除在了停戰範圍之外;第二,停戰期間兩國均不得增援戰線上的部隊。這兩條都對日軍有利。之所以用這種「縮水停戰」來應付李鴻章,是因為日本政府通過對清廷密電的破譯,了解到他並無中斷談判歸國的打算。因為知曉了李鴻章的底牌,稍後在關於停戰問題的談判中,李希望將台灣也劃入停戰範圍的要求,始終未能得到日方同意。⑩

1895年3月30日,李鴻章遇刺後的第六天,原本無意停戰的日本,與清廷簽訂了一份《停戰協定》。梁啟超後來將該《協定》評價為「口舌所不能爭者,藉一槍子而得之」,大體是成立的。

圖:陸奧宗光

至於「李鴻章在馬關挨一槍,中國少賠一億兩銀子」,只能算腦補出來的無稽之談。

因已成功穩住李鴻章留在日本,後續關於賠款數額的談判中,日本政府已不再將李鴻章的遇刺納入到考量因素。春帆樓談判重啟後,日方提出的和議條件極為苛刻。最過分者,是要求清廷將奉天以南各地和台灣澎湖各島全部割讓給日本,並賠款三億兩白銀。清廷給李鴻章的指示,則是「讓地應以一處為斷,賠費應以萬萬為斷」⑪,也就是割地最多只能割一處,賠款最多只能賠一億兩白銀。該底線同樣因電報遭到破譯而被日方知曉。伊藤博文因而有恃無恐,拒絕做出讓步:

「賠款即使能有小幅度的減少,但絕不可能有大幅度的削減,在割地方面,奉天和台灣都要割讓,這點我先事先說清楚,以避免日後的誤解。我們還是希望中國使臣能夠深切地審察今日兩國的實際形勢,即日本是戰勝國,中國是戰敗國這一事實,是中國先提出求和。」⑫

按陸奧宗光的解釋,《馬關條約》的賠款數額,最終由三億兩白銀減為二億兩白銀,其主要原因是「我方當初提出的方案原本是作為會談的基礎提出來的。因此對此並非完全沒有修正的餘地」。當日方通過監視李鴻章與清廷之間的來往電報,確認三億兩白銀的賠款數額確實很難被清廷接受,很可能導致和談破裂(李鴻章在給清廷的電報裡有這樣一段文字:「若(日本)仍堅持此前的主張,是否可再加若干讓步之處?……若不可,唯有停止談判歸國一途」),於是轉而提出一份修正方案,其中一項內容是「賠款削減至兩億兩」。⑬

綜上。「李鴻章挨一槍,大清少賠一億兩」之說,是一個錯誤的「歷史常識」。

圖:春帆樓談判期間的李鴻章,引自小川一真《日清戰爭寫真圖》

注釋

①宗承灝:《晚清軍政啟示錄1:被砍斷的龍旗》,現代出版社2019年版,第340頁。

②王鼎傑:《復盤甲午:重走近代中日對抗十五局》,上海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第352頁。

③張建偉:《流放紫禁城》,作家出版社1999年版,第332頁。

④梁啟超:《李鴻章》,湖北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124頁。

⑤戚其章:《甲午戰爭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第410頁。

⑥(日)陸奧宗光:《蹇蹇錄:甲午戰爭祕錄》,上海人民出版社2015年版,第172頁。

⑦(日)陸奧宗光:《蹇蹇錄:甲午戰爭祕錄》,上海人民出版社2015年版,第171-172頁。

⑧吉辰:《昂貴的和平:中日馬關議和研究》,三聯書店2014年版,第177頁。

⑨伊藤博文:《與清使談判要件裁可公文》。轉引自戚其章《甲午戰爭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第412頁。

⑩吉辰:《昂貴的和平:中日馬關議和研究》,三聯書店2014年版,第179-182頁。

⑪《附譯署來電》。《李鴻章全集26·電報六》,安徽教育出版社2008年版,第96頁。

⑫(日)陸奧宗光:《蹇蹇錄:甲午戰爭祕錄》,上海人民出版社2015年版,第183頁。

⑬(日)陸奧宗光:《蹇蹇錄:甲午戰爭祕錄》,上海人民出版社2015年版,第186-187頁。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