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台灣樂壇跨界才女,曾為弟弟逃婚,終生未嫁,把遺憾都唱進了歌裡

江淑娜
1991年,一部大陸、港、台聯合拍攝的古裝愛情電視劇——《戲說乾隆》上映。
大家為鄭少秋和趙雅芝傾倒,但懵懂的少年們更多的記住了乾隆身邊那個俏皮伶俐的答應——春喜。
《戲說乾隆》劇照
這個在劇中處處被寶柱、賈六、乾隆保護的小機靈,是台灣娛樂圈前輩級的人物,是橫跨歌壇、影壇、主持界的「大女主」——江淑娜。
 
「人生得意莫言早,是非論斷後人道,輕舟穿江兩岸笑看山河繞,兒女情長夢醒又一朝。」
 
大氣瀟灑的《談笑一生》是《戲說乾隆2》的片尾曲。
江淑娜又演又唱,人們愛極了這個開心果似的全才女子。
然而屏幕外的她,前期為家庭奔忙、經歷坎坷;後半生逃婚、跨界、事業遍地開花,終生未嫁。
 
江淑娜,1966年出生於台灣嘉義一個傳統的平民之家。
 
江爸爸是「布袋戲」的雕刻師傅,特別重義氣;媽媽是傳統的家庭主婦。
 
江淑娜六歲時,爸爸幫朋友做擔保,對方生意失敗一走了之,留給江家一堆債務。
 
為了躲債,全家在夜色掩護下從高雄北上,在熟人接濟下落腳台北。
 
江淑娜是家裡的三妹,上有兩個姐姐,下面還有弟弟。
屋漏偏逢連夜雨,弟弟生病發燒,因家中湊不出打車去醫院的費用,錯過最佳救治時間。
弟弟的智力永遠停留在了六歲,終生需要被人照顧。
江淑娜與二姐從小就愛唱歌,媽媽傳授朗朗上口的歌謠,為她們開啟了音樂之路。
二姐名叫江淑惠,又名江蕙,是多年後讓李宗盛都欽佩的歌手。
 
那時在熟人介紹下,音樂天賦極高的二姐江蕙去餐廳唱歌賺錢,半年後帶著半工半讀的三妹江淑娜一起在台北的各餐廳、酒家走唱,以緩解家庭的窘境。
 
每天她們放學到家,立刻換上演出服,爸爸幫姐妹倆化好妝,然後揣上媽媽準備的公交車票,馬不停蹄去趕場演出。
 
家裡只能擠出單程的車費,演出結束後,姐倆披著清冷的月光走路回家。
那時,能睡一個飽覺成了江淑娜最大的奢望。
 
只有8歲的她跟在二姐身後過早的步入社會,江湖魚龍混雜,她們經常被客人欺負。
 
演出時,常會有人朝她們彈吐口香糖,頭髮和裙子避無可避的被粘上,面對被毀的演出服,心疼的直哭,但為了能順利拿上酬勞,只能吞下所有委屈。
 
兩人為了賺錢,小小年紀總唱著流行的苦情歌,還背上了「苦情姐妹花」的名號。
 
二姐江蕙後來轉戰夜總會,在表演時被經紀人簽下,憑《惜別的海岸》《還鄉》等專輯成為和鄧麗君齊名的台灣閩南語流行歌後,從此家裡境況大有改善。
江淑娜音樂天資不亞於姐姐,走唱時頗受歡迎,這成了困苦生活中為數不多的閃光點,也照亮了她崎嶇的前路。
江淑娜早期也是少女清亮聲線,因趕場勞累,倒了嗓,但其中的滄桑風情別具一格,渾厚有力,有著和年齡不符的韻味。
後來的彭佳慧就是模仿江淑娜的聲線參賽出道。
 
江淑娜的走唱生涯堅持了十年,才遇到了伯樂——點將唱片公司。
 
80、90年代瓊瑤作品風靡一時,人們陷入純情的浪漫中,言情劇成了熱潮。
劇中的歌曲婉轉深情,纏綿溫柔,豪邁大氣,瀟灑悠遠……有各種曲風,盡數貼切劇情。
 
即使多年後人們忘了劇情,其中的歌曲也無法忘懷。
 
1986年《煙雨濛濛》熱播,江淑娜唱的主題曲家喻戶曉,從此歌壇就有了她的一席之地。
 
緊接著《庭院深深》主題曲的邀約,更奠定了江淑娜在唱片市場的地位。
 
20歲,江淑娜發行了專輯《在水一方》,緊接著推出《半調子》系列專輯,成為台灣流行樂壇翻唱歌手第一人。
聲線委婉入耳,情感真摯入心,徹底大紅大紫。
 
1993年,江淑娜發行了國語專輯《戲說淑娜》,非常具有文學色彩的《談笑一生》入選「10年34首冠軍曲」。
人生的選擇總有不同的指向,為養家江淑娜選擇了唱歌,唱而優則演,人生又進入新的篇章。
 
江淑娜參演了電影《太平天國》、電視劇《歡天喜地》《望鄉》《娘家》等,雖不如《戲說乾隆》反響巨大,但人們對於她的演技認可度超高。
 
漸漸的她把重心從歌唱轉向演藝,嘗試不同的角色以體驗不同的人生。
一方面彌補了童年缺失的成長,另一方面也是她對情感獨立的試探。
 
江淑娜和二姐江蕙都是付出型人格,在愛情道路上同以遺憾收場。
 
二姐江蕙在歌廳時結識了情投意合的初戀,但在家長干預下,兩人黯然分手,從此緣份成了可望不可及的水中月。
 
很早就進入秀場,心理年齡早熟的江淑娜感情之路也甚為曲折。
 
在演出時江淑娜結識了鼓手黃孟偉,兩人對音樂有著一致的熱愛,朝夕相處下,兩人很快相戀。
 
當時甜蜜的婚紗照都已拍好,雙方家長進入商量婚嫁事宜。
江家父母很意外的提出一個條件,希望黃孟偉能夠入贅女方家,這樣方便照顧無法獨自生活的弟弟。
中國式大家庭大多保守,不到萬不得已,不會採取入贅形式。
 
江家父母十分在意江家唯一的兒子,這招「扶弟魔」式的要求讓男方陷入為難境地。
貼心的江淑娜不忍男友進退兩難,當了落跑的新娘,悽美的結束了這段愛情。
 從小就被灌輸養家幫弟為己責的女孩,在親情和愛情間,無可就藥的犧牲了愛情。
 
江淑娜灑脫不起來,於是把傷痕埋入心裡,雲淡風輕的繼續前行。
 
後來,江家兩姐妹和張菲、費玉清兩兄弟有著非一般的「瓜葛」。
張菲對二姐江蕙很是傾心,但江蕙對於小哥費玉清情有獨鍾。
張菲經常表達對二姐的喜愛,甚至有次開玩笑說:只要二姐同意,馬上娶她。
江蕙哈哈大笑說:我還是喜歡小哥。
 
吃瓜群眾們都期盼這兩對胞兄胞妹能有喜訊誕生,無奈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江淑娜在小哥的節目中坦率直言,自己很嚮往婚姻,喜歡相夫教子的傳統生活,但是總是差著緣份。
緣深緣淺間,所遇之人都不是最後的歸宿。
2009年,江淑娜和謝孔忠曾有短暫交往,謝孔忠是圈內知名電視製作人,曾是台灣歌手蔡幸娟的前夫。
江淑娜曾說:和謝孔忠特別談得來,交往一個月,卻像認識了二十年。
可後來兩人因為事業發展,常分隔兩地。
這讓需要安全感的江淑娜很是不安,最終距離敵不過現實,兩人分手告終。
2011年,在歌壇沉寂八年的江淑娜以乳名A Nai發行第17張國語專輯《不愛了,請你記得我的好》。
在錄製時,江淑娜幾度崩潰大哭。
 
深情而又頗具感染力的唱腔,唱著自己對情感的宣洩。
 
2013年,江淑娜與穎兒、王傳一合作出演電視劇《美妙的奇遇》,並演唱了主題曲《上頭》。
 
《上頭》大膽詮釋了一個中年女人自恰的生活態度,沒有婚姻的束縛。
 
江淑娜又一次把自己對情感的感悟全盤托出。

愛情未得圓滿,事業上總得得意。
江淑娜有了演員的身分後,闖入主持界,優秀的口才和舞台應急能力讓她在主持上遊刃有餘。
和嘉賓妙趣橫生的訪談,她變的成熟而感性。
 
在三立電視台,江淑娜與澎恰恰共同主持《黃金夜總會》,成功獲得了第39屆金鐘獎「歌唱音樂節目主持人獎」。
 
2007年,江淑娜又憑藉民視節目《樂來樂動聽》獲得第42屆金鐘獎「歌唱綜藝節目主持人獎」。
江淑娜獲得第42屆金鐘獎「歌唱綜藝節目主持人獎」
從歌星到演員,再到主持人,多才多藝的她轉換自如。
 
「有失才有得,吃虧就是占便宜。」
這是江淑娜的座右銘。
江媽媽離世時,把弟弟託付給兩姐妹,江淑娜和二姐江蕙對弟弟一直不離不棄,付出所有。
為了照顧弟弟,江淑娜與江蕙兩人終生未嫁。
柏拉圖說:「人生最遺憾的,莫過於,輕易地放棄了不該放棄的,固執地堅持了不該堅持的。」
 
江淑娜為了親情,放棄了愛情,選擇與事業為伴。
每一次的選擇,都潛伏著莫測,如果人生重來一次,她是否會做出同樣的選擇呢?
不得而知。
因為當愛情和親情成了單選項時,沒有人能說出哪個是最好的選擇。
畢竟,選擇了愛情的人,可能會後悔不能全心的照顧親人;
選擇了親情的人,可能後悔沒有把握愛情。
所以無論做了何種選擇,都別問對不對,更別問值不值。
人生並沒有正確的選擇,唯有適時正確的活法。
無論你選擇了什麼,都能全力以赴地努力,且能坦然自若地接受,過好每一個當下。
痛過,愛過,錯過,不甘過,後悔過,到最後……「對」與「錯」已經不再重要,我們都被所有的經歷成全著。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