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一艘貨船,為何把蘇伊士運河堵了?

台灣貨船

台灣長賜號,從深圳市鹽田港駛向荷蘭鹿特丹的途中,卡在蘇伊士運河,導致運河雙向交通大阻塞。

一、長賜號巨輪

長賜號(Ever Given)集裝箱船,2018年下水,註冊港口在巴拿馬,由日本今治造船株式會社製造,屬於日本正榮汽船,由台灣長榮海運經營,由新加坡一家公司負責管理。

這裡涉及到日本、臺灣、巴拿馬三國多個地方,為了方便理解,我們可以先把這艘船看成一台貨車。

日本今治造船株式會社製造了這艘巨輪,相當於日本一家汽車企業生產了這台汽車。日本製造工藝精細沒得說,但可能不經造,二戰時日本航母在美國航母面前,就摧枯拉朽沒了,只能靠神風突擊隊掙回點面子。

日本正榮汽船購買了這艘巨輪,相當於一個汽車租賃公司,買了一台車,然後跑到巴拿馬註冊。這個註冊好比汽車上牌照,跑到巴拿馬上牌照,主要是從稅收和成本角度考慮。目前世界各地貨輪註冊地,巴拿馬是首選,也是註冊貨輪最多的地方,其中很多貨輪經常通過巴拿馬海峽,本地貨船收費較低。

台灣長榮海運,相當於一個快遞公司,租了這艘日本巨輪來運輸貨物。有了船不一定就有客戶、有生意,還得有人介紹生意。

新加坡這家管理公司,相當於電商平台,把商家的貨物安排到快遞公司。

中國深圳與荷蘭鹿特丹,相當於快遞的起點和終點。長賜號就是在深圳上貨,去往鹿特丹途中,卡在了蘇伊士運河上。

二、蘇伊士運河

在大航海時代,西歐的艦隊來到印度乃至中國,必須通過南非的好望角。1869年,蘇伊士運河通航,好望角就沒落了。航道穿過蘇伊士運河比繞道好望角,可縮短7000公里航程。

蘇伊士運河連接地中海與紅海,北端在地中海有塞得港,南端在紅海有蘇伊士港。蘇伊士運河在沙漠中穿行,南北長約163公里,除人工開鑿的水道外,還包括3個天然鹹水湖:大苦湖、小苦湖、提姆薩湖。

蘇伊士運河水面寬度從南端280米到北端345米不等,航道浮標間平均寬度約135米。航道深度約22.5米,最大吃水深度19米,允許21萬噸排水量的船隻通過。

目前全球約12%的貨物和約10%的原油,經過蘇伊士運河。

三、巨輪是如何堵住的

2021年3月23日,長賜號通過蘇伊士運河,側著船身阻塞了運河,據說是因為瞬間風力過大。

長賜號長約400米,寬約59米 。滿載排水量約22萬噸,載重量約20萬噸。蘇伊士運河允許21萬噸排水量的船隻通過,這次長賜號載的貨物較多,可能就是接近21萬噸的極限。

這艘船2018年才下水,但不是第一次發生事故。2019年2月9日,長賜號在漢堡港附近的布朗肯內斯撞毀25米長的渡船。

在大風天,其他船都沒事,就長賜號出事,那肯定有一方要承擔責任。目前台灣長榮海運這個快遞公司,似乎想甩鍋給租賃公司日本正榮汽船。

四、救援行動

看長賜號這個走位,堵的很風騷,嚴絲合縫,橫向攔住運河,拖船也拖不動,一個小木筏也別想從這過去。

埃及派了挖掘機上場,全歐亞航線的船都在等它把淤泥挖開。筆者想到一個成語,愚公移山。埃及工業確實不發達,如果有我國的挖掘機製造能力和相關人才,肯定會大幅加快疏通速度。

挖掘機還有一個朋友,推土機,慢慢挖吧。

海上貿易航線是如此的脆弱,只要一場意外,或者一場蓄意的襲擊,就足以讓整個世界為之震動。今天這事或許是個玩笑,明天當做軍事用途,那問題可就嚴重多了。

五 、後續影響

奇怪的是,台灣長榮海運股票漲了,理由是快遞車故障,這不影響快遞公司。日本正榮汽船這家租賃公司股票跌了,這艘船以後恐怕很難租出去,或者要大降價才能租出去,對這個公司整體信譽也有影響。

另一個影響的是商家,這一船的貨物,應該都是中國製造,運到荷蘭給歐洲消費者。一般快遞延遲,消費者輕則催促,重則退貨甚至差評。

而新加坡這個管理公司,也沒有任何影響,作為平台,不愁沒生意。

對全世界的影響也不小,因為長賜號不只是自己擱淺,還堵住了所有其他船。歐亞之間的貨物交付,要麼走好望角多十幾天,要麼乾等。

六、中歐班列

好望角實在太遠,其實中歐班列,也是一種選擇。

中歐班列速度快於海運,價格低於空運。

中歐海運約需40天,成本約3000美金/集裝箱,受天氣影響嚴重。

中歐班列需要15天,成本約1萬美金/集裝箱,風雨無阻。

中歐空運1天可達,成本約3萬美金/集裝箱,且太大太重的貨不能上飛機。

2011年1月,首列重慶歐洲貨運班列試運行,在18天後順利到達德國杜伊斯堡。

2020年11月,當月中歐班列共發車1200多列,11多萬集裝箱。

來源:地圖帝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