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反抗到加入:臺灣原住民為何心甘情願為日軍賣命?

臺灣原住民

 

◎ 作者:瑞鶴

◎ 編輯:馬戲團長

我過去在循跡曉講寫過一篇文章,講到日本海軍是如何用貓眼對抗雷達的愚行 ( 參看:肉眼 PK 雷達:我們大日本帝國海軍真的是太厲害啦!| 循跡曉講 ) 。

在那篇文章裡,提到了這麼個有趣的細節,” 一開始,貓眼用的都是日本人,後來,日本海軍發現臺灣的高砂族更適合當貓眼,他們本來就在野外山林裡生活,在夜裡視力普遍比日本人好得多,後來高砂族就成了貓眼的常客。”

其實,臺灣高砂族在二戰中為日軍效力頗多,絕不僅僅是當貓眼這麼一項職能。他們最為後人所銘記的,大約就是 ” 高砂義勇隊 ” 的故事了。

◎ 臺灣新北市的高砂義勇隊紀念碑

◎ 高砂義勇隊紀念碑背後的日文

在臺灣新北市有個 ” 高砂義勇隊紀念碑 “,上面還有日本人的題字,說 ” 聚集在這個地方的是高砂義勇隊的英靈們,期待大和魂能夠再度奮起。日本國民謹在烏來此地,以最崇高的敬意奉祀義勇隊員的英靈們 “。

當然,這塊紀念碑備受爭議,但 ” 高砂義勇隊 ” 的故事,是值得在這裡好好講一講的。

◎ 霧社事件之後的原住民

” 高砂 ” 是日本人對臺灣的稱呼。臺灣自古以來,都生活著數量眾多的原住民。他們以部落為中心,過著漁獵的生活。

甲午戰爭之後,日本占領了臺灣,一開始,臺灣總督府對原住民嚴厲鎮壓,並強制他們採用日本的生活習慣。這下子激起了原住民的敵意。

1930 年,忍無可忍的原住民發動了起義,這就是历史上的霧社事件,原住民的起義以失敗告終,但他們在戰鬥中表現英勇,又熟知叢林氣候,以寡擊眾,對日本軍警頑強抵抗,給了日本人很大的震撼。

◎ 《賽德克 · 巴萊》劇照

前些年有個電影叫《賽德克 · 巴萊》的,對此有很生動地刻畫,感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實際上,原住民這麼襲擊日軍並不是出於 ” 中國人的愛國心 “,而是樸素地熱愛鄉裡的感情

所以,在历史上,原住民也不只是襲擊日本人,也襲擊過大清。關於這一點,循跡曉講專門寫過文章(參看:《賽德克 · 巴萊》的故事,在清朝也發生過 | 循跡曉講),不再贅述。

無論如何,在這次 ” 霧社事件 ” 之後,日本對原住民的態度發生了很大的改變,不再一味地軍事鎮壓,而是改用懷柔政策,尊重原住民的文化習俗,十年下來,日本人和臺灣原住民的關系已經大為改善。

◎ 原住民年輕一代開始學習日語,甚至與日本人通婚,圖為《賽德克 · 巴萊》中已經娶了日本妻子,幾乎皇民化的賽德克族青年在面對日軍圍剿,全族即將覆亡之際,剖腹自盡

對於原住民來說,他們本來就沒甚麼家國的概念,大家都生活在部落裡,沒有甚麼中國人、日本人之分,只是因為日本人強制他們放棄習俗,原住民才反抗。等日本人表示出對他們足夠的尊重,他們也就放下了對日本人的敵意。

當然,在這個過程中,日本對這些原住民的 ” 皇民化教育 ” 是一刻也沒停

為了強化對這些原住民的皇民教育,日本在臺灣特地成立了 ” 理蕃 ” 當局,從部落中挑選能說流利日語的青年來組織 ” 青年團 “,勉勵勤勞農耕並實施軍事訓練。許多青年團中的原住民,把原名改為日本名,如 ” 中山清 “、” 井上一郎 ” 等,對日本人深表服從與信任。

◎ 臺灣原住民入伍和高砂義勇隊的誕生

1941 年底,太平洋戰爭爆發,這時候的臺灣原住民已經能和日本人和睦相處了。

日本駐臺灣軍參謀長和知鷹二一直記得臺灣原住民驍勇善戰的表現,提出了徵召他們入伍的計劃。按照日本人的說法,徵召臺灣原住民全憑自願,但真打起仗來,有沒有脅迫,這就很說不清了

1942 年 4 月 1 日,臺灣正式實施志願兵制度,在此之前,第一批報名參加日軍的原住民士兵就已經從臺灣出發。日軍管他們叫 ” 高砂族挺身報國隊 “,並很快將他們投入了菲律賓戰場。

◎ 訓練中的高砂義勇隊成員

加入日軍之後,這些原住民士兵在物質生活上過的比原來在山裡的生活強多了。他們給臺灣的親朋寫信,其中充滿了身為 ” 日本人 ” 的 ” 幸福感 “,比如有個日本名字叫 ” 豐田健太郎 ” 的原住民士兵,寄回家鄉妻子的信裡說:” 在日本軍營裡每天過著很好的生活,有很多鹽巴可以吃,也有很多好吃的東西,連甜點這種奢侈的東西都得今生第一次嘗到。”

眾所周知,二戰日本陸軍的後勤夥食在幾個交戰的大國裡基本算是墊底的,即使這樣的夥食,臺灣原住民士兵都覺得是珍饈佳餚,他們吃了皇軍的鹽巴和甜點,就更加堅定地跟著皇軍東徵西討了。

當然,原住民跟著皇軍混,肯定不止是為了討口飯吃。他們內心中真的認為自己是日本皇國的一份子

還是那個豐田健太郎,他到了菲律賓以後說,” 日軍非常強大,沒有一個美國兵在這裡,只看到菲律賓當地人。這裡的土地廣闊且很肥沃,我到戰地深深地感受到身為日本人的幸福 “。

◎ 高砂義勇隊成員沖鋒,其腰間佩刀是身份的重要象徵

既然皇軍給吃喝,又讓他們覺得身為日本人很幸福,那麼這些原住民青年兵怎麼著也得報效皇國,萬死不辭才對。

1942 年 5 月初,日軍進逼菲律賓的巴丹半島,當地的美軍負隅頑抗,給日軍造成了非常大的傷亡。這個時候,” 高砂族挺身報國隊 ” 被投入戰場。

◎ 1942 年意大利圖片畫報上的插圖,描繪了軸心國夥伴日本如何用高砂義勇隊將 ” 米英鬼畜 ” 殺的丟盔卸甲

這些臺灣原住民本來就是叢林戰的大師,他們很快趁著夜色在美軍的防線上打開了幾個缺口,並發動夜襲。這樣的突擊徹底打垮了美軍,日軍多虧這批原住民,才得以最終贏得巴丹戰役的勝利。

事後,原住民的事跡被日本媒體大肆報道,而這些原住民組成的部隊,也被稱為 ” 高砂義勇隊 “。

◎ 作為炮灰的高砂義勇隊

眼看著原住民部隊在戰場上表現良好,日軍擴大了在臺灣徵召原住民的規糢。戰爭期間,總共有幾千名原住民被編入 ” 高砂義勇隊 “。

” 高砂義勇隊 ” 隊員精於狩獵和野外生存,看到叢林內的動植物可以迅速分辨能不能吃,當時的太平洋島嶼上,皇軍經常被美國鬼畜搞得斷糧,高砂義勇隊的野外生存經驗,往往成為許多日軍官兵最後的救命稻草

日本陸軍對臺灣原住民評價非常高,戰後有人回憶說,”高砂隊員的英勇、服從、為長官效命及犧牲奉獻的精神,日軍成員也難望其項背(可能主要黑的是大阪人吧)”

雖然 ” 高砂義勇隊 ” 很有精神,不過在整個太平洋戰場,日本的局勢一天天壞下去,而原本被寄予厚望的 ” 高砂義勇隊 “,到後來只能被作為炮灰去填充一個個的無底洞

◎ 絕大部分 ” 很有精神 ” 的高砂義勇隊成員在戰爭中有去無回

1943 年以後,徵召的原住民絕大多數都被送到新幾內亞島打仗。這個島在盟軍的海空聯合絞殺下,淪為了 ” 綠色地獄 “,而盟軍對新幾內亞採取的是跳島戰術,對島上日軍進行饑餓封鎖。

在這種情況下,上島的 ” 高砂義勇隊 ” 成員,絕大多數都有去無回,甚至有不少人是被日本兵吃掉的。新幾內亞島上饑餓到極點的日本兵最可怕,他們管白種人屍體叫 ” 白豚 “,管當地土著人屍體叫 ” 黑豚 “,甚至連自己連自己同胞日本人都不放過,日本人的屍體被叫做 ” 混雜肉 “,自然也是可以食用的。

當地日本駐軍司令曾經發布命令,” 嚴禁食用戰友屍體 “,但在饑餓面前,這個命令收效甚微。

◎ 高砂義勇隊到後來留下的資料很少,因為隨著戰局惡化,相關的報道都不見了

在這片綠色地獄中,日本兵和高砂義勇隊互相吃人肉,被吃掉,被殺死的臺灣原住民不計其數。

從 1943 年後,高砂義勇隊不就被宣揚、幸存的成員也不能寄信給家裡。他們完全被作為炮灰犧牲掉了。

1944 年,戰局對日本進一步惡化,絕望的日軍想出了各種自殺作戰的方案。這時候,幸存的高砂義勇隊成員因為擅長叢林作戰,被編入所謂的 ” 薰空挺隊 ” 執行自殺襲擊任務。

◎ 高砂義勇隊最後也被投入了特攻作戰

11 月 26 日夜,薰空挺隊 48 名高砂隊員攜帶爆破器材執行 ” 義號作戰 “,分乘日軍 4 架運輸機,計劃以迫降奇襲的 ” 特攻 ” 強行著陸,破壞美軍占領的機場。

結果兩架運輸機迫降於機場附近,幸存隊員逃往內陸叢林;一架遭到高射炮擊落,上面隊員全數陣亡。最後一架迷航,迫降後加入附近的日軍地面部隊。這是 ” 高砂義勇隊 ” 在二戰中的最後一次亮相。

◎ 本戰敗投降和戰後

1945 年,日本戰敗時,幸存的一些 ” 高砂義勇隊 ” 成員散落在菲律賓和新幾內亞等戰場。

當地的日軍司令收到投降命令後,對著高砂義勇隊員說了一句簡單的話,” 戰爭結束了,各位辛苦了。” 高砂義勇隊員原本對皇軍深信不疑,一時間無法了解 ” 戰爭結束 ” 到底是啥意思。日本軍官也不直接了當地說 ” 皇軍慘敗投降 ” 一詞,害得高砂義勇隊員在戰爭的最後時刻出現了騷亂。

大部分高砂義勇隊員作為日軍戰俘進入了盟軍的戰俘營,有一小部分 ” 高砂義勇隊員 “,因為沒有得到明確的 ” 放下武器 ” 的命令,繼續在深山裡打游擊。這些深山中的游擊隊員,堅持最久的是一名叫史尼育唔的臺灣原住民。他的日本名字是中邨輝夫,在日本投降後,他在印度尼西亞島上過了將近 30 年的歲月,等他最後被人發現,已經是 1974 年的事情了

◎ 走出叢林的中邨輝夫

戰後,日本方面將戰死的 ” 高砂義勇隊 ” 成員祭祀在了靖國神社,並在臺灣新北市建立了慰靈碑,也就是一開始提到的那個。

不過,對於臺灣民間來說,關於如何看待 ” 高砂義勇隊 “,分歧是非常大的。好多人覺得他們是幫日本人打仗,不是法西斯也得算法西斯的幫兇。這些觀點,可能諸位都非常熟悉,就不展開了。

但是在臺灣,有不少人持有不同觀點。他們認為這都是當時的情況所致,臺灣被日本占了幾十年,很多人生下來就是日占時期,被日本軍國主義洗腦,不能苛求他們對日本有後人這種認知,他們也應該被視為軍國主義的受害者

有個原住民代表叫高金素梅的,這些年一直在呼籲日本把高砂義勇隊的牌位從靖國神社撤出去,還要求日本政府賠償臺灣原住民,這些事兒都引起了不小的反嚮。

總之,历史有很多面,至少對待臺灣原住民的這段往事,不能簡單地區分 ” 好人 “” 壞人 ” 就結束了。历史上很多的事情,沒辦法輕易地分出好壞,那麼,至少學會誠實地看到這一切,而不是遮遮掩掩,這是最起碼的底線

来源:循跡曉講公眾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