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強姦犯獲84萬賠償,而受害人只獲得3千克朗

瑞典強姦犯

38歲的Petra(化名)這天中午決定睡個午覺。她住在一樓,沒有關窗戶。突然她發現臥室裡多了兩名男性。其中一個對她喊要她躺好,另一個在用力分開她的腿。這兩名男子接下來對Petra強奸多次,還對Petra拳打腳踢,掐住她的脖子讓她昏過去,拿槍指著她的腦袋威脅她不要出聲。完事之後,兩名男子帶著Petra的錢包和護照揚長而去。

事情發生在瑞典第三大城市馬爾默中心地段,時間是2017年3月18日。這兩名男子是兩個兄弟,跟隨家人從敘利亞來瑞典申請避難。在避難申請被移民局拒了之後並沒有返回敘利亞,而是留在瑞典成了黑戶。他倆在Petra之後還把另一名女性關在地下室裡猥褻超過1天1夜,並要求該女子的朋友給他們付2萬克朗來贖出她。

這兩名男子被逮捕之後只判了4.5年的有期徒刑。這種類型的犯罪原本是應該判10年的,但是因為兩人的年齡在21歲以下而且犯罪次數較多,在各種減刑之後,最終就只判了4.5年。

對,你沒看錯,在瑞典犯罪次數多是一個可以得到減刑的理由。原因是因為瑞典認為監禁的時間越長給罪犯造成的痛苦就越多。但是這個痛苦的增加和監禁時間的增加之間並不是一個線性的關系,而是隨著監禁的時間增加,每一年監禁所帶來的痛苦程度也是增加的。也就是說監禁第10年所帶來痛苦是大於監禁第1年的痛苦的,所以如果因為犯的罪數量較多而累積監禁時間的話,就會造成量刑過重。還有一個理由就是犯人在第一次犯罪之後警察沒有抓住他讓他意識到自己的做法是不對的,這可能會導致犯人可能以為自己的犯罪行為並不是犯罪而是被社會所接受的,所以他接下裡再發生的其他犯罪行為都是在不知道自己是在犯罪的情況下發生的,不知者不罪,所以應該從輕判。最後一個理由就是多次犯罪累積出來的超長的刑期會讓犯人和社會嚴重脫節,社交能力降低,以後放出來之後重新融入社會的可能性也會降低,反而增加重新犯罪的幾率。

然而其中一個男子向瑞典最高法院申請要求重新審理他的案子得到了批準。重新審理的原因是因為他認為法院把他的年齡搞錯了。法院之前一直堅持認為他的年齡是18歲以上,但是現在經過法醫對他的年齡進行了重新鑒定之後認定他在作案的時候年齡僅16歲。這個新的年齡意味著他只應該被判2年有期徒刑並且在服刑16個月之後就得到假釋。

然而他已經在監獄裡獃了2年8個月了,也就是說比他應該獲得的16個月監禁的時間長了很多。為了他在監獄裡多獃的這些時間,這名男子將從瑞典政府獲得84萬克朗(約合62萬人民幣)的賠償。

而受害人Petra當年雖然被判應獲得22.5萬克朗(約合16.6萬)的賠償,但實際上卻只拿到了3千克朗(約合2200人民幣),因為討債局表示施害者只有這麼多錢,沒有更多的財產了。如今施害者將獲得的84萬克朗賠償款也一分錢都到不了Petra的手中,因為有法律規定這類賠償款只有在過了2年時間之後討債局才能碰。

在經歷了那天的事情之後,如今42歲的Petra至今依然還需要心理治療。她把自己的感受寫在了一個手寫的紙條上:

「這是瑞典司法系統的恥辱… 這是對瑞典女性的嘲弄。瑞典政府宣稱它是一個女權主義的政府… 他們在男女平等方面很糟糕。他們為了不被人認為是種族主義而保護那些犯罪的移民。」

參考新聞:

https://www.aftonbladet.se/nyheter/a/pWM47G/valdtaktsman-var-for-ung–far-840-000-kronor-av-jk

https://www.expressen.se/kvallsposten/valdtaktsmannen-fick-840-000-kronor-offret-petra-fick-3-000/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