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郭只是童話?毀三觀的瑞典移民政策

瑞典移民

文:亦鳴

移民發達國家,是許多落後國家成功人士的人生目標,或者說,成了他們的成功標配。

但是,移民,也不是那麼好移的,人家好好的福利、優良的環境,憑什麼就讓一個外人來白白享受呢?看看那些天文數字般的資金要求,足以讓我們普通人望錢生嘆,死了那份心。

很多人知道,瑞典不僅是經濟富裕的發達國家,而且,是世界上福利最好的發達國家之一。著名的「從搖籃到墳墓」,人生的所有難題麻煩,國家都給你全包了,足以讓成天為生存掙扎的亞非拉人們,羨慕嫉妒恨。

但我們普通人想不到的是,這樣天堂般的夢幻國度,卻是世界上移民門檻最低的國家,低得來還不如移民到另外一個窮國。普通人最沒底氣的資金之類要求,居然不存在!

想移民瑞典:可憐、夠慘,就夠了

正常來說,一個國家接受移民,主基調是理性務實:你是有價值的人,能為我的社會帶來價值!要麼有投資,帶來經濟發展需要的資金和就業機會;要麼是高素質的留學生、科技專業人員,能夠成為社會發展的積極力量。這樣務實化的移民政策,著眼於提高本國的人口素質、利用移民的資源,對經濟社會發展產生促進。

但是,作為高度發達的北歐國家,瑞典的移民政策,卻真正是菩薩心腸:不考慮經濟社會因素、單單以人道為基礎!

瑞典人出國旅遊,路上交了男(女)朋友,帶回瑞典,其他國家頭疼腦大的戶口身分的事,這裡根本就不用擔心;不用說正式結婚,同居兩年便可以得到永久居民身分,享受無所不包的福利。根本不考慮這裡面有什麼鑽漏子的貓膩問題。他信任你,不管你是不是值得信任的人等。

如果你可憐巴巴、走投無路,求到了瑞典移民官員,那麼你來吧,我可以接收你幫助你;
如果你是人中精英,素質高能力強,想移民來瑞典——那就算了吧,我們不想占你國家的便宜!你到哪裡都能獲得好,不需要我幫助。

長期生活在優裕文明環境中的瑞典人,思考的邏輯是: 既然你有錢,既然你那麼優秀,那麼你在哪裡都能立足、都能生存,瑞典不接納你也能獲得好;但是,你一無所有、一無所長,正在受苦受難,我不接收,你就沒有活路啊。那麼,來吧,我幫助你!
這同情心,的確善良到讓人感動!

災禍、戰亂,就是移民良機!

正是出於這樣單純善良的邏輯,過去幾十年間,只要世界上哪個地方有戰亂,那個地方的難民,就會大量移民瑞典。除了1950、60年代瑞典從芬蘭、意大利等國引進的藍領工人外,上世紀七十年代中期至今,50年間,瑞典移民的主體,就是來自戰亂饑荒地區讓人可憐同情的難民。

這就形成了瑞典移民以戰爭、災難等逃生難民為主的移民人群,像索馬里難民、埃塞俄比亞難民、越南難民(其實就是越南華僑)、伊朗和伊拉克難民、南斯拉夫難民、以及政治迫害理由的人權難民等。以至於在瑞典人的概念裡,「移民」和「難民」幾乎成了相同的概念。

九十年代,僅僅前南斯拉夫戰爭期間,人口只有900萬的瑞典,就接受了10多萬前南難民;伊拉克戰爭以後二十多年,瑞典就接收了12萬伊拉克難民。敘利亞內戰難民困擾歐洲之際,2013年,瑞典移民局居然做出決定,接受所有敘利亞難民的避難申請!成為唯一敢做出如此決定的歐洲國家!連被難民譽為聖母救星的默克爾,都做不到!

不到1000萬人的瑞典, 2015年至2016年,低調中,默默接收了約30萬中東難民,是人均接納難民最多的國家!

管理把持著諾貝爾獎的瑞典人,還真應該給自己的移民部門頒一個和平獎。敢肯定的是,全世界都不敢有異議。

那些毀人三觀的移民路子!

長期以來,瑞典的移民環境,不僅在歐美、而且是整個北歐最優惠最寬鬆的。

由於國土小、有潛在的來自俄羅斯和波羅地海各國移民潮的壓力,即使是丹麥、芬蘭的移民政策,都非常苛刻。相比之下,目前瑞典的移民環境,可能是全世界最大度、最寬鬆的。

2009年,從世界各地來瑞工作的簽證申請,居然高達80%都獲得了通過。有一個南美的小伙子,實在沒啥專長,只好申請來瑞典洗碗,居然也獲簽了;曾經有一個伊朗家庭,用假護照從伊朗飛加拿大,在瑞典轉機時,被瑞典邊防檢查出來了,正擔心麻煩來了,萬念俱焚時,不料,瑞典人怕加拿大會拒絕他們,於是勸他們乾脆留在瑞典別走了,結果,這個五觀盡毀、驚得目瞪口呆的伊朗家庭,就做夢也沒想到:意外成功移民瑞典。

瑞典對移民的大度,還體現在她承認多重國籍。也就是說,即使你來了瑞典,你還是中國人,盡可保留你原國籍,享受我的公民福利,卻不需要你宣誓效忠於我。國籍如此,宗教信仰、意識形態之類,更是隨你意。

瑞典人這麼好心的移民政策,體現了他們對世界的認知和理想,一是世界大同概念,人應該自由遷徙,主張國家完全對外開放,各國應開放大門;

另一方面,瑞典人單純地假設,所有人都一樣、應該平等、全世界所有受害者都是朋友,都應該得到關愛。

也就是說,這是他們自由平等博愛觀念的實踐化!在這種強烈觀念下,他們相信,所有人的想法、信仰、見解、價值觀方面都是應該尊重包容的,哪怕是不包容包容的東西。

這,或許是出於他們虔誠的基督教信仰和長期的高素質社會氛圍感知,相信人都一樣。就像電腦,硬件看是電腦就行,軟件什麼的,看不到,或者相信是一樣的!

但是,瑞典人理想主義的價值觀,很明顯沒有得到他們想像的結果,現實,顯然不是他們想像中那樣美好有愛。

如此一廂情願大規模的引進低素質、異文化人口,麻煩不難想像地來到了:曾經夜不閉戶、路不拾遺的瑞典,犯罪率早已經開始高居歐洲前茅;瑞典第三大城市馬爾默,已經成為聞名歐洲的「強姦首都」。而絕大部分犯罪,都來自西亞北非那些曾經可憐巴巴的難民。一旦在瑞典立下了足,依靠社會福利過上了優裕生活,不可憐了,他們就忘記了來路,要放飛自己,回歸在蒙蠻環境中習慣的方式生活了。

近年來,在地中海的偷渡船和土耳其的邊境上,每天都有絡繹不絕的北非和中東人在湧向歐洲,湧向還能接收他們的國家;在他們的身後,則是數百萬、數千萬人隨時準備起身偷渡。他們的更身後,是十多億在貧窮、戰亂中掙扎的非洲人和中東穆斯林、滿懷對歐洲躺吃福利的富裕發達的嚮往。

這樣的局面,未來,會如何呢?

民調顯示,雖然主張常識和理性的右翼瑞典民主黨(Sweden Democrats),近年支持率已經提升到了20%左右。但是,還是有高達80%的瑞典人,依然堅持單純的善良!還相信,他們信仰的自平博不動搖!

不知道,浸泡在文明溫室中的瑞典人,他們東郭先生般的單純和善良,到什麼時候,才會被慘澹的現實塗抹乾淨?

又或者是,他們就心甘情願執念到底,效法東郭,以身飼狼,讓人類文明的綠洲,漸漸淹沒在世界廣闊的黑綠蒙荒之中。。。

哲人說,世上最大的壞事和災難,往往都來自好心。瑞典,雖然我們相信常識、我們懷疑你的執念,但我們還是祈禱,在為世界更加美好的探索路途,你是對的,你是例外!

瑞典的教訓,讓世界看到,一個國家的國政大計,可以偏離常識有多遠。仿佛突然之間,從來事不關己的我們,現在也開始面臨外來移民的問題了。在人口快速老齡化、青年人口比例不斷下降的趨勢下,這個問題,顯然會越來越突出。雖然我們的政策,還沒有到像瑞典人那樣枉顧常識的地步,但是,我們還是需要問自己:今天的中國移民大門打開對發達國家的高素質人才吸引力大?還是對戰亂饑荒威脅下落後國家的人群吸引力大……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