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蘇州美女刺繡被誤以為水墨畫,一張比一張驚艷,網友直呼: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刺繡

「 太美了!根本看不出來是刺繡

還以為是江南水墨畫! 」

這句話,說出了很多人的心聲。

下面這幾張圖,氣質安靜恬淡,

一如中國水墨畫的風格,

但是如果我不說,你能看出來是刺繡嗎?

這是小橋流水人家

古道西風瘦馬

煙柳畫橋,風簾翠幕,

參差十萬人家

水光瀲灩晴方好

山色空濛雨亦奇

這是江南,也是蘇繡。

以上的幾幅刺繡,

是蘇州刺繡世家姚惠芬的作品。

很多人看到這幾幅畫的時候,

都難以相信這是刺繡,而誤認為這是水墨畫。

傳統的刺繡,

審美風格偏向大紅大綠,

不適合菸雨江南,

所以姚慧芬創新了江南水墨繡法。

「 江南的煙雨朦朧,白牆黑瓦,

不一定非要用墨來表達,用針也可以! 」

在她手裡,

針線可做筆墨,織布可做宣紙,

水墨畫也可以用針刺出來。

看這揮毫潑墨的功底,

誰能看出來是刺繡呢?

針線,

不僅可以繡水墨畫

國畫對於姚慧芬來說,

也是信手拈來的事情。


這高超的刺繡作品,

簡直可以以假亂真。

讓人驚嘆,原來一針一線,

竟可以達到這樣的巔峰!

看水墨畫和國畫,

完全看不出來刺繡痕跡,

但是這幾張彩色刺繡,

就可以看出來細緻緊密的針腳。

這每一點的顏色變化,

都是姚慧芬用不同色彩的針線,

一點一滴刺出來的結果。

△《潑彩荷花》

△《寫意太湖》

《精衛填海》

姚慧芬的刺繡技術高超,

其實,這跟她的家庭脫不開關係。

她出生於蘇州刺繡世家,

自幼學習刺繡,

是一代針神沈壽的第四代傳人。

「 我們是刺繡世家,

爺爺奶奶、爸爸媽媽都在從事刺繡行業。

我從小就在這樣的家庭氛圍中長大,

會潛移默化地受到影響。 」

小的時候,

我們的玩具是泥巴和洋娃娃,

姚慧芬的玩具就是針線。

姚慧芬,

是伴著針線長大的人。

但是真正讓姚慧芬喜歡上刺繡的,

則是一副《蒙娜麗莎的微笑》的刺繡圖。

「 16歲的時候,跟父親去蘇州吳縣刺繡廠,

看到一位師傅,

正在繡達芬奇的名畫《蒙娜麗莎》。

那一刻我就心動了,

想著要是哪天,

我也能繡出這樣的作品多好! 」

這時候的姚慧芬,

便下決定要當一名繡娘。

這一心動,

成就了姚慧芬的刺繡之路。

她不僅重新繡了蒙娜麗莎,

還繡了張大千和貝多芬等人的肖像。

姚惠芬蘇繡作品《張大千肖像》

作品一出,驚艷了無數人,

誰也沒想到,

一針一線不僅僅是刺繡,是水墨,是國畫,

還可以做出惟妙惟肖的油畫效果……

真是顛覆認知!


姚惠芬蘇繡作品《貝多芬像》

姚惠芬蘇繡作品《貝聿銘肖像》

鉛筆簡筆劃,

是姚慧芬的特色之一。

武漢發生肺炎之後,

姚慧芬立刻就繡了一組簡筆劃,

聲援武漢!


這不是姚慧芬第一次,

用針線刺簡筆劃了,

之前的幾張,曾引起無數人讚嘆。

針線這種東西,

總感覺很難描繪出自然的曲線,

可是你看姚慧芬的針線圖,

每一根發須,都彎曲地恰到好處。

我怕是用鉛筆劃,都畫不出這個效果。

更別提針線了!

這個繡法看似簡單,其實非常難,

是姚慧芬獨創的「 簡針繡 」 刺繡技藝,

還獲得了國家發明專利。

不過,姚慧芬最出名的,

還是中國古典工筆劃刺繡。

中國工筆劃,

講究「 有巧密而精細者 」 ,

工筆劃刺繡,有過之而無不及。

水墨、淺絳、青綠、金碧、界畫,

等工筆劃常見的元素,

在姚淑芬的刺繡中,全部都有。

中國工筆劃的魅力,

在她的針下全部得到了最高程度的展示。

圖片的傳神程度,

讓人根本意識不到這是刺繡作品。

灰調的背景,有一種古畫的感覺,
誰家裡掛上一幅,
定能讓客人回味好幾天。

在這裡,針線隱去了它的光澤感,
反而有一種歷史的餘味。

看這女子的神態,
是不是令你想起了敦煌的飛天壁畫?

這樣的刺繡技藝,

可謂是巧奪天工,

代表了中國刺繡的最高水平。

2017年,憑藉著自己獨一無二的技術,

接到了威尼斯雙年展中國館的邀請,

帶著34 幅當代蘇繡作品,

前往威尼斯,

讓全世界都看到了中國技藝之美。

其中的一幅《骷髏幻戲圖》,

引起了很多國外友人的駐足。

《骷髏幻戲圖》,

其實是南宋畫家李嵩的一幅名作,

姚淑芬不僅繡了出來,更是繡了多個版本。

在威尼斯雙年展上,就展出了四種不同的針法,

她這樣做的原因,

是為了從中尋找更合適的針法,

同時也是對傳統針法的一種創新和升級。

這一次的雙年展,

是中國刺繡第一次參加的雙年展,

因這個國際展覽,

姚慧芬也奠定了自己刺繡領軍人的地位。


姚慧芬的作品,

還被英國「 大英博物館 」 、

「 倫敦大學美術館 」 、「 蘇州博物館 」

等國內外多家博物館、藝術館,

及美國總統小布什、建築設計大師貝聿銘、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幹事博科娃等名人收藏。

只要是看過姚慧芬的刺繡作品的人,

都讚不絕口。

很多人都知道,

刺繡,

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

因為刺繡的艱難,

很多蘇州地區的老人,

都不再傳承這門技術了。

我們現在所見的刺繡作品,

大多是機器完成的。

但是姚慧芬卻接過了這個重任,

還把中國刺繡,

送上了威尼斯雙年展。

談起來刺繡,

姚慧芬的表情顯得很放鬆。

「 那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快樂。 」

她坦言道。

在學習刺繡的道路上,

她並非因為是刺繡世家而少吃苦,

相反,

為了精進技藝,她曾經到處拜訪名師。

在她十幾歲的時候,

就在蘇州市區租房,

白天在十來平米的房子裡刺繡,

晚上把畫稿貼在床頭,

一遍遍地回想白天的針法,

思考針法該如何改進。

「 很難很難的時候眼淚也會掉下來,

但這是我自己的選擇,

我熱愛刺繡,它就是我的生活 」

「 拿起針線,就有了讓一切靜下來的理由。 」

最開始學習刺繡的時候,

支撐著姚慧芬的,

是熱愛。

但後來發生的一件事,

改變了她的想法。

「 在蘇州的一次展覽中,

有一個六十多歲的繡娘,

一直圍著我的兩幅作品看,

看了半個多小時還不肯走。

我問她是做什麼的,她說她也是做刺繡的,

但是做了幾十年這些針法她都不會做。 」

彼時姚慧芬感受到,

她對刺繡不止有熱愛,

還有一種責任心。

姚惠芬將繡好的作品安裝上繃架

很多上了年紀的老人會傳統技術,

但是這個行業不僅需要人來傳承,

也需要人來創新。

「 用新的針法,喚醒刺繡古老的生命,

讓它們又再一次活過來,

我感覺我要做的應該就是這件事。 」

「 蘇繡,是一種心靈藝術。 」

生於江南的姚慧芬,

傳承了中華文化中最古老的蘇繡技法,

並且夢想用刺繡的方式,

把江南的美麗帶給世界。

「 有巧密而精細者 」

盡精微而致廣大 」

這是蘇繡的要領,

也是姚慧芬想帶給世界的一種精神價值。

「 發現美是一瞬間,

製造美卻要很長時間 」

但姚慧芬的野心,

就是要用針線製造,

江南水墨畫一般恬淡的美麗。

讓人們從一根銀針中,

窺見一場江南夢。

來源 后宮軼史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