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主義者:投資理財買房潤,都和你們不一樣

核戰

文:南洋富商

1、隨庫思維:鈔票一加零,貸款就清零

有人問我這樣的問題:現在俄烏打仗,全球經濟困境,可能進入shtf的非常時期,你認為買哪裡的房子好?

他隱含的意思是:非常時期如何通過買房實現財產的保值和增值,甚至指望靠亂世買房發財,實現階級上升。

隨庫討論版的朋友特喜歡借錢買房。有一種說法是:「六套以內是剛需」。若是真遇到亂世,靠買房實現資產保值,確實也是一種好思路。按照戰時貨幣的貶值率,也許短短幾年鈔票後面就加二個零,你的銀行貸款就只剩下1%了。

民國時期,1938到1949,鈔票十一年貶值百億數量級,大約一年加一個零。1949到1950,人民幣也曾經一年加四個零。

所以,指望投資掙錢的,若是覺得世界大戰要到來,鈔票加零不可避免,賭一把房產貸款不用還,也算是賭得有道理。至於賭贏賭輸,那得靠運氣。

但是,站在生存主義的角度,思考問題的方式是不一樣的。

真到了非常時期,根本就不應該考慮資產升值和投資掙大錢、實現階級上升這種問題。凡是總惦記自己財產增值的人,非常時期通常會死得很快。

因為貪財的人總是舍不得離開容易發財的地方。

我有些朋友買房重慶、貴陽,以便在「不惜西安以東變成廢墟」(朱成虎將軍語)的年代得到升值。但是,你讓他們到去比重慶、貴陽更小的地方買房,他們也不願意,因為小城的房子不會升值。

2、生存主義思維:安全第一

生存主義者首先要想的問題,不是房子增值,而是房子是否給人帶來安全。了解這一點的人,若是去做房地產推銷,或許會像這位賣樓小姐這麼做:

 

圖片

當然,真正的生存主義者是不信售樓小姐這種鬼話的。
首先,看看地圖,這地方若是遇到來自東海南海的強大戰爭,為了切斷經濟重地珠三角,絕對是海上搶灘登陸的最好地點,堪比仁川登陸。你跟我說這地方會沒戰火?

圖片

戰事若是來自海上,現代戰爭是燒錢的,入侵者首先覬覦的,毫無疑問就是珠三角和長三角——中國一半的錢都來自這裡,誰占領長三角和珠三角,錢就是誰的。
再查一下附近有沒有核電站之類。大亞灣核電站,直線距離30公裡。

圖片

再查一下正在建設的太平嶺核電站,直線距離大概15公裡。

圖片

所以,雙月灣這種地方,雖然氣候好、空氣好、風景好,又靠近城市,非常宜居,若是真的遭遇大規糢的戰爭,絕對不會太安全——它的地理位置,決定了它就是搶灘登陸的絕好地段。
二個上海人聊起他們小時候受過的「核防護教育」。楊浦區的男人說從小就學了非常多的知識,南市區的女人卻說學校裡從來沒有這種教育。這種差別的原因在哪裡?他們得出的結論是:若是上海被扔核彈,中心點就是南市區,轉眼大家灰飛煙滅,誰也活不了,就沒必要學防核知識。而邊緣地帶的楊浦區,或許多點防核知識就多一份活命概率。如今的上海變大了,若是真的觸發了核武器的「死手」系統,全球核彈自動轟炸上海,楊浦區已經和南市區沒區別,有區別的是金山、奉賢、崇明、青浦、嘉定。

你跟生存主義者推薦湯臣一品?

哈哈,那地方肯定是優先扔核彈的。不安全的豪宅,絕不是生存主義者感興趣的。

3、為啥老惦記掙錢?

投資點啥好呢?典型的窮人思維是把錢存在銀行裡,希望存夠了錢,靠利息活一輩子子。

有些窮國家的人沒有安全感,特喜歡囤黃金,囤了黃金卻不拿出來用,而是把黃金固化在家裡。比如說印度人就有這癖好。

圖片

這些囤金放在牀底下當傳家寶的事情,各國政府都不喜歡,經濟學家不喜歡,投資家也會嘲笑他們。
與此類似的還有那些囤美元的人。在投資人士看來,無論投資美元還是黃金,都是典型的窮人思維,活該一輩子沒法階級上升。在講投資的書裡,這都是最重要的案例。

圖片

但是,站在生存主義者的角度看,財產增值沒那麼重要,關鍵時刻你有隨時拿得出來的硬通貨才重要。黃金的回報率極低,美元更是負回報,so what,總有一天你會遇到只能用黃金和美元的時候。
存多少黃金和美元才夠?這個不好說,看你怎麼規劃。我經常參考的例子是單田芳回憶錄裡講的事,那時候長春圍城,單田芳一家到朋友家混飯,價格是十兩黃金。為了逃離,賄賂國軍軍官,父子二人每人十兩黃金,這就是30兩黃金。加上其他一點開支,單田芳家裡至少應該有50兩黃金。若是單家沒錢,全家一死,可能中國人就沒機會聽單田芳講評書。至於房子,你只要活過非常時期,那就可以撿一間免費的房子。我有個群友,祖上就是在長春圍城後進城撿房子。看到沒活人的房子,清理腐爛的餓殍,那房子就是你的了。當然,作為禮節,你要為那家人燒香點蠟,感謝他們把房產讓給你,若有可能,請道士為他們做道場,你會更心安。

遇到揚州十日、嘉定三屠那種年代,你只要活下來,肯定不會缺房子。太平天國之後,湖州300萬人只剩下9萬,死了97%,你若喜歡房子和土地,去湖州隨便撿。

真能在核大戰活下來,還會擔心沒房子住?

4、還得投資點別的

首先投資身體,讓自己健康。

一個小小的感冒一般的奧密克戎,就可以讓上海人困在家裡缺醫少藥。若是遇到更大點的戰爭,你還能指望醫生坐在醫院裡等你去掛號?

圖片

缺水缺電,遍地彈片和建築廢墟,炸毀的化工廠、農藥廠、核電站甚麼都會往外洩露,河流裡到處都是腐爛屍體,每天病死的人數,會比和平時期多百倍以上。

所以要多投資自己的身體,有病早治,讓自己足夠健康。

還要儲備足夠的藥,這東西千金難買。如今的中國,你買不到的只是發燒退熱之類,真遇到非常時期,恐怕甚麼藥都買不到,即便是連花清瘟膠囊都會斷貨。

其次,投資知識和技能。

任何物資都不能代替技能。技能不僅保命,還可以混飯。隨身攜帶各種技能,才能隨處可以謀生。尤其是遇到大亂,你只能成為四海為家的難民,能依靠的就是自己的知識和技能。

還要投資各種「潤」。

花時間學外語。會說英文,潤到英文國家就有各種機會。會說西班牙語和葡萄牙語,就能潤到更多地方——這些地方跟你競爭移民機會的人也更少。

混個博士學位,發一些有影嚮力的英文學術論文,你以後潤起來就很容易。

在外資企業工作,做點外貿生意,會慢慢積累自己的外界人脈,非常時期能潤得更快。

大多數人其實對潤沒有興趣,他們的興趣在於「資產增值、掙錢容易、階級上升、日子安逸、家境富裕、生活在發達國家的中心城市」,所以世界上200個國家,至少160個是他們不願意去的,大家都在內卷極少數的移民份額。

不要被現在暫時出現的「移民熱」迷惑,真正移民的沒幾個,大多數人正如那些非常時期還指望投資房產掙大錢的人一樣,完全沒有生存主義的意識,他們不會真潤的。

對於生存主義者,潤的機會其實非常非常多,多到遠遠超出你的想象。

這世界上有很多很多地方都可以潤,有些地方門檻還很低。

有個上海姑娘早就在澳大利亞的一個島上買地。她並不是很富裕的人,出身下崗職工家庭,但是她是個天生的生存狂,所以早有準備。

圖片

記住一點:生存是第一要義。總惦記著資產增值、掙錢容易、階級上升、生活安逸、住在發達大城市,這不是生存主義思維,這些人通常在非常時期死得很快。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