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漲的比特幣,最大的殺豬盤?

比特幣

文:金一邊和金一貓 

這段時間,幣圈的人很感謝一個人,馬斯克。 

不久前,特斯拉15億美元加持比特幣的消息,直接導致了比特幣本輪的瘋狂上漲。 

2021年2月20日,比特幣總市值衝破1萬億美元大關,超越2個茅台。 

2月22日,比特幣價格上破58000美元關口,持續刷新歷史新高。年初,比特幣價格僅28000美元左右。不到兩個月時間,累計漲幅已逾90%。 

對於買入比特幣僅一個多月時間的特斯拉來說,其從比特幣狂漲中所獲取的利益已高達約10億美元,比其2020年全年的盈利還要多出近3億美元。 

「造車不如炒幣」已經成為現實。 

這場比特幣的「狂歡盛宴」,除了馬斯克的神助攻,還有眾多大型投資機構和散戶們的跑步「入場」。 

比特幣真是人類貨幣的未來?還是一場泡沫?  

1

向比特幣前進科技大佬、金融大鱷瘋狂入場 

2010年,一枚比特幣,價值0.0025美元,換算成人民幣,不到一毛錢。十年後,2021年,比特幣價格突破58000美元。 

什麼概念? 

十年前,你投資100塊錢,今天就是20億。 

投資回報率是2000多萬倍。 

如果以58000美元一枚來計算,比特幣市值高達1.21萬億美元。市值僅次於蘋果、微軟、沙特阿美、亞馬遜、谷歌,在全球資產市值排名中位列第6。秒殺騰訊一類的中國互聯網巨頭公司。 

如今,一個比特幣買一輛特斯拉已經實現。再漲下去,「一幣一別墅」的夢想也指日可待。 

如果說,特斯拉是引爆比特幣的這輪暴漲導火索,那麼給比特幣火上添柴的,就是各大投資機構。 

2021年1月,貝萊德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的招股說明書文件顯示,該公司將把比特幣期貨作為一項合格投資項目納入到兩隻基金中,此舉旨在將加密貨幣世界帶到客戶面前。 

貝萊德的入局意味著,截至目前,世界四大投行(摩根大通、高盛、摩根史坦利、貝萊德)已完全進駐比特幣市場。 

在中國,知名機構入局比特幣則早已不是祕密。

早在2014年,紅杉中國就已投資比特幣虛擬交易平台火幣網;2017年,紅杉中國入股比特大陸,並於2018年再次追投,其共同投資方包括IDG資本、新天域資本等。 

全球範圍內,更多的投資機構開始躍躍欲試。如今不少華爾街投資機構將比特幣作為「數字黃金」進行配置單,因為他們認為,比特幣已經成為對抗全球貨幣泛濫與通脹壓力上升的新工具。 

去年,美國、中國、歐元區、日本和其他八個大型經濟體的總貨幣供應量已經高達14萬億美元。
根據彭博社彙編的數據,上述12個大型經濟體的總貨幣供應量規模已激增至94.8萬億美元,增幅超過了自2003年以來所有年份的數據。 

從這個數字來看,全球貨幣放水似乎已經失去了制約,造成的結果就是貧富差距越來越大,通貨膨脹越來越嚴重。不少人開始尋求放棄信用貨幣,持有更優質資產。 

比特幣正好符合他們的需求。 

比特幣具備不可增發性,總量被限定在2100萬枚,同時具備去中心化特徵,所以他們認為,比特幣可以有效抵禦央行放水,抗衡通貨膨脹。 

可事實又是怎樣的?  

2

被追捧的「違法行為」 

華爾街大佬、科技企業巨頭、金融大鱷們,紛紛下場,和無數散戶一起跑步進入「比特幣」這個巨大的財富遊戲裡,似乎給人一種感覺:比特幣成了未來的財富所在地。 

然而,事實果真如此嗎? 

在國內,比特幣始終面臨著身分難題。 

比特幣作為一種去中心化的貨幣,沒有統一的發行機構,不需要中央銀行這樣的機構來記帳,不需要政府擔保,直接點對點交易。

在比特幣的擁躉者看來,中心化的問題很多,比如權力機構不需要經過你的同意,就可以無窮無盡地印鈔票,掠奪你的財富;你在銀行的錢,實際上不是你的錢,而是銀行對你的負債。 

而比特幣是一個完全脫離銀行,只依靠互聯網運行的貨幣系統,即使是政府執法部門,也無法查封或沒收比特幣;除非徹底關停互聯網,否則也無法封殺比特幣網絡。在比特幣系統裡,你能真正掌握你的錢,而不是通過銀行間接掌握你的錢。 

但是,正式由於去中心化所帶來的絕對自由,讓比特幣有了另一種風險。 眾所周知,比特幣不是中國法定貨幣而是一種虛擬貨幣,不能和人民幣一樣交易使用。 

簡單的說,比特幣在中國沒有合法身分。 

北京仲裁委員會仲裁員王謹曾在《從比特幣的法律性質談比特幣糾紛的裁決思路》中指出,中國目前對比特幣的管制態度,主要包括以下三個方面:

  1. 比特幣不是法定貨幣;
  2. 比特幣是一種虛擬商品;
  3. 國家禁止代幣融資交易平台從事法定貨幣與代幣、虛擬貨幣相互之間的兌換業務等活動。

 比特幣不是貨幣,而是商品,它不能在國內兌換成法定貨幣,只能永遠在虛擬世界中流轉。 

這就是比特幣在中國的真實地位。在某種程度上,這是一個違法的行為。 

比特幣的脆弱性,也正體現在缺乏監管。 

據統計,單單是2018年,黑客就竊取了價值17億美元的加密貨幣;2019年,這一數字是40億美元;2020年,這樣的事情也並沒有減少。而一旦發生,很難找到人為此負責。

2018年9月18日,日本交易所Zaif宣布遭受黑客攻擊,黑客從其熱錢包中盜走了比特幣、比特幣現金和MonaCoin等巨額資金。被盜的資金價值總計70億日元(約合4.3億元人民幣),其中客戶資產損失約2.8億元人民幣。包括了近6000枚比特幣,如今,這6000枚比特幣的價值更是已經達到了3.48億美元(約合人民幣22.5億元)。 

被盜走的比特幣儘管偶有被追回的案例,但也很難被全額追回。對於個人投資者來說,遭遇比特幣丟失,稱得上是一出人間慘劇。 

就算投資者的比特幣安穩躺在帳戶裡,也要經歷過山車一般的驚險和刺激。 

就在2020年底及2021年1月份,比特幣從1萬美元一路飆升至4.2萬美元,但緊接著2021年1月11日,比特幣就快速跌至3萬美元,日跌幅近20%。有數據顯示,這一天之內,逾20萬人爆倉,涉及金額近140億元,可謂是——天堂地獄,只在一天時間。 

雖然人人都想站在「一夜暴富」的神話中央成為故事主角。可於大眾投資者而言,先不說能否拿到類似的暴富劇本,光是在比特幣「暴漲暴跌」的交易情景上,就已經能排除掉一大批人了。  

3

這不是散戶玩的遊戲

人們對於比特幣的認識,經歷了一個曲折的歷程。 

在比特幣的發展初期,曾有一個美國的程序員花費10000枚比特幣買了兩個披薩,並且在論壇上炫耀。 

到如今,這兩個披薩的價格,最高等於5.8億美元,約合人民幣37.5億元。 

從無法理解,到被人追捧,再到如今的全民狂歡,比特幣已經在登堂入室。

比如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茨(Bill Gates)曾在2018年接受CNBC採訪時直言,「比特幣IC0完全是投機性的。」但比爾蓋茨在近日接受採訪卻表示,他沒有持有比特幣,也不會去做空比特幣。這意味著,比爾蓋茨從原來的比特幣批評者已然轉變為看法中立。 

被奉為「女版巴菲特」的方舟投資(ARK Invest)首席執行官伍德(Cathie Wood)卻強烈看多比特幣。此前,在接受雅虎財經訪問時,伍德稱,「比特幣已經準備好迎接機構投資者的入局,它是第一個真正意義上全球性數字貨幣,但市值還不及蘋果的一半。」

無論是大佬,還是普通投資者,對比特幣的信任和追捧,很大一部分來自於其總量恆定的特徵。

作為一種虛擬貨幣,比特幣總量只有2100萬枚,天然沒有貨幣超發的可能性,也就斷絕了通貨膨脹帶來的貨幣貶值。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比特幣似乎可以一直升值。

但是,比特幣還遠遠不是真實的貨幣,作為一種虛擬商品來說,其價值支撐何在?上漲的邏輯是什麼?

是比特幣不會貶值只會升值的預期嗎?

事實上,比特幣每次暴漲暴跌都是發生在熱點事件出現、新聞媒體推波助瀾、一大批新人湧入準備大賺一筆的時候。

例如馬斯克和比特幣,很難說到底是誰蹭了誰的熱點。

特斯拉憑藉比特幣在兩個時間內賺回了幾乎是去年的全年利潤,比特幣則靠著特斯拉和馬斯克的名人效應,在短時間內幾乎翻倍。

比特幣的歷史已經表明了,這是一種商品,一種具有貯藏手段職能的數字貨幣,僅有商品屬性,還不具備貨幣屬性。

比特幣的上漲動力,不是來自於其本身價值的改變,而是人們的「信仰」。

但人們信仰的,真的是一個所謂的去中心化的貨幣嗎?

目前的比特幣市場現狀是,大多數的比特幣被極少數的機構投資者持有,他們的意志控制著比特幣的流通。

 百萬分之8.8的地址(人),控制了17.5%的比特幣;

萬分之1的地址(人)控制了20.5%的比特幣;

千分之1的地址(人)控制了28%的比特幣;

4%的地址(人),持有97%的比特幣;

96%的地址(人),僅持有3.5%的比特幣;

42%的地址(人),僅持有萬分之1的比特幣。

從比特幣的誕生來看,的確沒有中心,但在比特幣的世界裡,掌握了絕大部分比特幣的地址(人),已經成為隱形的中心,他們,掌控著比特幣世界的絕對話語權。

這些隱形人,是比特幣世界真正的統治者。

而普通的小魚小蝦,既無法決定比特幣的漲跌和走向,也難以成熟比特幣過山車一樣的暴漲暴跌,在這個深水區裡,散戶們的命運如同浮萍。而他們信仰的比特幣,既無法促進商品流通,也不能促進經濟發展,剩下的價值恐怕只有炒作。

來源:金角財經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