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祭出大招,拜登表示極其失望,民主黨眾議員辱罵最高法院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
文:寰宇大觀察 

7月1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做出了一項十分有利於保守派的判決,在民主黨力推的新投票法被參議院共和黨人拒之門外的情況下,這起判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最高法院以6比3的判決結果,支持了亞利桑那州對「選票收割」的禁令,認定其不違反1965年選舉法。

最高法院的此次投票,嚴格按照保守派與自由派的陣營投出。

投票通過後,民主黨指責最高法院的判決是對少數族裔的歧視,並再次提出要增加最高法院大法官人數。

民主黨參議員、來自麻省的Ed Markey說:「今天的判決是又一起發生在選舉權利上的挫折,我們必須抓緊時間來保護人們的投票權利。我們必須廢除『阻撓議事』程序,我們必須通過新的選舉法,我們必須增加大法官的人數。」

排比句有什麼用?這個人的三個願望,都得落空。

民主黨眾議員、來自紐約的Mondaire Jones氣急敗壞地說:「擴大他媽的最高法院(Expand the damn court)。」

這種素質,對司法權的這種態度,是怎麼選上眾議員的?美國人真的需要反思了。是不是沒有「選票收割」,這人就不能連任了?所以才氣急敗壞?

民主黨參議員、來自佛蒙特的桑德斯說:「如果麥康奈爾可以廢除『阻撓議事』程序,可以讓川普任命三名極右翼的大法官,這三人剛剛投票贊成侵害選舉權。你知道嗎?民主黨也可以廢除『阻撓議事』程序,拯救民主,讓人們更加容易地投票,而不是更難。」

桑德斯簡直是一派胡言,麥康奈爾哪裡廢除『阻撓議事』程序了?麥康奈爾只是在川普執政時期循著民主黨人制造的先例,啟用了『核選項』而已。2014年,參議院民主黨人要首次啟用『核選項』時,共和黨人就警告他們不要那樣做,否則共和黨以後也會依葫蘆畫瓢,但民主黨根本就聽不進去。現在桑德斯顛倒黑白,明明是自己黨派造的孽,非要把屎盆子扣在共和黨身上。

很多人把桑德斯視為一個人畜無害的人,認為這老頭兒挺可愛,是個鄰家老頭,只是時運不濟。然而這是天大的誤解,桑德斯還不如拜登,不如哈裡斯。就正如網絡上的鄰家女孩跟你不合適一樣,鄰家老頭也不合適。鄰家女孩最重要的特點是好看,這種好看是有用的;桑德斯的政策也是好看,但這種好看,是沒用的。

在民主黨參議員曼欽反對廢除「阻撓議事」程序的情況下,民主黨是無法通過新的選舉法的,也無法通過新的《司法法》來增加最高法院大法官人數。民主黨的老調重彈,是浪費立法資源。

最高法院的人數並不是由憲法規定的,而是由普通法律規定,目前規定大法官人數的法律是《Judicial Act of 1869》,這是一部1869年制定的法律。大法官人數維持在9人,相當於是政治慣例了。民主黨又想著來打破這個慣例,就不怕重蹈覆轍嗎?當年貿然啟動「核選項」的前車之鑑,民主黨已經忘了。

拜登也發表了聲明,表達了對最高法院的失望。拜登說:「今天,我對合眾國最高法院的判決感到極其失望,這個判決損害了投票權。在僅僅八年的時間內,最高法院就對《1965年投票權法》的兩項最重要條款造成了嚴重損害。」

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發表聲明說:「最高法院的判決是對投票權的史無前例地侵害。」

其實真正史無前例地侵害了投票權的行為,正是美國內戰後,南方各州民主黨人所制定的黑人法典。

共和黨在內戰後,通過憲法賦予了黑人投票權。並且選出了黑人擔任參議員與眾議員,但在南方重建時期結束後,民主黨人又重新控制了南方各州,他們又開始無視憲法,開始取消黑人的選舉權了。

不久前,最高法院在另外一個案件中判決根據現行法律,非法移民不能獲取綠卡。沒有綠卡,當然也就無法加入美國國籍了。

最高法院在昨天的判決,就意味著別的紅州也可以放心大膽地禁止「選票收割」了,這對民主黨是一個重大打擊,打擊有多嚴重?你看看拜登、佩洛西、桑德斯他們是怎麼說的,你就知道有多嚴重了。

來源      寰宇大觀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