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川者說:幸虧川普下台了!

川普

文:童大煥

 

1

本人作為2020年11月3日以後的挺川者,正常思維是希望川普連任,卻要感嘆「幸虧川普下台了」。

這不是有病吧?

一點毛病都沒有!

如果直接繼任,川普個人可能會收穫「獨裁者」的名聲。更重要的是,很多東西不會因川普的離去而「山高月小,水落石出」,人們將看不到川普所言的「奇妙的旅程」到底有多奇妙,很多東西將有可能不會浮出水面,人們也將有可能看不到,美國的一些政客,無底線到了何種程度;美國的秩序,被破壞被摧毀到了何種程度。

【2】

2021年2月13日,美國參議院對前任總統唐納德‧川普的彈劾審訊進行到第五天,下午3點49分,彈劾未能獲得三分之二(67張)票數的支持,最終以57票贊成43票反對判川普無罪。

參院100人,民主黨與共和黨人數各半,有7名共和黨人同意彈劾川普。

對已經離任的前總統進行彈劾,這原本就是個不符合憲法的鬧劇,民主黨卻執意推行,團結一致共同對付川極其支持者,目的有二:一,試圖阻斷川普今後的從政之路;二是拉攏、分化共和黨建制派,逼他們站隊。

更令人震驚的是:在「審理」中,民主黨彈劾經理編造偽證、使用篡改過的證據,準備了「煽情內容」,他們像電影剪輯一樣把川普的發言與國會衝擊拼接在一起。隨後川普律師以其人之道反制其人之身,也播放了民主黨議員在對待安提法、BLM更具有煽動性的言論編輯。

民主黨要給川普定罪的一大「證據」是川號召他的支持者「fight(戰鬥)」,結果川普律師辯護說,fight是政治家們演說時常用詞,並蒐集整理了民主黨很多政客們號召fight的演講片段。

民主黨喊叫要傳喚證人,川普律師也準備了300多位證人,民主黨只好停止這一鬧劇,即行表決。

還有狗血的,自從范德文律師接受川普的聘用,成為彈劾案川普律師團隊的核心律師後,他與家人每天真實地收到來自暴徒的惡意攻擊甚至死亡威脅!當他談及民主黨人的惡意攻擊時哽咽道:「我全家人、我的律師事務所、我的家現在都被圍攻了!」(《網關專家》的報道)

【3】

川普辦公室在彈劾之後發表聲明,全文如下:

我首先要感謝我敬業的律師團隊和其他為維護正義和捍衛真相不懈努力的人們。

我還要最深切地感謝所有——自豪地站在我們大家所崇尚的《憲法》和神聖法律原則一邊的——美國參議員和國會議員們,這些法律原則是我們國家的核心。

我們所珍視的憲政共和國建立在公正的法治基礎上,而法治是我們自由、權利不可或缺的保障。

一個政黨可以隨意詆毀法治、詆毀執法、為暴民喝彩、為暴動者開脫,把司法變成無數的政治復仇,迫害、列入黑名單,取消和壓制所有與他們有不同意見的人和觀點,這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悲哀。我一直是、也將永遠是一個堅定不移的擁護法治、執法英雄的人,我也擁護美國人能和平且光榮地辯論當下問題的權利,沒有惡意,沒有仇恨。

這是我們國家歷史上最大政治迫害的又一階段。沒有任何一位總統經歷過這樣的事,而且它還在繼續,因為我們的反對者不能忘記近7500萬人在幾個月前投票給我們,這是有史以來對現任總統的最高投票數字。

我還要感謝數百萬正直、勤勞、守法、熱愛上帝和國家的公民,他們在這個非常困難和充滿挑戰的時期勇敢地支持這些重要原則。

我們創歷史的、愛國與美麗的『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運動才剛剛開始。在未來的幾個月裡,我有很多東西要與你們分享,我期待著繼續我們令人難以置信的旅程,一起為我們所有人實現美國的偉大。從來沒有過這樣的事情!

我們前面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很快我們就會帶著一個光明、燦爛、美國的無限未來的願景出現。

我們一起,沒有什麼是不能完成的。

我們仍然是一個民族、一個家庭和一個在上帝領導下的光榮國家,我們有責任為我們的孩子和未來幾代美國人維護這一輝煌的遺產。

願上帝保佑你們所有人,願上帝永遠保佑美利堅合眾國。

【4】

彈劾案中,參議院少數黨(共和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在投下無罪票後表示,川普已卸任總統成為平民,現在判他行為有罪不合憲。但他同時譴責川普要為1月6日攻擊國會大廈事件「負起實際上和道德上的責任」。

麥康奈爾對川普進行了尖銳的批評,「毫無置疑,」麥康奈爾說,「當時闖入這棟大廈的民眾相信他們是按照(川普)總統的願望和指示行動。」「他的支持者之所以衝進國會大廈,是因為他對著世界上最大的擴音器喊出了失去理智的假話。」麥康奈爾還暗示,川普仍有可能面臨訴訟。

2月16日,川普對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進行了猛烈攻擊,稱其為「三流『領袖』,」沒有能力「為美國做正確的事情」。

川普回擊的全文翻譯如下:

共和黨在有米奇-麥康奈爾參議員這樣的政治「領袖」掌舵的情況下,永遠不可能再受到尊重,也不可能再強大起來。麥康奈爾致力於一切照舊、維持現狀的政策,加上他缺乏政治洞察力、智慧、技巧和個性,使他迅速從多數黨領袖變成少數黨領袖,而且情況只會越來越糟。

民主黨人和查克-舒默像玩弄小提琴一樣玩弄麥康奈爾—他們從來沒有這麼好過—而且他們想保持這種狀態! 我們知道我們的「美國第一」議程是贏家,而不是麥康奈爾的「環城第一」議程或拜登的「美國最後」。

在2020年大選中,我贏得了美國歷史上在任總統中最多的投票,幾乎有7500萬張選票,每個在任的共和黨眾議員都得以繼任,這是數十年來發生的首次。我們翻轉了15個席位,幾乎把南希·佩洛西掀下她的議長位置。

共和黨贏得了98個選區的立法會的59個的多數席位,而民主黨沒有把一個紅色的立法會翻藍。

在「米奇的參議院」,在上兩個選舉周期,我單槍匹馬幫助挽救了12個參議員的席位,比單獨2020年的多8個席位。

但是,喬治亞州的災難來臨,本來我們應該贏得這兩個參議員的位置,但是麥康奈爾用600美元紓困金去對民主黨的2000美元紓困金。這怎麼可能會贏呢?這成為了民主黨的最主要的廣告,讓他們大獲全勝。由此,米奇·麥康奈爾把自己變成廣告裡美國最不受歡迎的政客。

很多喬治亞州的美國人投票給了民主黨,或者乾脆不出來投票。因為他們對他們無能的州長Brian Kemp,州務卿Brad Raffensperger,和共和黨感到不爽,因為他們沒有在2020大選誠信的問題上做好他們的工作。

在喬治亞州和其他某些搖擺州,這完全是一場選舉災難。麥康奈爾什麼也沒做,也永遠不會做為了確保未來公平公正的選舉制度而需要做的事情。他不具備這樣的能力,從來沒有,也永遠不會。

我唯一的後悔就是在2020大選中,麥康奈爾在肯塔基州偉大的人民選舉之前「乞求」我強力的支持和背書,而我支持了他,使他從少對手1%的支持率變成高出對手20%的支持率並贏得了選舉。他忘記得好快。沒有我的背書,他會輸掉這個選舉,會輸得很慘。現在他的民意前所未有的低,他在毀掉參議院的共和黨。這樣也就是嚴重傷害了我們的國家。

米奇是一個陰鬱倔強、沒有笑容的政治掮客,如果參議院的共和黨人還和他站在一起,他們再也不會贏得選舉。他永遠也不會做他該做的事,或者對國家來說正確的事。

在必要和適當的時候,我會支持擁護讓美國更加偉大和我們美國優先政策的他的初選對手,我們需要聰明,強大、周到和熱情的領導。

疫情之前,我們建設了我們國家有史以來最偉大的經濟和就業人數。同樣的,疫情之後的恢復也是全球最好的。

我們削減了稅收,減輕了政策束縛,重建了我們的軍隊,照顧了我們的退伍軍人,實現了能源自給,修建了邊境牆,阻擋了進入我們國家的巨大的非法移民,還有更多。

現在,非法移民正潮水般地湧入,石油管道工程被取消,稅收要增加,我們不再會有能源自給。

這是我們國家的重要時刻,我們不能讓它就這麼輕而易舉過去,僅僅因為我們用的是第三流的領導人去主宰我們的未來。

【5】

「奇妙的旅程」還有,拜登上台後,左派媒體《時代雜誌》以《拯救2020年大選的影子運動的祕密歷史》為題,發表作者為莫莉-鮑爾(Molly Ball)的長文,將影子政府蓄謀已久、意在全面推翻川普的行為和盤托出,並將其描述為維護自由和公平選舉的「英勇」努力。

因為拜登的獲勝得到確認,左派都認為他們的這些陰謀和努力不需要再掩飾,甚至可以拿出來誇耀了。

「商界和勞工之間的握手只是一個龐大的、跨黨派的保護選舉運動的一個組成部分——一個非同尋常的影子努力,不是為了贏得選票,而是為了確保選票的自由和公正、可信和不腐敗。在一年多的時間裡,一個組織鬆散的特工聯盟在美國的機構同時受到無情的大流行病和有獨裁傾向的總統的攻擊時,爭先恐後地支撐著這些機構。雖然這些活動大多發生在左翼,但與拜登競選活動無關,而且跨越了意識形態的界限,無黨派和保守派行為者作出了重要貢獻。

……

「他們的工作涉及到選舉的方方面面。他們促使各州改變投票制度和法律,並幫助爭取到數億公共和私人資金。他們抵禦了壓制選民的訴訟,招募了大批投票站工作人員,並使數百萬人首次通過郵遞方式投票。

「他們成功向社交媒體公司施壓,要求它們對『虛假信息』採取更強硬的立場,並利用數據驅動的策略來對抗病毒式的抹黑。他們執行了全國性的公眾宣傳活動,幫助美國人了解選票統計將在數天或數周內如何展開,防止川普的陰謀論和虛假的勝利聲明得到更多的支持。

……

「在選舉日之後,他們監測每一個壓力點,以確保川普無法推翻結果。」

該組織還利用一個「匿名的祕密項目」來打擊「虛假信息」。他們的方法是「向平台施壓,要求他們執行規則,即要刪除傳播虛假信息的內容或帳號。」

該組織還決定,利用(2020年)5月份喬治-弗洛伊德去世後在全國蔓延的暴力騷亂,並採取步驟「利用其勢頭進行選舉,而不允許其被政客所拉攏」。

鮑爾報告說,在選舉接近尾聲時,美國商會擱置了舊有的爭端,與美國勞工聯合會和產業工會聯合會一起建立了一個聯盟,拒絕對選舉舞弊的指控。鮑爾指出,一些共和黨人也對這一努力進行協助。

正如《布萊巴特新聞網》當時報道的那樣,如果川普在一場激烈的選舉中宣稱獲勝,全國範圍內將有一個左翼運動發動更多的動亂。鮑爾的報道證實,「影子」的努力正在協調這些努力。她補充說,全國動員網絡在拜登似乎將成為贏家後,被告知「退下」。

後來,波德霍澤的網絡決定,確保1月6日在華盛頓特區舉行的「停止偷竊」示威中,很少有反示威者,確保將發生的事情歸咎於川普一人。

【6】

川普離任後,美國華府影子政府的水落石出,讓人們看到,影子政府的猖狂、無底線已經到了何等嚴重的地步,總統可以機選,媒體和網絡平台可以操縱,選舉程序可以肆意修改,法律程序可以壓制啟動,對手和反對派的法律程序和言論自由可以全面封殺……

民主,法治,三權分立,媒體中立和監督,在影子政府這些七老八十還沒有退位的准終身制政客面前(背後可能還有巨額資本的力量),都是可以雙標的玩具,都只是用來打擊對手的暴力機器,都是可以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奴僕。

世界上哪有一勞永逸的美好制度,哪有一勞永逸的自由、民主、法治?

正如美國第40任總統里根所言:「自由距它的滅絕不過一代之遙,我們沒有辦法把自由通過血脈傳給子孫。(所以)我們必須為它而戰,保護它,將它交到後代手上。而我們的後代也必須做同樣的事情。」

面對這樣的葉茂根深的對手,川普居然敢不給自己和家人總統赦免,這既說明他的自信,也說明他為了喚醒美國,敢於以身侍虎的大智大勇。

左派把無恥寫到了天上,川普把「無冕之王」四個字寫在了大地上。

喚醒和重建美國,是比做總統更艱巨、更偉大、更重要的使命。而沒有川普的以身侍虎,真相的浮出要難得多,人們的覺醒也要難得多、慢得多。甚至還來不及覺醒,美國已經全面左化。

顯然,沒有20年工夫,想要全面清除幾十上百年影子政府的流毒,根本不可能。所以,比做總統更重要的當務之急,仍然是:讓真相水落石出,讓世人全面覺醒。

有網友這樣形容川普,我認為恰如其份:不是消滅對手,而是消滅邪惡;承擔最大的痛苦,選擇最難的路;喚醒民眾,精準打擊,維護世界和平。

我想說的是:

君子志於道,小人趨附勢;

君子耿於義,小人追逐利。

【7】

所幸,美國的政治空間裡,仍然存在多方競爭與博弈的可能。這是川普身後,「川普主義」仍有可能成長壯大的希望所在。

同時,人類歷史上幾乎所有的科技進步,總是首先被大機構大集團甚至是壞人所利用,但到最後,都無一例外地普惠到所有民眾。

就像在傳統的黑箱政治裡,很多祕密,幾十年都沒有解密,但在今天的網絡時代,很多真相,已經第一時間呈現在全世界面前。

【8】

據說,佛羅里達州立法機構正在開創歷史,成為美國第一個呼籲通過建立任期限制公約來限制國會議員任期的州,以此打掉影子政府的制度基礎,讓美國國會議員的鐵飯碗變成瓷飯碗。但還要等34個州簽署後,才能發揮法律效力。如果成功,美國人民就可以徹底的把國會從那些職業政客手中奪回來!

當然,這樣的行動,也許要多年才能成功。但川普撒下的種子既已播下,就不排除有發芽和成長壯大的一天。

【9】

新消息是,情人節,馬斯克為「新歡」德州代言!同時警告加州人別把問題帶過去。

因為疫情和稅收高昂等原因,新晉世界首富馬斯克與加州政府徹底撕破臉皮,已經搬到德州居住,成為一名德州人。

馬斯克在接受《Joe Rogan體驗》採訪時再次為德州代言,他預計德州首府奧斯汀(Austin)至少將在50年內成為美國最大的新興城市,還警告搬到德州的加州人,別把加州的壞習慣帶過去。

在德州政府寬鬆的政府法規、沒有州所得稅,以及馬斯克的「帶領」下,硅谷多家老牌企業紛紛出走德州,包括硅谷元老之一的惠普和軟件巨頭甲骨文公司。不僅大公司搬走,許多加州人也紛紛搬到德州,包括億萬富豪、Dropbox首席執行官德魯·休斯頓(Drew Houston),Palantir聯合創始人喬·朗斯代爾(Joe Lonsdale)也說,他將把他的風險投資公司8VC搬到那裡。

馬斯克說:「我認為我們確實需要確保……從加州搬來這裡的人不會無意中重新產生讓他們搬來這裡的那些問題。」

馬斯克的警告如同川普當年警告某些國家的移民,因為無法忍受自己的國家的問題從而移民到美國,然而來到美國後卻要把美國變成他們自己原來的國家。

每年都有數萬加州人移居到德州,已經讓德州從「深紅」轉為「淺紅」,一些加州人因為無法忍受加州的社會治安環境而搬到德州,結果到了德州卻要把它變成另一個加州。

尤其是特斯拉所在的城市奧斯汀,目前是德州少數的由民主黨把控的地區,這個趨勢已經慢慢擴散,如果德州不採取措施挽回這一局面,德州離大麻合法化、毒品合法化的日子也不遠了。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