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孫一寧發王思聰聊天記錄

孫一寧 王思聰

文:貓咪的難過日常 

我想說,從第一次你進我直播間給我刷禮物並且認出了我之後,我起初是很害怕的,我一直藏在新的名字下,我不敢面對以前犯過的錯誤,所以我一再的跟你道歉,希望你不要再整我,你提出讓我去上海見一面當面說。當天晚上我見面後一直在哭,沒說幾句話,你說陪你去酒吧,你的朋友們也都在。(試問,你那句我跟別人說我是你女朋友這句話不矛盾嗎?)我本身就很害怕你這個人,第一次見面我會跟別人說我是你的女朋友?不好意思我沒喝多,我不知道你哪裡來的瘋言瘋語。

你讓我考慮做不做你女朋友,我一直都說的是不,你說給我三天時間,考慮好了回覆你。我回覆了,也說的很明白,我只能想盡辦法委婉的表達。之後你突然來到了杭州,並且提出一起吃飯,我以朋友從外地來看我拒絕了。你要求在我家樓下見面十幾分鐘,並有你的朋友陪同你一起來,我同意了。見面後聊了十分鐘左右,你走了,晚上邀請我去酒吧,我在直播,沒看到你的資訊,你大發雷霆,隨後點贊了我的黑料微博。

試問,你有沒有以:我一個人特意為了你來杭州,你都不陪我吃飯嗎?這個點來道德綁架我?你來沒有提前跟我說,卻一口一句為了我特意開車三個多小時過來,我都這麼不仗義陪你吃頓飯一直在打語音責怪我?

一段時間後,你突然加回我的微信,並且提出和好吧。之後沒有像以前那樣子要求我去做甚麼,不回資訊就生氣。一直到昨天,你又發瘋了,我搞不懂,我是一個人,單獨的個體,我不需要跟你匯報我的私生活,跟你講實話,告訴你我的所有狀況,這是我的個人隱私。

昨天爭吵過後你說我,我直女裝姬,如果我真的有在你面前裝直女,為甚麼你會在此之前說一句:等你甚麼時候想清楚不做拉拉了再說吧。我從頭到尾都跟你說的我是個拉拉,你也知道,爭吵後你又反咬一口說我在你面前裝直女?

你要花錢買輿論整我也好,互聯網暴力我也好,我無權幹涉,但是我做甚麼,不需要一五一十的向你匯報,我有人身自由,不是所有人都必須按照你的做的。

四年前我的確因為自己不負責任的行為做錯了很多事情,對不起。3000塊已經在當時就退給了廣告商。

昨天直播哭了,很抱歉,我喝多了,發瘋。

 

更多閱讀 🦩

Translate 》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