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悟空最大的天敵是人民警察

孫悟空

這年頭,在大街上看見孫悟空可算不上是什麼新鮮事,山腳下、西湖邊,只要是熱鬧的地方都能找到他們的身影。隨著改革開放的春風吹遍大地,隨著打黑除惡的利劍越發鋒利,和平年代沒有怪打的孫悟空,空懷一身武藝也只能向市場經濟低頭了。

這就是殘酷的自然法則,也是時代的必然選擇,不管神仙鬼怪,順應潮流,才能很好地在世界上生存下去。所以不甘落後的孫悟空也開始學著普通老百姓,有模有樣地開始做起了買賣——我想這就是現在野生孫悟空開花遍地的最好解釋了。

干小買賣的孫悟空你可能在大街小巷也都見過。最初,他們一般就搞搞賣糖葫蘆這種不失出家人身分的素食主義營生:

後來買賣越來越不好做,當生存已成困難的時候,哥兒幾個也不再顧忌什麼師徒情分了。很多地方陸續傳出,大師兄二師兄支攤兒賣起了唐僧肉。

當年上刀山下火海救下來的親師父,現在已經成了孜然和辣椒麵的引子,不免讓人感嘆人心不古。

不過,唐僧肉就這麼多,一錘子買賣做不長久。終於有一天,孫悟空們整出了一個可持續發展的野路子——靠臉吃飯。

前世鬥戰勝佛,現代混世魔王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一波一波的孫悟空開始出現在人群密集的公園景點。他們時而舞著金箍棒,時而擺著齊天大聖的標準動作單腿眺望——目的倒是非常單純,就是拉你照相。

對於他們,中國的老百姓應該不陌生。顯然,照相這營生不會是免費的。合照的價格一般在10-50人民幣不等,有的是工作人員幫拍,有的是顧客自己拍了就要算錢,沒什麼統一的模式。

只是落到這般境地的孫悟空早就沒了當年的那種魄力;腰牌上的曾經風光的「總鑽風」,也早就換成了「合照20一次」的二維碼,充滿了銅臭味。但這畢竟是個各取所需的買賣,模式剛出現的時候,大夥還算比較接納。

可後來就變味了。

漸漸,景區裡這種「野生孫悟空」越來越多。猴兒跟人一樣,數量一多,素質就參差不齊了。這畢竟是師父都能給烤了做串兒的主,沒了緊箍咒的束縛,時間一長「孫悟空」可真就撒了歡兒。

他們才不管你是不是主動願意合影,要麼是跟遊客遊客勾肩搭背、尾隨糾纏,要麼專找好奇心旺盛的小朋友誘導:

還有的會專找別人自拍合照的空檔突然出現,你一個沒注意,可能就得伸手掏錢。

時間一長,大夥知道了這個套路就都開始對他們敬而遠之,省得惹麻煩,壞心情。可是孫悟空你也懂的,就算沒有妖怪他們也能給你想法子作出妖來。

福建日報報道,2017年2月9日,福建南門村一景區發生了一起肢體衝突事件。

起因是一位小朋友在遊覽過程中發現了一隻落單的孫悟空,當他選擇上前互動的時候卻被暴躁的大聖一腳踢飛。看到這一幕的小朋友爺爺上前理論,並最終與孫悟空扭打在一起。

在這場大戰中,孫悟空把當年降妖除魔的本事全招呼到大爺身上了,但在土生土長的中國大爺面前倒也沒能占多大便宜。

這類鬧劇的發生並不少見,除了誘導小孩、糾纏遊客等跟遊客犯沖的事故,孫悟空團體內部也不是鐵板一塊。

安徽碭山一景區,四個孫悟空就上演了一次現實版的「真假孫悟空」大亂斗。

報道稱這幾個孫悟空同樣是因為招攬生意發生口角,並最終升級成肢體衝突。事發現場,兩個戲劇版的孫悟空扭打在一起,一個央視86版的孫悟空在拚命勸架,還有一個大鬧天宮形態的孫悟空在旁邊默默看戲。

好不熱鬧。

金箍棒一甩,派出所吃齋
探雲手一抬,局子請進來

 

當年完全體的孫悟空尚且吃過太上老君金剛琢的虧,如今孫大聖這麼四處撒野,在臥虎藏龍的中國老百姓這邊,也難免會碰上硬茬。

一則來自澎湃新聞的報道,2018年1月18日,還是因為合影糾紛,「孫悟空」強行徵收合影費未果,反遭兩位男子奪下金箍棒當街毆打,城管試圖勸架,但未能攔住。事後孫悟空倒地不起,行頭也被扔到旁邊的垃圾箱中。

不過,有二師兄的幫襯下,孫悟空打老百姓還是有一戰之力的。在雲南大理古城發生的孫悟空對戰事件就有了不一樣的戰果:

簡單來說,這一次依然是孫悟空強買強賣讓一位遊客付費拍了照,這位遊客回頭越想越憋屈,回來想再大戰300回合。但最終慘被八戒悟空聯合制裁——

這個結果不重要,反正最後打架遊客和大師兄二師兄都進了局子就是了。

從這個事件也可以看出,老百姓也許徒手打不過「野生孫悟空」,但總是有人能降住他們。而各路救兵裡最具威懾力的殺手鐧顯然就是——人民警察

一旦接到群眾舉報,不但這缺德的買賣做不成了,要是真有敢耍金箍棒動武的,還得進局子裡吃幾天齋飯。所以人民警察對這些野生孫悟空來說,就像是永遠逃不出去的五指山,是毫無反擊之力的天敵。

懂得找警察叔叔搬救兵老百姓,在面對野生孫悟空的時候幾乎再也沒有輸過。

不久前,江蘇南京溧水傅家邊景區的派出所接到報警,稱有多個「孫悟空」拖拽遊客拍照,強行收費。調查發現,這些「孫悟空」兩三人一組,誘導兒童拍照收費,於是民警前往現場開始搜捕孫悟空的狩獵行動

看到天敵警察,剛才群眾面前耀武揚威的「行者孫」,這時候一個個都成了「龜孫兒」,開始用各種藉口掩飾起來。

最後,熱心的民警把這幾個新來的野生孫悟空帶了回去,讓他們和之前進來的幾個兄弟團了聚,並一起吃了幾天派出所的齋飯。

當然,由於野生孫悟空遍地開花,警察的抓捕行動肯定不只限這一處。

2018年4月16日,菏澤市城管行政執法支隊、菏澤市公安局,在當地景區曹州牡丹園裡,進行了一次「牛鬼蛇神」的大清洗行動。以孫悟空為首的大批神仙妖怪還沒來得及上天,就被趕來的警察叔叔扭送到派出所中。民警對這些主動和遊客合照並強行收費的「神仙」進行了教育批評,並沒收了他們的行頭披掛,打為凡人。

可以從各種新聞中看到,從2018年開始,公安部門對類似的景區拍照收費亂象越來越重視。雖然部分景區依然還有零星的野生悟空冒頭,但在警察叔叔的收網行動面前,孫悟空制霸景區的現象恐怕會一去不復返了。

當場拽掉了齊天大聖頭上的「小揪揪」當場拽掉了齊天大聖頭上的「小揪揪」

一個筋斗十萬里,一滴小酒十二分

當然,跟野生孫悟空過不去,並非警察叔叔的本意。

如果野生孫悟空遵紀守法,警察叔叔當然也願意留給他們生存的空間。但是各種給別人添麻煩的出格行為,總歸還是要一視同仁的。不懂俗世生存的法則,還是得需要警察叔叔出面,「教他做人」。

5月25日,河北石家莊的交警朋友就抓到了這樣一隻調皮的孫悟空。據當班王警官回憶:

「他(孫悟空)通過道口的時候呢,故意擺了幾個孫悟空的動作,一邊騎著摩托車一邊扮相逗笑。當時交警的注意力都在汽車上,對摩托車還不太注意,過去了就過去了。

結果他(孫悟空)轉了一圈又兜回來,交警看到他這個摩托車沒有牌照。一檢查一交談發現有酒味,帶到大隊經過吹氣檢測,酒精含量52。」

此時,被帶到交警大隊的孫悟空蜷縮在角落,像個做錯事的寶寶,但這並不意味著他需要接受的處罰就會因此減輕,「罰款1000元,記12分」。

「野生孫悟空」這種生物似乎就是被警察天克。民事案件以外,像這種孫悟空被交警制裁的案例也意外地多。

也是今年年初的事,山東濟陽,路上一陣突如其來的DJ音樂吸引了交警的注意力。交警尋聲望去,一裝扮「孫悟空」模樣的男子正騎著摩托車沿開元大街行駛,還不時故意做一些奇葩怪異的動作吸引過往市民注意。

意識到危險性的交警立即上前將其攔停。「濟陽交警」對現場的細節進行了補充說明:

面對交警詢問,孫悟空有些不知所措,一臉慌張。當要求其出示駕駛證時,他支支吾吾,言語搪塞,不能出示有效證件。於是,民警當場依法對摩托車進行暫扣,並將「猴哥」帶回交警大隊處理

除了這個玩DJ的,再說一個有意思的。2018年12月,南寧民族朝陽路口又蹦出一個作死的野生孫悟空,他一路單手騎電動車,另一隻手拿著話筒大聲唱歌。由於這些行為存在極大的安全隱患,交警果斷攔下質詢:

 「你從哪來,要到哪去啊?」

「自己剛從家裡出來,正要前往邕江大橋玩抖音直播。」

「行了,下來吧。」

——因違法加裝音響及單手騎車,這位駕駛員被民警現場登記,並給予批評教育。「孫悟空」似乎也知道這樣做的危險性,他無奈地對記者表示:「沒想到剛一出來就被交警給捉住了。

看了這麼多例子,如果你以為警察叔叔只是故意跟猴哥過不去可就大錯特錯了。如果是遵紀守法的好妖精,警察叔叔絕不會對他們進行過多為難。

2017年2月,河南省濟源市207國道上的一個檢查點,交警朋友們蹲到了一窩大的。

這輛由孫悟空駕駛的大巴車被交警攔下排查,等到上車查驗,交警們發現車輛裡面其實還別有洞天,唐僧師徒、龍王、土地、小鑽風等一一在列。

但神仙們在交警面前可沒有什麼特權,司機「孫大聖」向交警拿出駕照,並按要求當場除去頂戴花翎和駕照上的照片比對。經過認真詢問和登記後,交警將他們放行。

臨走,這些「神仙」和「妖怪」們還拱手向交警問候和拜年,交警也禮貌的給他們回禮,熱情地送了他們上路。

這就是這片土地的生存法則,不管什麼神仙鬼怪,只要遵紀守法,去哪兒都會暢通無阻;反之,即便是「孫悟空」,不管他們有多大的神通,只要在世間作惡,警察叔叔永遠會是令他們心生畏懼的「天敵」。

對我們普通老百姓來說,背後有能降服住各種在民間作妖的妖魔鬼怪,又靠譜敬業的警察叔叔撐腰,無疑是最大的幸福了。

來源:地球人研究報告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