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疫情又起!暑假的旅游經濟或許又要毀了

疫情
文:南洋富商

1、報複性消費即將來到

上海人從3月28日「閉關辟穀」開始,就成了全國各地「嚴防死守」的工作對象。

過去的隔離生活,讓我想到一些古詩詞: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要把這些雎鳩(鳥人)關在孤島上。
苔痕上階綠,草色入簾青——足不出戶,外灘都長草了。
無絲竹之亂耳,無案牘之勞形——音樂會、歌劇院、電影院、歌廳都關閉,閑在家裡沒事做。

這樣的日子,上海人真是受夠了。

好不容易到了7月,在國務院各種政策的指導下,各地對上海人的「嚴防死控」開始逐步放松,正是瘋狂報複性消費時候,上海越來越多的店鋪開放堂食(個別地區依然還需要偷偷摸摸),7月8日以後上海的電影院也要試探開放,未來數日上海到諸多旅游點的機票爆滿,旅游公司開始大量接單。

尤其是學生們。中小學生失去童年生活關在家裡上網課已經很久,大學生更是關在學校幾個月不出門,有些985、211名校甚至上廁所都要APP預約,這樣的人生憋屈之後,誰都會想來一次報複性旅游來挽尊。

比上海更憋屈的是丹東、吉林、長春這些城市,更不用說幾年都沒有幾天正常生活、人口跑掉一大半的瑞麗。這些地方在互聯網上真是太沒有存在感了。

2022年7月1日,正是香港回歸25周年大典。值此香港人刻骨銘心的重要日子,促進旅游經濟,釋放民眾低迷情緒,緩解一下旅游業的錢包困境,勢在必行。

各地景點和旅游業,可以用一首劉禹錫的詩來形容:

巴山楚水悽涼地,二十三年棄置身。
懷舊空吟聞笛賦,到鄉翻似爛柯人。
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
今日聽君歌一曲,暫憑杯酒長精神。
2、無錫的疫情似乎有點嚴重

但是,今日拿起行動電話看新聞,發現情況有變。

首先是看到一個視頻,是無錫皮革城的門前站著不計其數的密密麻麻的白衣服,全副武裝,拖著行李箱之類的東西,嚴陣以待、如臨大敵。

再看疫情數據,無錫不容樂觀。這數據的上升,頗有上海3月初的風格。

圖片

圖片

上微博看看,得知很多無錫人也和港臺澳那樣一國兩制了。有人在微博發了這麼一段話:
疫情下,無錫新區很多家庭都開始實行了「一家兩制」!無錫最新新冠疫情消息 所謂一家兩制,就是確定一個人被封控,另一個人主動選擇在外面「飄」。新區的春潮花園一區、二區、三區,是全無錫最大的安居小區,據說裡面租住有5萬多外來的打工仔。因為沒有自己的住房,所以他們要努力工作賺錢攢錢,以買房、結婚、生子、養家、養老人…… 突然疫情來了,他們不敢休息,不能休息。可是小區封了。為了應對,有相當多的人或者住在廠裡,或者住在老鄉那裡不敢回被封了的小區。他們每天除了上班外,下了班就趕緊地往回跑,買了菜送給封在家裡的老婆孩子。然後?就像流浪一樣地找地方休息(不敢住賓館、住不起賓館)。這麼熱的天,連洗個澡都是奢望的。希望疫情趕緊過去吧,讓大家的生活回歸正常。

有些無錫人說,每天早上醒來的第一件事是看看自己小區有沒有被封。

圖片

無錫疫情哪裡來的?目前還沒有得到確認,流調資訊尚未清楚,也就意味著「精準防控」已經不大可能,只能全城大面積輪番做核酸,天天做。
根據無錫市通報,「6月29日上午,我市對125號通告2名陽性感染者進行流調溯源時,發現陽性感染者①與2名安徽省泗縣來錫人員於6月25日在威孚公司工地施工現場有工作交集,基因測序結果顯示,與泗縣本次疫情病例基因組序列高度同源。」而此前,據南京發布29日通報顯示,本輪南京疫情為安徽泗縣關聯疫情。也就是說,安徽泗縣疫情已經關聯多地

3、泗縣防疫新招迭出

所謂「關聯多地」,就是已經傳播到多地的意思。整個安徽的數據看,也是繼續上升,酷似上海3月初的數據。

圖片

 

泗縣本地並沒有控制住,每天依然增加。安徽全省今天新增292例。為了展示防控的力度,安徽泗縣發明了「疫情防控三長管理制度」。有人寫了這麼一付對聯來解釋「三長」和「三區」:
小區長,樓棟長,單元長,長長不長。
封控區,管控區,防範區,區區難驅。

以「小區長」為例,要明白小區基本情況、疫情狀況、防疫要求,比如所在小區現有居家人數、隔離轉運人數、賦紅黃碼人數、陽性人數、密接和次密接人數,以及上述重點人員所在具體樓棟、單元、房號等資訊。他們要協助小區靜態管理工作,配合做好核酸檢測和隔離轉運、區域內環境消殺、物資保供、特殊人群需求保障等工作。

「三區」的劃分,則沿用了上海的原創。孫副總理帶著一些精通傳統中華醫術的疫情管控專家到了上海,創造了「三區劃分」和「壓茬推進」管理法,以及不計其數的新措施。具體的各種措施,可以參考網上流行的上海防疫新名詞詞典,充分展示了國家對防疫的強大決心,以及各級公務員的創造力。

在以前,中國只有縣長、區長、鄉長、邨長、保長之類的植物,如今細分到小區長、樓長、單元長,可謂管理的精準化。這種精準化的管理,據說是從「河長」得到啓發。既然一條河可以有河長,那麼小區、樓、單元,也可以有「長」。河長制在清理河水污染方面可以起到時效,希望「三區」、「三長」制度也能為「堅決清零」的基本國策做出巨大貢獻。

我想起自己上大學的時候也當過一個官,官名叫「室長」。室長的工作任務是:每隔15天提醒本宿舍的室友又到了換牀單被罩的時間,大家趕緊拆下來拿到管理室去換新的。

或許有一天,在樓長、單元長之外,還需要增加一個「室長」,以加強疫情防控工作。

4、蘇州等長三角12座城市感染

蘇州雖然尚未像別的地方那樣大爆發,但是已經查到了確診者,接下來幾天可能會在打篩查中發現一大批。

圖片

圖片

蘇州高鐵車站的出門已經變得複雜,要填表登記。還需要寫承諾書。核酸檢測。出站需要半小時。

圖片

圖片

圖片

這種出站體驗,是很不適合旅游的。游客每到一處,都覺得自己是在抓逃犯的現場,而每個人都像潛在的逃犯。短短一周內,長三角12個城市出現疫情。這說明新一輪疫情爆發又開始了。對於上海市民而言,或許早已經司空見慣,不再把新冠當回事。誰都認識幾個方艙出來的朋友,看到他們在方艙活蹦亂跳的,不大可能覺得新冠有多可怕。

5、新冠未滅,流感又起

奧密克戎,在某種程度上有點像晚清的八旗子弟,早已經沒有了祖先的兇悍殘暴。但是現在大家依然嚴陣以待,覺得每個八旗子弟依然是努爾哈赤、多爾袞。

今年更需要擔心的流行病,或許是流感。今年夏天,流感反季打傳染,引起各國重視。

圖片

圖片

圖片

CDC對2021~2022美國流感季的數據估計,去年10月至今年6月,美國估計:
-流感感染人數:800~1300萬人;
-流感就醫人數:370~610萬人;
-流感住院人數:8.2~17萬人;
-流感死亡人數:8000~14000人。

美國的流感季通常是每年的深秋到第二年春季,在12月到2月達到高峰,但是和以往不太一樣的一點是,美國在2022年的夏天仍然出現了流感高峰。關於美國這一季流感高峰的延遲,目前認為主要有兩大原因。

首先是由於新冠防控措施,美國在2020年、2021年幾乎不存在流感季,自然免疫大幅降低,使得更多人對流感易感。

其次是美國在這幾個月放松了防控,人員流動增加,從而促進了流感病毒的傳播。

防範新冠的那些隔離、戴口罩、封城措施,同樣也可以減少流感。所以這三年下來,中國人接觸流感病毒的密度大大減少,自然免疫力大幅度下降,一旦流感大流行,發病率和死亡率都會很高。

對於流感,中國人經常忽視。2018年,曾有一篇網文《流感下的北京中年》,說一個中產階級家庭因為岳父流感進入ICU而陷入經濟困境。

其實流感從來不是甚麼小病,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滅絕了全世界5%的人口,這個死亡率甚至比抗日戰爭的死亡率還高。

中疾控公開文件顯示:中國每年流感死亡8.8萬人。

在經歷了三年戴口罩的潔淨生活後,久未接觸流感病毒的中國人,一旦爆發流感大流行,死亡總人數或許會增加幾倍。

最近的新聞顯示,南方一些醫院因為流感已經人滿為患。

圖片

圖片

6、旅游這件事,或許要泡湯

新冠未清,流感又起。接下來我們還能快樂地去全國各地報複性旅游嗎?

以現在的情況看,旅游很難。

首先是各地的新冠和流感正處於上升擴散期,下一個爆發的城市你很難預料。今天你出去旅游了,能不能回來就是個問題。去年有個上海人自駕游,結果一出去回不來了,在路上一轉就是半年時間。如果你有錢、有閑、不需要打卡上班,當然沒問題。需要上班打卡的工薪階層還是謹慎點吧。

如果真的憋壞了,不出去旅游就會憋出心理問題,那就冒險去旅游一次。

推薦旅游地點:人跡罕至的地方。比如內蒙古呼倫貝爾草原,大興安嶺,西藏阿裡,青海大柴旦,新疆吐魯番。這些地方地廣人稀,忽然大爆發把人困住的概率較低。

出門不要自駕。自駕要經過無數省市,住很多旅館,突然變成紅碼的概率很高。最好坐飛機,到了當地租一個車(而不是坐旅游大巴)。

出門自帶食品,少去需要掃碼的餐廳。一個餐廳若是最近幾天有一個顧客感染,你就會變紅碼。若是習慣了吃點幹糧,就會少一點困在路上的可能性。

無論如何,以目前的形勢看,旅游業的黃金季節已經不複存在,過去幾年的虧損要靠今年夏秋的旅游旺季補償回來已經不可能。對於旅游業的老板,只能勸他們調整心態,面對現實。

當然,旅游業只是一方面,如果像今年四五月份那樣,大規糢的物流堵塞、城市封鎖,帶來的影嚮更是難以估量。

如果用一句古詩來形容旅游業,我此刻想到的是: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