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萊曼尼算死於暗殺嗎?(附:蘇萊曼尼傳)

蘇萊曼尼

昨天寫了一篇《蘇萊曼尼傳》,見有人跟帖說,美伊只是軍事衝突,並沒有進入戰爭狀態,這時候炸死蘇萊曼尼,相當於暗殺一個主權國家的軍事首領,等於是不宣而戰,以往只有突破了文明底線的恐怖分子,才會用這樣的手段。還有人乾脆罵美國,說美國此舉,是國家恐怖主義

蘇萊曼尼

怎麼判斷這個問題呢?讓我們來還原一下這件事情的始末。

十幾年前,蘇萊曼尼掌控的伊朗革命衛隊聖城旅,就經常對美國在中東的力量發動襲擊,導致美軍重大傷亡,據說起碼欠下了六百條美國人的血債。因此,2007年,聯合國就通過了1747號決議,制裁蘇萊曼尼。同年,美國將聖城旅列入恐怖組織名單。

當然,引起美國憤怒的,還是去年年底的事。據路透社報道,去年的十月中旬 ,蘇萊曼尼在自己的別墅會見了他的伊拉克什葉派民兵組織盟友首腦。

而在這之前的兩個星期,他已經命令革命衛隊向這些組織運送喀秋莎火箭和肩扛式導彈,以便擊落過境到伊拉克的美軍直升機。並提供伊朗最新研製的無人機,可以指示火箭彈向美軍基地發射。再這次會議上,蘇萊曼尼還要求盟友首領們成立一個新的民兵組織,全部由美國情報系統不熟悉的人組成,向駐紮在伊拉克的美軍發動更大的火箭襲擊。

而這內容被兩位民兵指揮官透露給了路透社。

會議的效果非常好,12月11日,一美軍高級軍官說,美軍基地最近遭受的攻擊越來越多,也越來越老練。12月27日,伊拉克北部城市基爾庫克的一個美國軍事基地遭到火箭彈襲擊,一位美國承包商被炸死,四名美國人受傷。

美國在兩天後發動襲擊報復,炸死了25個伊拉克恐怖組織的民兵。

蘇萊曼尼急眼了,指示盟友發動手下民兵,衝擊美國駐伊拉克大使館,投擲石塊,並親自從大馬士革飛到巴格達,指揮圍攻美國大使館,大概想重演德黑蘭事件和班加西事件。

川普也怒了,發推表示難以容忍,並聲稱這不是警告,而是威脅。意思就是,我這回不是鬧著玩的。伊朗雖然也封了推特,但哈梅內伊卻是玩推特的,他不但把川普的威脅不當回事,反而在後跟帖調侃,說川普,你什麼也幹不了……

於是…… 請問,這算暗殺嗎,算國家恐怖主義嗎?

首先,聖城旅本身就是恐怖組織,其頭領蘇萊曼尼能算一國的正常領導人嗎?和拉登和巴格達迪有什麼區別呢。

其次,一國領導人,親自飛到另一個國家的首都,欲指揮民兵組織圍攻美國大使館,這還像個領導嗎?有起碼的體面嗎?

第三,川普已經發推,聲稱要反擊,這等於是向地球昭告了,還不夠光明正大?難道還要讓無人機飛到蘇萊曼尼上空,先用大喇叭循環宣告五分鐘,再發射導彈?

第四,恐怖主義的行動,主要指無差別攻擊。而美軍為了儘可能減少附帶傷害,連導彈都沒發射,只發射了三枚激光制導的火箭彈,戰鬥部重量很輕,除了把目標送上西天,幾十米外的行人都未波及,這行為還不夠文明?還能叫恐怖主義?

第五,恐怖分子搞無差別攻擊,往往是為了製造社會恐慌,搞得人人自危。但美軍精確梟首,百姓都知道,這是王侯將相的事,根本與自己無關,自己該吃吃該喝喝該玩玩,社會能有恐慌嗎? 

我想,那些譴責美國的人,大概只希望美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那我只能對其豎起中指了,少跟我唧唧歪歪,對付壞人,就得用霹靂手段,方顯菩薩心腸。 

其實斬首蘇萊曼尼這樣的人,其正義性還有很多理由,我可以講得很深刻,但鑒於你知道的原因,我只能講到這個程度了。其他的,自己去悟吧。

附:蘇萊曼尼傳

蘇萊曼尼者,伊朗克爾曼省拉波爾村人也。幼就讀宗教學校,閱可蘭經,篤好之。及長,為泥瓦匠、紡織工,羸苦而弗能果腹,浸生怨憤。是時伊朗猶為王國,國君巴列維追慕歐美,萬事範式之,然制度草創,恩惠未咸,故下民鬱郁,多思變,仰宗教領袖霍梅尼為救主。蘇萊曼尼亦然。

無何革命起,巴列維出奔,霍梅尼以革命魁首自封國家精神領袖,易國名為伊朗伊斯蘭共和國,遂取締諸黨派,關閉報紙,令婦女重披黑紗,返歸家庭。民眾或失望,然已無可奈何矣。

蘇萊曼尼則大喜,投霍梅尼貼身五百人衛隊為卒,以驍勇平叛有功,稍遷至中尉。兩伊戰爭起,蘇萊曼尼為隊率,親冒矢石,以間諜戰有功,拜41旅旅長,年裁三十。與伊朗流亡者「民族解放軍」戰於巴德-阿爾·阿爾卜城,破之,斬首數千級。遷巴德-阿爾·阿爾卜城革命衛隊統帥,其地多毒販,販毒車常相望於道,往來歐亞間,蘇萊曼尼甫上任,即分兵邀擊,盡擒滅之,毒品遂絕。

俄而受詔組建伊朗革命衛隊特種部隊,別號「耶路撒冷旅」,後易名「聖城旅」,拜旅長,擁卒一萬五千,皆精選,狼奔豕突,游弋兩河中,襲美軍,數有功。駐伊拉克美軍最高指揮官大衛·彼得雷烏斯嘗曰:「蘇萊曼尼之聖城旅,常混跡伊拉克境內,熒惑當地反政府武裝攻我,我士卒苦之久,思生啖其肉矣。」聞之於國會,美財政部乃列蘇萊曼尼為恐怖分子之首」,凍結其財產。

蘇萊曼尼怒,愈侜張,俾人暗殺沙特駐美大使,未逞。又遣客間入印度新德里,以炸彈襲以色列外交車輛,捷,拜少將。霍梅尼繼任者哈梅內伊大喜,親賜勳章,執其手曰:「卿數入危地,屢摧強敵,而全軀至今,真乃活烈士也。」賜金無算,恣所為,不問其出入。乃大擴充特種軍,聲益鼎盛,居哈梅內伊之亞,雖總統魯哈尼,弗能匹敵矣。伊朗境內樓台館所,及邊陲驛置,其畫像高懸,與哈梅內伊像尺寸仿佛,尊貴如此。

 

2020年1月3日凌晨,蘇萊曼尼親御飛機,抵伊拉克首都巴格達國際機場,欲就近指揮伊拉克人民陣線民兵攻美大使館。其所乘車裁離機場數公里許,三枚地獄火導彈忽從天落,中之,車人俱碎,唯一胖手跌落數武外,無名指間尚著一碩大紅寶石戒指,正蘇萊曼尼之物也。卒年六十二。

方蘇萊曼尼之死訊聞也,宮中自哈梅內伊以降,卿相將尉咸俯首號泣;而街市有婦女攀樹歡呼,慶其死。何朝野相異若是耶?由此可知伊朗人未必皆蠢,而其律令雖嚴酷,亦尚有些微空間也。

蘇萊曼尼為人沉穩冷靜,常躬親提槍上陣,不披甲,曰:「早當死矣,惟願共美軍偕亡耳。」與士卒同甘苦,似亦一良將也。惜乎其熱血身軀,頂一中世紀大腦,遂乃南轅北轍,為人愈精明強幹,為害文明愈劇。終碎屍異鄉,為天下笑,亦得其所矣。

贊曰:吾讀《項羽本紀》,項羽與劉邦相持廣武,羽挑戰曰:「天下洶洶,皆為我二人。願與漢王挑戰,決雌雄,毋徒苦天下之民父子也。」漢王笑謝曰:「吾寧鬥智,不能鬥力。」項羽乃伏弩射劉邦,亦似美軍斬首蘇萊曼尼,惜乎不中,若中,則天下百姓可早獲蘇息。豪傑驅民相殺,不過欲獨霸天下魚肉耳,略地愈廣,魚肉愈多,寧真有正義乎?而魚肉類反先轉死溝壑,言之傷心。說者謂美軍之斬首,開一新戰爭之態式;自此以後,先死者皆王侯將相,百姓可飲茶坐觀。嗟夫,科技之偉力,曷勝道哉!

文章來源:「梁惠王的雲夢之澤」 微信公眾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