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高材生自殺新聞中細節的背後

北美高材生
北美高材生張一得自殺去世,我翻了翻相關報道,還是有很多細節能看出這孩子背負了多少心理的重擔。一個父親的心魔,不該讓成長中的孩子來承擔。
傳播比較廣的一個細節是,張一得他爹給孩子拍了20萬張照片,拍壞了5部照相機。這不算什麼,還有更誇張的,這位無微不至的父親聲稱自己每天變著法給孩子做飯,十年裡菜單沒有重複,為了孩子學英語,還雕刻了25萬個英文字母。我是理解不了這些雕刻出來的英語字母對孩子學英語究竟有什麼幫助。
觀察新聞,你會發現,媒體格外喜歡報道父母花大心思大精力給孩子做飯。就我最近有印象的就不止一個,有天天早上四五點起床做飯的,有挖空心思把飯菜做成古詩詞意境的,現在還來了一個喜歡雕刻英文字母的例子。說實話你愛做飯就愛做飯,這和愛釣魚愛打籃球沒啥區別,一樣是個愛好。但把這個愛好掛一個愛孩子的名字,把自己的投入算在育兒成本裡,這個飯菜孩子吃到嘴裡不可能香。
這位一得爹的誇張舉動還不僅於此。新聞裡報道說,他為了「鍛鍊孩子自理能力」,要求八歲的孩子一個人給四五十個人做上一頓飯。這頓飯是怎麼回事呢?原來一得爹沒有工作,給一得的學費全是從自己的粉絲那兒來的,這頓飯就是招待粉絲、籌學費用的。八歲的孩子幹這個事情,是什麼感覺?
最後籌到了錢,把孩子送進學費高昂的私立學校,但也不是老老實實地念書。一得爹要求孩子去同學家玩的時候,同時兼顧收破爛的責任,要帶廢品回來賣錢。這種情況下孩子的人際關係可想而知。
而除開這些對外的關係,光是這對父子的相處模式,也很有毒。新聞報道上說,從一得出生之後到三歲,他爹不跟他說中文,一直是「全英文交流」。三歲之後呢,開始筆談,小孩要喝個可樂,說話是不頂用的,爹裝聾作啞,必須拿筆寫下來、畫出來,才算是有效溝通。這正是孩子最需要大人跟他說話,牙牙學語的時候,爹來上這麼一出,當年的媒體也缺乏足夠的育兒知識,這些「事蹟」今天看甚至是有點驚悚,當年是作為美談傳揚的。
一個人的自殺是很複雜的,也許難以歸因,但無論張一得為何而死,他爹的這種教育方式顯然是毫不可取,陷入了自我滿足和博關注的怪圈。總有人爭論全職帶娃的利弊,一得的故事可以說是全職帶娃道路上結出的最典型的苦果(當然全職帶娃也有成功案例)。
當家長的生活裡只有娃,只剩帶娃,娃的比重放到無限大,初心、理智和親情全都扭曲了,而當家長自我催眠自我滿足的時候,也許會吸引別人關注你,甚至會有人膜拜你,卻沒有人能點醒你。這條路就這樣越走越窄了。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