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混了大半輩子,忽然成了拆二代

如果有一天,你忽然變成了 「拆二代」,生活會發生怎樣的轉變?

相對 「官二代」、「富二代」,「拆二代」 的誕生更富有戲劇性。他們大多生活在城市近郊、或是市區內棚戶區,因繼承了父輩遺留的房產,在城市建設時忽然因拆遷款而一夜暴富。

他們的財富來得更突然,可以說是貨真價實的 「一夜暴富」。

然而,無論從心理上,還是從能力上來講,他們或許都沒有為擁有大筆財富做好準備,也沒有一個逐漸擁有財富的過程。

本期顯微故事講述的就是一群拆二代的故事,他們之中:

有的人曾父輩、祖輩都是農民,但卻在他這一代忽然因拆遷一夜暴富,忽然掌握了財富的他選擇去豪車店消費、玩極限運動,認為只要這輩子躺得足夠平,這些錢怎麼也花不完;

有的人曾是一個在大城市打拚的普通年輕人,平日受夠了領導的 PUA,但因家中獲得拆遷款後,忽然敢硬氣地和領導對峙,毅然決然地辭掉工作;

還有的人在 20 年前成為了京城拆二代,當時拆遷款是 100 萬元左右,忽然得到財富後他陷入了花天酒地的生活,然而到現在這筆錢已經花得差不多,再想回去找工作已十分困難。

以下是關於他們的真實故事:

文 | 陳安安、唐山

編輯 | 常新

01 拿了拆遷款後直奔豪車 4s 店

「改裝越野車、飛滑翔傘,鬥雞走狗過一生才是保護財富最好的方式」

張先生 男 85 年 太原市

以前從沒想過,農村戶口居然能帶給我一夜暴富的機會。

我老家在山西太原小店區,家附近都是莊稼地,全家幾代人都靠種田為生。

最近幾年,太原的城市化進程加快,我們這裡也有翻天覆地的改變,修了南中環街、龍城大街,還有城中村改造,我們村首當其衝。

是的,我家被拆遷了。

我家祖上傳下來的一個大院子,有 1 畝多大,按照政策,被算入 8 分地。補償標準是按照 1 分宅基地(約 66 平方米)150 萬元,另外宅基地上戶口按人頭額外獎勵每人 20 平米的住房。

靠這套院子,我們被分到了 1200 萬。

我跟我爸媽、爺爺奶奶都在一個戶口本上,加上我媳婦和孩子,全家 7 口人,能給到 140 平的住房,我家又拿一部分錢折合了住房,一共拿到 4 套房,1000 萬出頭現金。

我只有專科學歷,一直以來也沒正經工作,結果也比那些在外打工的年輕人多了很多錢,人不膨脹那幾乎不可能。我們村裡像我這樣的也有好幾個,大部分人家幾百萬肯定是拿到手了。

人有錢了就開始想著辦法找樂子。

一開始,幾個拆二代就湊在一起玩車。拿到拆遷款的時候,寶馬、奔馳這些 4s 店全部在我們村裡做展覽,不出門就能提豪車。

我跟幾個玩得來的,一起組團去買越野車,回來自己改裝。我買了一輛牧馬人,提車花了 40 多萬,改裝花了 50 萬。

那陣子一群人開著越野車往外跑,還專門找戶外的爛路開著玩。

圖 | 我自己改裝的牧馬人圖 | 我自己改裝的牧馬人

沒多久,大家玩越野就玩膩了。正逢那時候太原市開放摩托車進市區,我就又花 16 萬買了一輛杜卡迪。

再後來,地上跑的都沒辦法滿足我們這些人。朋友裡有個帶頭開始玩滑翔傘,我們也一窩蜂跟著。

只要天氣好,我們就一起開著越野車,上山飛傘去。

圖 | 有空時我們就開車去山上玩滑翔傘

圖 | 有空時我們就開車去山上玩滑翔傘

這陣子,我們又開始琢磨玩彈弓。大家自己組織彈弓比賽,進行切磋交流,有時候還去石家莊那邊打比賽。

我也不打算找啥工作,也不想搞啥事業,就想這樣簡簡單單,鬥雞走狗過一生。

我有我的道理,當好一個拆二代也不容易。

我算過帳,這筆錢,即使是放到銀行裡,投資那種最沒有風險的理財,一年也能有大幾十萬的利息回報。

我們村還有全體村民共同持股的一些企業、商鋪,每年的分紅,足夠日常的花銷。

這筆錢說多,確實很多,要是按照以前我家種地時候的收入,一百年也賺不到這個錢。但你要說這錢要拿到北京,也就夠買一套房吧。

只要我躺著不動,只要不賭博、不吸毒,不幹啥出格的事,一輩子也花不完這筆錢,到我兒子那一代,照樣衣食無憂。

但如果我頭腦發熱,想著搞點輝煌偉大的事業,投資點企業、做做生意,沒準幾年就賠光了。

每天都有各種銀行、金融機構給我打電話,推薦各種股票、各種投資,還有一些社會上見過幾次面的人,叫我一起投資個生意啥的,我一概都不理。

我清楚自己幾斤幾兩,能控制住自己瞎折騰,也是一種本事,你說對不對?

02 看過很多風景後反而迷茫了

「如果你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拿再多錢都沒有用」

  • 小朱 女 93 年 武漢

我曾經是一個很努力的北漂。

和大多數在北京的年輕人一樣,我干過很多工作,只為了能為自己博得更多人生的可能性。

我做過辦公家具銷售、編輯,最後在一個上市的數字閱讀公司做版權經歷。但最後這份工作做的非常壓抑,領導經常 PUA 我們。

我一度焦慮到脫髮,可我還不到 30 歲啊!

有時候我也特別懊悔為什麼不回老家武漢發展,但大家的催婚、各種親戚介紹社區街道的工作,都讓我煩得不行,在他們眼裡女生就應該留在老家穩定發展。

直到今年春節,我爸忽然告訴我老家房子拆遷了。

電話裡他的語氣很激動,我還沒當回事兒,直到他說拆遷後可以分到 4 套房、800 萬現金時,我驚呆了。

過去我一直挺煩我我爸的,因為他實在是太不上進了,平時也不去工作,成天就在家看電視,還通過電視購物買一大堆沒用的東西。

然而,此刻我爸的形象無限高大起來,過去那些遙不可及的夢想,就這樣從雲端砸在了我臉上。

疫情控制住以後,我回北京上班。我以為還能繼續在領導面前繼續唯唯諾諾下去,然而事實是,在一次遭到無端指責的時候,我毫不留情地懟了回去。

我做好了被開的準備,結果反而是領導慫了起來,各種跟我解釋。但我已經不想在這裡待下去了。

過了幾個月,我正式離職。

過去工作這幾年,我也存了一些錢,離職後,我暫時不想再去找工作,就到處旅行打卡。

國外疫情嚴重,我就在國內逛了個遍。

新疆、西藏、青海、大理、三亞…… 幾乎各種網紅打卡景點都跑了個遍,潛水、遊艇之類的,該體驗的也都體驗了。

圖 | 經過幾次旅遊,我發現其實旅遊也挺沒意思的

圖 | 經過幾次旅遊,我發現其實旅遊也挺沒意思的

看過了很多風景,看過了很多的人,但其實你根本不了解這些地方,不知道那裡的人們的真實生活,留下的只有朋友圈的九宮格。

但現在我還是不想回去上班,反正也不缺錢了,就先做點自己喜歡的事情,這幾天在學畫畫、做西餐糕點。

我還沒想好未來的路該怎麼走,最近想考個藝人經紀人資格證,或許能接觸到自己喜歡的明星。

03 成為京城拆二代的感覺不怎麼樣

「有錢以後,我談了 100 多個女朋友」

  • 張勇 54 歲 北京人

我小時候住在北京市海淀區北邊的一個村裡,2004 年,那兒拆遷了。

在此之前,拆遷的傳言傳了近 10 年,但我和爸媽都沒當回事。北京的房子就是這樣,都說要拆遷,但全靠信仰支撐。

那房子真是名副其實的老破小,還沒

通暖氣。為了談拆遷條件,當時我回到村裡小住過一陣。冬天冷,我就買了個小鍋爐,一天 80 公斤煤,一個月就得 3 噸,差不多要 1500 元。

2003 年底,我簽了同意拆遷的合同,我分到 3 套房,還有 100 萬補償金。

當時我原本在報社做廣告業務員,拿到拆遷款以後,我直接辭職。

此後十多年,我一直在 「打游飛」,誰想到報社越來越窮,我卻過得越來越滋潤。當年報社的客戶大多轉去投線上廣告,很少有人在去報紙上投放了。

拿了拆遷款後,我老婆也跟著我一起辭職。

兩人都呆在家裡,一定會天天吵架,我就騙她我又找了份工作,每天開車往街上跑。

剛開始,還給家裡交點錢,2011 年後,實在沒進項,就基本不交了,再後來,只好管老婆要錢。

離開報社後,心情苦悶,我就在外面開始找女朋友。

廣告業務員都願搭編輯,因為發軟文比發廣告的回報高很多。我文化程度不高,在報社,我知道編輯們看不起我,每次搭人家,心裡都覺得有壓力。

沒想到,報社越來越窮,男的越來越少,後來當編輯的基本全是女的了。

我第一個女朋友就是編輯,她看我開車,覺得我挺有本事的,而且我能侃,她也喜歡。

那時常帶她去石家莊、天津玩,住兩三天回來,後來她死活要和我結婚,可我和老婆同村,祖上幾輩都有聯繫,怎麼可能離婚?

我們只好分手,大概交往了 2 個月。

從那以後,我就有點著迷。我原來有點自卑,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城鄉結合部的農二代,長得不好,又沒學歷,哪個女的會看上我啊?

沒想到有車會聊天,還真有女的願意和我往來。

我交的女朋友中有的是跳芭蕾舞的,還有拿過全國武術前幾名。

知道這事的哥們都勸我:「你不要命了?萬一人家知道你有家室,不得把你揍死?她不動手,她認識的全是武行的,打折你一條腿總行吧?」

我還和練武的女孩交往了 5 個多月。

她是外地人,當時正上學,想留京,這種事我哪幫得了她?有時我想,我找她,可能就是想找死,這樣才覺得刺激。

後來那個女孩知道我有家室,且和別的女孩往來,什麼沒說就走了,再怎麼打電話也不回。

在交往的這些女孩中,跳芭蕾的那個女孩給我留下印象最深,她因為受傷,再也上不了舞台,心情很壓抑。

和我交往,她從來不抱怨,從不說髒話,我發脾氣,她就默默地聽著。她知道我有家室,也知道我和別的女孩往來,但她裝不知道。

後來她搬家了,我就再也找不到她。直到今天,我都很懷念她。

從小到大,我習慣的世界是 「人都是一樣的,誰也別裝」,可她給我的感受是,人其實不一樣。

折騰了 10 多年,我前後談過一百多個女朋友。

回想起來,90% 的人是一樣的,大多數人的名字我都忘掉了,她們每個人都有很多煩惱,想改變生活,卻又改變不了。至於愛,往往是好奇,發現不過如此,也就失望了。

2016 年,我的祕密被老婆發現了,一是我已經好幾年沒向家裡交錢、天天從她手裡要錢了,二是孩子上大學了,她有閒工夫琢磨我了。

從那時起,我就不開車了。這幾年出門只能坐公交,所以也不愛走動了,老婆看得嚴,人也老了,後來就沒再找女朋友。

當時拿的 100 多萬,現在幾乎也都花差不多了。我們把分到的房子拿去出租,全家就靠這點錢活,每月還要交三險一金。

最近我又有點想出去工作,但年紀大了也沒單位肯要。

當年覺得 100 萬是筆巨款,現在看,一點也不多。早知是這樣,拆遷時是真該多要點。

來源:顯微故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