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寫手很惡心

寫手

文:西奈山峰

殺人兇手被槍斃多年後,真正的兇手才落入法網。這樣的事情少嗎?

每出現一件這樣的悲劇,都令人悲憤,也讓人感覺到當初為「兇手伏法」鼓掌稱快實在是對民眾智商的侮辱。

這種事情都有共同之處,無非就是先入為主確定重大嫌疑人,盡管證據不足,卻最終屈打成招。

普通百姓會有這樣的遭遇,國際世界也不是絕對沒有。比如著名的「卡廷森林慘案」,就是蘇聯這個元兇制造,然後利用國際世界對德國的厭惡之情,把罪責推到德國頭上。戰敗後的德國無力申辯,申辯了也沒人聽取,致使沉冤30多年,直到葉利欽良心發現,交出了當年的檔案才真相大白。

如此沉痛的教訓,並沒有多少人能夠汲取,年複一年日複一日,永遠保持著聽風就是雨的廉價正義感。

民眾如此,有一定話語權的人脫不了幹系,他們為了一己私利,刻意順應甚至誘導民眾的廉價正義感,使民眾的認知水平始終在低層次徘徊。

「布查慘案」曝光後,此岸公號寫手們立即編寫了許多有關的文章,一些微信好友也把這些文章轉發給我,意思是向我證明俄羅斯的罪惡。

這些文章絕大多數都是順應民意,只要是譴責諷刺咒罵俄羅斯,就都不愁可觀的轉發和打賞。

但是剛剛,一個微信好友又給我轉發了一篇,倒叫我有耳目一新的感覺,稍一分析,不由得感慨此寫手的狡猾。作為一個資深的公號寫手,不由得佩服此人心計,也不由得感慨人心竟然如此險惡,而我們的民眾竟然如此容易被忽悠被捉弄。

有關「布查慘案」的其他文章,都是旗幟鮮明認定俄軍是制造慘案的兇手,盡管他們引用的世界政要們對此事的表態並非這個意思,但他們知道絕大多數中國人看不懂這其中的門道,只要順應民眾恨俄的心理,咒罵俄軍就會收到贊賞的。

而這篇讓我感到異樣的文章,異樣在,他同樣是拷貝粘貼那些大家都使用的網上圖文,但卻不明說兇手就是俄軍,而是誘導讀者自己去認定。

他的這篇文章,先是拷貝粘貼了網上那些慘案的圖片,然後又粘貼了一眾政要對此事的發言。比如:

法國總統敦促審視烏克蘭布查平民被殺事件;

波蘭總理:「布查慘案不僅僅是歐洲的警鐘,必須向烏克蘭提供更多援助」;

加拿大總理:我們強烈譴責在烏克蘭發生的暴行,並決心追究兇手的責任;

烏克蘭外交部長庫列巴稱「必須有人」最終將對布查慘案負責;

捷克總理:有人在烏克蘭犯下暴行;

荷蘭國防部長:不能對布查的可怕圖像和針對平民的暴行置之不理;

德國外交部長安娜萊娜·貝爾博克指責在布查街上被捆綁和遺棄的平民死亡是「嚴重暴行」;

北約祕書長稱在Bucha發生的殺戮是「我們在歐洲數十年來從未見過的針對平民的暴行」;

然後這位寫手說:誰的錯?大家心知肚明。

既然心知肚明,這個寫手為甚麼通篇沒有寫出來呢?

因為他知道,只憑這些根本不能認定誰是兇手,他所引用的那些政要的表態,也根本沒有認定兇手是誰,人家認定的只是「這裡發生了暴行;必須要查出兇手」。

這樣的慘案人神共憤,無論真兇是誰,都是人類絕對不能輕饒的。但絕對不能再發生卡廷慘案那樣栽贓幾十年才真相大白的現象。

以上政要們的表態也有不同意見,那個波蘭總理,他雖然沒有點明兇手是誰,卻要「向烏克蘭提供更多援助」,明顯認定這是俄軍所為。

任何案件,都必須要有鐵證才能確定罪責。知道為甚麼那麼多冤案嗎?都是這位總理的辦案邏輯。

而這篇文章的寫手,全文沒有指明兇手是誰,說明他也不敢肯定是誰幹的,卻不舍得放過這個割韭菜的熱點事件,用一句「誰的錯?大家心知肚明」來誘導讀者。

這既規避了將來事件查明後自己被打臉的責任,又忽悠了「心知肚明」的讀者們滿懷正義感地為他慷慨解囊。

寫字不能只為稻粱謀,至少還要對得起自己的讀者,別把他們太當二百五糊弄。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