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學的成功

成功學

文: 此間飛  

新京報「剝洋蔥」的一篇深度報導,將沉寂了一段時間的成功學再次拉到世人面前。

在這篇名為「逃離成功學」的報導中,主角羅燕是一名47歲的職業女性。她是一個很努力的人,中專畢業後自考了法律文憑,又考了會計從業資格證,但她總有焦慮。

成功學的會場

2018年,女兒已步入高中時,她決定改變一下混吃等死的人生,「為女兒做個終身學習的表率」,辭了公務員,賣了房,花了31萬,報了成功學大師陳安之的成功學培訓班,並在眾多學員中「幸運」地被選中,成為陳安之的入門弟子。

不出意外,她最後也成功地加入了維權大軍,高喊著「還我血汗錢」,到陳安之講課的五星級酒店鬧事,同樣不出意外,被保安趕了出來。

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白居易的這句詩,寫盡了韭菜們平凡而又悲壯的一生。

羅燕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她只是無數被坑騙的韭菜中的一根。就如同她的名字是化名一樣,她是誰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正是羅燕們的前仆後繼,築就了成功學的帝國。

2019年,成功學以及那些佈滿微信群中各種成功學大師,曾經短暫地遭到過媒體的圍剿。

多家媒體報導了以陳安之為首的成功學大師們的斑斑劣跡。有農民夫婦賣掉自家的幾百頭牛羊,湊足108萬,拜到陳安之門下已成為「終極弟子」,結果成功沒學到,家沒了。還有人被騙到人財兩空、家破人亡,試圖跳江以結束一切。更多的人羞於啟齒被騙的經歷,默默地吞下苦果,從頭開始。

一樁樁血淚控訴,最終以人民日報一篇《成功學騙局:那是一碗喝不起的毒雞湯》達到批判的高潮。

人日一發聲,連阿里、騰訊這些巨頭都要抖三抖。還記得當年人日對王者榮耀的批鬥嗎?人日下面的人民網連發三篇文章,指責王者毒害小學生,騰訊的股票連續幾天跌停,馬化騰第一時間做了大量整改。

於是很多人都說,這次人日發聲,成功學都倒了,成功學教父陳安之要涼了。

但是看起來,陳安之還是要牛過馬化騰。陳安之不僅沒涼,活得還挺滋潤。今年7月,他高調發行了新書《目標與夢想》,宣稱「匯集了老師從業30年來的經典成功案例,是實現夢想的金科玉律。」

陳安之的確牛過馬化騰,他曾經比馬雲還牛。

作為中國第一代成功學大師,陳安之曾經被主流媒體熱烈追捧過。當年的央視《對話》節目,陳安之的對話對象就是馬雲,陳安之這樣點評馬雲:馬雲很自信,但自信不等於自大。

這相當於當場打臉了。不知道今天的馬雲作何感想,但是當年的馬雲還沒有這麼成功,雖然馬雲的口才也是萬里挑一,當年靠一張嘴可以忽悠來幾千萬美元的風險投資,但在大佬陳安之的面前,馬雲也只能沉默不語,尷尬地咬著薄薄的嘴唇悉聽教誨。

也不能怪陳安之後來名揚四海、橫掃八方,能把能言善辯的馬雲說到啞口無言的,當世能有幾人?此一戰成名,相信一定會在後來的成功學培訓課上無數次提起,給陳安之的大師身份又加了一道光環,讓他在成功學的道路上一路狂飆。

可憐的馬雲,當很多年後,他雲淡風輕地說起「我對錢沒興趣」「996是福報」等儈炙人口的金句時,是否想起過,他也曾被一名成功學大師當成小學生一樣,被無情吊打過?

央視扮演的角色更為關鍵。有了央視的加持,陳安之的成功學就有了官方認證。可以說,在造神這件事上,主流媒體的熱情和貢獻從來都不容小視。

在很多中老年朋友眼中,上過央視的人,怎麼可能是騙子?

他們萬萬想不到,騙子之所以能成功,不是他們騙術有多高明,而恰恰是因為有這些人為他們背書。

在陳安之的培訓場所,到處都掛滿了他與各級領導、社會名流、明星大腕們的合影。這些合影就如同騙子集團的無形資產,散發出誘人的光芒,吸引無數韭菜奮不顧身。

騙子都喜歡合影,來證明自己不是騙子,合影大概是中國最大的騙術。大師王林、李一,幾乎所有的江湖騙子背後,都有數不清的名流政客為他們賣身站台。那些官至省部級的高官,家喻戶曉的明星,那些充當喉舌的媒體,某種程度上都是騙局的一環。

一時之間,你竟分不清到底誰是騙子。

中國人還是太相信權威,太相信那些成功人士,太相信那些塑造出來的形象。其實,為了利益,只要出到足夠多的價錢,沒有誰不可以出賣靈魂。就連儒雅的汪涵都代言了理財產品,還有誰是可以相信的?

在這個盛產騙子的地方,沒有真正的騙子,只有聰明人與傻子。聰明人抱團,而傻子是原子般分散的。馬雲永遠不會無緣無故地和一個屌絲合影,但他會心甘情願地和一個騙子合影,這是聰明人之間的惺惺相吸。

資本是沒有道德感的。可憐那些傻子還抱著資本家們的成功學心馳神往。

歲月流轉,世道澆漓。如今的陳安之功成名就,已經不需要再拋頭露面。在收割了無數韭菜,鯨吞了巨額的財富之後,他現在儼然就是成功學界的獨孤求敗。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個騙子,他自己也知道他是個騙子,但無論是法律,還是那些被騙的家破人亡的維權者,都拿他沒轍。

這種沒有對手的孤獨感,甚至大於他們的職業成就感。無敵是多麼寂寞。

不過成功學沒有隱退。依然活躍在成功學界的,都是陳安之的徒子徒孫。他的那一套騙術,依然在不斷複製,套牢新一代的韭菜。

前不久,上熱搜的那個神奇少女,號稱是「全球華人青少年領袖」,多個品牌創始人,最令人驚訝的是「一天能寫2000首詩」。他的導師就是成功學大師姬劍晶,而姬劍晶的導師,就是陳安之。

成功學開枝散葉,後繼有人。

你會詭異地發現,那些花了天價,甚至因此家破人亡的成功學追隨者,幾乎沒有一個成功,但是成功學本身,卻獲得了極大的成功。

可以肯定,一個流行成功學的地方,肯定是騙子最多的地方。

來源     此地無言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