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欺世盜名牟利的「高中生」偽作

文:李未熟

火了!火了!一位「高中生」給方方阿姨的信,10萬+了,打賞人數4000多了!還會升!

10萬+是多少,1000萬顯示給我們讀者的,也是10萬+。

很多讀者朋友質疑這是不是「高中生」寫的,我也是。找了一下資料,跟大家一起分享。

大家看看公眾號的「訂閱號簡介」,這個帳號為「犀利聲」的公眾號,宣稱自己四獨:獨立思考,獨到見解,獨具特色,獨樹一幟。

再看這篇文章的原創聲明,原創是「犀利聲」,也就是作者。公眾號也是「犀利聲」。

如果是一位高中生寫的文章,原創應該是高中生的名字,而不是「犀利聲」。

高中生忙,一般沒時間打理公眾號,即便是有時間,也只是簡單地寫,不會長篇大論。他們更喜歡發朋友圈,因為簡單。

再說,那「高中生」自我感覺好得很,怎麼值得隱姓埋名呢?

 

下面再提到高中生,我不打引號了,很麻煩。

所以,這文章應該是偽托之作,一個公眾號以營銷的方式,偽托一位高中生的口吻寫下的,果然,10萬+了,果然,打賞無數了。

況,它好像是在很有名氣的論壇裡轉發的,其影響還會進一步擴大。

但是,它是以「中華社」名義發出來的,是不是「犀利聲」只是中華社旗下的一個公號?不懂。它的聲明是:「本帖只代表中華社的個人觀點,不代表人民網觀點。 如將本文用於其他媒體出版, 請與中華社聯繫。」

我國有新華社,有中新社,唯獨沒有聽說過中華社。那麼,這個社,可能是個人註冊公司時起的名字,犀利聲是它創收的一個公眾號。

我好累,說了半天,還只說到了這個文章可能是偽托之作。

那,為什麼不用自己的名義來寫呢?

唯一的解釋就是:迷惑世人,裝裝清純,這樣好賺打賞,也顯出一點虛偽的公正。

文章寫到最後,「高中生」開始威脅方方了。那種裝出來的清純,那種嗲,真叫人噁心!

「我看到一個史料,不知真假,請您判斷。一個叫羅稷南的曾請教偉人『如果魯迅活到現在,他會說什麼?』偉人說「要麼被關在牢裡繼續寫他的,要麼一句話也不說」。

「方方阿姨,偉人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您能給我講講嗎?對於一個用匕首刺破黑夜的鬥士,魯迅是那個時代的英雄。如今的中國不是那時的中國,現在的中國是個光明且讓大家有信心的中國,您說是嗎?」

文章的意思是不是要方方受牢獄之災?連魯迅先生當年都可能坐牢了,如果不是他死得早的話!

我可以告訴高中生,是真的。我在權威雜誌看到這個史料,援引自魯迅兒子的書。羅是偉人的老師,見面了,確實問了,偉人也確實如此答了。

魯迅兒子周海嬰《魯迅與我七十年》,說到了此事。裡面又轉引了黃宗英的回憶文章《我親聆毛澤東羅稷南對話》。對話的地點:上海。

不過,老朽不懂的是,同一個魯迅,在舊朝代沒坐牢,為什麼可能在新時代坐牢?你這是影射新時代不如舊時代呢,還是威脅方方阿姨呢?

作者借高中生的口吻,實現了欺世的目的。盜名呢?也盜成了,閱讀量10萬+,人們從此記住了「犀利聲」公眾號文章。牟利,那就更不用說,一篇文章至少收入4萬以上,其中包括「流量主」即文中廣告提成收入。

這是該公號的打賞設置,起步賞是5元,暫時4382X5,大家算算!成功了吧?

不過,我再重複一下知名度和美譽度的關係:

想知名,一夜可以成名。就像今天。

但是,知名度有美名,有惡名。這個心裡要有數。

前者叫知名度。後者叫美譽度。

有知名度而無美譽度,不算英雄。比如希魔。有美譽度而無知名度,比如顧凖。

高中生在文中裝可憐:「我是學理科的,對作家這個詞接觸不多,我特地百度一下作家含義,結果很失望。一個說,作家就是有使命感,用優秀作品鼓舞人、激勵人的人!另一個說,作家是弘揚主旋律,傳播正能量的。」

不知道作家的定義,去百度,這是傻到地頭了。辭典裡的,百度裡的,都不算,甚至包括《文藝學》著作裡的定義,都不能算。只需作個歸納法推理,作家的定義就出來了——看看古今中外文學,流傳下來的,是良心之作還是歌德之作吧,這就是社會千百年來對於作家作品的定義!比辭書裡百度上一千條作家的定義都準確!

 

方方,她是我心中真正的作家!

說到搜百度,我遇到一個笑話。就在前天,一位叫做童年的網民(網名起得如此清純!)在我文章後面留言,他稱我李老師:「第一,李老師去搜一下「美國承認……」,你會看到新肺病毒起源於美國的新聞和視頻!美國承認新冠死者誤診為流感,美國糊塗防疫半年!而中國才多久?美國先發病,中國後幾個月發,該起源於誰?是美國政府一直壓制疾控中心不敢承認吧?」

這是典型的先入為主再搜辭條,相當於有罪推定,我能跟他說得明白?別再叫我李老師了,我嫌丟人!

不是壞就是蠢!這樣的辭條,在網上可以搜出「美國承認」一千條!因為有他們在到處轉發!

如果換一條關鍵詞搜呢?比如「美國召見」,或者「美國傳召」,我們的信源是不是更豐富一點呢?我們思考問題是不是更多路徑呢?是不是更接近於新聞事實呢?可是,他們腦子裡不知道近來有召見和傳召這個概念,所以,就只好讓我去網上搜「美國承認……」了。

高中生在網上搜作家的定義,這位提點我的網民讓我搜「美國承認……」真的是悲哀啊!

用書信掀起一個個運動,是紋/隔時期慣用的手法。它們給中國造成了巨大的災難,直到今天,仍然有人效法。只說兩個例子。

1.黃帥事件

百度黃帥事件,顯示如下解釋:

1973年12月12日,《北京日報》以《一個小學生的來信和日記摘抄》為題,發表北京市中關村第一小學五年級學生黃帥的來信和日記摘抄,並加長篇編者按語。根據姚文元的指示,《人民日報》於12月28日全文轉載了《一個小學生的來信和日記摘抄》和《北京日報》的編者按語,並再加編者按語。

此後,各地廣為傳播《人民日報》編者按等材料,在全國中小學掀起一股破「師道尊嚴」、「批判修正主義教育路線回潮」的浪潮。很多地方樹立了黃帥式的反潮流人物。

1978年5月21日,《人民日報》發表文章《揭穿一個政治騙局——〈一個小學生的來信和日記摘抄〉真相》,指出《一個小學生的來信和日記摘抄》,完全是配合「四人幫」篡黨奪權的政治需要,蓄意編造出來的政治騙局。

這一事件的主角黃帥女士一生鬱悶,於2017年12月10日去世,終年57歲!

2.白卷英雄張鐵生事件

1973年,遼寧省下鄉知識青年張鐵生被推薦參加大學考試。數理化考試不會,他在試卷背面給「尊敬的領導」寫了一封信。信中說, 他因不忍心放棄集體生產而沒有時間複習功課,從而導致文化考試成績不理想。

7月19日,《遼寧日報》以《一份發人深思的答卷》為題,刊登了張鐵生的信。8月l0日,《人民日報》轉載了該信並加按語:「這封信提出了教育戰線兩條路線、兩種思想鬥爭中的一個重要問題,確實發人深思。」隨後,全國各地報刊紛紛轉載,張鐵生一夜之間成了名噪全國的「白卷英雄」。

1976年11月30日,《人民日報》發表文章《一個反革命的政治騙局——揭發「四人幫」利用張鐵生的答卷製造騙局的真相》,各地報刊也相繼揭露這一事件。

張鐵生1983年被錦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陰謀顛覆政府罪判處有期徒刑15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現在他在做生意。人生遭此大難,再大的生意,能說成功了嗎?

好了,兩個事件,都是「四人幫」利用小學生和知青的反革命政治騙局。兩個人都被害不輕,國家教育戰線的損失更大。

還是當年,河南馬振扶中學一位學生,也像張鐵生哥哥一樣,在不會做的試卷後面寫口號,那時,寫口號可能一舉成功。這位學生寫道:「我是中國人,何必學外文,不會ABC,也當接班人,接好革命班,埋葬帝修反。」後來這位同學因挨批評跳入水庫自殺,結束了自己年輕的生命,校長和班主任因此坐牢。

這種邪乎勁,今天仍陰魂不散。

是不是有人想故技重演呢?事實無需我進一步說明。

欣慰的是,大眾媒體還算冷靜。

而自媒體為了營銷,什麼齷齪的事都做得出來,特別是打著所謂能量的旗號,大賺網民的打賞,周花司馬之流,就是這類渣滓。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